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节 君子小人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节 君子小人


  而在这几个项目启动之前,新麓山集团已经在3月1日正式挂牌成立,而预计新麓山集团原一纺厂、二纺厂生产线的安装调试也预计在四月中旬就将结束,四月下旬就要正式投入生产,与此同时,新麓山集团对针织二厂和针织四厂的资产接收和债务清算也进入深层次阶段,按照计划对针织二厂和针织四厂的债务清算和资产接收也将在7月底之前结束,将针织二厂和针织四厂也正式纳入新麓山集团。

  陆为民对魏嘉平、俞柘和任东来为首的新麓山集团班子很有信心,在新麓山集团的组建问题上,他甚至专门为魏、俞、任三人进入新麓山集团班子与尚权智、童云松和魏行侠交涉过,建议全盘采用老麓山集团的班子,而作为市委市政府主要是派驻纪委干部进入,来负责监督审计企业内部,而不干涉企业经营。

  在这一点上陆为民也和杨永贵、陈昌俊发生了激烈的争论,但是最终尚权智和童云松还是认可了陆为民提出的将新麓山集团彻底改制为混合制的股份公司,为下一步新麓山集团公开上市做准备,而不能不说这个目标勾起了尚权智、童云松和魏行侠的极大兴趣,而陆为民参考tcl集团改制方案设计出来的方案也使得几个人最终同意了这个改制方案。

  尤其是尚权智,最初一直态度模糊,虽然没有像陈昌俊那样明确反对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改制,但是却也对像新麓山集团这样的企业已经进行了第一轮改制变成了混合制模式。是否需要通过第二轮改制来让管理层成为企业的核心持怀疑态度。

  在这个问题上,陆为民也煞费苦心的把企业改制和股权激励以及专业经理人这一系列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中逐渐出来的新生事物介绍给几位主要领导,阐述了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企业进一步发展壮大和规范化的必要性。一直到最后尚权智才算勉强同意了这个意见。

  ************************************************************************************

  陆为民从市委出来的时候,正赶上郭跃斌快步走进市委。

  看见陆为民眉宇间有一抹沉郁,郭跃斌问了陆为民两句之后,示意陆为民道他那里去坐一坐,他有话和陆为民说。

  陆为民略感诧异,看郭跃斌神色很严肃,不像是和自己开玩笑。也就点点头。

  到了郭跃斌办公室,郭跃斌的秘书给陆为民泡上一杯茶之后,知道老板和陆市长有话要说。很知趣的替两人拉上了门。

  抿了一口热茶,陆为民捧着杯子看了一眼郭跃斌,“斌哥,怎么了?”

  “听说你提出新麓山集团要进行二轮改制?”郭跃斌淡淡的问道。

  “嗯。二轮改制势在必行。第一轮只是最粗略的兼并重组,谈不上真正的改制,说实话,那是为了解决一二纺厂和针织二四厂的出路,对企业本身经营结构并没有太大变化,第二轮改制才是真正的改制,要最大限度的实现企业股权优化,同时发挥经营管理层的主观能动性。我的目标是争取三到五年内让新麓山集团能公开上市。”陆为民不太在意的道。

  “尚书记的态度怎么样?”郭跃斌问道。

  “尚书记的态度?”郭跃斌没有问童云松和魏行侠的态度,而是直接问了尚权智的态度。让陆为民觉察到其中味道的不对,“尚书记态度怎么了?他开始有些担心,主要是担心采取这种方式,尤其是要让管理层在其中持股,担心这些人从中谋取私利,导致国有资产流失,但是在我和他介绍了企业如果真正实行改制就没有前途的具体原因之后,他还是同意了。”

  “同意了?是有条件的同意,还是无条件的同意?”郭跃斌沉吟了一下,才道。

  陆为民琢磨出郭跃斌话语里隐藏着的意思了,他平静的道:“什么叫有条件,什么叫无条件?你这话倒是有些奇怪了。”

  “你甭给我打马虎眼,我的话你还不明白?”郭跃斌不理陆为民,“你知道尚书记对这个改制方案是有些担心的,何必非要马上启动?杨永贵和陈昌俊联起手来给你制造麻烦,你感觉不到?你觉得你真的可以说服尚权智?新麓山集团资产好几个亿,而且一纺厂、二纺厂和针织二厂、四厂这么大几块地盘,按照新麓山集团和市政府达成的方案,有不少土地都要直接归还给市里边,这其中牵扯到多少人利益,你觉得这些人都是清白无瑕的,和这里边的利益毫无瓜葛么?”

