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二十一节 搭线,投效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二十一节 搭线,投效


  “哦,野茶树?”陆为民颇为惊奇,他还没有听说过宋州居然还有野生茶树的存在,这倒是一个新鲜事儿。

  “其实也不算是野茶树,陆市长也应该知道螺子岭上的东陵茶场是市里边企业,那边有一片野生茶林,说是野生茶林,但实际上应该是几百年前人工栽培的茶园,结果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被荒弃了,这么几百年间无人问津,也就变成野生茶树了,东陵茶场有一片野生茶林,三泉寺里边也有一片,东陵茶场那边的野生茶树在加工上我觉得没啥特色,倒是三泉寺里那一片野生茶林,和尚们在加工上有他们独到的手法,做出来自然清新,喝起来别有一番风味,所以我就给您带了一包过来。”

  卢楠的介绍才算是为陆为民解了惑,陆为民也在说像宋州这样人烟稠密的地方怎么可能有野茶树,原来是早年栽培但是被荒弃多年之后的荒野茶,但这种荒野茶也不容易,因为无人工栽培,生态环境复杂多样,抗逆性强,具有遗传多样性,很适宜作为种质资源,稍加鉴定整理并进行培育,就可以作为育茶的好原本。

  “这没想到在螺子岭上居然也有野生茶树,看来咱们宋州的资源还真是丰富啊。”陆为民不无感慨的道。

  “陆市长,螺子岭绵延几十里,这一头伸进咱们市区边上,那一头已经伸到了二十里外,都说这螺子岭是咱们宋州的风水龙脉,绵延二十余里,国家森林公园也只占了三泉寺所在的东岭这一片,野生茶林就在这一片,东陵茶场现在效益不太好,但是这野生茶树资源还真是一份宝藏。”卢楠对这些情况倒也十分清楚。

  “老卢,你对这些情况怎么这么清楚?螺子岭好像不在你么宋城这边啊。”陆为民有些好奇的问道。

  “呵呵,陆市长,您可能不清楚,我到宋城工作之前是在市经委工作,对咱们市里边这些市属企业还是比较了解的,东陵茶场是在东岭这一边,西边的西岭林场、西岭茶场、西岭园艺场,我眼来还在西岭园艺场工作过一段时间,当过一段时间的园艺场的副厂长。”卢楠笑着解释道。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我这个副市长还真是有些不合格,螺子岭上有咱们市里好几家企业,你说的这几个都是,可我是一家都没有去过,……”

  说到这里,陆为民不无感慨的摇摇头,宋州的市属企业委实不少,除了工业这一块占据主要地位外,农林业这一块的也不少,他现在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工业企业这一块上,对于农林这一块的企业还真没有精力去过问。

  “陆市长,咱们宋州市属企业很多,现在市属企业大多不景气,您现在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怎么来解决这些企业职工的生存吃饭问题上,像东陵茶场也不过百十个人,我原来工作的西岭园艺场也就是五十来个人,所有农林这一块的市属企业职工加起来也赶不上一个一纺厂的一半,事情有轻重缓急,您当然得把精力放在工业企业这一块了。”

  卢楠的话说得很有技巧,让陆为民听得也很舒服。

  “我们宋州是老工业基地,可以说是工业立市,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国企在解放后的三十年甚至四十年支撑起了我们宋州发展脊梁,但是随着计划经济时代进入市场经济时代,我们国企这个脊梁被压塌了。过重的包袱,僵化的体制,习惯于计划经济的思维模式,这些都成为致命的弊病,所以改革是必经之路,就像你说的,虽然螺子岭上的这几家市属企业效益也不太好,市里边却还真没有多少精力来考虑,但只要新麓山集团这一步踏出去走对了走稳了,这道命题做好了,那么其他企业的改制就可以得到一个比较好的示范了。”

  “是啊,四大纺织企业对于我们宋州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标志,以前提到我们宋州就会提起四大厂,但是现在四大厂却成为了市里的一大心病,一万多职工加上家属将近十万人,接近占到了我们市区人口的十分之一,可以说四大厂的改革关乎到我们宋州的发展大局,陆市长,现在包括我们区县这些人也都睁大眼睛在看着四大厂和麓山集团实现整合之后的变化,看看您推动的这一轮改革究竟会给宋州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卢楠的话激起了陆为民的兴趣,他饶有兴致的看了卢楠一眼,似乎要看卢楠是不是在故意讨好自己,“卢楠,我还是叫你名字好了,叫你老卢把你叫老了,叫小卢有点不合适,你也就四十岁不到吧?”

