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二十六节 核心要务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二十六节 核心要务


  原本节后放假结束到正月十五元宵节之前这一个星期时间都是最轻松的时候,因为按照惯例这一段时间大家都还沉浸在春节大假的气氛中难以自拔,一般说来各单位部门都要在正月十五之后开一个收心会才算是正式结束节日气氛,进入正式运转程序,但对于宋州干部来说,98年的2月现在不属于此列。

  从正月初九拓达集团考察组到泽口、叶河和苏谯考察,到新麓山集团一纺厂二纺厂新安装两条生产线的设备到岸安装调试,烈山煤矿和烈山焦化二期技改项目启动建设,宋州港务局码头泊位建设规划方案出炉,甚至连在遂安和宋州关系不大的宋州通讯器材厂传来收购重组的消息,这些消息都想一记记惊雷击打在宋州干部群众的心中,预示着1998年绝对是一个不平凡的一年。

  当然最让宋州干部们凝神关注的还是从正月初十开始的宋州人事调整研究也进入了紧锣密鼓的最后阶段,只要是消息稍稍灵通一点的体制内人,都知道这一段时间宋州市委组织部、市委办和常委会议室里几乎每天晚上都是灯火通明,组织部和市委办固然在加班加点,而市委内部的酝酿沟通也进入了即将揭晓的阶段。

  无论是尚权智还是童云松、魏行侠都意识到了今年宋州开局与往年不一样,尽早确定人事布局,让新到位的领导尽早入局熟悉情况,尽早进入状态,力求今年宋州在经济发展上要有一个大变化,这是几乎所有宋州市委常委们的一致意见。

  陆为民也从来没有发现这几天如此充实,白天他基本上都是在陪同拓达集团考察几个县的沿江乡镇情况,介绍三县的经济发展条件,同时还要对拓达集团方面提出的种种问题以及宋州市委出台的各种政策进行解释。

  拓达集团是雷达亲自带队,何铿、郭子才、甄敬才以及还有一个十多人的考察团。队伍庞大,就住在假日花园酒店,考察一连四天,陆为民从上午到下午,只有中午和晚上才能抽出时间到市委市府参与人事研究。

  按照拓达方面的想法,陆为民的意见基本上被接受了,轧钢厂项目固然要搬迁过来,但是只是成为整个拓达钢铁项目的一部分,整个拓达钢铁项目将会按照年产二百八十万吨棒材、线材、中厚板的规模来规划建设,投资分期投入。一期投入大概在十亿元左右。

  苏谯方面派出了相当高规格的接待小组,由雷志虎亲自担任组长,所做的工作也最细,相比之下无论泽口还是叶河都对这个项目是否会落户宋州还有些怀疑,准备工作不够充分。

  拓达考察团在苏谯的考察时间也最长,连续两天在苏谯分成几个小组进行考察评估,苏谯方面也做出了相应的安排,从苏谯本地基础设施建设、港口码头泊位现状以及下一步的规划、道路状况、城市建设、水资源利用、环保评审要求、铁路支线建设等等诸多方面都提供了相当详尽严谨的资料,显示出苏谯县委在对待拓达来考察这一事宜上所下的工夫。

  连陆为民都不得不承认。苏谯在这上边所做的努力要比其他两个县好得多,而苏谯的精心准备也的确赢得了拓达方面的认可,至少在雷达和陆为民交换意见时,也认为苏谯的各方面条件要远强于陆为民最初看好的叶河。

  陆为民和顾子铭走进市委食堂时。正好遇见了尚权智也往食堂里走,看见陆为民进门来,停住脚步,“为民。吃了吗?”。

  “嘿嘿,还没呢,您召唤我。肯定准备有好吃的,我和雷志虎他们打了招呼,先走了,市委食堂味道也不错,起码不喝酒,要比在外边儿吃轻松多了,这两天陪拓达那帮人,我真是吃腻了假日那边的饭。”陆为民紧走两步。

  “身在福中不知福,天天下馆子还不知足?”尚权智笑骂了一句,“走吧。”

