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九节 钢铁王国的梦想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九节 钢铁王国的梦想


  杨达金若有所思若有所悟的走了,陆为民也抛开这事儿不想。

  杨达金若是认为自己就能帮他了却心愿,那就有些天真了,尚权智不是那种谁推荐他就要用的人,自己推荐只是一方面,关键在于杨达金要拿出一点像样的东西出来。

  照理说他在市委办主任位置上做了这么久,应该还是可以为他自己加一些分的,但要想当一地主官,尤其是在当前发展经济成为首要任务时,你不拿出点儿东西来,怎么说服尚权智,又怎么让尚权智说服其他人?

  但愿杨达金能想通这一点。

  回到办公室,喝了一口温度适宜的滇红,陆为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今天开始,98年度的繁重工作就要开始了。

  97年对于陆为民来说,更像是一个不断变幻的适应过程,从才来宋州的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到后来兼任政法委书记,宣传工作的重心迅速转移到了政法工作上。

  应该说在政法工作上陆为民自认为是取得了一些成绩的,从杜双余一案起底,整个苏谯县委县府都受到了一次彻头彻尾的清洗,县委书记、副书记、组织部长、常务副县长、公安局长一并落马,而且还牵扯到了泽口的一个副县长和公安局一班人马,紧接着又在市公安局掀起了一场惊涛骇浪,高汉柏和涂镇海两人双双落马,紧着又把韩友德也牵扯进来,这一连串的反腐风暴,政法委和纪委配合得天衣无缝,直指司法*,拿有些市里干部的话来说,宋州十年落马的县处级以上干部都没有97年一年的多。

  但政法战线上的工作成为陆为民中心工作时间也很短暂,真正让陆为民感觉到肩头上的担子还是常务副市长带过来的市政府具体工作。

  童云松是个好人,性格温和大气,但是在能力上陆为民却不得不说童云松作为市长欠缺了一些,童云松可能会是一个很不错的市委副书记,甚至市委书记,但是作为市长,他在具体行政工作上尤其是在经济工作上的办法就少了一些,但好在童云松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很好的把自己给抓在手里,这样一来就苦了自己。

  当然这个所谓的“苦”也只能说是别有一番味道,的确很操心,很累,但是这种被信任感和做事情的成就感,让人在辛苦疲劳之余却有一份很自豪的满足感,陆为民甚至可以自豪的说,自己正在创造历史。

  前世中宋州成为昌江省的“经济病夫”,经济总量从八十年代末的全省第二,到了九十年代末一直跌落到了全市十三个地市州中的第十,仅比丰州、昌西、曲阳略强,虽然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宋州的局面略有改变,但是丧失了战略发展期的宋州始终再无机会扳回以前局面。

  在陆为民记忆中,宋州2012年时的经济总量也只是在全省排到了第六位,仍然远远低于昆湖、青溪、桂平和普明,而昔日昌江双核的宋州这一核再无人提起,取而代之的是昆湖和青溪这在省会昌州一左一右两翼的经济强市,而青、昌、昆经济走廊也被炒得甚嚣尘上,而昔日的号称昌江政治经济副中心的宋州彻底沦为二流城市。

  而现在陆为民的目标就是要彻底改变这一历史。

  宋州不应当也不能沦为二流,自己这只蝴蝶的翅膀就是要彻底掀起这一场风暴,来改变宋州的历史。

  童云松这个相对“弱势”的市长,以及他与魏行侠结成的童魏联盟和尚权智之间这种微妙的关系,加上他特殊的背景,就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会,可以让自己有更多的自主性来规划和推行自己的方案构想。

  新麓山集团的整合已经有了一些眉目,按照魏嘉平的构想,翻年之后新购置的设备就会陆续到岸,进入一二纺厂的厂房进行安装调试,而一二纺厂中部分职工也已经在麓山集团的老职工带领下完成了培训,将在三月份就会正式启动生产线,新麓山集团将会翻开新的一页。

  对新麓山集团那边陆为民还是比较放心的,魏嘉平、俞柘和任东来三个人都能力颇强,随便哪一个拉出来也能独当一面,这也是这么几年内麓山集团能够崛起的关键,现在更让陆为民关心的还是拓达集团的钢铁项目。

