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五十四节 团派干部们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五十四节 团派干部们


  这可真是够巧啊,居然会在这里遇上这么一个熟人!姚放!

  甄婕的目光也一下子落在了陆为民身旁的这一桌人身上,心脏似乎也一下子猛地缩紧,就像被人狠狠捏住,有点儿喘不过气来,如果这只是陆为民的熟人或者只是自己的熟人也就罢了,却恰恰是他们俩的熟人,而且是从小到大都认识的,知根知底,更为难堪的是对甄妮的事情更是熟知,甄婕脸色陡然变得苍白起来。

  陆为民反应何等敏锐,只是看甄婕的脸色就知道甄婕在担心什么了,不过他不认为姚放会想到其他,当然如果甄婕一直这样坐卧不安,姚放可能就会从中窥出端倪来,所以他很隐晦的给甄婕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不必担心,然后站起身来,伸出手去,“姚书记,这么巧,还没有来得及恭贺你呢。”

  姚放也已经伸出手来,脸上带着一抹淡然的微笑,“为民,什么恭贺不恭贺,哪儿都是干活儿的命,要说也该是我恭贺你才对,真是一步一上,让别人羡慕都来不及啊。”

  看到陆为民满不在乎的站起身来,相当随意的和姚放寒暄打招呼,甄婕心里顿时平静了不少。

  他们旁边那一桌人是刚走,姚放他们几个就过来了,之前并没有听到陆为民和甄婕之间的谈话,她和陆为民之间也没有什么其他亲昵动作,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甄婕也不习惯和陆为民之间亲热,所以要说姚放也顶多就是对陆为民和甄婕一起出来和夜啤酒吃烧烤感到有些奇怪罢了。想到这一点,甄婕心里顿时踏实许多,也在想一会儿怎么来解释单独和陆为民出来和夜啤酒。

  “呵呵,姚书记,你这话就是打自己嘴巴了,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到哪个位置不是干活儿。干团省委副书记是干活儿,到昆湖当市委副书记也是干活儿,我不也一样?宣传部长也好,政法委书记也好,常务副市长也好。不都一样,顶多也就是脑袋上头发少得慢一些还是快一些罢了,你说是不是?”

  陆为民笑着打趣,也逗得姚放笑了起来,“为民,别喊我什么姚书记姚书记了。我比你痴长几岁,叫我放哥就行,都是195厂出来的子弟。咱们陆姚两家也都算是有点儿缘分不是?”

  陆为民心中暗叹,这姚放比起姚平那蠢人来,不知道要精明多少倍,怎么想都想不通怎么回是一母同胞。难道说是姚志斌老婆后来偷人生的姚平?就连姚安要和姚放相比,都很明显差了一个层次。

  “放哥这么说,我当然乐意之至了。”陆为民目光透过,望向姚放身后。

  “哟,瞧我这人,来,为民。我替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在团省委时候的同事,团省委农村青年工作部部长秦立国,这一位是我们省青年干部管理学院副院长梅杰,这一位是省青联副主席伍延昭,这一位是昆湖市团委书记仲彦成。”姚放显得很放得开,很潇洒的替陆为民介绍,“呵呵,不知道你们几个认识不认识这一位,咱们省里最年轻的厅级干部,算是我的老弟吧,宋州市常务副市长陆为民,我和他都是195厂子弟,……”

  195厂即便是在全省也相当有名气,黎明飞机工业集团已经成为昌江省国有企业的一块招牌,195厂子弟在90年代以前大多数都喜欢留在厂里,即便是大学考出去,也更愿意回195厂工作。

  但是进入90年代之后,伴随着国企无论是政治地位还是经济效益都开始下滑,让位于一些条件较好的地方部门单位,地方上的工作机会对这些大型国企子弟们的吸引力开始逐渐增大,不少子弟大学毕业后纷纷选择到地方上工作,还有一些子弟也寻找门路调出195厂,到地方上去发展,像姚放、姚安两兄弟和陆为民都属于此列。

  姚放的一句“老弟”称呼让陆为民也很有点意外,这家伙还真是会凑着机会就上行啊,这个“老弟”称谓可不是那么好加上的,在昌江,这个老弟的含义往往就意味着你比我矮一头,甚至有点儿附从的意思在里边。

  要说昆湖市委副书记和宋州市常务副市长相比,陆为民比姚放要矮一头也勉强说得过去,无论是党内职务还是昆湖与宋州在昌江省内的地位相比,姚放都是要高出陆为民一头的,但是陆为民却从来和你姚放不是一条道,甚至也没有多少交道瓜葛。

  陆为民不确定姚放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或许是要在他以前和现在的同僚下属面前显示一下他自己的影响力吧?或者是要向自己释放一个信号,他很大度,并不在意以前自己和他弟弟姚平之间的冲突矛盾,愿意化干戈为玉帛?

