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节 浪遏飞舟 第五十三节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十二节 浪遏飞舟 第五十三节 不是冤家不聚头


  见甄婕不吭声,陆为民也不在意,只是把甄婕身体放平,告诉她让她身体保持轻松状态。

  甄婕也有些紧张害羞,死死拉住有些短的睡裙,堪堪遮住大半个臀瓣,而由于紧张夹得紧紧的双腿让整个身体度变得有些僵硬。

  看甄婕这幅模样,陆为民暗自好笑,摇摇头,手指在甄婕的臀瓣上按了按,甄婕身体微微颤抖,大腿变得更僵直,陆为民的手指滑到脊柱上,缓缓沿着腰部向下滑动,一直到臀沟尾椎处,轻轻压了压,“疼么?”

  甄婕吸了一口凉气,脸色绯红,“嗯,有点儿疼。”

  陆为民的手掌又在四周逡巡,从腰部肌肉到臀瓣上,再到大腿上都尝试性的试探了一下,虽然甄婕也喊疼,但陆为民估计问题不大,还是软组织的疼痛。

  “放心吧,问题不大,休息一晚上就没事儿了,你屁股还是挺有肉的,也幸亏有肉,要不就麻烦了。”陆为民笑嘻嘻的道,顺手却把甄婕压着睡裙的手拉了起来。

  甄婕猝不及防之下,被陆为民手一带,睡裙裙袂又被带了起来,*的臀瓣连带着那秘处鸿沟都暴露在陆为民的眼前。

  “啊,”甄婕再也无法控制,嘤咛一声,含羞道:“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换什么衣服,这件睡裙挺好的。”陆为民已经被勾起了火气,手压住甄婕想要挣扎的臀部,缓缓的向臀缝深处探了进去,细细的捻磨着。甄婕嗯了一声之后,只能捂住自己羞红的脸庞,陆为民尝试着把她抱了起来,横坐在自己腿上,一边替她按摩着臀部,一边轻轻吻了吻甄婕的嘴角,温柔而坚定的道:“我想你了。”

  再度嗯了一声。甄婕终于能放开自己,略带羞意的抬起脸颊,美眸半闭,奉上自己的樱唇。

  窸窸窣窣的脱衣声混杂着嗯嗯啊啊的嘤咛声,两具*很快结合在一起。此时的甄婕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臀部的疼痛,忘情的紧拥着身上男人的身体,死死搂住对方的虎项,像是要把对方的身体狠狠的嵌入自己的身体中。

  ……

  恋恋不舍的从对方身体中退了出来,陆为民这才舒了一口气,好一阵后甄婕才从*余韵中慢慢回过味来。

  “为民。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甄婕话没有再说下去,微微噘起樱唇。眉目间如画的风情正是一个处于黄金年华的女人经历了男人*滋润之后那种艳光四射的绽放风姿,裹在身上的毛巾被丝毫不能掩盖她浮凸有致的身段,反而多了几分魅惑,尤其是裸露在毛巾被外的那双玉白修长的粉腿。总有一种让人想要沿着那双粉腿向上窥探个究竟的冲动。

  “嗯,今天心情不错,所以就想把你吃了。”陆为民调笑着甄婕,“好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的享受一回了,晚上我们再……”

  虽然千肯万肯,但是甄婕也禁不起陆为民这般调笑,赤红着脸。伸手掩住陆为民的嘴不让他往下说,陆为民趁机偷袭,手探入毛巾被中,吓得甄婕又是一阵挣扎扭动,连连求饶,显然刚才那一阵疯狂的欢愉已经让她有些吃不消了。

  想起昨晚在隋立媛那里欢爱流连,今日却又到这边,陆为民却发现自己内心并没有多少愧疚或者不安,无论是隋立媛还是甄婕,陆为民觉得自己只要是以心相许以诚相待,心理这一关似乎就没有什么过不去。

  人生这一辈子本来就很复杂,要一味要求自己和别的人一样,陆为民就觉得自己似乎也难以接受,他也知道这种生活方式的问题所在,可就是难以从心理上来纠正自己,不是做不到,而是他内心深处就不想这样去做,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

  想是觉察到身畔男人有些走神,甄婕把自己的下颌靠在对方肩头,“怎么了,为民,我听亚琴说你这一段时间心情都不太好,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但你今天……”

  “但我今天的表现又好像不是蔡亚琴所说的那样?”陆为民自我解嘲的反问道。

  “嗯,真要太累了,你可以有许多方式自我排解放松,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甄婕小心翼翼的道。

  “嗯,前一顿时间的确感觉不太好,干啥事儿都觉得烦躁,不满意,不过今天有些好消息让我心情好了许多。”陆为民手握住甄婕的肉丘,细细把玩,甄婕扭动了一下身体,见陆为民仍然不肯放手,也就由他去。

