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五十二节 暧昧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五十二节 暧昧


  事实上在前世中印尼的排华行动在2000年还会有一次反弹,这也会进一步影响到在印尼国内的华资外流。

  虽然五月骚乱在全世界范围内遭到了抨击,对于印尼政府自己来说也是损失惨重,但是其根深蒂固的特权阶层*却无法解决,只能依靠这种方式来转移矛盾,这也加速了华资外逃,加上从1999年之后包括香港、台湾和大陆在内的整个大中华区经济形势向好,所以也吸引了这些外逃资金向香港和大陆转移。

  一直要到2010年后,随着大陆薪酬大增,劳动力成本急速上升,迫使一些劳动力密集产业开始向外转移,才使得其中的一部分资金和产业开始向东南亚的越南、柬埔寨以及南亚的孟加拉国等地转移,这甚至也带动了一部分大陆产业和资本向这些地区转移。

  但是就目前来说,大陆经济发展方兴未艾,尤其是一些收益较为稳定的领域和项目,无疑是这些刚刚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的资本最好的投向去处。

  林和祥和林和文在电话中也大略知道陆为民的一些想法,虽然还不清楚具体项目,但是两人也向陆为民介绍了跟随林氏家族一起从印尼撤离出来的其他一些华人家族资本,其中有几家也具有相当实力,对在大陆投资也充满了兴趣。

  只是这些家族几代人都在东南亚那边生活,对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不太了解,尤其是对国内政治体制情况和法律保障比较生疏。所以他们也急需一个在对国内政治体制十分了解且具有一定权力的的合作者来保障他们的利益,而陆为民这颗昌江政坛上冉冉升起的新星,无疑就是他们最合适的选择对象。

  引导这些家族的资金进入具有稳定的收益回报领域,尤其是当前的高速公路建设经营领域,就是陆为民现在最迫切的任务,在陆为民看来,这就是一个双赢之局。

  陆为民坐在沙发上想得有些出神。甚至忘记了怎么这么久甄婕都没有回来。

  *************************************************************************************************************************

  甄婕在浴室里洗完了澡,慢慢的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

  天气很大,不需要用电吹风来吹干,用干毛巾细细擦拭,现在也不过六点钟。让头发敞晾一会儿,就会恢复自然。

  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甄婕也没有想太多,从学校回来,身上有些汗意,身子就有些发腻。所以冲个澡挺舒服。

  她也没有打算再出门,在家里做一碗面,有拌好的炸酱。就可以对付一顿,所以洗澡的时候甄婕也没有带其他换洗衣物,只是带了一件短睡裙进去,甚至连胸罩和内裤都没带。反正就一个人在家,这样通体透风,更舒服。

  把换下来的胸罩和内裤扔在角落的脸盆里,甄婕准备等到晚上睡觉前再来洗,推开浴室的门,拂弄着还有些湿润的头发,走了出来。

  刚走出浴室。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陆为民,陆为民也被甄婕的开门声和脚步声惊醒过来,抬起目光望了过来。

  甄婕大吃一惊,“啊”的大叫一声,下意识的抬手遮胸掩腹。

  她身上这件真丝睡裙是最短的一件,下摆刚刚过臀,而且是那种乳白色带圆点小花的,轻薄不说,而且很透光,也是前一段时间蔡亚琴来昌州时,和甄婕一起逛街时帮甄婕选的。

  当时甄婕就觉得有些单薄,下摆也太短,但是蔡亚琴就说这是夏天在家里睡觉时穿的睡裙,没什么关系,难道说谁还能深更半夜跑到家里来看你穿的是否透光下摆是不是太短不成,这才说服了甄婕。

  这件睡觉时候穿着的确很舒服,甄婕很喜欢,只是只能在家一个人睡觉时穿,有人就不行。

  这骤然看见陆为民坐在沙发上,虽然早已经和陆为民有过亲密关系,但是处于女人的羞涩,甄婕还是一惊之后想要遮掩住胸腹禁地。

  陆为民一眼就看到了走出来的甄婕,胸前双丸伴随着脚步走动而汹涌起伏,下午六点钟,室内的光线很亮,虽然客厅里拉了薄窗帘,但是从阳台那边过来的光还是让室内显得很敞亮,淡白色的丝绸质料根本起不到遮掩作用,甚至让内里的两团嫣红的乳晕显得更为诱人,而腹下那一团淡黑色也隐约可见。

