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二十九节 电力之争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二十九节 电力之争


  郭跃斌眉毛微微扬了一扬。

  拓达集团这个钢铁项目这几天在市里被炒得沸沸扬扬,有的说投资额超过五个亿,有的说是十个亿,更有甚者说一期投资就会有十亿,五年内连续三期投资高达五十亿,这个项目也是被传得神乎其神,一下子就把正在到岸装配调试的新麓山集团一二纺厂项目带来影响给压了下去。

  要知道新麓山集团一二纺厂两条生产线一旦调试完毕开始进行生产,也就意味着又要增加十万纺锭,但是这与中央压锭政策并不违背,中央压锭政策是指压国企落后的产能,而非像新麓山集团这样已经改制为股份制的企业。

  “为民,你有这么大把握?”郭跃斌忍不住多问一句,明知道这家伙肯定有底气,但是这个项目对于宋州来说意义太过重要,即便是不太喜欢过问与自己日常业务无关的他,还是想要多了解一些情况。

  “这个项目本身就是我把宋州的各方面优势长处进行整合推介给我那两位朋友的,而且选择钢铁立项,那也是我很花了一番心思考虑的,更主要的精力是放在如何说服他们把轧钢项目提升到炼钢项目。只要他们认可了我提出上一个炼钢项目,那么落户宋州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而从现在他们摆出的姿态来看,显然是已经做出了要上炼钢项目了,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多少担心了。”陆为民耸耸肩,把泡好的速溶咖啡递给对方,“现在我该担心的是拓达那边如果答应了,我们该怎么来把这个项目推动起来。”

  “推动起来?”郭跃斌迟疑了一下,“还有什么问题么?尚书记和童市长他们都极力支持,这还有什么问题?”

  “斌哥,你不是把上一个钢铁项目想得这么简单吧?市里支持就行了?超过两亿投资的项目急需要报国家计委,尤其是重化这一类和国计民生沾得上关系的项目。审批程序极其复杂,效率极低,成功率也低,尤其是非预算内计划投资,而且还是非国有投资,获批难度更大,就算是能获批,估计这么大一个项目也会拖上两三年,真要拖上两三年,黄花菜都凉了。”

  陆为民语气里游移不定。也充满了担心。

  这不是杞人忧天,如果真要按照正常程序审批,那么陆为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拓达钢铁炼钢项目是永远拿不到国家计委的审批手续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走变通之路,或者说打擦边球,把一个大项目分拆为几个,然后通过不间断的连续性项目投资,来完成一个大项目的建设。

  上一次陆为民暗示时,尚权智心领神会的接了一句之后就不再提。而童云松也同样是个中高手,半句不提这个项目规模超出了省里审批的规格,似乎完全不知道这里边的审批程序。

  “唔,所以市里边准打擦边球?”郭跃斌同样清楚下边的门道。像炼钢这样的项目没有几个是真正按照程序走了的,一个项目都可以辩称最初的投资没有超标,只是在陆续不断的扩大再生产过程中逐渐积累而来的。

  “可能吧。拓达方面对这里边的门道也很清楚,冀省那边和这边差不多。甚至犹有过之,只要省市支持,里边虽然有风险。但是值得一冒,大不了就由几个垫背的来扛一扛黑锅吧。”陆为民语气里有些飘忽。

  郭跃斌没有再说,不确定的话,他从来不说,往好里想,这样一个大项目说带动整个宋州经济起飞也不为过,省里也不会看不到,纵然是中央认为这个项目未批先建,也不过就是事后打打板子,木已成舟,自然也处理不到什么程度上去,这一点郭跃斌也认可。

  “而且拓达要启动这个钢铁项目,也不是初期的几个亿就能做起来的,一个像模像样的钢铁项目从前到后,整个产业链构建,没有几十个亿做不下来,我那两个朋友身家虽然也算厚实,但是要拿出几十个亿也不现实,何况搞起来历来都是起步资金自筹,后续资金通过银行贷款等融资方式来实现,所以金融机构的支持很重要,这里边就还要涉及到从昌江省到宋州市的金融机构支持,而金融机构支持就得要看省市两级对这个项目的政策扶持力度有多大,他们心里才能有底,这里边活计多了去,衔接沟通运作,哪一样都是手艺活儿。”

