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五节 启动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五节 启动


  “用土地质押贷款来启动基础设施建设,听起来可行,但是如何偿还贷款?开始一两笔也许行,但是银行目前也在逐步推进商业化经营,只要前面一两笔难以转化,那么后期贷款就无法进行了,难道宋州市政府打算用财政来支付?”花幼兰对此持怀疑态度。

  98年初的土地市场还处于低温期,并没有多少人意识到中国房地产市场已经处于一个井喷期的前夜了。

  新任总理在人代会上提出的目标之一就是住房制度改革,但是都淹没在其他更为显眼的话题中去了,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个话题,而实际上提出取消福利分房推进住房商品化这一意见也早就有了方案,只是在推进力度上不足罢了,而城镇化的需求将会是房地产发展的恒久动力,这一次为了启动内需市场来拉动国内日显疲软的经济,就是要动真格了。

  “花省长,我以前和您提到过,我国城镇化率非常低,从农业社会转型向工业社会就必定带来城镇化,而且这个进程会随着经济发展速度不断提速,城镇化其中一个根本要旨,就是把充裕的农村劳动力转化为城市劳动力,无论是通过读书还是经商抑或是务工,总而言之农业劳动力转型为二三产业的劳动力这是一个大趋势,二三产业的主要就业区域会是城市城镇,这些劳动力要在城市城镇生存下去,一个最基本的要素就是住房,那么源源不断的为这些新来人口提供住房是政府的责任,但是区需要用市场化的原则来进行配置,政府需要引导和促进,那么在土地供应上政府可以采取各种政策手段来进行调剂,政府下的平台公司也可以利用对土地资源的垄断来获得资金,并将这些资金投入到更多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去。从而开拓更大的土地市场来保证需要,我认为就目前来说,这不能算是一个最良性的循环,但是却是一个最现实的策略。”

  陆为民的解释让花幼兰陷入了深思,毫无疑问,陆为民的意图就是政府垄断土地市场,然后利用市政设施建设的决定权来引导城市建设发展方向,从而提升土地价值,让土地实现增值,甚至再在土地上的附属建筑物进行一次加工增值。从而滚动发展,来实现城市基础设施建设。

  这个想法当然很美好,但是前提就是必须要建立在住房制度彻底商品化,城镇化进程提速,还有一个要素就是一座城市的产业经济必须要具有充分的发展,才可能吸引足够的外来劳动力进入消费市场。

  若是论城市的规模,宋州的底蕴无疑够足,但是宋州近几年来的经济发展疲软,花幼兰对陆为民还是很看重的。也知道他在搞经济上很有一套,但是一人之力难以逆天,其中变数因素太多,陆为民提出的这个构想听起来也颇为切合实际。只是高层的政策出炉,要落实到下边现实中来,这其中有很多羁绊因素,像陆为民提到的住房商品化的意见早就有了。但一直没有真正落实,……

  陆为民看出了花幼兰的担心,的确。住房制度改革的各种意见方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各地的进度非常缓慢,政策的落实进度会不会因为新一届中央政府的成立就陡然加快,这也是要一个未知数,但是陆为民却知道新任总理的铁腕手段,言必行行必果的果敢杀伐风格很快就会让人侧目而视。

  “花省长,我听说咱们的新总理可不是一个讲情面的人,做事风格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他敲定的事情就必须要落实,很有点儿要么不说,要么说了就必须做到,目前国内经济形势受到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影响,外需不振,出口受到影响,内需却找不到合适的出口来拉动,我从我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个熟人那里了解到,住房制度改革可能会是中央政府的关键动作,就是要刺激房地产市场来拉动经济发展,这一点我比较有信心。”

