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三十一节 经济实力与政治地位之间的辩证关系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三十一节 经济实力与政治地位之间的辩证关系


  桌上的电话响起,岳唯斌拿起电话一看,微微蹙了蹙眉,陈昌俊很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一点,轻轻笑了笑,“唯斌,有事儿?”

  “没事儿,陆市长的电话。”岳唯斌笑了笑,“陆市长这段时间工作重心有所转移啊,防汛抢险怎么这么重视了?比毕市长过问这方面的时候都还要多,而且多多了。”

  “呵呵,可能他危机意识比较强吧,这是好事儿,免得大家懈怠了啊。”陈昌俊出了一张牌,“二条!人家老毕也乐得清闲,有人代劳还不好?”

  “碰!”坐在陈昌俊对面的一个t恤男子接上话,“至于么?咱们宋州哪年不遇上一两次洪峰,有八里湖、九宫湖,更有蠡泽湖和青鹭池,都是和长江水相通,能有多大问题?陆市长也未免有点儿杞人忧天了。”

  “嘿嘿,这不是杞人忧天,这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嘛,陆市长觉悟多高,那是老彭你这种人能领略得到的?”坐在陈昌俊下手的男子皮笑肉不笑的搭上话,“要不人家陆市长三十岁就当常务副市长?这就是境界,这就是差距,明白么?”

  酸不溜秋的话让在座几人都笑了起来,只不过陈昌俊只是微微翘嘴角,而对面的岳唯斌笑得很含蓄,而他下手的那个t恤男则是哈哈大笑。

  桌上的电话仍然在不依不饶的响着,岳唯斌抱歉的看了一眼陈昌俊,“昌俊部长,我还是接一下。看样子陆市长不把这个电话打到,他是不会罢休的。”

  “你赶紧接,没准儿人家陆市长还真是有重要事情找你呢。”陈昌俊大方的放下牌,摆摆手。

  “陆市长您好,刚才发现电话在想,真是不好意思,呵呵,领导您有什么安排。尽管指示,保证完成任务!”岳唯斌话说得非常好听,满脸的笑容,压根儿听不出什么。

  “哦,陆市长放心,按照市委市府的安排部署,我是第一责任人。防汛抢险,当仁不让,义不容辞,没有问题,我们辖区的堤坝我都已经安排布置下去了,嗯,大会上我们就分了工。卢区长负责长江段和沙河段,我负责八里湖和九宫湖,我们都有分工,哦,你说八里湖和九宫湖,没有问题啊,我前天才去检查过,嗯,带水利部门的人一起去检查过,绝对没有问题。物资啊,都准备齐当了,对,我亲自验收过,都备齐了,您放心,多劳您费心了,您尽管放心。绝对不会给市里边添乱,好,好,明后天我在抽时间去看一看。好,再见。”

  看见岳唯斌挂了电话,陈昌俊下手那个年龄有点儿大的分头中年男子终于忍不住了,“岳书记,这陆市长是不是真有点儿走火入魔了,他这是第几次给你打电话了?第五次还是第六次?这都成了两三天一个电话,你是区委书记,究竟还干不干其他工作了,照他的说法,干脆就守在湖堤上别干其他事儿行了!”

  “嗨,老姚,话不能这么说,陆市长也是关心我们沙洲的工作嘛。”岳唯斌皱了皱眉,“这是好事儿,督促我们把工作做得更实更细,陆市长在其他工作上可没有这么唠叨过。”

  “他是没有这么唠叨过,那是他从来就不管咱们沙洲的经济这一块,只顾着往苏谯和遂安拉项目了,咱们沙洲可是半点没靠过他,没沾过他一点儿光。”姚姓中年男子有些不满的道:“这厚此薄彼也太做得太明显了一些吧,我听说连经开区那边也是对他意见很大,陈部长,孙书记和他好像也是红过脸吧?”

  陈昌俊脸色微阴,这个姚应海,真他妈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狗肉。

  有外人在,能说这些事儿?孔礼泰虽然是熟人,但是毕竟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深层次的话抖落出来,就不合适了。

  他当然也知道姚应海对陆为民是怨气满腹,卢楠出任的沙洲区区长,姚应海一直认为那本来该是自己的机会。

  周巍离任,岳唯斌升任,沙洲两个副书记,韩文龙年龄偏大,明显不符合提拔条件,自己虽然年龄也不小,但是姚应海认为自己在沙洲工作多年,也算是小有成绩,韩文龙不合适,那么自己就是最好的人选,没想到卢楠横空出世从宋城到沙洲,打破了他的幻想,而卢楠到沙洲就是陆为民的力荐,这让姚应海内心极为郁闷,对陆为民自然也是一百个不爽。

