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六十节 知性丽人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六十节 知性丽人


  陆为民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昌北医学院附二院里呆着了。

  连续三天不分白天黑夜的奋战,终于在两艘采砂船坐沉之后,宋城区这个决堤口被堵住了,虽然整个宋城区乃至大部分沙洲区都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但是决口总算是堵住了,这也就意味着不会再有更大的洪水涌进来,宋州城区算是保住了。

  陆为民是在决口堵上之后不久一头栽倒的,无他,太过疲劳困顿,本身在香港那几天就是连轴转,忙得马不停蹄,几个小时飞机回来,连歇都没有歇息一下,就投入了抗洪战斗中去了,饶是陆为民体壮如牛,也撑不住了。

  也幸好栽倒的时候旁边还有人,没有落入水里边,一行人就赶紧把陆为民送到医院里来了。

  陆为民强撑着想要支起身体来,旁边的顾子铭赶紧制止他,“陆市长,您就在床上躺着,这是尚书记和童市长的命令,医生说其实你没啥,就是太过疲劳,休息太少,所以就倒下了。”

  全身酸软疼痛的感觉也是陆为民久违了,记忆中陆为民觉得自己好像还是在大学里跑马拉松比赛得了全校第四名之后才有这样的疲劳感,不过那时候只是疲劳,而现在却是又累又困,真的是连脚趾头都不想动一下。

  “子铭,我真是睡了多久?”陆为民呲牙咧嘴的道,他真是不想动,能躺一会儿算一会儿。

  “嗯,十三个小时。医生说这对您的身体非常有好处,否则太过疲倦,很容易得病。”顾子铭也没想到陆为民这一觉睡得这么久,的确,两天两夜,基本上没有合过眼,就连顾子铭也悄悄的在车上打了两个盹儿。而陆为民呢,基本上就在忙乎着,出了一次看见他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睡了半个小时,这期间基本上就没有合过眼,这份精神连顾子铭也自叹弗如。

  “市区里的情况稳定下来了么?”陆为民知道顾子铭既然坐在这里。而且语气很平和,估计市里的洪水情况已经平稳下来了,这让他稍稍舒了一口气。

  “嗯,决口一堵上,市区的洪水就小了不少,但是要把积水排出去。恐怕还早,不过现在市里都全部动员起来了,低洼地方的老百姓都已经得到了稳妥的安置。各种防疫工作也开展起来,最初还有些担心霍乱,现在看起来也没有啥大问题。”顾子铭当然知道陆为民在担心什么,“市区伤亡情况还在统计。但是死亡人数不多,不超过三十人,失踪人数大概还有五十人左右。”

  陆为民仰起头来,一时间没有说话。

  前世记忆中宋州城区决口造成死亡人数超过四百人,现在算下来就算是加上失踪的也不到一百人,在自己面前顾子铭当然不可能撒谎,而且这种事情也没有人敢撒谎。这也就是说自己这个蝴蝶翅膀总算是发挥出了一丝威力,让这个四百多人的洪水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缩小到了只有前世中的五分之一,仅仅是这一点,就不枉自己在这个世界二世轮回了。

  见陆为民没有吱声,顾子铭也没有再说话,毕竟还是死了这么多人,无论是谁心里都不好受,但是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前期市区的各种准备工作已经做得相当扎实了,加上决堤时间又是白天,虽然一下子就决口了,但是驻军部队和武警官兵抢险很及时,虽然未能一下子把决口堵住,但是在当时也延缓了洪水冲击力度,也为城区的准备赢得了一些时间,哪怕是十分钟半个小时,那也是极其宝贵的。

  良久陆为民才吸了一口气,要翻身起来。

  顾子铭慌忙制止他,“陆市长,医生吩咐,你还需要静卧两天,你疲劳过度,……”

  “行了,什么疲劳过度,睡一觉我的精力都恢复了大半,人家都在忙工作,我一个大小伙子在这里躺着,说得过去么?”陆为民没好气的道:“我自己身体自己知道,没事儿,就是有些乏力,没劲儿,不过也用不着我去扛沙袋挑块石,我想我总还是能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陆为民知道经历了这一波浩劫,宋州也算是云开雾散了,总理在堤上斩钉截铁的声音至今还在他耳际回响,江堤质量问题,要一查到底,无论涉及到谁,都要一视同仁,不枉不纵,要给宋州老百姓一个交待,而且立即就吩咐跟随而来的一位中纪委副书记要帮他盯着这件事情,事后他要专门听这件事情的汇报。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只怕谁都知道江堤事件恐怕又要在宋州揭开一个盖子了,从内心话来说,只怕邵泾川和尚权智他们都未必希望在几年前的陈年旧事上重新来掀起一番风浪,只是现在除了这种状况,也就由不得他们了。

