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节 脓点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节 脓点


  天空传来一阵闷闷的雷声,陆为民抬起头看了看有些发黑的天际,低沉厚重的云层看得人心里都有些压抑,他解开衬衣的纽扣,有些发粘身子和衬衣纠结在一起,让人很不舒服。

  进入六月气候就骤然炎热起来,而后炎热逐渐变成闷热湿热,宋州本来就是一个滨江滨湖城市,除了长江和蠡泽湖外,宋河以及多个大小不等湖泊、沼泽湿地都环绕在城市周边,太阳一大,水汽蒸腾,让整个城市都有点儿蒸笼的感觉。

  不过对于宋州人来说,这种湿热天气并不算什么新鲜事儿,年年如此,大家也都习惯了,但是今年有些不一样,上半年降水少,一直到六月上旬,雨水都不多,连蠡泽湖的水位都下降不少,长江宋州段水位也有所下降。

  不过这也没啥,每年气候都有些变化,枕着长江和蠡泽湖,宋州怎么也不会缺水倒是真的。

  从苏谯那边回来,陆为民心情就不怎么好。

  不是苏谯有什么问题,恰恰是苏谯那边没啥问题,才让陆为民有些担心。

  苏谯地处江北岸,地势本来就比江南高,而且陆为民实地勘察了江北堤岸,实事求是的说,虽然堤坝看上去有些破败不堪,但是陆为民问过了市县两级水利局,都说江北堤坝虽然时日久远了,是八十年代初修筑的,但是应该问题不大。

  这是市水利局的两位老工程师私下里和陆为民说的,这一点陆为民倒是比较放心。

  江北没有问题,但是江南就不好说了。

  江南堤坝建设论理说是应该没有问题,从92年开始连续三年的长江、宋河大堤建设,投入资金过亿元,经过了多级验收,但陆为民还是有些心里发憷。

  前世记忆中,宋州的江河大堤是出了大状况的,98洪水规模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而受灾最严重的就是长江和松花江,而长江也就是中下游,尤其是以鄂、昌两省为主。

  宋州境内的江岸堤坝陆为民也去看过,但是从外表是看不出什么的,他也问了市水利局的相关人士,都信誓旦旦的拍胸脯说绝对没问题,这让陆为民也有些吃不准,难道说是自己这只蝴蝶在丰州时。煽起的风暴就刮到了宋州,以至于宋州的防洪设施就变得固若金汤了?

  陆为民有些不相信。

  但不相信又能怎么着?自己总不能直截了当的说长江江堤有问题,宋河河堤有问题,市区内的几条河流堤坝都有问题吧?

  即便是自己说了,谁又会相信?没准儿就会有人来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在这里边鼓捣一点儿什么东西出来了。

  陆为民甚至查询了几年前长江江堤和宋河等几条主要河流河堤建设情况,涉及到七八家建筑公司。虽然有私人企业,但是大多数都是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从这些企业的资质上来看也看不出什么。

  五六年前的事情了,很多人记不太清,即便是记得清,也没有多少人愿意来在这里边来找茬儿。

  陆为民无意重新去掀起一场风暴,事实上他已经意识到了随着梅九龄和黄俊青影响力的锐减甚至消失,徐忠志、庞永兵以及刘敏知的落马,宋州的“梅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再去翻老账没有太大意义,拿句俗话来说,现在需要向前看。

  陆为民是希望能够找出一些理由来引起主要领导的重视,对江堤河堤质量的重视,避免犯下一些弥天大错,如果避免不了,那最起码也要做到最大程度的消减。

  “陆市长,快要下雨了,您看是不是先……”

  顾子铭站在陆为民身后看了看表。又看了看停在那边的公爵王。车上有伞,但是这场雨一旦下下来。只怕就不是一把伞能遮得住的。

  夏日里的雨来去都快,但是雨量却集中,站在这江堤边上,绝对会被淋成落汤鸡,即便是有伞也不顶事。

  “你打电话问一问崔阳夫到了哪里了?雨要下下来还得要一会儿,抓紧时间把这边的规划定下来,我不想再拖了。”陆为民有些不耐烦的道。

  顾子铭赶紧拿出电话给宋州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崔阳夫打电话,对方称已经到了,正在停车。

  告诉了陆为民之后,看见老板脸色稍缓,顾子铭才松了一口气。

  老板这一两个月心情似乎都不太好,而且经常往江岸边上跑,起初顾子铭以为是陆为民不放心这边一二纺厂的厂区拆迁问题,后来发现老板对这个并不太感兴趣,而是突然对防洪设施感兴趣起来了。

