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零九节 排行榜的力量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零九节 排行榜的力量


  “镇东,我个人完全支持你的想法,无论是于公还是于私,于公,手机产业如你所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也将是一个急速扩大的产业,只是我姐说得也没错,手机更新换代频率极高,而且对研发能力的要求也相当高,这就要求企业在科研投入上要有长远规划,每年要有相当比例的研发投入,这个产业的淘汰率也会很高。镇东你是学这个的,也在邮电部门干过那么久,应该知道其中利害轻重,无论是你还是我姐那边,都需要慎重评估。”

  陆为民拍了拍齐镇东的肩膀,语含深意的道。

  “于私,我现在在宋州为官,凡是愿意在宋州投资兴业的,我就敞开双臂欢迎,像手机生产这样的大产业链,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为民,事实上在你去年春节提醒我风云通讯该向何处去时,我就一直在琢磨着事儿了。寻呼台的没落是迟早的事情,现在看似辉煌,但是我估计今年,最迟明年,寻呼市场就会出现颓势,所以早一些出手是明智之举。但是风云通讯不能只靠搞通讯器材销售维持生计,那么转型是必然的,的确手机更新换代非常快,但是手机行业是一个高利润行业,我是干这个的,很了解其中底细,国内一台贴牌手机的利润率可以高达百分之两百,也就是说一台贴牌手机所有组件成本八百元,就可以卖到二千四百元,这其中利润有多么丰厚可想而知。”

  齐镇东满脸的不甘,“即便是这样,国外模块和组件的供应商的利润依然高得惊人,我们国内这种贴牌生产其实也就是变相的替国外手机零部件公司打工,当然这份打工的回报非常高,当然这种贴牌生产只能是短期行为,随着一批有实力的企业自主或者合资,甚至国外手机巨头直接进入,那么这种只顾贴牌赚钱而不思进取的企业就会消失在时代大潮中,我的希望是利用这贴牌生产赚取的利润来投入自主研发,真正做成属于我们中国人完全独立自主生产的手机,可能这个愿望有些可笑而虚无,但我的确想试一试。”

  “你考察宋州通讯器材厂有多久了?”陆为民无声的笑了笑,“怎么到宋州来也不给我打电话?”

  “有小半年了吧,你知道我在邮电局里熟人也多,也有一个同学在分到通讯器材厂,牢骚满腹,说通讯器材厂守着这么好的市场,居然还连年亏损,当领导的只知道溜须拍马玩女人捞钱,就不知道好好研究一下市场,我当时就问起过他们厂的情况,就这么接触起来了。”齐镇东也笑了起来,“通讯器材厂又不是你们宋州的企业,挂着宋州头衔罢了,是省邮电管理局代管企业,实际上是邮电部的企业,我找你也没用,而且那段时间你也去宋州没多久,自个儿还忙不过来,我懒得打搅你。”

  陆为民摩挲着下颌,若有所思,“如果风云通讯收购了通讯器材厂,那也就意味着通讯器材厂不再是邮电部的企业,而是属于宋州地方上的私营企业了。”

  齐镇东愣了一愣,这才反应过来,“理论上应该是,你这个当市长的人就整天琢磨这个来了?”

  “不琢磨这个还能琢磨什么?招商引资的目的就是培植税源,要不你以为我眼巴巴的望着你干啥?”陆为民乐呵呵的道。

  齐镇东狠狠擂了陆为民一拳,“至于么?当个市长当得这么窝囊,整天盘算这些,还不如别干了,到企业上来一展身手。”

  “嘿嘿,那是各有各有的味道,你觉得搞企业发展壮大赚钱是一大成就,我觉得当官能为老百姓做点儿实实在在的事儿,那也是一种成就感,各有所求吧。”陆为民摇摇头。

  一个上午大家都是在探讨企业的发展。

  陆拥军的标准汽配预计开年之后就能正式投产,现在已经和上海大众、一汽大众以及东风汽车等多家汽车生产企业都建立起了联系,就等产品正式出来,陆拥军也是壮怀激烈,一力想要在这一块市场上闯出一番名堂来。

  魏德勇是最后来的,他提了一个想法,想把《潮流》杂志搬到沪上,觉得昌州目前的确不太符合办杂志的氛围,而且在招募工作人员上也受到诸多限制,对这一点,陆为民也支持魏德勇的意见。

  昌州和沪上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真正要把一份杂志办成引领潮流的刊物,不能不深处最前线,而国内只有两座城市足以当得起,除了京里就是沪上,魏德勇能够这么快就意识到这一点,也足见其洞察力。

  “你想搞富裕群体的调查?”陆为民对魏德勇的这个想法颇感兴趣,“怎么个调查法?”

