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三十四节 泡泉,管涌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三十四节 泡泉,管涌


  “行了,少在那里胡说八道,灌了几杯马尿,你就不知道姓啥了,……”他那个朋友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几年前的事情你在那里胡咧咧啥呢?这和你有多大关系?……”

  “没关系?怎么没关系?你知道个屁,那湖堤,哼哼,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说话者打了个酒嗝,脸上红潮蔓延,憨态可掬,“我告诉你,老唐,要没事儿就没事儿,要有事儿,那就是大事儿,今年这气候不正常,湖里的水涨这么高,而且这么多天都不退,嘿嘿,悠着点儿吧,信不信由你。”

  有些条理不清的话听在周围人耳朵里,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唐老板也对这个算是比较熟的家伙的话没有理睬,这家伙经常喝得烂醉,不过以前倒是没说过这些话,只是这些话没头没尾的,也听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行了行了,知道了,大家都知道了,你劳苦功高,湖堤是你修的,全靠你修了湖堤,我们才能安安稳稳的在这里喝酒吃饭,要不我们都被冲到长江里去了,行吧?”醉态男子的朋友一边调侃着对方,一边接上话,“来,继续喝,……”

  话题被岔开,那个醉态男子也就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了,话题转到另一边,吆五喝六的热闹起来。

  陆为民一边等着上菜,一边细细的琢磨着刚才那个家伙话里流露出来的意思。

  虽然话语显得杂乱无章,但是陆为民还是听出了对方话语里的一些意思,湖堤有问题。

  现在建筑工程中有问题的不少。就像广电大厦,邱崇文已经被公安机关正式逮捕,其涉及到偷税漏税、行贿受贿等多项罪名,而在广电大厦的建设工程中,大量使用伪劣材料。以次充好,牟取暴利,徐忠志和贝海薇都是其中的合谋者,只不过徐忠志倒下了,而贝海薇却溜掉了,公安机关已经发出了通缉令,但是根据线索反映,贝海薇已经逃离出国了。

  广电大厦有问题是预料中的事儿,而且也是摆在明面上的事情,建设部门和监理部门都这栋大厦进行了重新处理。力求在对现有结构不动太大改变的情况下,让这栋大楼能继续建设下去。

  广电大厦可以这样,但是湖堤呢?刚才那个家伙话里流露出来的意思,让陆为民心里有些发紧,他有些担心。弄不好前世中宋州的洪水袭击就是在这些具体个案问题上出了大状况的。

  根据他了解到的情况。从89年到92年,宋州临江临河临湖的所有堤坝都经历了大规模的整修,这也算是宋州在经济彻底沦落下去之前的一轮防洪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在此之后,宋州再没有多少在这方面的建设投入,可以说目前宋州的防洪设施基本上是依靠那几年的建设。

  但是今天无意间从这个家伙嘴里听到的东西映证了他的一些担心,他的这些担心也并非空穴来风,有不少水利系统的干部也曾经和陆为民提前过说宋州建筑市场上的黑暗混乱,其中也包括水利系统的基础设施建设,他就有些担心在防洪堤坝上会不会也有类似情况。但是只今天之前他也只是怀疑担心,毕竟这是防洪设施,和其他一般的道路或者办公大楼这些都还有些区别,谁都知道这玩意上边是来不得半点猫腻的,一旦出事,那就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但现实往往总是和个人愿景最好的一面背道而驰,虽然不能确定刚才自己听到的就是真实的,但是陆为民心里已经有了相当大的把握,那多半就是真的,而且情况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

  这顿饭吃得似乎都有些没滋没味了,陆为民的兴致全都被邻桌这个家伙的话给打消了,他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倒如何来应对这份危机了。

  看到那几个家伙起身结账离开,陆为民也示意史德生去结账,自己则悄悄跟随着那伙人出去。

  那个酒意熏熏的男子大概是自己开车来的,同伴们看见他醉得那样,坚决没有同意他开车,而是让另外一个人开车送那个家伙回去。

  陆为民悄悄地跟随着他们背后,一直看到那一帮家伙上了一辆悬挂着琼字牌照的马自达,那是走私件进海南组装的马自达,这种车在宋州数量不少,基本上都是走私散件组装,在海南那边能上牌照,但是要转到内地来,难度就很大,所以一般人也懒得换牌照。

  记下那辆马自达的车牌后,陆为民才算是念念不舍的放下。

  *************************************************************************************************************************