  “这个尚书记恐怕没太大关系吧?”陆为民冷静的道。

  “我也相信和尚书记没多少关系,但是和你呢?你自己心里无愧,但是你能让所有人都相信你么?几块土地,为什么这一块要归新麓山集团,而那一块则归市里,理由何在,规则是什么?市里边拿着这些土地干啥?”郭跃斌皱着眉头道:“这些都不重要,关键在于在尚书记还不太完全认同这一方案时,你把动作搞得太大了,童和魏他们俩都大张旗鼓的支持,这意味着什么?”

  郭跃斌的话触动到了陆为民的软肋。

  他也没有想到童云松和魏行侠如此爽快的支持这个方案,而且是大张旗鼓态度鲜明的支持这一方案,这和尚权智先前的模糊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也相当于把自己推上了火炉上烤。

  尚权智也有些进退两难,这个时候支持这个方案,不说其他反对和担心意见,会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在童云松和魏行侠的压力屈服了?如果反对,且不说他本人已经认可了陆为民的意见,而且他也意识到这个方案也同样是宜早不宜迟的。

  见陆为民沉默不语,郭跃斌也轻轻叹了一口气,“为民,我知道你现在心思都是扑在了如何把经济搞起来上,但是有些事**速则不达,你把事情想得很简单,但是人心却不是都如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个世界上最难测的就是人心,有时候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姿态也许就会带来截然两样的感觉,甚至就会让一件事情向相反的方向发展去。”

  陆为民承认郭跃斌的言语有一定道理,今天他向尚权智汇报建立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的想法时,他就感觉到了尚权智的矛盾心态。

  尚权智对自己的很多观点想法是持支持态度的,甚至是非常支持,但是或许是觉察到了自己和童云松、魏行侠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使得尚权智对自己的态度也有一些微妙的变化了。

  “斌哥,有些事情你说得没错,欲速则不达,但是站在我这个位置,我却不能因为这些事情可能欲速则不达我就不去做,欲速则不达的主动权没有掌握在我手里边,所以我也只能尽我最大努力做好我能做的事情,至于说真要因此而产生一些意外因素导致事情不顺,那我也无可奈何。”陆为民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我只是希望这些意外因素少一些,不要影响到一些重要工作的推进。”

  郭跃斌深深的看了陆为民一眼,拍了拍陆为民的肩膀,“你是对的,有些事情当为不当为,的确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我们只能按照我们自己的意愿去做,但愿是我想多了,尚书记的胸襟也还不至于那么浅,只是有些人却老是喜欢在一些细节上聒噪,我看着心烦。”

  陆为民知道郭跃斌话语里指的是谁,摇摇头,“算了,咱们干自己的,就像你说的,如果老是仗着自己和领导的私人感情不一般而恣意挥霍那份情谊,我想再深厚的感情也经不起这样折腾,而且我也相信领导能够分得清楚其中轻重。”

  郭跃斌也点点头,“为民,你有这份心态就好,我只是提醒你,有时候策略一些,也许更有利于工作的开展,尚书记这个人总体来说不错,至少在我接触了那么多领导中,他真算不错,而且他对你也很有好感,最起码我感觉,他对你一直十分支持,即便是有些不和谐的因素掺杂其中,但也没有能影响到他对你的观感。”

  陆为民一怔之后,略有所思。

  “另外,我感觉你可以通过子烈秘书长来沟通一下,你和子烈秘书长是多年的老关系,大家都知根知底,就算工作再忙,我想也不忙在一时半刻,私人关系的密切有时候对工作起到的促进作用可是难以言喻,你可千万不要小瞧。”

  郭跃斌的这个建议倒是有些出乎陆为民的意料之外,但他得承认郭跃斌在很多时候头脑比自己更清醒,看问题也比自己更准,这也许是旁观者清的缘故。

  大年初一夜,渴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