  毕市长开始还时不时和老板一起来,但后来也不怎么来了,甚至直截了当的告诉水利局那边,陆市长有什么要求,照办,这里边的情绪很明显了,但老板似乎置若罔闻。

  两三个人影终于爬上堤坝时,陆为民这才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陆市长。”当先那个方框眼镜的男子也是汗流浃背,“刚从针织二厂那边过来,下个星期可能要和那边谈判,我不放心,又到现场去看了看。”

  陆为民微微皱起眉头。

  针织二厂那块地还没有谈好,杨永贵的女婿一口咬定那块地当初是针织二厂抵消工程款给了他,而且已经签署了转让协议,市里边领导也签了字,程序已经走完,那是代表市政府签的字,盖了章,不能因为哪位领导出了问题,就否定市政府的决定,除非有证据证明这桩转让协议涉嫌违法。

  那个方白兵很有些眼光,选的这块地位置很好。

  针织二厂招待所那块地正好处于丁字路口的交汇处,地不算很大,只有四十亩左右,如果要按照当时的折抵的工程款来算,似乎也不算吃亏,但是针织二厂招待所所处的地理位置正好卡在了要害位置上,这一块地被占去,针织二厂后边打算要拆掉的几片厂房就像是被人从正中间挖去了一块,而且是正对主干道,如果说以后的道路要把这里打通,横贯针织二厂,那么这一处是必经之道,又涉及要拆迁的问题。

  杨永贵在装傻充愣,自己也装疯卖傻,这两个月陆为民一直刻意交好杨永贵,放了不少烟幕弹,杨永贵也暂时没有提要主动辞去市委副书记的声音了,这也让陆为民稍稍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块地始终是个麻烦,而且方白兵现在也觉得有些底气了一般,大概是觉得自己对他老丈人态度过于尊重的缘故,当然可能也与市政府把一二纺厂和针织二四厂的剩余土地交给宋州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有很大关系,没准儿是就觉得自己力主这些土地交给宋州城建发展有限公司就是想要把这个烫手山芋交出去,交给别人来处理。

  “阳夫,这事儿能不能再拖一拖?方白兵那边不是提供了协议复印件么?你们找专业律师看过了,认为通过诉讼渠道会有多大的问题?”陆为民沉吟了一下才又道。

  “拖一拖?陆市长,再拖下去恐怕方白兵就要起诉我们市政府了,律师看过,说虽然没有经委那边的签字画押,但是市政府的公章和徐忠志的签名已经可以覆盖,经委不过是市政府下边一个职能部门,如果说内部程序有问题,那也只是市政府内部的事情,对外市政府公章就具备了法律效力。”崔阳夫摇摇头,“按照律师说法,如果要打官司的话,我们败诉率恐怕是百分之八十以上,除非……”

  陆为民当然明白崔阳夫除非两个字背后的意思,摇摇头,敢于司法审判是陆为民最忌讳的问题,虽然明知道方白兵的这一纸协议肯定哪里有问题,否则方白兵不可能这样态度“温和”的拖上四年,就算他是杨永贵女婿,那也不可能对市政府有这么深的“感情”。

  “子铭,我们这边的协议原件还没有找到?”陆为民扭过头来问道。

  “还没有找到,经委那边经办人员说当时协议达成之后针织二厂交到了经委,经委就交给了市府办请市里研究,市府办这边说经委那边只是有一个口头意见向市里边汇报,党组并没有正式开会研究,主任也没有签字盖章,所以他们就退回给了经委,经委那边则说虽然当时没有开党组会形成书面记录,但是经委几个主要领导都碰过头,同意这个协议,所以直接向徐忠志汇报过,徐忠志叫拿到市政府办去,后来他就签了字,再拿回去让经委那边补签字盖章,在这一点上就有些分歧了,一边说是送回经委了,经委那边说是没有送回来,只是知道徐市长签了字,需要经委补签,但没有看到东西,具体人员,因为时间太久,谁也记不清楚了,但据经委和市府办见过文本的人说,内容基本上就是现在方白兵提供给我们的文本,格式也基本一致,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顾子铭解释得很清楚,显然也是在这个问题上把工作做得很细。

  “这么一说,也就是这块地还真的只有让给对方喽?”环抱双臂在胸前的陆为民淡淡的道。

  第二更求月票,今天月票太少了啊,兄弟们真的没有月票了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