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七节 撮合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七节 撮合


  苏燕青知道对方肯定会问及这个问题,大概是她的兄长示意她来探听自己的口风吧。

  像自己这样已经三十岁的女孩子却又一直没有对象,就算是现在社会对这方面已经很开明了,没有人过分在意这一点,但是像自己这样各方面条件都不差的女孩子不愿意谈婚论嫁找对象,而且面对条件不差的追求者也拒之门外,甚至连接触都不愿意接触,还是有些让人起疑了。

  “我怎么想的,连我自己都有些不明白。”苏燕青悠悠的道。

  这话是实话,她不知道自己如何来定位自己和陆为民之间的感情,似乎几个月没见,也没怎么样,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滋味完全没有,但你要说自己自己忘记了对方,放下了这一切,好像也不是,去和别的人交往,却完全没有这份兴趣,甚至当穆柯一副风度翩翩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自己总会下意识的想如果是陆为民身处那个位置,又该怎么样,这种感觉真的很玄妙,连苏燕青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

  “燕青姐,你是独身主义者?”穆檀好奇地问道。

  “不,我渴望有一个家庭,但是可能我对那一位的要求比较特殊,嗯,宁缺毋滥,或者宁可没有,也绝不随便将就凑合。”苏燕青想了一想才道。

  “你的意思是这么多年你就一直没有遇上一个合适的?还是高不成低不就?你在省政府工作,接触层面也不算低吧。就没有合适的?很要在昌江找不到,苏伯伯和白姨也完全可以在京里替你介绍一个啊。”穆檀不依不饶。

  “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何须别人来插手过问?”苏燕青不以为然的道:“就算是我爸我妈,他们也无权过问。”

  穆檀眼珠子一转。听出一点味道来,“这么说燕青姐还是遇上过中意的人?什么原因没有……”

  苏燕青瞥了一眼满脸好奇表情的穆檀,似笑非笑的道:“你对我的感情生活这么感兴趣是什么原因?究竟是你哥想要找你来了解一点什么呢?还是你自己需要通过别人的经历来解决你自己内心遇到的困扰?我怎么觉得你这话里边阴谋味道很重呢。”

  穆檀一窒,脸也微微一烫,不过她对这方面也不怵,迅即道:“你要这么说我也没法,我呢,对现在这些男人不太感兴趣,……”

  “对男人不感兴趣?”苏燕青讶然的睁大眼睛。

  看见苏燕青惊讶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穆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语很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赶紧举起手道:“燕青姐。你可别想歪了。我不是对男人没兴趣,呃,不对。怎么说呢?我是一个正常女性,但是我只是觉得现在我们周围的世界太过于浮躁,连带着我们身边的这些男人也一样变浮夸矫情了,对这样的男人,我看不上。”

  “小檀,你这是一棍子打死一船人啊。你说的没错,这个世界本身很浮躁,身处这个社会自然被耳濡目染,任何人多多少少也都会受到影响,变得虚浮功利起来。但程度却有不同,而且也还是有人能够在这个社会中把持住自己的心态,你的观点太绝对了。”

  苏燕青呷了一口咖啡,淡淡的道。

  “看来燕青姐是真的遇上过这种人咯,但我还真没碰见过。”在这一点上穆檀也不多言,“生活在我周围的男人,优秀的不少,但这种优秀过于世俗化,不外乎是奋发向上的,追求成功的,其真实的一面就是为了名利而苦心钻营,相当一个所谓的成功者,要不就是靠着父辈余荫浑浑噩噩混吃等死的,可能还有一种,愤世嫉俗的,看不惯周围一切的,嗯,这种人更多的是没有刚才我所说的那两种人后者中的条件,又不愿意像前一种人那样去苦苦拼搏挣扎,所以就只能以一颗看遍世态炎凉的心来寻找自我安慰了,燕青姐,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穆檀的话让苏燕青哑然失笑,不能不说这丫头的世界观还是有些偏激的,但也的确对这个社会的认知有一定深度了。

  “小檀,你的话一定程度上有些道理,不过太以偏概全了,芸芸众生,每个人对社会的认知程度未必一致,各有各的想法也很正常,我觉得么,只要是确立了自己的目标,是积极向上,做对社会有积极意义的事情,那么就算是基本合格吧,至于说能不能入各家眼,那就是讲缘分了。”

  说到这里,苏燕青似乎有些感慨,轻轻叹了一口气。

  “燕青姐,你好像很有感触?”穆檀看苏燕青的表情,试探性的问道。

  “人生一辈子,谁没有过一些经历?”苏燕青没有正面回答。

  “那燕青姐的意思是我哥和你曾经经历过的那个人相比不值一提?”穆檀不肯罢休,她想要了解一下苏燕青心仪的角色属于哪一类,“他是干啥的?”

