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六节 小樱桃的劝谏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六节 小樱桃的劝谏


  几个人的探讨一直持续到了晚间。

  晚间这顿饭就显得比较清静了,安德健专门留了一桌给陆为民他们几个,虽然安德健没有全程相陪,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一桌,安怡和刘建中两口子也专门来敬了一番酒。

  安德健的女婿刘建中在省电力公司工作,和安怡是大学同学,都是学发电专业,属于技术宅那一类,不过刘建中明显要比安怡更为放得开一些,也挺能喝酒,过来挨着走了一圈,和陆为民还多喝了两杯,只说是代安怡敬的酒,主要目的是要为昌州市电力设计院关于新麓山集团的自备电厂项目设计工程说说话。

  安德健还有几个战友和在普明这边的同事,其中锦城市公安局副局长钟元庆,这也算是熟人,在阜头因为麻无忌的事儿,两个人也算是有些交道,钟元庆专门来这边敬了一圈酒,陆为民被迫接招,和这位钟局长喝了三杯,这三杯下去可把陆为民折腾的不轻。

  安德健的战友和同僚那边,也还有几个有头有脸的人,其中有一位是普明市的副市长,以为是普明市政府秘书长,还有一个是普渡区的区委书记,能参加安德健这个算是比较隐秘低调的嫁女宴,应该是入了安德健的眼的。

  陆为民和杨达金也去打了一圈酒,也算是礼尚往来,只是这一来一往,酒就像水一般往肚里倒,陆为民觉得虽然自己神志还算清醒,但是等到晚宴结束时,他身子都有些飘忽了,甚至在上车时都有些踉跄了。

  谢绝了安德健的挽留,陆为民几人连夜返回宋州了。

  *************************************************************************************************************************

  从昌州到宋州只有122公里路,算上两个市区内的道路。两个小时也轻松可到,即便是由萧樱这个新手开车,也不会超过两个半小时。

  陆为民和杨达金都喝得有点儿多了,杨达金没有回宋州。而是到遂安就下了车,提前给秘书打了电话,让秘书来接车,把杨达金给弄回去。萧樱这才从遂安返回宋州。

  萧樱一边驾车,一边还要看着后边的陆为民。

  陆为民的确喝得有点儿多了,萧樱在上车之前专门替陆为民拿了两瓶矿泉水搁着,不过她也知道陆为民的酒劲儿过去得应该比较快。只是今晚喝得太多了一些,让陆为民有些醉意了。

  陆为民有些晕晕乎乎,但是神志却还是清醒的。酒劲儿上来了。让人如在云中漫步,也让他的思维变得无限发散。

  萧樱从后视镜里看见陆为民并没有睡着,而是目光飘忽的注视着前方,这让她更为担心。

  “为民,没事儿吧?”这是二人的约定,在没有人的时候,以名字相称。

  “没事儿。喝了一点儿酒还真有些好处,那就是释放了压力,没啥心理负担了,平时不敢想的事情也在脑子里变得格外清晰透彻了,大概人们喝酒,也就是为了追寻这种感觉吧?”陆为民仰靠在二排座位上,一只手拉着扶手,一只手搁在后排座椅上,显得格外放松。

  “你有这种爱好?”萧樱瞥了一眼后视镜,淡淡的笑道。

  “这不是爱好,而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人生活在世界上,随时面临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如果不能学会巧妙的排解自己的压力,很容易患上精神疾病,实际上人们都有各种排解压力的方式,像感情、爱好、嗜好这些都是其中的方式,比如体育锻炼、登山旅游,又比如抽烟喝酒,又比如谈恋爱、朋友聚会,其实都是排解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压力方式,不是都说一醉解千愁么?还真有点儿道理。”

  陆为民的话语让萧樱也是略感吃惊,良久才道:“你现在压力很大?”

  “问这个干嘛?”陆为民也看了一眼萧樱,“人活在世界上,哪能没有压力?”