  通过和雷达、何铿他们的沟通,陆为民也初步摸透了雷达他们的想法,那就是一旦这边敲定下来,拓达方面会以最快速度把在冀省那边的拓达钢铁厂搬迁过来,拓达钢铁厂在那边主要是两座炼钢电炉和轧钢设备。

  电炉钢是利用废钢进行冶炼,流程短,工艺要求比较低,缺点是对电力供应要求相当高。

  宋州是老工业基地,全省配电布置上从八十年代开始一直是处于优先布局,所以在电力供应保障上是有相当优势的,加之近几年来宋州工业整体疲倦,用电量大减,也使得宋州供电局也颇有怨言。

  加之新麓山集团的自备电厂也早就炒得沸沸扬扬,宋州供电局虽然没有敢明确反对新麓山集团上自备电厂,但是供电局长张文远也专门找过陆为民,很委婉的表示目前宋州电力供应充裕,认为新麓山集团没有必要再投入巨资上自备电厂,而自备电厂在环保问题上也会给地方上带来不少压力,言外之意也就是希望新麓山集团放弃上自备电厂。

  陆为民倒也没有隐瞒,很坦率的把市委市府的考虑打算告诉了张文远,特别是市里四大厂交给新麓山集团给新麓山集团带来的经营压力,希望张文远能够从宋州大局出发给予理解,不要设置障碍,后来张文远也表示了理解,也让陆为民对这位宋州供电局长颇有好感。

  当也只限于理解,张文远对宋州这种甩开宋州市供电局上自备电厂项目的做法很是警惕,尤其是陆为民表现出来的勃勃野心更让张文远警惕,若是宋州今后不断上大项目或者进行企业整合重组,都以上自备电厂来减轻成本运营压力,那宋州供电局一帮人不是只能去喝西北风?所以宋州供电局也在向昌江省供电局的报告中要求上层要加强对上马自备电厂限制和审批,充分发挥地方电网的调配功能,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好务。

  就目前来说宋州的电力供应还算是相当充裕的,尤其是在宋州整体工业发展形势不佳的情况下,电力供应有较大富裕,即便是拓达钢铁的两座电炉搬迁过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随着拓达电炉搬迁过来投入使用以及紧接着更为关键的高炉开建,加上后期附属的轧钢项目跟进,或许在电力供应上仍然不会有缺口,但是对在成本上,用电就会成为一个巨大制约因素。

  当然就目前的钢材价格来说,电力成本还影响不到项目的盈利,但是作为企业都渴望更高的利润,雷达和何铿都提出了需要考虑自备电厂,这也让陆为民颇为头疼,新麓山集团的自备电厂项目尚未正式批复下来,这又要上另外一个自备电厂,这肯定不会获得批准,但是雷达和何铿的担心也并非没有理由,钢铁项目用电量很大,成本是一回事,更为要紧的是电力保障,一旦宋州工业这一块进入发展快车道,那么用电量也会迅速攀升,现在也许大家觉得电力供应还有富余,没准两三年后就会出现电力短缺的现象,而那个时候电力出现短缺,对于刚刚进入生产效益期的拓达钢铁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所以雷达和何铿都提出要考虑建自备电厂。

  不能不说雷达和何铿的眼光还是相当锐利的,当前国内供电相对宽裕,但是陆为民有印象,前世中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国内电力紧张的现象就逐渐现象,在2002年以后开始进入巅峰,2003、2004这两年的缺电现象更是普遍,春夏秋冬四季,似乎除了秋季略好,春夏冬三季都缺电,

  冀省地处煤炭主产地,所以在地方电网电力保障有力,供应上一直不缺,但是昌江这边情况不一样,地方电网以水、火力兼顾,因为对水力发电倚重较大,在冬春季两季用电时极易受到水电枯水期影响,这对像钢铁项目来说就是一个必须值得重视的因素,像昌钢是央属企业,省网用电重点保障单位,但拓达钢铁本身在出身上就矮人一头,到那时候你想要求得电力优先保障很难,雷达和何铿都不愿意脖子被别人捏在手里,所以在这方面也有很强的愿望。

  但是拓达钢铁也要上自备电厂无疑是一个很难的,而且上一个十万千瓦的火电机组投资也至少三亿元以上,一个三十万千瓦机组起码在十亿以上,对于拓达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所以如何来平衡新麓山集团、拓达钢铁以宋州市委市政府这之间的关系,也是一个相当考纲的活儿。

  半夜起来码字,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