  回到常委楼时,雨已经又开始下了起来,陆为民心里越发不安。

  这一段时间的雨下得相当频繁不说,而且雨势不小,一下就是几个小时,好不容易晴两天,又开始下雨,上游也下,中游也下,无论是长江,还是宋河、沙河以及蠡泽湖和青鹭池、九宫湖、八里湖的水位都是缓慢上涨,基本上没有降下来的时候,这给堤坝带来巨大的压力,陆为民最为担心的就是这些堤坝在长期的高水位压迫和浸泡下出状况。

  把自己今天听到的一些情况和郭跃斌交换了一下,郭跃斌在电话里也表示这方面的反映原来是有过,但是这都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原来的反映也是有头无尾,事出有因查无实据这话似乎就是最好的注解,而市纪委目前的精力也主要是差近几年来线索较为明晰的案件,对七八年前那些线索不明的反映暂时只能搁着。

  陆为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而且当前最要紧的也不是查这些事情,而是要如何保证宋州安全度过眼前的难关。

  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真要出事儿,他觉得自己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又给沈君怀打了一个电话,了解了一下武警和消防巡逻备勤情况。交待沈君怀安排必要力量再到九宫湖和八里湖那一线巡查一下,督促区里的防汛抢险力量准备起来,沈君怀很爽快的答应了,表示今晚他带班,干脆他自己带队到那一线去巡逻,这也让陆为民放心不少。

  陆为民有一个预感,怕是要出事儿,而且就要在这两天,甚至可能出事儿的地方就会在那些大家认为不会出事儿的地方。

  躺在床上睡了两个小时,迷迷糊糊的。沉闷的雷声一直在天际滚动,陆为民翻身起来,灌了一大杯凉水,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心里还是觉得不踏实。又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一点过了。

  给沈君怀打了个电话,沈君怀说正在沿着八里湖和九宫湖一线巡查,陆为民问了问情况,沈君怀没有在电话里多说,只说沙洲区的准备情况不尽人意,而且值班备守人员也有些懈怠,不少人根本没有到位。

  陆为民叹了一口气,告诉沈君怀,自己马上过来,便起身出门。

  陆为民赶到九宫湖沿湖湖堤时。沈君怀也带着市公安局值班备勤组的工作人员正在沿线检查,两辆墨绿色带蓬东风卡车跟随着沈君怀的小车,车上是几十名带着各种器械设备的武警和消防警察。

  “怎么样,君怀?”陆为民跳下车,沈君怀也下了车。

  “沙洲这边的值班备勤情况有些松懈,我已经给沙洲分局打了电话,要他们分局的值班备勤力量提高到最高警戒水平,把全分局机关民警编成了三个值班组,这段时间都不回家,吃住都在分局,一个组巡逻,另两个组有事情也能随时拉出来,市局也是按照这个情形进行编组,一个组值班巡逻,一个组在市局备勤,一个组在市局休息,要回家必须请假,确保随时能有两个组能拉出来。”

  沈君怀也知道陆为民对这一次汛期抢险十分重视,甚至到了一种偏执的程度,也引起了市里边一些人的腹诽,不过他倒没有太在意,公安机关本来就是要承担防汛抢险的职责,不管区里边怎么懈怠,他是不敢放松的。

  雨下得似乎小了一些,但是街面上不少地方已经有了积水,陆为民和沈君怀上了堤坝,看着黑压压的湖面,噼噼啪啪的雨点打在湖面上,陆为民一阵揪心。

  “这边看上去还行,八里湖那边我觉得压力有点儿大,虽然还没有到历史最高水位,但是这种高水位持续了这么久,我还真有点儿担心湖堤别出什么毛病。”沈君怀把雨衣拉了拉,雨势不小,他额际的头发已经被打湿,贴在额头上,脚下的雨靴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堤上走着。

  “走下去,到八里湖那边去看看,我给岳唯斌打个电话,让他们政府干部的值班组给我上堤,别都只知道躲在屋里和帐篷里,这堤上空无一人,一个小时出来一趟,一旦有事儿,那也许就是几分钟十几分钟的事儿,谁看得见?来得及么?”陆为民有些来气,路上他看到了几处沙洲区里的执勤点,但是要么是在临湖的住房里,要么就是搭两个帐篷,人虽然在岗,但是这么大雨,大家都不愿意上湖堤去巡查。

  陆为民刚拿出电话来,就听见沈君怀的电话响起来,沈君怀接通电话,刚来得及说了一句,脸色骤变:“泡泉?管涌?你确定,什么位置?立即抢险,陆市长和我在一起,我们马上赶过来!”

  缓慢恢复中,尽快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