  “不是,我是说你现在的压力是不是特别大,我觉得你当这个常务副市长可比在双峰和阜头的时候更艰难了,在双峰的时候,我觉得曹刚和你虽然很多观点不一致,但是在大前提下,你们都还能凑合,在阜头,我觉得你最轻松,像县长副书记这些人都和你处得很好,在这边,我觉得……,呃,怎么说呢,你的同僚里边能够和你搭得起手的不多,能帮得上你忙的,就很少,这是什么原因,是你自己的原因,还是有别的其他原因?”萧樱没有回头,自顾自的道。

  陆为民默然,他没想到萧樱居然也能看得到这一点。

  她说的没错,就目前来说,无论是在市委常委里边还是市政府里边,能够真正帮陆为民分担压力的人还找不出两个来。

  郭跃斌虽然和他走得很近,但是他的资历颇浅,也是外来户,加之工作性质特殊,在真正的本份儿工作上帮不了多少忙,沈子烈现在夹在陈昌俊和自己之间,上边还有尚权智,所以也无法给自己太多支持,魏行侠看起来关系不错,但是他们现在结成了童魏孙三家联盟,从政治利益角度来说,只能就事论事,不可能给自己无条件支持,在某些问题上依然还有冲突,至于尚权智这一方,除了以他自身政治利益为轴心外,他不会考虑其他。

  而在市政府这边,无论是原来的叶崇荣、卢灿坤、毕华胜,还是新上来的陈庆福、叶久齐,他都觉得还没有真正能够让自己和他们走到一起,他也为此分析反思过自己,究竟是自己和他们理念观点截然不同没有半点共同语言,还是自己真的太过于特立独行,和他们无法融为一体?

  陆为民觉得可能两者都有点关系,要改善这种关系,一方面需要时间,一方面也需要自身努力,同时也还要一些契机。

  陆为民感觉市政府里边这几位副市长中,对自己似乎都有些略带畏惧的警惕,似乎都有点儿敬而远之的味道,陆为民估计这可能和自己在担任政法委书记期间徐忠志落马以及苏谯政坛变天有一定关系,给人形成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印象,事实上自己能有这么大的能耐么?显然不是。

  见陆为民醉眼朦胧,似乎在思考,似乎又有些醺醺然,萧樱不在开腔,专心开车。

  好一阵后,才从车背后传来声音:“萧樱,你比子铭看得还清楚啊,他这个成天在我身边的秘书还不如你这个一个月才和我见得到一次面的人清醒,好像还没有谁提醒过我这方面的事儿,我是真的一个人在孤军作战。”

  “我觉得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宋州原来市委市府领导班子的确比较差劲儿,下边对市委市府班子领导的评价也很差,我虽然来的时间之比你长一年,但是我经常在下边跑,加上我们文化局又是一个碎嘴子多小道消息盛行的地方,也能听到一些声音,尚书记来宋州之后,情况好了许多,原来反映最强烈的徐忠志和庞永兵也落马了,黄俊青走了,应该说对市委市府的反映还是好了很多,现在老百姓最关切的还是宋州经济要发展起来,其他都在其次。华达钢铁项目受人关注点很多,苏谯那边的反应非常强烈,大家都很期盼,苏谯那边的招工据说都影响到了沙洲和宋城以及叶河这边,毕竟也就是一江之隔,听说钢厂的福利待遇很高,所以很多人都想去,……”

  陆为民没有吭声,只是倾听着,他还真没想到平时不吭声不出气的萧樱居然会如此关心这些事情,而且了解得如此多。

  “你干得很出色,但是你一个人做这些事情,压力太大,而且你的同僚肯定也有些一些情绪想法,我觉得你可以适当的分摊一些工作给他们,我想他们肯定也是乐于来分享这些明摆着可以获得荣誉和好评的工作,他们都不傻,看得清楚形势,也知道干什么才能为他们自己资历和政绩添砖加瓦,……”

  陆为民嘴角浮起一抹笑意,虽然头还有些昏昏沉沉,但是神志他却很清醒,他倒不是为萧樱这番观点而高兴,他是为自己身边总还是有人能关心自己而感到高兴。

  “把他们拉进来,一方面你也可以轻松一些,分担了压力,同样他们能走到这一步,也不可能都是庸人,肯定也有他们的长处,大家一起做,我觉得那样效果肯定也会好得多,……,你好像不太相信他们,但是我觉得求同存异也是你原来在双峰惯用的办法,到了宋州你好像反而变得独断了,……”

  陆为民就这样静静的听着,以手抚额,心里却是辗转翻覆,而前方萧樱油黑的发丝伴随着汽车微微以及窗外传来的夜风,时而飞扬,时而垂落,陆为民心境间竟然泛起一抹久久无法消散的绮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