  “现在还没有想好,但是福布斯不是有一个排行榜么?香港那边的富人也都有排行榜,我觉得这种调查统计很有吸引力,尤其是在我们国内,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先富起来,比如志华姐,又比如买了补精益髓液的三株集团吴氏家族,还有川省的希望集团的刘氏家族,我觉得他们的创业历史肯定都充满了丰富多彩,所以我想把他们的故事一一展现出来,在此之前,我想先对他们的财富进行一个评估,而这个评估就可以用一个排行榜的方式来体现。”

  魏德勇是拉着陆为民到一边单独来探讨这个问题的。

  陆为民支持潮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搬迁到沪上让魏德勇很高兴,他先前还有些担心陆为民会觉得自己刚把这个公司组建起来没两天,就想要杀回沪上,而沪上的经营成本无疑要比昌州高得多,但是陆为民却十分支持自己的这个想法。

  “德勇,你这个调查难度可不小啊,中国人都有财不露白的心理,你这么去调查,恐怕调查对象都不会配合吧?”陆为民心中有些唏嘘,他现在有些确定蝴蝶翅膀的作用又在这一领域发生效果了,胡润的百富榜会不会被魏德勇的排行榜所代替?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

  “这没关系,我们会通过一些调查确定一些调查对象,首先以企业为目标,然后发去调查表,我们会根据我们通过公开渠道收集到的资料对其本人和企业进行评估,请对方对我们的评估进行一个认定,如果差异过大,需要纠正,那么对方就需要向我们提供必要的资料,我们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相信至少可以赢得一部分人的认可,另外也不是所有人都持你所说的心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我们这个排行榜出来,对上榜人物和企业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效应,也对人物和企业形象有很好的提振作用。”魏德勇自信满满。

  “那如果对方要求你撤下他或者他的企业呢?”陆为民反问道。

  “只是媒体的一种评判,无需对方同意与否。”魏德勇摇头。

  “那如果对方认为你所列举的情况不实,对其构成了不良影响呢?”陆为民追问。

  “我们会先给他们去函核实映证,他们认为其中有问题,那么就会拿出证据来否定,至于说到最后真的要对簿公堂,那也是一件好事,证明我们国家法制日益健全,可以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问题嘛,我乐意奉陪。”魏德勇笑吟吟的道。

  “嗯,我看你是真心希望有人来告你啊,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宣传方式。”陆为民不屑的看了魏德勇一眼,“你早就再打这主意吧?没人告你恐怕你还会大失所望吧?”

  魏德勇笑着搓了搓手,“为民,你不觉得只是一种很好的广告营销方式么?我当然不会恶意去寻求谁来告我,但是你也知道这种统计评估最开始因为没有多少参照物,肯定也是比较粗糙的,免不了会有出入,如果真的有人要为此与我们对簿公堂,以正视听,我们当然也希望有这样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我认为这是好事儿,对双方都是好事儿,如果真的我们错了,我们也愿意承担相应责任。”

  陆为民摇摇头,这家伙早就打定主意要在这上边博眼球了,他也就没什么好说了,希望魏德勇的这个排行榜,也不要成为杀猪榜,“德勇,这个排行榜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再考虑宽泛一些,企业资产榜,个人财富榜,甚至也可以搞一搞影响力榜,不是那个人物或者企业财富多就影响力大,有些企业或者人物虽然财富不多,但是在某些领域影响力却最大,这方面也应该是一个很好的素材区,甚至你也可以对地域进行的经济发展进行评估,地域竞争力,城市发展竞争力,科技竞争力等等,你也可以考虑,思路拉开一些,可以赢得更多的读者。”

  魏德勇陷入了沉思,脸上时而狂喜,时而扭曲,时而平静,陆为民起身离开,他能说得也就说到这一步了,相信以魏德勇的脑子,会想得更多。

  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