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六节 因缘,姻缘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六节 因缘,姻缘


  童云松从善如流,善于听取不同意见,并不代表他就可以被随便忽悠,陆为民也不愿意忽悠谁,他希望能够通过阐明道理来说服对方。

  “童市长,这两家公司不能以财政来兜底,但是又要完成市政府赋予的一系列任务,这是底线,可能会有人觉得这个任务难度有些高,很难完成,但我不这样认为。”陆为民略加思索之后才道:“土地是最大的财富,尤其是城市中的土地,新麓山集团一旦完成整合重组,将会有大量的厂区及其附属车间被空置出来,按照市里和新麓山集团签署的协议,这些土地将会收归市里所有,而这将是两家公司启动的原始资本。”

  童云松微微皱起眉头,“为民,我知道你的意图,你这是建立在城市化进程加快和房地产市场景气的前提下,否则这些土地难以真正产生实质性的效益,银行也不会接受。”

  “我的看法意见刚才已经阐述了,我认为本届中央政府会在启动国内住房制度改革,推进城市化进程,所以这两项要素符合。”如果童云松不相信这一点,陆为民也就无话可说了,但他认为童云松恐怕只是下意识的有些担心,而并非不相信自己的观点。

  轻轻叹了一口气,童云松低垂下眼睑,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好一阵后才点点头:“为民,有时候我觉得我们的步伐是不是迈得过于大了一点,但有时候又觉得时不我待,我们如果不加快速度,就会被已经占据先发优势的兄弟地市越来越远,觉得压力颇大,有时候我又担心我们会不会欲速则不达,觉得应该稳步快走,……”

  对于童云松的这份烦恼,陆为民也感同身受。

  现在宋州面临来自各界的压力很大,沦落的老工业城市,要想恢复昔日荣光,却又面临周边新兴城市的竞争挤压,自身失血过多,基础设施落后,财力薄弱,而招商引资也好,发展主导产业也好,又是一个比拼创业投资环境的综合体系竞争,无论是软环境还是硬件设施都需要投入来提升。

  落后一步,步步落后,这个原理大家都懂,你要赶上,就必须要动作更快,投入力度更大,但是由不能操之过急,可以说每一步都需要踩在鼓点上,一步也不能走错,否则会带来更大的问题。

  “市长,我们必须要步子更大一些,动作更快一些,但是却要更加慎重和仔细,需要用谨慎的心态来分析判断,确定我们发展路径的科学性,这听起来有些矛盾,需要掌握好其中的度,但我们别无选择。”

  陆为民的这番话很符合童云松的观点,他点点头,“这个方案初稿既然出来了,我觉得可以交给他们几位都看看,拿出一个比较正式的方案来再提交给市委常委会研究,集思广益,尽可能避免可能犯错误,另外在搭建这两个平台公司班子成员人选时,也要慎重,多和组织部那边沟通沟通。”

  虽然童云松语气里没有什么变化,但是陆为民还是从其中专门提到的人选问题上听出了一些端倪来,看来自己这一段时间的表现对某些人很有刺激,甚至连童云松都感觉到了。

  但他现在也顾不得许多了,得罪人也得要做下去。

  两个平台公司不仅仅是融资平台那么简单,宋州交通基础设施和城市公用事业设施因为这几年经济发展的拖累,财政投入严重不足,使得原本在八十年代算得上是翘楚,但十年后已经沦为了笑柄,如果再不抓紧时间进行改造修缮,那么在日后的竞争中就会越来越缺乏吸引力。

  当华达钢铁项目正式敲定之后,陆为民才意识到这一点。

  雷达和何铿在对宋州进行了考察之后,都对宋州港口码头、道路交通以及市政基础设施都提出了要求,认为宋州市应该在这方面尽快改善,否则这将很大程度影响到整个华达钢铁项目的建设,这也给宋州市委市府提了一个醒。

  齐镇东在完成了风云通讯对宋州通讯器材厂的收购之后,也对这一点提出了看法,认为遂安在一些基础设施上缺乏前瞻性的建设,比如宋州通讯器材厂既没有公交车通往遂安县城,变压器负荷太小,不利于企业扩大再生产,桐柏镇完全就是一个乡下镇甸,全靠通讯器材厂支撑,好在还有一条刚完成改造不久的昌宋一级公路。

