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四十二节 朋友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四十二节 朋友


  张静宜并不清楚自己身畔这个男人心情的变化,不过她感觉得出来,这个男人对自己已经有了一种淡淡的疏离,再无复有往日那种没有任何嫌隙的亲密。

  张静宜也是一个很聪慧的女人,她当然能猜测得出来陆为民为什么会有这种态度,毫无疑问,对方知晓了一些东西,只是不知道是谁告诉了他。

  岳霜婷,还是沈子烈?后者张静宜虽然觉得有些愧疚感,她也知道沈子烈在外边对此是一直讳莫如深,沈子烈是个爱惜面子的人,不会把这种事情向外宣传,哪怕是陆为民这个和他关系很密切的人也不行。

  岳霜婷倒是有可能,在昌州市政府工作,对自己这边的情况她也有所了解,但是岳霜婷不是一个喜欢搬弄是非的人,照理说这种事情她也不太可能和陆为民说,对这一点张静宜还是比较了解的。

  不过张静宜也不清楚陆为民和岳霜婷之间的关系,两人在之后还有没有继续联系和发展,张静宜也并不清楚,但是她觉得陆为民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他和岳霜婷之前是很般配的一对,但是随着双方地位关系的陡然逆转,两个人再无半分可能了,陆为民不可能再有什么不智之举。

  随着晏永淑出事,张家这边和岳霜婷之间的关系也转淡,即便是原来和张静宜关系十分亲密的岳霜婷也逐渐淡化了和张静宜的关系,甚至到了只是点头之交的地步了,张静宜也对岳霜婷没有投入过多的精力去了解关心了。所以也就不知道陆为民和岳霜婷还有没有往来。

  陆为民的这种疏远态度让张静宜有些感伤,同时却又在她的预料之中,如果陆为民没有这样的表现,她反而会对陆为民有另外一种的观感。

  张静宜选的是昌江边上一家很雅致的茶座,这是一座老式庭院。陆为民虽然没有来过这一带,但是一看这茶座的气派,就知道多半是那种有闲钱的人购买了一座老式庭院,加以改造,变成这种有点儿子附庸风雅味道的私人茶座。

  说是私人茶座,也就是有点儿前世中私人会所味道的格调,不接待外客,只接待熟客或者熟客带来的朋友,不完全是以这个行道赚钱为目的,而是以打通人脉关系培育人脉资源为主要目的。为经营者提供更高层次的人脉平台。

  这种私人会所兴起于京沪江浙粤等地,在昌江这边也是刚刚有人开始吃螃蟹,这家御都苑就是其中之一。

  陆为民对这种私人会所已经有所耳闻,他在春节期间到京里,穆柯就提出要带他到中国会和京城俱乐部去看一看。但是被陆为民拒绝了。他不认为到那种地方就能增长阅历或者可以作为一种炫耀的资本,加入真的某一天需要在这种场合来结识什么人,进行沟通,他并不拒绝,不过目前,他觉得无此必要。

  昌州这些私人会所无疑都是邯郸学步,在没有那么多资源的情况下,这种私人会所很容易沦为权钱交易的温床,陆为民没想到张静宜居然也心安理得大大方方成为其中一员,即便是有一些心理准备。陆为民还是对张静宜的变化有些触动。

  服务人员很快为二人表演了功夫茶的泡制过程,地区很有些艺术气息在里边,不过对于二人来所,这只是一个调剂气氛的噱头罢了。

  窗外是一个典型的江南格调的小花园,古色古香的窗棂,老旧中透露出大家贵气的太师椅和木桌,一个私人会所自然不可能有这么多显然有着相当长历史的桌椅,这肯定是老板从各地收购而来,集中在一起,但不能不说坐在这里给一人一种进入历史时空的怀旧感。

  陆为民抿了一口茶,抬起目光,“张姐现在是经开区党工委副书记了,都没有恭贺张姐呢。”

  “嗯,不过是兼任罢了,还是干副主任的活儿,就那么回事,和你们宋州经开区那边一样。”张静宜很淡然的摇摇头,端起小茶杯,目光幽然。

  恽廷国已经在年初出任昌州市常务副市长,这是莫计成向省委力荐的结果,而张静宜也在恽廷国离开昌州经开区党工委书记这一职位时微微向前进了一步,担任昌州经开区党工委副书记、副书记,成为名符其实的经开区三把手。

