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三十二节 有些方面,不得不服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三十二节 有些方面,不得不服


  陈昌俊没有对这一话题作出回应,对于经济工作上的政策,他没有太多的发言权。

  陆为民在华达钢铁项目上拥有很强的主导性,这个项目是他一手引来,对于市里边来说,这些附属关联项目放在哪里都影响不大,只要是在宋州市范围内就行,放在苏谯的确也有很多优势,这一点陈昌俊也能看得见,当然,岳唯斌的说法从沙洲这个角度上来说,也有一定道理,只是出于各自角度不同罢了。

  “唯斌,沙洲的基础条件和区位优势很明显,不一定非要去凑热闹,完全可以根据自身条件来制定合适的发展战略,……”陈昌俊摇摇头。

  “陈部长,沙洲在宋州条件还算不错,但是和沙洲竞争不仅仅是市里边的区县,现在省内各地市都在加强招商引资的竞争,沙洲要面对其他地市,所以也是煞费苦心,现在要吸引一个像样的项目很不容易,……”

  岳唯斌叹了一口气,只有坐在这个位置上才知道所处的竞争压力有多大,积弱甚久的宋州面对其他地市的竞争拿得出手的东西并不多,尤其是多年一来养成的僵化死板的作风,更是很不适应当下的竞争态势,岳唯斌也力图想要扭转这种局面,但是这是一个长期过程,没有那么容易迅速改善。

  尤其是现在市里各区县的竞争也相当激烈,叶河、麓溪这市区周邻几个县区在换了主要领导之后,在招商引资和产业培育上都显得有些咄咄逼人,尤其是麓溪区似乎更有一点儿找到感觉的架势。提出来的要把麓溪打造成为宋州商贸流通中心和服饰之都的口号,也让沙洲和宋城这两个主城区的区委书记都感受到了巨大压力,而这个构想据说也是得到了陆为民的高度评价和赞许,更让岳唯斌和艾文崖都是如坐针毡。

  谈到工作,气氛似乎有些沉闷。

  陆为民在经济工作上的强势作风以及拿出手的东西即便是陈昌俊和岳唯斌、姚应海都只能服从。大不了在背后腹诽一番,他们不得不承认无论他们怎么看不惯陆为民,不喜欢陆为民,但也得承认,宋州的招商椅子是在陆为民来了之后才开始打开局面的,产业导向定型和选择路径,也是陆为民出任常务副市长之后才开始有了起色的。

  宋州的招商引资的确缺乏底蕴,不论是从招商引资历史还是经验来说,以前宋州人总认为宋州市仅次于昌州的老二,而且还有着昌州所不具备的丰富水资源和水运资源优势。依托包括蠡泽湖和青鹭池等湖泊的丰富水资源和长江黄金水道的天赐资源,还有厚实的工业基础以及教育科研资源基础,觉得在招商引资上是完全可以力压群雄高人一筹的,结果就是这么多年来,年年都觉得自己该是最适合的。结果年年招商引资的成绩都是出于全省末流。甚至连昌西州和丰州这样的农业地区都比不过,这让宋州干部也是无比尴尬。

  曾经一度为争夺昌b这个机动车牌照号位而义愤填膺的宋州人越来越尴尬的发现,怎么自己所在的城市和其他地市的差距是越来越大,甚至比起那些原来根本就没打上眼的地市似乎都一个个在超越自己,而且把自己越甩越远,每一次到其他地市去学习考察归来,都会悲哀的发现最为直观的表现就是其他地市的城市建设日新月异,而宋州城区却总是这样老旧、散乱、无序,感觉不到那一份其他地市所拥有的蓬勃生机,这是让他们最为憋屈的。

  老的传统工业每况愈下。而新产业却又看不到落足点,这种尴尬的情形似乎一直持续到了今年陡然一变。

  完成整合的新麓山集团一下子焕发出了活力,即便是全国经济形势不佳的情形下依然逆势增长,产值和利润都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预计今年新麓山集团的产值和利税比起去年尚未完成兼并重组的麓山集团、一、二纺厂和针织二、四厂合起来还要增长百分之七十以上。

  这听起来有些骇人,但是仔细想一想也在情理之中,一、二纺厂和针织二、四厂去年基本上都处于停产状态,总共生产之间不超过两个月,至于说利税更是提都不用提,都处于越生产越亏的状态来,何谈利税?所以在实现兼并重组后,新的生产线一经建成边迅速投入了正常生产,实现了开门红。