  正月初五在尚权智家小酌之后,尚权智又专门问了陆为民拓达集团钢铁项目的后续联系情况,表现出了极强的兴趣,为此陆为民又专门给雷达打了电话询问了情况。

  雷达回了津门,表示会和何铿在正月初九返回昌州,预计在正月初十或者正月十一到宋州正式拜会尚权智和童云松,考察宋州投资环境,最终来研究考虑究竟是只是单纯把拓达钢铁厂搬迁到宋州,还是要在宋州全面新建一条年产两百万吨钢材的生产线。

  这一个项目对于宋州来说关系重大,一个钢铁项目的落地,牵扯到从码头、堆场、道路、厂房、高炉的建设,同时一个钢铁企业的建成,不但会对矿石、燃料、辅助材料产生巨大的需求,同时随着钢坯成品的出厂,更会延伸到下游的钢铁加工产业链,可以说一家炼钢企业,就会带动数十家乃至数百家的下游深加工企业的发展,这其中每一环都会牵扯到巨大的利益,这也是为什么尚权智和童云松他们都明知道一个钢铁项目牵扯如此巨大,想要获得审批难度有多高,仍然是如此锲而不舍,可以说它实在是关乎宋州的发展气运。

  曾经有人说过一句话,“每一块钢铁里,都隐藏着一个国家的兴衰”,足见钢铁行业对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性,陆为民深以为然,钢铁产业作为基础产业在面临中国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刚刚启动这一契机时,不可避免的会迎来一个大发展时期,谁能够捕捉到这个机遇,那么他就会是这个弄潮儿。

  陆为民认为雷达和何铿就可以成为这个时代的弄潮儿,不但是因为有自己在为他们推波助澜,点拨方向,也不完全是因为宋州具备了托起一批弄潮儿的条件,更重要的是雷达和何铿两人的自身条件,加上前两者因素,才使得天时地利人和几大要素都汇聚在一起。

  雷达有较为充足的资金,而且拓达亦有在冀省经营钢铁行业的经验,同时也拥有一批管理和技术人才,在昌江省建材领域已经有了较为厚实的经营体系;而何铿,陆为民知道何铿在海外尤其是在香港已经站稳了脚跟,人脉宽泛,在海外拥有较强的融资能力,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何铿有很深厚且复杂的背景,在很多问题上甚至可以上达天听,一旦拓达的这个项目审批运作程序上遇到了难以逾越的困难时,雷达的背景就可以发挥难以想象的作用。

  陆为民一直怀疑雷达有不一般的背景,这个不一般是指雷达与国家强力部门有某种联系,或者说应该是雷达在前苏联多年的工作与某些强力部门有了某些默契,一些国家不太好出面的事务,往往通过一些商业手段和渠道来处理无疑要好办得多。

  在年年终何铿无意间在与陆为民谈起了,盛华集团下边一家拆船公司正在谋求从俄罗斯和乌克兰那边购买废旧军用船只来拆解废钢。

  陆为民敏锐的意识到了其中的一些东西,很含蓄的提醒其实在韩国就有不少废旧船只可供购买,比如大宇集团从俄罗斯手中买下的“明斯克”号和“新罗西斯克”号航母,现在大宇集团已经陷入困境,正在谋求出手,盛华集团完全可以考虑购买拆解。

  这一消息在后来变成了现实,媒体报道香港一家独立的拆船公司据说买下了这两艘航母,一艘准备用来改造之后出售给一家赌博公司作为大型赌船,而另一艘则还没有拿定主意究竟是彻底拆毁,还是改作他用,甚至也有传闻说这家拆船公司希望能够转让出售这艘报废航母,但一个事实是原本承诺要彻底拆解的两艘航母,一艘都没有被拆解。

  但陆为民却知道那家独立拆船公司其实就是何铿盛华集团下分出去的拆船公司,这两艘濒于解体的前苏联航母现在居然一直没有被拆解,也充分说明了一些问题,现在盛华集团据说也和澳门创律集团有业务往来,这更映证了陆为民内心的怀疑。

  正因为如此,陆为民才觉得雷达与何铿如果能够在这个项目上通力合作,那么在宋州打造出一个钢铁王国并非不可能,一些原本可能会制约甚至影响到这个项目通过的因素也会被解除,而再有自己的引领,那么这个钢铁王国的建成是完全可期的。

  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