  “甄婕也在?看来咱们195厂的子弟无处不在啊。”看见陆为民背后的甄婕,姚放略感奇怪,但也没太在意。

  “呵呵,我的秘书两口子和甄婕可都是大学同学,今天本来是来昌州玩,我说难得,就请他们两口子一块儿来感受一下咱们昌州夜啤酒的滋味,也就把甄婕叫上了,没想到这两口子等到我们都到这里了,才给我打电话说家里临时有事儿,赶回宋州去了,把我和甄婕给撂在这里了。”陆为民面不改色的解释道。

  “这个秘书不称职啊,居然敢把领导丢在这里不管了?”

  姚放随口开了个玩笑,又和甄婕打了个招呼,而陆为民也和其他几位逐一寒暄握手。

  姚放在团省委担任副书记一干三年,以四十岁之龄出任昆湖市委副书记,虽然名以上是平调,但是实质上却是一个不小的升迁,昆湖是全省第二经济强市,一般说来昆湖市的干部转调其他城市,都是要升迁的,而昆湖市委书记一般说来都是省委省政府班子成员最有力的竞争者,前任昆湖市委书记周少游直接升任省委常委、秘书长,

  深得汪正熹认可的姚放也是在团省委副书记上很是熬了一番资历才算是获得这样一个机会,在汪正熹的力荐之下出任昆湖市委副书记,刚满四十一岁能坐到昆湖市委副书记这个位置上,的确也很不简单了,当然这要撇开和陆为民这个怪胎特例相比。

  看样子姚放也是有意要在昆湖扎根好好干一番工作来,在团省委打熬了三年,这家伙也隐隐有点儿以团派干部自居的架势,陆为民听梁炎提起过,姚放很会来事,笼络人心也有一套,在团省委工作时就经常把团省委的一帮干部拉出去搞个什么旅游远足,或者找个酒店搞一搞文娱联欢舞会一类的活动,或者约着一些他比较信任的干部吃顿饭唱唱歌,梁炎为此都去帮忙买过几次单,足见这家伙是很有点儿野心的。

  看来今天这几个也是姚放原来手底下比较得宠的角色,不过听姚放的介绍,除了昆湖市团委书记外,其他几个都是团委和青联的干部,没准儿这家伙觉得自己到昆湖那边站稳了脚,就要从团省委这边拉人过去丰满自己的羽翼了呢。

  “为民,你们只有两个人,要不咱们两桌伙在一块儿,一起聊聊,你刚才那个话题,我们这边几位都有不同看法呢。”姚放大大咧咧的道。

  虽然陆为民知道甄婕肯定不愿意和这帮人搅在一块儿,但是现在却不能拒绝,一是人家姚放都摆出了这么高的姿态,自己不回应显然不合适,另外自己和甄婕单独坐一桌,如果人家邀请还要拒绝,就有点儿说不过去,没准儿还会招来不必要的怀疑,所以陆为民给甄婕使了一个眼色之后,就很爽快的答应下来。

  “陆市长是咱们省里最年轻的干部,我早有耳闻了,原来陆市长在丰州那边当县长书记时,姚书记就提起过您的大名,这195厂真是出人才啊,姚书记和陆市长您都是出类拔萃的精英,今天也真是有缘,……”接话的是省青联副主席伍延昭,这家伙和杨家将的杨六郎的名字一样,陆为民也有点儿印象,只是以前从未有过叫道。

  要说青联副主席也算是副厅级干部,只是这个副厅级干部要和地方上的党政副厅级干部的含金量要差许多,昌江省青联主席是由团省委副书记兼任,但不是姚放这个副书记,而是另一位,但看样子伍延昭这个青联副主席和姚放关系比较密切。

  “伍主席,你太客气了,什么精英人才,我赞同放哥那句话,都是干活儿的,分工不同,我大学毕业就分配到丰州的县里,本来想回195厂工作,没这个机会啊,只能在县里边晃悠,……”陆为民端起啤酒杯,打着哈哈,“放哥是咱们195厂这一代出来的,咱们都是向他学习的。”

  “嗨,陆市长,姚书记固然不凡,你也不简单啊,姚书记多次说起你,都说咱们省里六十年代出生里边的干部里,你最有前途,欢迎陆市长多到我们青年干部管理学院来做客啊。”省青年干部管理学院的副院长梅杰也不甘寂寞。

  我会继续努力,求兄弟们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