  据说新麓山集团的自备电厂已经完成了招投标,即将开建,一旦建成投产,估计至少可以让整个新麓山集团的生产能力增长百分之二十,而成本进一步下降百分之十以上,产值和利税更会获得进一步提升,而且富裕的电力还将会为新麓山集团实现产业提升提供更宽裕的空间,这也将成为新麓山集团今后几年增长的发动机。

  丢开这个从本土成长起来的新麓山集团不提,如果说一定要吹毛求疵,还可以说这是宋州自身的企业,陆为民只不过赶上了时机,推动促进了新麓山集团和市里边这几大不景气的国营纺织企业的重组罢了,那么华达钢铁项目和风云通讯项目这两块该用什么来形容呢?

  运气?机遇?好像都有点儿牵强。

  风云通讯勉强可以说是赶上了运气和机遇,但是华达钢铁项目却是陆为民一手引来,当然这里边还蕴藏着一些风险,只是这种风险和带来的政治经济利益来说,不成比例,无论是谁处于那个角色,遇上这样的机会都只有选择毫不犹豫的引入,这也是为什么尚权智和童云松两人都在这个问题给予了前所未有的也是毫无保留的决断权,一切由陆为民临场决断。

  其他区县没有能够从苏谯手中捞到一丁点儿好处,整个投资可能达十多亿,十多二十个关联项目都被苏谯吞噬,宋城、沙洲、叶河、泽口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儿想法,找上一二把手要说法也很正常,但是都被尚童二人以一切关于华达钢铁项目的事务交由陆为民来处置而推掉了。

  陈昌俊也觉得似乎谈到陆为民,气氛一下子就有些沉闷尴尬起来,好像陆为民一下子就成了大家心中绕不过去的坎儿,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这也就意味着陆为民的影响力在宋州越来越大,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和接受的。

  “唯斌,是不是太悲观了一些,沙洲区的条件还是摆在那里的,地处市中心,基础也有,只要找准自己的特点,选准切入点,我觉得沙洲的前景还是很乐观的啊。”陈昌俊微微笑道。

  “陈部长说的是,只是现在竞争太激烈了,沙洲周围有宋城、麓溪环绕,北边还有苏谯,华达钢铁项目一落户苏谯,苏谯吸引力大增,而麓溪选的定位我觉得还是很有一些针对性的,黄文旭这家伙很会扬长避短,这一点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很有眼力劲儿。”岳唯斌摇摇头,“宋城和咱们条件相若,可以说算是贴身肉搏,我们有的,他们也有,他们能拿出来的,我们也能拿出来,如何错位发展,选择好适合我们自身的产业培育,在招商引资上避免恶性竞争,我想老艾和我一样都是有心无力啊。”

  是啊,这要面对一个项目,在双方条件都相差无几的情况下,你想要避免恶性竞争,那投资者也得要把你们给挑起相斗,这也是一种博弈,想到这里就有些败胃口,也不知道陆为民这个家伙怎么就对这些招商引资项目一钉一个准儿,愣是没有一个逃出他的手掌心。

  气氛一旦被破坏,似乎就连打牌的兴致都被败了不少,草草的再打了几圈麻将牌,大家就各自收手了事儿。

  *************************************************************************************************************************

  陆为民自然不知道他就打这么一个电话,也能引来这么多人的腹诽感慨,他现在还真没有太多心思去考虑什么招商引资,他的心思全都放在了如何渡过这一个多月可能带来的大劫了。

  记忆中,宋州是遭受了两次洪水的洗劫,第一次是某处湖堤绝地,结果导致市区洪水涌入,虽然没有造成太大人员伤亡,但是却给市区造成损失不小,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接下来一直处于下雨和高温交替的情况下,使得整个市区的一直浸泡在水中,也连带着江堤河堤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全市干部群众也处于相当疲倦的状态下,也使得大家对第二轮洪峰来袭时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西段的湖堤和江堤上,忽略了中段和东段的江堤。

  正是上述诸多因素的叠加影响,才导致了第二轮洪峰冲垮了中段和东段的江堤,使得宋州遭遇了前所未有惨痛损失。

  仍然阵痛中,坐椅子都难受,坚持码字,求点儿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