  甄婕是一个颇为善解人意的女子,比起苏燕青来,她没有那么强势硬朗,但是也一样有自己的独特观点看法,学的经济专业虽然算是纸上谈兵,但是却在眼光和对当前经济发展潮流有着不俗的见解。

  洗完澡后,两个人这才出门去吃东西。

  甄婕还是第一次这样和陆为民手一起出门,这让很有些不适应,尤其是想到甄妮和陆为民也这样过,她就更有些说不出的纠结。

  好在御景南苑这边距离195厂还是有一些距离的,陆为民开着那辆大切诺基直奔江边的夜市区,那里说夏天最热闹的地方,烧烤、夜啤酒、冷饮,都云集在那一块儿,最实惠不过。

  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冰啤酒进嘴里,陆为民咀嚼着散发着浓郁油汁的羊肉,满足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各种烧烤气息混合着江畔带来的夜风中,别有一番味道。

  甄婕还有些不太自然。

  虽然这里距离195厂有些距离,但是这一片是整个昌州夏夜最热闹的一片,沿着这江畔这种夜啤酒、烧烤和冷饮加上各种卖小食的,足足有上百家,沿着江畔绵延一公里,外带两条横街,也是昌州喜欢夜生活的普通市民最爱来的一个地方,没准儿周围就有195厂的职工和子弟在一旁。

  陆为民在195厂里可是一个风云人物,虽然他从未在195厂上过一天班,但是和姚家的对抗并不是什么秘密,而陆家现在的情况也不同以往,虽然很多人只知道陆拥军好像在经开区那边弄了一个厂子,但是陆家这几兄弟姐妹除了陆为民一些人知道是在丰州那边旮旯里混了个一官半职外,很多人并不清楚像陆拥军、陆志华以及陆爱国这几个究竟在干啥。

  “印尼排华的事情国内没怎么报道,不过听说国外媒体倒是吵得挺厉害,形势真的很危急?”甄婕对东南亚那边的情况并不熟悉,“是不是和东南亚金融危机有关系?”

  “嗯,算是压垮骆驼背的最后一捆稻草吧。印尼国内经济形势本来就有些虚胖,加上*和特权阶层分肥得厉害,东南亚这几个国家德行都差不多,忽略自身体系建设,一味依靠外来资本,监督机制不健全,家族势力庞大,现在体系出了问题,剪羊毛的人来了,这就吃不消了,老百姓的家当一下子缩水那么多,总得要有个交待,华人是最没有政治地位的,而恰恰在经济上又有点儿资本,所以自然就是最好的替罪羊了,哎,这也是我们国家不够强大,心有余而力不足,真要等到国家强大起来,谁要敢这么干,直接就兵锋所向,坦克大炮开上去碾压就行了。”

  陆为民不无郁闷的感慨着,和甄婕瞎掰也没有什么压力,说话也可以肆无忌惮。

  “那对你来说,这却是一个机会喽?”甄婕想了想,“其实这对他们也是一个机会,东南亚地区和国内相比,市场容量要小得多,机会也要小得多,尤其是我们国内经历了前面二三十年的沉寂,正处于一个井喷式发展的前夜,我相信聪明人都看得到,现在正好有这样一个机会来进入大陆,这是一拍即合的好事。”

  “国内现在是患了资金饥渴症,看看银行贷款利率和那些各种鱼龙混杂的基金会和财务公司,搞实业,搞经济,都得要资金,国营企业效益不佳,银行不愿意贷,私营企业银行不敢贷,缺乏一个征信体系,发展不起来,也就只有境外资本进来是最受欢迎的了,既带来资金,还能带点儿什么现代企业管理经验,或者说搞什么国际接轨,先申明,我对此持怀疑态度,但我也得承认外资对于国内经济发展是一个有益补充,有助于缓解国内资金不足的压力,但这是一把双刃剑,不加选择的放任外资大量进来,尤其是那些跨国公司,进入基础产业,可能会使我们国内经济呈现拉美式的空心化,我更认为我们国内的私营经济理应获得同等的待遇,但现实中这一点似乎还做不到。”

  陆为民的话音还未落定,就从一旁传来一句淡淡的插话,“为民,是不是有点儿危言耸听了?现在国内正在谋求加入wto,境外资本的进入能够给我们企业发展带来一个更大的机遇发展期,他们带来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和理念是我们国内这些国企所不具备的,至于说私营企业就更不用说了,资本要讲回报,人家来就是要赚钱,你不能因为人家就看不惯,你说是不是?”

  陆为民目光往后一转,眼瞳一缩,姚放?!怎么这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