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三十九节 良心要求,坚定步伐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三十九节 良心要求,坚定步伐


  因为在他记忆中,宋州98年这一轮洪水袭击损失之所以惨重,是因为遭受了两次洪水的洗礼,而第一轮其实损失并不大,损失最大的还是第二轮,直接导致了长江、沙河和宋河河堤齐齐溃堤决口,这才使得整个宋州市区连带着周邻几个县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水袭击,损失惨痛无比。

  而第二轮的洪水袭击之所以会造成太大损失,主要原因除了的确是上中游洪水来势太过凶猛,远远超出警戒水位,同时超出了先前气象和水利部门的预计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前期遭遇了洪水袭击之后,并未造成太大损失,加上中间这一段时间宋州的天气变化似乎有些转晴,而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抗洪抢险奋战后,宋州军民都有些疲倦懈怠了,没想到会在八月份之后还会出现这样强的一次洪峰过境,结果不但长江干流出现溃堤,更为重要的是沙河、宋河两条宋州境内的主要支流江水倒灌,造成决堤,使得整个宋州市区和郊区都被淹。

  陆为民不确定自己这个蝴蝶翅膀煽动了多大的风暴,会不会酿成这些细节的变化,所以在八里湖出现险情时,他只能咬着牙向尚权智汇报,哪怕适当夸大一些危险,没想到历史并没有怎么改变,相反,还因为自己的预知提前进行了应急响应,结果就是宋州市区只有沙洲区部分地区进水,而溃堤口也只是几个小时之后就被堵漏上了,甚至还让一些人也认为自己是越俎代庖。弄得市里、省里层层挨批评。

  历史既然没有改变,也就意味着第二轮洪水的袭击已经迫在眉睫了,而且极有可能要重复前世中的那段历史,陆为民知道自己不是神,既无法预测。也无法在这些问题上说服别人相信,他更担心因为上一轮情况的不佳,使得大家心里都齐了小觑之心,对即将到来的特大洪峰不够重视,最终酿成大祸。

  但陆为民知道,自己现在再去向尚权智和童云松汇报这一类的工作,只怕尚童两人都不会再听了。

  八里湖溃堤以及宋州受灾情况虽然责任不在自己,但是毫无疑问尚童两人都会觉得是自己的分析判断使得他们的预判也出现了偏差,虽然自己只是要求提前提升到最高级别的应急响应,并没就具体情况的汇报有什么建议。但是尚童二人多半还是认为自己的态度对二人造成了某种心理上的影响,所以才会使得在他们在向省委汇报时有些添油加醋,最终导致今天这种局面。

  这一点陆为民也翻来覆去的仔细分析揣摩过过尚童二人的心态,在那种危急情况下,提升到最高级别应急响应其实不算什么。很正常。但是邵泾川和荣道声连夜赶到宋州指挥抢险救灾,同时省委省政府又要立即向中央报告灾情,那种情况下似乎不报严重一些有些说不过去,所以尚童两人在这方面都有这种心态,没想到溃堤口一天不到就被堵漏,而报上去的有些情况就有些失实,还被上边知晓了,结果就变成“一级蒙一级”“欺上瞒下”的典型了,甚至有可能提升到意图骗取中央救灾款项物资的高度。

  导致了这样的后果,尚权智和童云松是免不了要挨省里的骂的。即便不是自己的责任,尚权智和童云松内心肯定多多少少也对自己有些不太待见,这一点陆为民也能领会得到,所以这一段时间他很知趣的不去叨扰两位主要领导,甚至连市区抗洪抢险的这些具体工作他也是一句不多问。

  这也让不少人颇感惊奇,那一夜你是指天画地迫不及待的要求立即启动最高级别应急,没想到这事情出了之后,你又很“低调”的“蛰伏”了,这能让人高兴么?

  陆为民也知道现在处于这种尴尬的时节,如果没有前世记忆,他也不至于这么上串下跳的到处吆喝,该发生的自然发生,他这个常务副市长并没有什么责任,该谁的责任,自行承担,但是他做不到。

  既然有了前世记忆,他觉得自己就必须要把自己能做的做到,哪怕付出一些额外代价,也是值得的,就像八里湖溃堤,虽然提前进入最高级别应急响应,看似有些轻率,但是陆为民记忆中宋州在第一次遭遇溃堤也是死了人的,好像是因为洪水袭击了一些低洼地段,导致部分地段的老旧房屋倒塌,造成了几人死亡,而今世中提前预警,便没有人员伤亡。