  “你哥和我没那缘分。”苏燕青淡漠的道:“他是干啥的也不重要,也许在其他人眼中他很优秀,但在我眼中,他很复杂,复杂得连我也无法评判。”

  “正因为他复杂,才引起你的好奇心,所以……”穆檀自以为是的猜测道。

  “不,怎么说呢?我和他也许有一些共同点,也有很多共同语言,但是他却始终飘忽不定,难以给人一个让人信任安稳的结果。”

  苏燕青眼眸中多了一份迷茫,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自己和陆为民之间这种关系究竟算什么,若是陆为民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她不相信,但是她又觉得陆为民似乎是在躲避着什么,更像是怕承担某种责任。

  只是苏燕青印象中陆为民不是那种怕担责任的人,难道说自己就给了对方那么大压力么?她有些弄不明白。

  她很想剖心掏肝的问一问陆为民,你究竟在躲避什么,怕什么,但是作为女人的自尊又让她不愿意如此直白的来摊开这一切。

  穆檀目注对方,似乎要从苏燕青眼中挖掘出一些什么东西来,好一阵后才道:“燕青姐,我觉得其实没有必要纠结于过去的事情,天涯何处无芳草,该你的始终会来,不是你的,你想也想不来。”

  苏燕青被穆檀故作老气的话语逗得忍俊不禁,“死丫头,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开导我了?你好好把你自己的事情先解决好再说吧,我也先声明一句,我和你哥没戏,你也别再替你哥说和了,浪费各自的时间精力。”

  “嗯,燕青姐,我从来没打算替我哥说和,说实话,我也觉得我哥不适合你,我不是说我哥不优秀,他不符合你优秀的观念,但我有一个朋友,嗯,我觉得能符合你的胃口。”穆檀神神秘秘的道:“不说其他,这个人很求上进,而且可以说在工作或者说事业上奋发有为,绝对符合你的眼光。”

  “行了,小檀,我至于沦落到要靠你来介绍对象么?怎么,真的觉得你燕青姐找不到对象,嫁不出去了?”苏燕青没好气的道:“再说,我可就要生气了。”

  见苏燕青脸色真的有些不好看了,穆檀暗自叫苦,看样子苏燕青对这方面很抵触,要想促成二人见面还真有些难度,弄不好就适得其反了,看来还得另寻机会才行,最好是来一次偶然的“邂逅”。

  见穆檀不吭声了,苏艳琴这才脸色好转,“说说你自己的事情吧,真打算到处漂泊寻找感觉?”

  ************************************************************************************

  看见对方懒洋洋的切割着牛排的态度,穆檀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看样子还真是不把自己放在心上,就算是请吃饭都是这样漫不经心,就算是自己从未视二人在正式交往,但是至少对外,对家里来说,两人还是在很融洽的相处,这家伙似乎比自己跟希望早一点了结这一段交往。

  “我和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

  “能听不到么?你不哑,我不聋,相距不到一米远,这里不是真空。”陆为民摊摊手。

  “那你觉得怎么样?”穆檀气哼哼的道。

  “感谢你的周到安排,我觉得大可不必,如果真的到了某一天我们需要向你们家里有一个交待,我想我能够承担起这份责任,你无须担心会受到责难。”陆为民自顾自的品尝着牛排肋肉带来的细滑感。

  “哦呵?你的意思是你那时候打算告诉大家,是你抛弃了我?”穆檀咬牙切齿。

  “你现在的构思设计不就是向这个方向发展么?”陆为民耸耸肩,“这有什么不同?我看上了你的朋友,嗯,也属于很有背景的,对我有帮助的,两厢情愿,然后你也得解脱,这种方式在我看来可能会更恶劣,你把责任推到了两个人身上,一个是我,一个是你朋友。”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觉得也许你们俩是真的会碰撞出火花,因为我觉得你们好像真的有可能……”穆檀结结巴巴的道。

  “行了,请不要那么多异想天开好不好?没其他事情,我想我们这顿饭是不是差不多了?”陆为民擦拭了一下嘴角,“我还有事。”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