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一节 算账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一节 算账


  陆为民对自己现在的处境很是苦恼。

  毫无疑问童云松和魏行侠正在利用各种“手段”示好于自己,拉拢自己,这种示好和拉拢在陆为民看来并非什么不正当的方式,而是建立在一种相互理解和认可的观念下,正是因为在工作中有许多共同的观点,才使得童云松和魏行侠与自己越走越近。

  陆为民觉得童云松和魏行侠与自己越走越近并不意味着自己和尚权智自己的关系就渐行渐远了,他甚至还觉得正式尚权智对自己许多想法意见上的支持,才使得自己的许多观点意见能够付诸实施,而也正是因为这些观点意见能够付诸实施见到效果,才让童魏二人对自己越发看重。

  这似乎就成了一种悖论,因为外人不这样看,他们只看到自己和童魏二人相交默契,相谈甚欢,便下意识的认为尚权智不会喜欢这种情形,而自己也是有意要投向童魏二人的怀抱,这在很多人眼里甚至觉得很正常,毕竟童云松和魏行侠一个是邵泾川的老下属,一个是邵泾川多年的贴身大秘,有这层渊源在,陆为民倒向童魏二人一方也再正常不过了。

  甚至连尚权智本人恐怕都有意无意受到这种外在氛围因素的影响,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谎言重复一千遍也就成了真理,尚权智也或多或少都到了某些影响。

  宋州今年的开局局面很不错,新麓山集团改制之后推进迅速,一二纺厂生产线的重建重开,一万多职工的剥离、提前退休、退职和重新轮训再上岗,一切都算在控制之中。

  当初最为担心的工人对自身身份的敏感,也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影响,这个时代工人们并没有多少主人翁意识,尤其是企业改制为新麓山集团,市政府依然属于企业大股东,让他们从心理层面上也少了许多担心。

  至于说劳动强度比起以前在老企业里混饭吃时的确大了很多,甚至也有不少人难以适应,但是看到新麓山集团的工资、津贴收入和各种绩效考核带来的奖金收入比起往日在老企业里简直不可同日而语,绝大多数人都还是觉得想得过,毕竟大家都是靠勤劳双手吃饭,又想轻松又想有高工资收入,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觉得现在才算是真正体现了多劳多得,尤其是想到自己在企业里也还有一份存在——通过员工持股会获得的股份,按照规定,只要利润超过一定比例,就要进行分红,这同样也让职工们对此充满了希望,哪怕这份分红微不足道,但毕竟也是一个念想,也体现了自身的存在。

  新麓山集团新生产线的顺利投产,也一下子解决了原来麓山集团的产能问题,东南亚金融风暴对于欧美市场的影响并不算大,至少对麓山集团原有的市场没有带来太大影响,相反新麓山集团加强了欧美市场的开拓,再有新生产线的产能跟进,使得新麓山集团从第二季度开始就开始出现了欣欣向荣的迹象。

  这也给了陆为民极大的安慰和底气。

  新麓山集团算是陆为民到宋州之后在国企改制上的第一个动作,如果这一炮打哑了,势必影响到市委市府主要领导对自己的信任度,陆为民也绝不容许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他宁肯花大力气说服了尚权智和郭跃斌暂时把高汉柏牵扯出来的魏嘉平涉嫌当中间人行贿一案压了下来。

  这是一个很大的隐患,他最为担心的就是陈昌俊,这只有尚权智能压制住对方,至于杨永贵那边,他要求严格保密,估计杨永贵暂时还不知晓,但能保密多久,谁也说不清楚,毕竟杨永贵也是干过一任政法委书记的,政法系统里边也还有他的人。

  但目前陆为民觉得新麓山集团还无法离开魏嘉平,他认为至少还需要两到三个月的磨合期,让新麓山集团彻底稳定下来,最好是把针织二厂和针织四厂的兼并整合完成之后,再来着手处理魏嘉平的事情最合适。

  新麓山集团起步状况上佳,可以让陆为民基本上放心了,自备电厂的问题虽然还没有彻底解决,但十五万千瓦的自备电厂已经获得了审批,进入设计阶段,预计会在五月正式开工建设,预计工期十个月,到明年五一之前,自备电厂将正式向新麓山集团及其附属企业供电,这一块成本上的消耗将会大为减少。