  进了食堂,这会儿食堂里已经没有客人了,只剩下尚权智的秘书小程和顾子铭走到前面去点菜。

  市委食堂规模不大,但是几个厨师的手艺却不差。

  尚权智吃饭一般也在食堂大厅里吃,陆为民是知道尚权智习惯的,但是当尚权智招呼陆为民进小包间,要秘书把饭菜送进小包间时,陆为民就知道尚权智恐怕是有话要和自己说。

  两个秘书都很知趣的留在外边大厅里,老板们有话要谈,他们当然要避而远之。

  “为民,这几天辛苦了,拓达那边进展怎么样?”尚权智亲自给陆为民夹了一筷子菜,这让陆为民也有些受宠若惊,“尚书记,情况您都知道了,拓达这帮人还是首鼠两端,但是苏谯的情况他们看起来相对比较满意,尤其是苏谯南郊的古塘镇他们去看了县里边为他们选的点,虽然他们没说啥,但是我估计还是有些意动。”

  “唔,雷志虎和艾文崖都向我汇报了考察情况,看样子这一次是苏谯工作做得更细啊,我批评了艾文崖,最后一班岗都站不好,是不是觉得要调整了,有你艾文崖的戏了,对叶河的工作就不上心了?”尚权智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语气也很重。

  陆为民没有吱声,的确,艾文崖心思大概早已经飞到了宋城了,叶河现在一切都和他没太大关系,谁去当书记现在都还不确定,不过尚权智可以这样批评艾文崖,他却不好置言。

  尚权智叹了一口气,“我和云松、行侠、老杨以及昌俊交换了意见,这一轮人事调整宜早不宜迟,要尽快定下来,昌俊和组织这两天也在紧锣密鼓的准备方案,也和一些同志做了沟通,准别就这两天就把事情敲定。”

  “嗯,尚书记,您说得对,这事儿宜早不宜迟,方案早定下来,有利于班子成员们各自归位稳定下来。”陆为民点头认可。

  “对了,我让昌俊也征求你的意见,他把这一轮方案的大致情况向你介绍了么?”尚权智放下筷子,望着陆为民,他觉察到陆为民似乎情绪不高,也感觉到一些东西。

  “嗯,昌俊部长和我谈了谈,这一轮人事调整太大,先前我也和昌俊部长提了我的一些看法意见,因为我来宋州时间也不算长,对市里和区县的干部了解也不算深,只能说就我接触的干部中,谈了我的一些看法意见,当然,最终要由市委来通盘考虑。”

  陆为民泛泛的话语让尚权智更意识到他对这一轮人事调整的不满意,尚权智微微蹙眉,陆为民城府不算深,至少在自己面前还是能开诚布公的敞开心扉说实话的,但他就不明白怎么陆为民和陈昌俊就这么格格不入。

  两个人最初似乎还看不出什么,但是在陆为民担任政法委书记,两个人似乎就有了一些嫌隙,后来在陆为民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这种隔阂也就越来越深,甚至有点针锋相对了。

  尚权智也从中做了不少工作,但是效果不大,两个人都是口头上答应得好好的,但是下俩却是冷然相对,很难得有多少共同语言,这让尚权智也是无可奈何。

  若是平常事儿,陆为民和陈昌俊之间有些矛盾,他也就眼不见心不烦,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了,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人事调整不是为了调整而调整,而是为了更好的在今明两年这一段时间留下自己的印痕的时机,不容有失,他不允许谁来破坏自己的意图,无论是陈昌俊还是什么人。

  陆为民在经济工作上的表现已经证明了他自己,那么在人事上的一些建议也需要得到尊重,即便是陆为民可能会在其中掺杂一些私心,但是尚权智觉得也应该给予支持,尚权智相信最起码陆为民在推荐人选时也应该有他自己的底线,这一点上尚权智还是信得过的。

  正因为如此,他专门要陈昌俊把这一轮方案情况与陆为民沟通。

  照理说在书记碰头会之前,组织部可以就部分人选有针对性的征求分管领导意见,但是却不会就整个方案向副书记以外的人选进行沟通,按照程序,那一般都是在书记碰头会把方案的基本框架定下来之后才会就整个方案向常委们进行通报,但是尚权智却要求陈昌俊提前一步把方案大致情况向陆为民进行沟通,这份殊荣可谓罕见。

  “为民,是不是对方案有些看法?”尚权智拿起汤勺舀了一勺汤,陆为民主动拿起尚权智的碗,替尚权智舔了一口饭,尚权智的习惯很多人都知道,一碗加一口,正合适。

  “嗯,尚书记,我实话实说,我对方案还是有些看法,尤其是一些区县党政主要领导和分管经济工作的领导人选,对组织部定下来的人选有不同看法,也和昌俊部长谈过,但是我看昌俊部长不太认可。”陆为民一脸淡然的耸耸肩。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