  宋州市经开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十分之后,孙承利已经两次在市委常委会上提出了要加快经开区道路和市政管网建设,但是限于财政资金有限,孙承利也是头疼无比,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办法来打破僵局。

  要改善基础设施建设,就需要建设资金的投入,财政现在无能为力,那么就只能通过平台公司来完成。

  两个平台公司一个是以市政公用设施建设为目标,一个是以交通基础设施为目标,要基本上在空手套白狼的情况下来实现这两个目标,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就看这两个公司日后的当家人如何来操作了。

  苏燕青轻轻叹了一口气,目光凝视着窗外,宽阔明亮的落地玻璃里映出一张俏丽的娇靥,她下意识的想要去抹一抹眼角,看看自己是否已经有鱼尾纹了,无论是多么好的护肤品,多么好的保养手法,也难以抵御岁月的侵蚀,这一点苏燕青很清楚。

  母亲的态度越来越严厉强硬,非要让自己调回京里,素来不发表意见的父亲似乎也有些意动了,原因无他,想到这里,苏燕青秀眉蹙了起来。

  那个家伙现在和自己的联系也越来越少,苏燕青知道对方是有些躲着自己,春节那家伙也只是打了一个电话来,却不愿意和自己见面。

  自己是不是真该把这个男人给忘了?可惜做不到。

  忘了做不到,但是冷静的分析两人的关系,做出一个决断,才是必须的。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磨蚀工具,无论是什么样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推移,都能渐渐淡化,苏燕青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却相信。

  自己留在昌州不就是因为想要见到他,觉得在心理上距离他更近了么?有时候想想也觉得忒无意思,这样的男人真的就值得自己死心塌地的守候?

  一条一条的理由被拿出来分析辩驳,似乎都可以推翻,但是感情这个东西却不能简单的以这种方式来评判,想到这里苏燕青的嘴角也浮起一抹自嘲的苦笑。

  总以为自己能冷静的面对一切,但是在真正自己的私生活上,自己却还是拿不起放不下。

  “燕青姐!”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苏燕青转过头,看了一眼亭亭玉立的女孩子,笑了起来,“小檀,你一个人?我还以为你要把你哥带来呢。”

  “燕青姐,别那么刻薄行不行?我哥对你那么仰慕,就算是你看不上他,那也别太伤他心了行不?”一身藕荷色香奈儿春装的穆檀手上拿着一个小坤包,眉目间满是愉悦的神色,半高筒的皮靴加上肉色丝袜,把健美修长的双腿更显得笔直优雅。

  “我伤了你哥的心了吗?好像没有吧,我和你哥谈得挺拢的,真的,但是仅仅是谈得来,不涉及其他,你哥应该很清楚才对,这无所谓伤心不伤心,无缘之人难道都要伤心一场么?”苏燕青示意对方入座,“卡布奇诺还是摩卡?”

  “不,我要杯纯的吧。”穆檀嘴唇朱点,目光流淌,似乎是在上下打量着意态雍容娴雅的这个昔日邻居大姐姐。

  “哟,在日本没学会其他,倒是学会喝苦咖啡了?”苏燕青调侃了一句。

  “不是,总觉得奶味儿掩盖了咖啡的真实味道,但是有时候我也挺喜欢加奶的,我这个人没定性,一天一个变。”穆檀实话实说。

  “那倒是,我听说你才回国三年,跳槽都跳了几回了,就算是你要体味生活,好像也该多感受一下吧?一个单位半年时间就能让你腻味,还是觉得感悟够了?”苏燕青揶揄道。她有好几年没和这个昔日邻家小妹见面了,但是今年却见了两回了,她哥穆柯对自己死缠烂打,但还算有点儿风度,不至于让人讨厌。

  “哪有?我只是在寻找最适合我的位置罢了。”穆檀摇摇头。

  “嗯,没准哪天遇上你的白马王子,你就该定性了。”苏燕青调笑道。

  “我的白马王子?白马见了不少,却没看见背上有王子,你说这悲惨不悲惨?”穆檀耸耸肩,“燕青姐,你呢?你也不回京里,在这边也没有朋友,怎么想的?”

  第二更求月票,为小苏祝福求月票,希望她有个好结果,^_^。(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