  仅此一点,陆为民就觉得值得,哪怕前世和今世只有他自己知晓,他也不需要别人来知晓对比,自己对得起自己良心,足矣。

  但担心归担心,自己手上的工作仍然要做起走。

  华达钢铁项目建设进度很快,虽然进入夏汛之后,雨水多,对工地建设有一定影响,但是雷志虎和令狐道明在这个问题上算是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所以钢铁工业园的进度相当快,超出了雷达和何铿他的要求和预想。

  尤其是苏谯在吸引关联附属项目上做得十分出色,以华达钢铁项目在建的两千亩地为核心,同时又沿着江往东往北划出了近一万亩地作为预留,由于沿江河滩地无论是在价格还是拆迁量上都远远小于向西靠近宋州长江大桥方向,加之只是预留,所以雷达和何铿方面也非常满意。

  而附属关联项目则主要是向北发展,与宋州长江大桥平行建设的钢铁大道成为钢铁产业园的核心主干道,以西是靠近宋州市区通往苏谯县城,同时也是昌江省通往江北鄂皖两省的国道,而在建的沿江大道、胜利大道、团结大道与钢铁大道交错形成一个不规则的“丰”字。

  诸如钢构厂、彩钢厂、轧钢厂、压力容器厂、冷轧带钢厂等附属企业蜂拥而至,纷纷进入工业园的北部和西部,与华达钢铁比邻而居,而最新签约进入工业园的则是投资高达四千万元的安达集装箱生产项目,除了生产各种规格集装箱外,还生产各种仓储箱、生活房箱、工作房箱,这也是苏谯除华达钢铁项目之外引来的最大的一个招商引资项目,占地高达八百亩。

  对苏谯这边陆为民已经比较放心了,原来还有些担心令狐道明进入状态太慢了,没想到这家伙如此快就和雷志虎形成了默契,两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很有点昔日自己阜头时和宋大成搭班子的感觉,这也让陆为民心里得到很大安慰。

  遂安那边陆为民也不需要操太多心,杨达金和曹孟非之间配合虽然不及雷志虎和令狐道明,但是杨达金在市委办打磨这么久,如何驭下还是颇有心得的,把曹孟非、窦永年、齐太祥几个人都能很好的融合在一起,窦永年又是杨达金昔日老同僚,关系也一直不错,所以也算是很快控制住了局面,加之风云通讯这个大馅饼砸下来,使得遂安所有精力都被风云通讯搅动起来的风波给吸引过去了,也没有太多心思去考虑其他。

  原本陆为民的心思是要在麓溪区的产业培育上好生下一下工夫的,但是麓溪属于市区,他不确定一旦真的洪峰来袭,麓溪会不会遭此劫难,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他也是犹豫不决。

  西塔、梓城、烈山的发展也让陆为民揪心,相较于市区和苏谯、遂安的发展,西塔、梓城和烈山的发展却不尽人意,如果说烈山还有烈山煤矿和焦化厂作为支柱,但是西塔和梓城却真是没有形成一个像样的优势产业,这也是陆为民急于要解决的问题,他本想花些心思邀请昌江大学的一些学着专家到西塔和梓城考察,为他们的经济发展把把脉,但是这场洪水却让陆为民不得不暂时搁置。

  宋州属于典型的市区和苏谯、遂安这几个县区有相当工业基础,但是像西塔、梓城、泽口和叶河这几个县就纯粹是以农、林、渔业为主,形成鲜明对比,如何来因地制宜的发展经济,也是考验各县区党委政府的一大难题,同样也是考验市委市府的一大难题。

  泽口和叶河目前已经有了一些起色,不能不说谭伟峰还是有些本事的,叶河本身是没有什么工业基础的,但是谭伟峰去了叶河之后,在招商引资工作上很有针对性,不求多,但求实,敲定一个项目算一个,从无到有,也开始拿出一些像样亮点出来,积极主动联系市港务局,要求把叶河纳入市港务局统一规划,进行开发建设,要把叶河地处宋州乃至昌江最下游的长江口岸利用起来。

  应该说谭伟峰还是号准了叶河目前的脉,叶河的优势何在,没有工业基础,仅靠农渔业是难以支撑起日后叶河经济发展的,那么叶河的优势目前来说只有一个,那就是依靠着长江这条黄金水道,谭伟峰上任第一个动作就是向全县宣布一号工程就是把叶河县城与临江港区建设一条主干线,而日后叶河的工业经济板块就要沿着这条干线发展,不能不说谭伟峰魄力决心都发挥到了刀刃上。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