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八节 跨线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八节 跨线


  萧樱已经很久很有这样的感觉了,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落入了一座火山的纫中,全身上下似乎都要被岩浆融为一体了。

  陆为民的手温柔而有力,轻轻的抚摸着她柔软的小腹和已经解开束缚的*,从颈后传来的急促细密的呼吸,带来阵阵热气,让她下意识的想要把身体蜷缩起来,哪怕是嵌入对方的怀抱中。

  “为民,不行,我们不能……”萧樱最后的挣扎被陆为民果断而粗暴的湿吻彻底淹没,一只手抬起她的下颌,把她的头微微向后侧过来,然后火热而粗壮的灵舌撬开她的贝齿,在萧樱根本无法也无意阻挡下,陆为民轻而易举的控制了局面,一连串的深吻让萧樱很快就沉迷在这种从未有过的醺然醇醉中。

  两具身体很快就从背抱变成了相拥,咿咿唔唔的鼻息声比最好的春药更能让人燃烧,尤其是像这种成年人的*一旦爆发出来,就更是如火药遇上了火星,难以压抑,两具身体就这样紧紧拥抱挤压在一起,恨不能让对方彻底融入自己的身体,合为一体。

  萧樱只觉得自己时而清醒,想要挣扎摆脱,时而沉醉,想要迎合紧密,她不是那种轻易动情的人,和陆为民认识这么多年,虽然也曾经有过情动心动的时候,但是却总是能够冷静理智的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情感,扼断那份情苗,让自己保持清明,但是今天她发现自己似乎难以挣脱了。

  或许是陆为民表现出来的疲惫让她感到心疼,或者是陆为民肩负的巨大压力让她心生怜惜,她知道陆为民现在也很不容易,尤其是要在几方的碰撞挤压中走出一条路来,总而言之,今天,萧樱发现自己一直想要密封的心田被撬开了一道裂缝。而陆为民似乎一下子就钻了进来,而且是这样凶猛而狂野。

  陆为民狂野无比的轻怜蜜爱让在感情上已经久旷多年的萧樱终于的沦陷了,事实上她对陆为民的好感早已在几年中积淀发酵得无比醇厚,只不过她自己都未曾发觉而已,而当陆为民真的解开她的衬衣纽扣,取下她的文胸时,她又惊又羞的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抗拒,甚至还有些隐隐的喜悦,

  当陆为民亲吻上她胸前的那两点小樱桃时,那狠狠的一吮吸。几乎要让萧樱觉得自己灵魂都要被对方吸走了,两腿间的私密处,一股热流竟然抑制不住的溢了出来。

  “噢,不……”萧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带着哭腔的呻吟连她自己都觉得羞臊,她发现自己就像一个荡妇,根本无法控制自己身体,就这样扭动着身体,纠缠着对方那雄壮的体魄。无比渴望拥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而且是以最粗鲁的方式。

  陆为民敏锐的觉察到了对方身体的变化,他轻轻的托起萧樱的翘臀,解开对方腰际的锁扣。褪下包裙,两条修长圆润的大腿终于暴露在昏黄的台灯下,几乎变成全身*的*只剩下一条乳白色的纯棉三角内裤。

  萧樱并不喜好那些带蕾丝或者花哨的内衣内裤,对于她来说。舒适合体就好,而这种纯朴的乳白棉质内裤,看在陆为民眼中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动人。

  不能不说萧樱在身材上保持得很好。年过三十的她身段丝毫没有变形,毫无赘肉的腰腹显得那样平坦而苗条,那对圆润的翘乳虽然无法和那些大胸女人相比,但是却多了几分精致细腻,尤其是那因为极度刺激的粉红两点,真如两颗俏然生姿的小樱桃,袒露在洋溢着*的空气中。

  轻轻分开女人修长的双腿,陆为民正视着身下这个已经羞得只能紧密双眸的女人,沉重的呼吸声和潮红的面颊以及那急剧起伏的胸脯,无一不显示出这个女人处于一种特定的兴奋状态下。

  “我进来了。”陆为民伏下身体,无比温柔的道。

  萧樱睁开眼睛,看着对方那明亮的眼瞳,点点头。

  当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之后,萧樱有些羞惭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半点不适和排斥感,反而是那种前所未有的充实和安全感,从离婚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过性生活,事实上在离婚前一两年,她和那个男人就很少有性生活,或许是那个男人内心早就有一种自卑感,而让他无法承受,才会走到日后那一步。