  卢楠心中一喜,陆为民态度的变化他了然于胸,直接称呼自己的名字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是一个冒犯,但是都从陆为民嘴里出来,那就是亲近的表现,这让卢楠心里也是忍不住怦然心动。

  他没有奢望能够一下子就赢得陆为民的好感,毕竟原来自己和陈市长关系十分密切是尽人皆知的。

  春节期间卢楠也去拜会过陈市长,陈庆福告诉他市里边会在年后有一**动作,也暗示恐怕自己需要去走动走动。

  卢楠知道陈庆福能上副市长不是尚权智的意图,尚权智原本是很想让遂安县委书记叶久齐上的,但是陈庆福走了其他渠道,加之在资历和表现上都比对方更占优势,所以陈庆福上了,实际上尚权智对陈庆福是不太感冒的,所以陈庆福也很坦率的告诉卢楠,自己在这一轮人事调整中是没有发言权的。

  陈庆福告诉卢楠让他可以去找一找陆为民,就目前来说,也只有陆为民的态度恐怕才能让尚权智有所考虑,如果找童云松和魏行侠的门道,童云松和魏行侠是否愿意替其说话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尚权智也未必会接受。

  唯有陆为民,现在在市里边的位置十分特殊而微妙,他的态度无论是尚权智还是童云松、魏行侠都会认真考虑,再加上还有顾子铭这层关系在里边,应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条件。

  “陆市长,我不年轻了,我是59年的,今年就要上四十了。”卢楠不无感慨的道。

  三十九在全市副处级干部中绝对算是年轻的了,但在这一位面前,就半点都不敢说年轻,三十岁,常务副市长,全省都没有这种先例,但是却在宋州出现了,而且还干得风车斗转。

  “四十正好年富力强,正值壮年嘛。”陆为民却没有想那么多,太要论年龄,多的人在他面前都比他大,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成自然,麻木了,“区县里边都盯着市里这一轮国企改革,难道说你们就都瞪着眼看,自己就没有一点想法,你们宋城也就这么光看不练?”

  陆为民这句话有些尖刻,甚至有点影射陈庆福的意思在里边。

  卢楠苦笑了一下,“陆市长,宋城的情况你也了解,老城区,区属企业不算少,但是规模以上企业不算多,实际上这几年陈书记也一直在支持扶持非公有制企业的发展,街道企业的发展状况也还不错,区属国企怎么来改,争论也很大,本来陈书记的想法也是等到市里的方向方案都明确之后,区里再来萧规曹随,但陈书记这一走,区里主要领导没有定下来之前,恐怕就得要搁一搁了。”

  “主要领导换人不会影响到企业改革的方向,这一点上,卢楠你们宋城走慢了,当然也不是只有你们宋城走慢了,是整个宋州市下辖的区县都走慢了,在我看来国企改革本来是应该在区县一级先行一步的,企业越大,职工越多,考虑的问题的就越多,就越需要慎重,像区属企业中几十人,一两百人的企业很多,这些完全可以在改制上做文章,效益好的,效益差的,都可以选一两家来做试点,但我看我们这些区县班子领导都是明哲保身,不愿意承担一点风险,把自己头上官帽子看得太重。”

  陆为民没有客气,说得卢楠也有些脸红。

  他在宋城担任区委副书记、常务副区长,也曾经像陈庆福提到过市里边已经启动了国企改革,是不是可以考虑区里也跟着动起来,但遭到了区长周宗福的反对,认为目前宋城在局面尚可,没有必要去出这个风头,还不如先看一看市里边改制后的情况。

  原本卢楠以为会获得陈庆福的支持,那即便是周宗福反对,他也可以先行动起来,但是陈庆福却没有明确表示支持,只是让卢楠可以先把有些前期工作做起来,后来卢楠也才知道那时候陈庆福已经面临着和叶久齐竞争副市长了,陈庆福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多生枝节,万一有个什么意外,影响到他的升迁。

  陈庆福的考虑他也能理解,但这个时候陆为民带着批评色彩提出来,卢楠也就只有自己受了。

  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