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三十八节 千载难逢的机遇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三十八节 千载难逢的机遇


  在座四个人,杨达金是新来的,曹孟非是新晋升的,窦永年和齐太祥两人也都是属于晋升了半级,正如杨达金所说的那样,市委为了确保遂安的稳定,除了他这个外来户外,其他几个都是在原有班子成员中晋升。

  这在其他区县这一*调整中是没有的,其他县区,基本上都是对班子成员进行了部分交流调整,两三个交流算是少的,多的如梓城、烈山,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组织部长、副县长都进行大幅度调整,县委县政府班子人员调整人数多达六七人,这也显示了市委这一次对要彻底改变那些经济发展不力地区班子成员结构,要彻底扭转经济发展滞后的局面,不换思想就换人。

  这句话一度成为开年之后市委市府主要领导的口头禅,连带着也变成了各区县主要领导给下边人开会时的口头禅,连陆为民也没料到自己带来的这句话会变得如此流行。

  也就是说市委对遂安原有班子成员还是比较信任的,但是如果你在接下来的工作中辜负了市委的信任,没有拿出预期的成绩,那么在座几位恐怕就要给市委一个说法了。

  但是别人不清楚,曹孟非、窦永年和齐太祥三人却很清楚当下遂安的情况,这三个在遂安呆的时间最短的也是窦永年,但窦永年也在遂安呆了四年了,都对遂安目前的情况十分了解,遂安能不能如市委主要领导对杨达金所期待的那样实现逆转,他们心里还真有些没底。

  事实上遂安的经济增速是从前年就开始放缓的,也就是说去年的经济增速只是一个延续下滑的过程。

  如果说一年可以说因为受到经济大气候影响来解释,但是在前年,也就是96年,国际国内经济形势都还处于向好阶段时。遂安的经济增速就有些放缓的迹象,只不过96年遂安经济增速虽然出现颓势,但是毕竟前两年的底子还是在那里。放缓归放缓,但仍然还是勉强保持了第一。

  去年受到经济大气候影响。这个迹象就有些明显了,一下子被麓城超过,也被苏谯逼近,曹孟非和窦永年、齐太祥几人甚至不无恶意的猜测,如果叶久齐和朱尧丰再拖上一年,遂安经济增速进一步下滑,不知道这两人还会获得市委的认可得以升迁么?

  “杨书记。你来了,我们肯定有信心,但是你可能对我们遂安的情况还不是十分了解,以前老叶和老朱两个人配合十分默契。96年以前遂安经济发展速度也的确很快,但是近两年来,遂安乡镇企业发展出现了减弱的势头,尤其是一些企业经营效益大幅下滑,不少资不抵债。甚至关门大吉,这个情况在去年表现得尤为明显,呃,我和老窦、老齐还有老严前两天都探讨过,估计今年这种情况可能还会更严峻。”

  曹孟非本来是不想在新县委书记上任第一天时就敲这个破锣的。但是先前窦永年就曾经和他说过杨达金这个人比较实际,说话行事不喜欢绕弯,只要是工作上的事情,没有必要遮遮掩掩,这些情况迟早杨达金这个当家人也得要知道,还不如开门见山讲清楚,免得杨达金报希望太大,失望越大,特别是市委市府主要领导们又给他加了这么一副帽子的情况下。

  杨达金不动声色的道:“乡镇企业可是支撑咱们遂安工业经济这一块的顶梁柱啊,小叶市长和朱书记原来可是为我们宋州乡镇企业的发展树立了一块金字招牌啊,老曹,不至于像你所说的那么不堪吧?”

  事实上杨达金在来之前就早已对遂安的情况有了一个了解了。

  遂安前几年的发展其实就是建立在大力发展乡镇企业的前提下,在叶久齐和朱尧丰的鼓励支持下,各乡镇办企业的热情高涨,当然资金投入主要都是来自于各乡镇的合金会,从93年到95年三年是遂安乡镇企业发展的*期。

  但从96年开始,兴办的不少乡镇企业由于都是各个乡镇的一腔热情一厢情愿,根本没有足够合格的管理人员和营销人员,市场调研和经营管理都是一帮子半路出家的角色再搅合,遇上市场好运气好,就能红极一时,遇上气候不好,企业就迅速没落下来。

  受到97年经济大环境影响,红火一时的遂安乡镇企业随之黯然失色,经济增速也陡然下滑,被麓城超越,杨达金自己预测今年遂安的发展可能还会进一步下滑,如果没有其他特别的情况来扭转的话。

  只是这种话他在童云松面前也只能浅尝辄止的提一提,在尚权智面前却只能一副信心百倍胸有成竹的模样,只有在陆为民面前才敢大倒苦水,好在陆为民也只用了一句话就解了杨达金不少压力。