  “陆市长,我听说中纪委的人今天上午对梅九龄采取了双规,……”犹豫了一下,顾子铭才道。

  陆为民动作一滞,随即又恢复了正常,摇摇头,“没想到这么快,哼,梅九龄这一出事,不知道又要把我们宋州这边搅和成什么样。”

  顾子铭略感惊讶,试探性的问道:“陆市长,怎么您好像有些不太高兴?”

  “高兴?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从法律角度来说,谁触犯了法律,都应该受到惩罚,梅九龄咎由自取,自作孽不可活,被拿下也是自作自受,但是从宋州市委市政府角度来说,这事儿肯定还会牵扯出一些人来,梅九龄主政我们宋州十余年,他那些香火情缘,难道会没有波及?”陆为民冷冷的道:“市委市府的人事调整刚刚告一段落,现在又遭遇了特大洪水袭击,下一步的工作就是要全副身心投入到灾后重建,恢复经济发展,可现在又冒出来这么一桩事儿,要么你早点儿来,要么你晚点而出,偏偏是这个时候,你这不是添乱么?又会对我们宋州经济发展生产重建带来多大的影响?你算过没有?只怕在市委的眼中,梅九龄早就是没牙老虎,日薄西山的人了,这个时候拖出来打,对宋州意义不大,还会造成人心不稳,不划算了。”

  顾子铭没想到陆为民从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愣了一愣,思索了一阵,却觉得颇有道理。

  对于现在的宋州来说,拉下一两个干部来,意义不是很大,眼见得今年宋州经济发展有些起色,现在市委市政府的主要心思就是要在解决了洪水之后,会和恢复经济和进一步发展经济,这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意义不大了,但总理发了这话,而且出了这么大状况,不给宋州市人民一个交待,那也说不过去,所以这一场风波也是在所难免。

  正说间,却听得一阵橐橐的皮鞋声过来,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陆为民实际上就是疲劳过度,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既然市领导倒下了,而且是倒在了抗洪抢险的第一线,肯定要按照最高级别的待遇,所以自然就送到了昌北医学院附二院的干部病房。

  这是附二院前年才装修出来的干部病房,套间,独处一角,三层楼的小楼,透过窗户,可以直接看到窗外的整齐的香樟林分布在略微起伏的缓坡上,陆为民还是第一次住进来。

  “萧局来了。”顾子铭眼尖,含笑点着头。

  “嗯,我受何局委托来看看陆市长的情况,现在大家还在忙着抢险,所以一时间都还来不了。”萧樱脸色有些微微发烫,自从那一晚之后,她一直有意无意的躲避着陆为民,今天何靖让她老看看陆为民,她不好推辞,只得来了。

  “陆市长,我先出去打个电话,萧局,你坐一会儿。”顾子铭起身,虽然他看不出这位萧局和陆市长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不过他也知道陆市长对萧樱是看顾的,或许是因为一起共事过的原因,或许不是,这会儿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肯定更合适。

  陆为民对顾子铭的机灵劲儿还是挺赞许的,萧樱来了,便主动离开了。

  看见顾子铭离开还把门带上了,萧樱更是有点儿紧张,咬着嘴唇道:“要喝点儿水么?”

  “不渴,输了好几瓶液体了吧,我也不知道。”陆为民活动了一下身体,“没事儿。”

  “你也是,就算是抗洪抢险,你也得力量而行啊,两天两夜不睡觉,谁受得了?何况离了你一个,这抗洪形势就会一下恶化?人家也都战斗在第一线,也没见你这么亡命的,该努力的努力,该休息还得休息,谁像你?”萧樱嘤嘤的话语如长姐,如情人,如慈母,如贤妻,温柔体贴,听得陆为民全身所有毛孔都如熨斗晕过一般妥帖,舒服无比。

  一身合体的桔色小西服领套装,肉色的长筒丝袜,半高跟的圆头皮鞋,把一个知性丽人的风姿展现无遗,让人一见之下便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联想到自己曾在这具身体上肆虐,陆为民只觉得自己身体似乎一下子就恢复了活力。

  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