  欢愉的声音在床第间飞舞,伴随着大床有些不太协调的咯吱声,两个已经忘却了一切的男女彻底沉沦在了情海欲河中,他们只想把握生命最美妙的这一刻,再也不想其他。

  *************************************************************************************************************************

  淡淡的晨曦穿透窗帘洒落在室内大床上时,萧樱早已经醒了。

  只是她只能一直装睡着,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超越了这个界限之后的他。

  她一直以为自己和陆为民也许能够一直保持这种相互有好感,但又不跨越那道红线的这种亲密关系,但是现在看来,这只是一种理论上的存在,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儿都不排斥和身畔这个男人*,甚至还很享受,即便是跨越了这道界限,可能会面对一些不适应,但是她还是一点儿都不后悔。

  薄薄的毛巾被遮掩在两个人身上,萧樱早已经把内裤穿上了,虽然裆部有些湿润,穿着有点儿难受,但是也只能忍着,她不习惯于裸睡,只是上身却没办法,只能去穿了陆为民的一件白色大体恤作为睡衣。

  这一觉睡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却很香甜,萧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沉睡过了,难道说身畔有个男人相伴,这觉都要睡得更安稳?或许真是如此。

  只是她很清楚她不可能成为这幢小楼的女主人,而昨晚不过是美好的错误。

  “早醒了?”

  “嗯。”萧樱想要按住在自己胸前肆虐的那双魔掌,但是未能如愿,只能由他去。

  “想什么?”

  “想怎么面对。”萧樱幽幽的道:“以后我该怎么面对你,面对你以后的妻子。”

  “你想太多了,发乎情止乎礼那是圣人,我们是凡人,享受自己的生活没有错,我们没有违法,甚至也没有违背道德。”陆为民顿了一顿道。

  “可是我们为什么非要跨越这一步呢?原来那样不是很好么?”萧樱捂着脸,有些说不出心烦意乱。

  “好与不好,现在你就能断言?昨晚我们不是很好么?”陆为民沉吟了一下,“何必要压抑自己的情感呢?”

  萧樱放下手,看着陆为民,叹了一口气道:“你真的觉得我们这样很好?”

  “真的很好,我确定,我很高兴,也很享受。”陆为民知道萧樱内心在纠结什么,这个善良的女人是在担心她和自己的这种关系,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为民,能不能就这一次?以后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萧樱有些期盼的道。

  “不,我不能保证。”陆为民调皮的一笑,“萧樱,别想那么多,一切顺其自然吧。”

  萧樱又叹了一口气,但是内心似乎却放下了一些,她不知道如果对方真的答应自己的要求,她会不会真的高兴。

  也许他真的太累了压力太大了,需要一些排解,如果自己真的能够让他感到放松和欢愉,她并不介意自身,自己不过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而已,用得着那么在乎自己么?

  见萧樱仍然有些纠结,陆为民攀住萧樱的光滑的裸肩,让两人身体紧紧相贴,“真的,你别想太多,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没有必要让自己过得那么苦那么憋屈,无愧于本心就行了。”

  萧樱默默地点点头,良久才道:“你也要注意自己身体,别太累,我看你这段时间太操心,而且也好像精力有些不济,……”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说我昨晚的表现么?”陆为民诡笑道。

  萧樱羞红了脸,娇媚的瞪了对方一眼,又狠狠的掐了一把陆为民腰际的软肉,疼得陆为民呲牙咧嘴,这才道:“少贫嘴,我说正事儿,对了,何局也说下一周要来向你汇报工作,……”

  “何靖找我汇报工作?他该找老曹或者老陈才对啊?要钱?”陆为民很敏感。

  “你怎么这么说话,你是常务副市长,他就不能找你汇报工作?好歹人家也是你的老部下,平时说起你,何局都是赞不绝口,直说和你在一起共事半年,受益良多。”萧樱浅笑嫣然,媚态惊人,风雨之后那份滋润带来的变化让人心荡神驰,难怪女人都离不得男人。

  “究竟什么事儿?”陆为民忍不住又捏了捏毛巾被下那对诱人的翘乳。

  “嗯,局里建房的事情。”萧樱瞅了一眼陆为民,小心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