  陆为民的话让花幼兰也是一怔,看向陆为民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欣赏,“为民,行啊,关系都通到国务院了,怪说不得这么笃定,这事儿我知道了,不过我很担心你们到时候融资成瘾,控制不住自己的胃口,这种政府背景下的融资平台其实也就是规避相关法律而设,但归根结底还是要由政府来兜底买单,是一种隐形债务,用之好则好,用得不好,恐怕就会带来隐患,你回去也好也要像权智书记和云松市长好好汇报研究一下,怎么来操作运作,这是关键。”

  听得花幼兰松口,陆为民心中也放心不少,照理说像市一级设立融资公司是不需要经过省里批准的,这玩意儿在昌江还算是一个新生事物,虽然省里边也有诸如省投资公司、省旅游公司等企业,但是这些企业无一都是住实业投资开发的,与这种融资平台公司完全是依靠政府信誉或者土地等来进行融资的截然不同。

  正因为是新生事物,而且其背后存在的风险也不是没有人看不到,现在自己声名大噪,很容易一番其他地市的效仿,而一旦风险出现,自己就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所以提前向省里报备,打个预防针,把丑话说在前面,也可以最大限度撇清。

  “花省长,您说得对,一样新生事物,其好坏,不在于其本身,而在于其能否运作得好,使用得好,我们市里边财力匮乏,但是要发展经济,我们基础设施落后,要吸引外资,就必须要改变自我,所以必须要通过各种渠道来获得发展资金,加快发展,我也知道这种融资平台是把双刃剑,用得好的确能对本地经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用得不好就是另外一个大窟窿,就像各地的合金会一样,关键在于如何来控制让它不至于走形失控。”

  陆为民的话让花幼兰深有感触,一个三十岁的干部能有创新之举不简单,但是更为重要的是却能看到一个创新之举背后蕴藏的风险,并提前预警,锐意改革创新固然值得嘉誉,但是老练深沉则更让人欣慰,陆为民能担任宋州常务副市长也是好钢用到了刀刃上,尚权智和童云松两人关系似乎有点儿渐行渐远的味道,但总还算能维持一个和平,有了陆为民这个不偏不倚的实力干将埋头苦干,宋州这个沉沦已久的老城市,也许会迎来一次转机。

  ************************************************************************************

  “摊子是不是铺得太大了?”童云松认真的看完了陆为民提交的方案,虽然先前已经听了一些陆为民的介绍,但是当这个方案出炉之后,童云松还是有些担心了,“按照当下中央的政策,地方政府不应当在介入实业的经营,更不能有投入,我们这样做会不会……”

  “童市长,宋州是一个城区人口超过百万的大城市,而且按照远期规划,我们市区人口要达到三百万,这也就是说按照最低标准来构想,我们的主城区规划也要扩大到三倍以上,科学的规划,可能会达到目前市区面积的五到八倍,而我们国内城市人口人均住房面积严重偏低,这也就意味着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住房的需求也会日益凸显,这也就要求我们作为一座城市的决策者,应当提前规划,而且要是前瞻性的规划,同时住宅商品化要是大势所趋,但住宅又是一种特殊商品,一些特殊人群可能会随着城市进程话加快,而逐渐沦为边缘人,他们买不起房,也没有享受福利分房的机会,但是我们却无权剥夺他们的居住权,所以在特定情况下,政府依然要承担起一定义务,这就要求我们市里既要有一个可以为我们城市建设提供资金平台的企业,同时这个企业也应当要具备执行市里边一些特定职能的能力。”

  陆为民的解释没有能让童云松放心,他沉吟了一下,又道:“为民,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这两家平台公司,如果要实现你所说的那些职能功能,只怕规模不会小,而且你要求那么高,它们能做到么?市里财政状况你比我更清楚,如果要让市财政最后来接摊子兜底,你我都难以交代啊。”

  童云松是个好人,但是性格上的谨慎软弱甚至可以说保守这一点却很明显,好在童云松也有一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从善如流,善于听从不同意见,只要能说服他,他也愿意接受。

  陆为民轻轻吸了一口气,考虑如何酝酿言辞来说服对方。

  目标四百票,兄弟们赐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