  御景南苑是比较早的高档商业小区,在昌州虽然算不上最顶端的商业住宅,但是无论从地段位置还是小区的采光布局和绿化条件来说,在昌州都是排得上号的,物业管理也很严格,这也是陆为民当时选择这里的一个原因,至少自己不在这里住,原来就只有甄妮一个人,现在是甄婕一个人,都无需担心安全。

  虽然是一楼,但是一楼下边却有一层车库,使得一楼也要比平地高出一截来,客厅面对的是一片硕大的草坪绿地,正中间零星有几株移植过来的大叶榕和香樟,沿着靠围墙那一圈还有一排雪松,所以也不虞谁会可以直接看到一楼室内,但即便是这样甄婕也是把那层薄纱窗帘拉了起来。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陆为民居然会不声不响的出现在家里,而且是这个时间段,照理说陆为民就算是要回来,也该是再晚一些,比如吃了饭后的八点过,或者就更早一些,五点钟作用,这六点钟,难道还会跑回来吃饭不成?

  正因为如此甄婕想都没想过陆为民会回来,本来浴室门口就还有些水渍尚未来得及擦拭,这一惊之下脚步就是一滑,再加上双手下意识的遮掩要害部位,身体顿时失去重心,就在尖叫声中摔了一个大筋斗。

  陆为民也没想到自己的出现会把甄婕吓成这样,要说两人该做过什么也都做过了,就算是甄婕啥都没穿光溜溜的从浴室走出来,也不至于如此,谁曾想到甄婕反应会这么大。

  见甄婕啪嗒一声滑倒在地,陆为民赶紧丢下手中铅笔和纸张扑了过去,这大理石地面,“啪”的一摔得这样响,虽然听起来像是屁股着地的脆响,但是甄婕个头不矮,接近一米七,这一跤跌下去,若是伤了尾椎骨就麻烦了。

  这一跤可真是跌得瓷实,因为想要遮掩住胸腹要地,双手都没受上力,臀部着地,疼得甄婕眼泪都快要出来了,陆为民跑过来扶住甄婕的腰肢,甄婕双腿蜷起,这本来就有点儿短的睡裙裙袂滑了下去,那似乎还带着一抹潮气的腹下胯间禁地就这么活生生的暴露在陆为民眼前。

  细密油黑而又卷曲的毛发掩映着那道嫣红的缝隙,玉白色的两条肉柱在那秘处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只留下一抹黑红相间的诱惑,如鱼嘴,似坑穴,期待着探险者的君临。

  疼得呲牙咧嘴的甄婕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臀部尾椎被这一摔,还没有疼过劲儿,根本连身体都无法动弹,双腿蜷缩起来,脚掌撑地,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裙袂下早已是春光大泻,一直到发现陆为民表情有些呆滞,面孔发红,甄婕才茫然的顺着陆为民的目光望下去,这才发现自己胯下竟然已经不设防了。

  又羞又惊之下,甄婕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先前疼着还能忍得住,这会儿却像是打开了闸门,一只手遮住禁地,一只手就狠狠的推陆为民,差一点把蹲下来的陆为民都摔倒。

  猝不及防的陆为民一手撑地才算是稳住身体,却看到哭出声来的甄婕又叫了一声,没有了自己的扶持要往下倒,赶紧一手抱住对方的腰肢,索性另一只手就从对方的膝弯下勾过去,腰腹一挺站了起来,“别动,我看看别是伤了尾椎那就麻烦了。”

  甄婕也被自己这么一折腾感觉到脊椎尾部的剧痛,甚至连身体都僵了起来,吓得不敢再动。

  她也知道若是伤了脊椎这一类地方骨头,那是万万不能乱动了,稍不注意就会加重伤势,只能娇羞紧张无比的夹紧双腿,似乎深怕对方的目光能钻进自己那秘处里去了,也没想过其实连对方身体都都早已经在自己那禁地秘处冲撞出入过多少次了,这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能和她欢好恩爱,为所欲为,但是却不肯让你目光随意流连。

  把甄婕抱起走进卧室,陆为民这才小心的把甄婕放在床上,让甄婕俯卧在床上,有些好笑的道:“阿婕,怎么这么大反应?还怕我看了走光不成?”

  甄婕羞得不敢吭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反应过度,身子都早就给了这个男人,难道还在乎他多看两眼?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