  剩下的就是拓达钢铁项目,苏谯方面已经完成了两千亩钢厂用地初步平整,苏谯港区的码头泊位建设也招标结束进入施工期,而钢厂用地到国道208被定为安康大道,同时也是苏谯县城环城路一段的主干线也立项开建,这是由市交通局和苏谯县交通局共同出资建设。

  当然这背后也是很花了一番精力争执,在对华达钢铁方面宋州市方面是慷慨拍胸,表示这条关系钢厂进出的主干道路由市里承担,但是转过头来,宋州市政府就要求苏谯县政府也要承担部分资金,否则市县两级就要在日后华达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的利税分成上进行调整,这让雷志虎和刚上任的县长令狐道明都是气得七窍生烟,对来负责谈判的卢灿坤也是怨气满腹。

  卢灿坤当然不愿意当这个冤大头,得罪雷志虎和令狐道明,也很坦率的告诉二人,这是陆为民的意见,才算是熄灭了二人的怒火。

  这个项目本来就是陆为民一手牵线而来,原本陆为民是很有意要把这个项目放在叶河,也是雷志虎和陆为民据理力争,最终陆为民改变了意见,支持投资方将这个项目放在苏谯,所以雷志虎就是再有意见,也只能认了。

  沈子烈要回昌州,陆为民也正好要回昌州,本来是打算让史德生开车送的,但既然沈子烈要一个人回去,陆为民就主动自己开车,车上只有两个人,正好可以谈一谈交心话。

  “雷志虎很有意见啊,在尚书记面前喊苦叫穷,那条安康大道厂达三公里,因为涉及到钢厂载重货车使用率很高,所以投资可能要超过三千万,这让雷志虎和令狐道明疼得都快落泪了,市里只出百分之三十,县里承担百分之七十,雷志虎直说你是吸血鬼,我看他那怨念样儿,就差买个小木偶写上你的名字用针天天扎了,……”

  沈子烈调笑的话语让陆为民也禁不住笑了起来,他撇撇嘴,“他在我面前怎么没半句话呢?他也就只敢在尚书记面前给我上眼药。我问他有没有这个实力修这条路,他把胸脯拍得梆梆响,说绝对没问题,苏谯有实力,深怕我又要和他谈钢厂项目的税收分成问题了,不单单是钢厂,还牵扯到因为钢厂而来的其他附属项目和关联项目,现在我就已经知道了好几个,雷志虎就怕我和他谈这个,两三千万他都不想出,只想着进,不愿意出,哪有这样的好事儿?市里的情况他雷志虎也不是不清楚,还和市里锱铢必较,这不是故意让人鄙视他么?”

  “嗯,其实苏谯借助拓达钢铁项目推进县里的道路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是一个好的契机,苏谯孤悬江北,只有大桥和宋州市区相连,自身基础设施建设不跟上,在招商引资上就肯定要吃亏,安康大道也是他们苏谯环城路的一部分,这笔账他们应该算得过。”

  三菱蒙特罗陆为民已经还给了丰州水泥厂,自从拓达有意要到宋州投资之后,陆为民就格外注意这些,所以立即就把三菱蒙特罗还给了对方,免得有人说闲话。

  不过陆为民为了方便又借了陆志华私人一辆车,因为考虑到风云通讯服务有限公司在宋州通讯器材厂收购之后也会和市里又牵扯,所以他就借了陆志华私人一辆车,实际上是让陆志华按照他自己的意图去买了一辆车,上了陆志华户头,交给他自己使用而已。

  这是一辆大切诺基,开起来霸气十足,但是在小细节和舒适度方面还不能和日本车相比,但是硬朗的风格和安全系数还是让陆为民比较满意的,只不过油耗上让人咋舌,好在陆为民不太在意这个。

  当下国内的越野车能买到的不敢开,陆为民也知道自己需要注意一下形象,这辆切诺基表面上只是比北京切诺基要光鲜一些,其他倒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符合陆为民的胃口。

  “能算不过么?不说华达钢铁新上的高炉炼钢项目,就是他们原来在冀省的电炉炼钢和轧钢项目,只要搬迁过来生产线全开,那也是几个亿的产值,几千万的税收,如果加上关联企业搬迁过来,那还要更高,他雷志虎在市里面哭穷那就是良心坏了。”陆为民轻轻哼了一声,“如果高炉炼钢项目真要建成投产,那就不是几个亿的产值,可能就是二十三十个亿,甚至五十个亿都有可能,至于说税收,也可以算得到。”(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