  陆为民告诉杨达金放心去,市委市府领导都不傻子,遂安情况尚书记也好,童市长也好,心里比谁都清楚,乡镇企业发展本身就需要遵循一个良性发展规律,遂安乡镇企业的发展本来就有点儿揠苗助长的味道,只是在大形势下,宋州这个本身以国有经济为主的经济需要一个乡镇企业发展的亮点,就选择了遂安。

  事实上大家都清楚遂安在这方面也是形势所迫,叶久齐和朱尧丰也是在那个时候被逼上梁上才大搞乡镇企业,真正是有条件也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上,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话虽如此说,杨达金内心还是有些纠结的,如果让自己到叶河去,叶河底子薄,一切可以从头再来,一两年见不到什么动静,大家也能理解,但是遂安不一样,虽说经济增速下滑了,但是好歹也还是保持在全市第二位,如果在自己手上继续向下滑,那么外边人恐怕就不像市委领导那么清楚了,难免就有各种闲话出来了。

  他把自己内心的这些想法和担心也与陆为民交了心,陆为民倒也能够理解,只是遂安的局面摆在面前。现在也由不得自己,既然来担任这个县委书记,那么是骡子是马。就只有硬着头皮来遛遛了。

  所以当陆为民提到宋州通讯器材厂可能面临改制重组的这个消息时,杨达金立即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全身汗毛都竖立起来了。挖空心思要琢磨在这个里边搞出一些名堂来。

  “杨书记,我不相信你对此一无所知,事实上恐怕比你想象的还要糟糕,乡镇企业情况这两年的确不景气,加上它们基本上没有自有资金,都是依靠合金会贷款来启动,效益不好。运转不良,就只能进一步继续贷款,连带着我们遂安合金会问题也不少,我原来没有分管这一块。也不清楚,前两天老齐和我交了底,我也是吓了一大跳,这么大的窟窿现在都是靠裱糊着往下走,真要有人轻轻一戳。只怕这个脓疮盖子揭开,就再也盖不住了。”曹孟非忍不住叹息道。

  这个时候本来是不该说这些扫兴的话,但是遂安的情况摆在这里,给杨达金泼一盆冷水也是好事,清醒清醒。有个思想准备,免得过分乐观。

  合金会的问题在全省都存在,只是程度各不相同而已,但遂安和麓城以及苏谯三县是乡镇企业发展最好的,也就意味着合金会问题最严重,当然这个严重也是指合金会和乡镇企业的关联度深浅,倒不完全是说所有乡镇企业都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对这一点杨达金也早有思想准备,先前那么一句,也是希望大家不要丧失信心,但是看曹孟非说得这样认真,他心里也有底儿。

  “老曹,我心里有数,我来之前,为民市长和我说起过乡镇企业的发展问题,他认为全国各地乡镇企业的情况大同小异,都到了一个不得不正视的时候了,他主张要对乡镇企业进行彻底的改制,该破产关门的破产关门,该兼并重组的兼并重组,该转让出售的要大胆彻底的转让出售,只要在符合法律范围内,哪怕有一些损失也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避免越陷越深。”

  杨达金把这个观点明确袒露出来。

  曹孟非看了一眼窦永年和齐太祥,两个人都面色沉郁,“杨书记,遂安的工业经济这一块主要是靠乡镇企业支撑起,真要都推进改制,那么我们遂安经济发展恐怕会受到很大影响,有不少企业恐怕就真的要关门大吉,而且如果把所有企业都改制,有些只能贱价出让,不少企业甚至资不抵债,这要一清盘,咱们县委县府……”

  杨达金点点头,“老曹,我知道你的担心,但是你要想一想,咱们这一轮人事调整了,我估计两三年不会有什么大变吧,至少你我是这样吧,咱们能这样裱糊着往下拖两三年,肯定不行!所以长痛不如短痛,必须要断然下决心改!”

  “既然杨书记你都下了决心,我们几个当然没话说,真要有什么窟窿烂摊子,咱们就一起来扛着,但恐怕也要和市委那边说一说,让他们也有心理准备。”曹孟非见状也知道杨达金肯定是早就下了决心,也就不再多劝,事实上他也知道这一步必须要走,他这样说也是有意要提醒杨达金有足够思想准备。

  “嗯,老曹,你的好意和担心我理解,乡镇企业改制要改,我们遂安的经济也不能只把希望寄托在乡镇企业上,如何来寻找新突破,我们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杨达金目光如炬,“我听说宋州通讯器材厂马上要进行改制重组,这个企业恐怕性质会发生变化,而且可能会给我们遂安带来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大年三十了,老瑞祝辛勤工作的兄弟们、正在享受阖家团聚的兄弟们马年马上有钱马上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