  “呵呵,张姐那可不一样了,张姐还有年龄优势,等两年就可以主政一方了。”陆为民笑笑道。

  昌州经开区历来出干部,尤其是昌州这两任书记都很看重经开区,相当于是昌州市的自留地,所以在干部配备上也一直重视,恽廷国以市委常委身份兼任昌州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就是明证,而且和市委书记莫计成关系密切,张静宜的前任副书记已经升任宝德县委书记,如果是其他区县的副书记异地升任,一般是升任县长,但是经开区的干部使用破了这个例,直接升任书记。

  张静宜也没有想到陆为民对昌州经开区这边的情况也这么了解,略感诧异,“为民,你说那是特例,黄书记在经开区资历深,政绩显,而且他在来经开区之前担任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无忧区副区长,当得起这个位置。”

  “那张姐你的意思是你当不起喽?”陆为民内心不无恶意的猜测,你当不起,只要恽廷国认为你当得起,那就没问题。

  张静宜娇嗔般的瞪了陆为民一眼,“为民,当了副市长了,嘴巴越来越不饶人啊?”

  看见张静宜娇俏的脸庞上洋溢着的那种神采,陆为民内心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一个女人能够有这种表情,也就说明她现在过得真的很滋润。

  而反观沈子烈,两鬓银丝隐现,面颊也显得有些枯瘦,甚至连背都有点儿微驼了的感觉,这才几年时间?扳起手指头算一算,也就是三五年时间,沈子烈就像老了十岁,回想起沈子烈在南潭担任县长自己给他当秘书时沈子烈意气风发的模样,陆为民惘如隔世。

  这个女人过得很滋润,不知道是恽廷国真的让这个女人很满足,还是这个女人全副身心都扑在了仕途的升迁上,以至于对其他一切都不在乎了?而只要仕途上一帆风顺,那么一切都可以放在身后?

  心里这么想着,陆为民脸上却是浮起略带歉意的表情,“张姐,我哪儿敢啊?你是我的张姐嘛,您批评,我听着。”

  张静宜目光如水,静静的注视着陆为民,似乎要看透陆为民的心,良久,才幽幽道:“为民,是不是对张姐很不齿?”

  陆为民吃了一惊,面色微变,呐呐道:“张姐,怎么这么说?”

  “我记得你原来一直是喊我静宜姐的,现在却喊我张姐了,嗯,上一次见面就开始喊我张姐了,这里边的味道我能感受到。”张静宜摇摇头,目光变得迷离恍惚,“老沈还好吧?”

  陆为民在对这个女人的直觉如此敏锐惊讶之余,也有些感慨,但是当他听到张静宜问及沈子烈时,他嘴角下意识的浮起一抹说不出的诡异笑容,“张姐,沈哥的情况你还不知道?”

  原来张静宜从来称呼沈子烈都是“子烈”,而现在却变成了“老沈”这个中性词,或许在别人耳中听不出什么,但是落到对沈子烈和张静宜这两口子十分熟悉的陆为民耳中,那其中的距离感就越发深了。

  张静宜再度摇头,“我和老沈都有两三个月没见面了,有时候就是在电话上通通话,孩子住校,星期六星期天要补课,都是我妈在管,他也只是偶尔回来一趟,也许宋州工作真的很忙吧。”

  陆为民忍不住嗤然一笑,“宋州工作的确很忙,但我觉得也还是能抽出时间回家的,至少我能做到,嗯,或许我没沈哥那么敬业吧。”

  张静宜看了陆为民一眼,却没有作声,“为民,我和老沈的事情,局内人不了解,我和他之间的确出了问题,你可能有太多的不满,因为你和老沈亦师亦友,关系莫逆,我只是希望我和老沈之间的关系不要影响到我们双方之间的关系,夫妻之间的事情,你还不懂,等你以后结了婚之后,也许会有感受。”

  陆为民眼瞳清亮,和张静宜对视,良久才道:“张姐,你说的没错,沈哥和你之间的事情,我是局外人无权过问,可能你有你的选择,无论你是选择人还是选择事,我觉得你都需要看清楚,真的,这是我的由衷之言。人和人之间相交也是缘分,我很愿意保持我们之间这种关系,我说话素来直白,人都讲感情,我和沈哥在一起共事,所以很难不影响到我的感受。”

  张静宜脸色不变,只是静静的看着陆为民,“为民,你的意思是我们之间不再是朋友?”

  陆为民也半晌没有吱声,心里却一软,想到以往在沈子烈张静宜家吃饭,两家人和睦相处,张静宜替自己介绍岳霜婷时的种种,许久才幽幽吁了一口气,“看吧,如果你觉得我们还可以继续成为朋友,那我们就还是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