  “应海,这些话别以讹传讹,为民和承利也是工作中的分歧,很正常,老孙想要把有些项目放在经开区,为民要考虑平衡,有分歧甚至争执,这都是避免不了的事情,谁在工作中没个分歧?”陈昌俊想要制止姚应海的继续大嘴巴妄言。

  “嘿嘿,陈书记,老孔也不是外人,陆为民那是个小心眼儿,眼睛只盯着自己一亩三分地,很有点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味道,咱们下边不是不知道。”姚应海仗着和岳唯斌关系密切,和陈昌俊也还算熟络,所以说话也就不太顾忌。

  打过好几次牌了,钱都输了好几万,陈昌俊也没有给自己一个准信儿,这让他也有些着急,他倒不是心疼那几个钱,而是自己年龄摆在这里了,若是不抓住机会,再拖下去,自己就真的要变成韩文龙那样,栽倒在年龄这道坎儿上了。

  “应海,怎么说话呢?”陈昌俊脸阴了下来。

  “嗨,陈部长,这不明摆着的么?卢楠和他关系好,又给他推荐了一个让他满意的秘书,这就从宋城到咱们沙洲来当区长了;雷志虎是他党校同学,就当苏谯县委书记了,令狐道明听说和他那个丰州那边旮旯里来的那个妙人儿关系不一般,没准儿就是吹了枕头风,也就能到苏谯去当县长了,这也太偏心眼儿了吧?这也不说了,华达钢铁项目是他拉来的,但他凭什么拉这么大一个项目来,还不是因为他挂着这个常务副市长的名头,他不是宋州市的常务副市长,人家会鸟他?他是宋州市的常务副市长,那就得要为整个宋州市考虑,就不能只为他那一党人的地盘考虑,这么大一个项目,连带附属十几个甚至几十个附属关联项目都落到了苏谯,一年可能就是几十亿上百亿的产值,都落户苏谯,凭什么?尚书记和童市长也就任他为所欲为?我们沙洲、宋城还有经开区,难道条件就不如苏谯?吃不了肉,汤总该给我们喝两口吧?这也忒不厚道了!”

  应该说姚应海这些话还是代表了宋州市里一些人的观点。

  华达钢铁项目及其附属关联项目相当庞大,涉及到的投资也是超过十亿以上,加上关联附属项目,估计至少也在十五亿以上,这对于已经干渴多年的宋州下边各区县来说都是一个垂涎三尺的猎物,哪怕就是能分到其中那么一两个附属关联项目,那起码也是几千万的投资,建成之后拉动的gdp也是上亿,这种诱惑谁能拒绝。

  但是苏谯方面把各方面工作做得太过于完美,以至于接踵而至的关联项目基本上都落户到了苏谯,就连经开区都未能从中分到一勺羹,更不用说根本没有做好准备同时也并不是和发展与钢铁相关联产业的宋城、沙洲等地,但这几个区县的部分干部们都还是对这件事情颇有怨言,认为陆为民应该代表市政府对此予以行政干预,将一些项目分配到诸如沙洲、宋城和经开区以及叶河等县区。

  在这一点上,陈昌俊倒是没有太多发言权,虽然他也觉得市里边把华达钢铁项目以及附属关联项目都放在苏谯不太合适,这分明让苏谯的分量一下子就压倒了其他县市区,傻子都知道,华达钢铁项目及其附属关联项目这林林总总可能超过十五亿的项目一落户,带来的建筑业产值飙升不说,一旦建成投产,拉动的产值至少是五十亿以上,如果按照目前钢材价格上涨趋势,以及钢材深加工项目的拉动,整个产业带来的产值超过上百亿都有可能,也就是说一两年年后苏谯一个县的地区生产总值产可能就会相当于现在的宋州整个市的gdp!

  这意味着什么?经济实力的膨胀从来都是地方党政一把手政治地位提升奠基石,没准儿那个时候雷志虎就可能会是市委常委了,甚至连副市长都看不上了,而雷志虎与其兄雷志龙都和陆为民关系密切,这无疑让陈昌俊心里也有些发梗。

  “陈部长,老姚说的话可能有些偏激,但是市里边也的确应该考虑一下这方面的问题,我和陆市长提起过这个问题,他却以钢铁产业发展的总体性和节约运输成本做托词,说这是那些企业自主选择,这话也太有些敷衍人了,没有市里的政策支持,这些项目会都一窝蜂往苏谯跑?”岳唯斌对这事儿也有点儿意见,只是他不像姚应海分管经济工作那样情绪直接,何况自己好歹是区委书记,华达钢铁毕竟是陆为民引进来的,公然指责也说不过去。

  第二更求月票,目标150票,兄弟们月票很不给力啊,老瑞是强忍不适码字了,就差点蹲马步码字了,求月票治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