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六十三节 邵狐狸,刀尖上跳舞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六十三节 邵狐狸,刀尖上跳舞


  “为民,你是想把华达……”童云松再也忍不住,启口点明。

  华达钢铁项目是宋州今年经济发展中的重中之重,即便是在整个昌江省,这个项目也是举足轻重,一期投资就达到10亿元,加上附属关联项目的投资,总投资会超过15亿元。

  这个项目一旦建成将给宋州工业带来质的变化,同样也会给昌江省的工业带来不小的变化,昌江将会拥有两个钢铁产量超过百万吨的生产基地,而且按照华达钢铁项目的远景目标,五年内,华达钢铁钢铁产量要力争突破500万吨,向1000万吨级迈进。

  要知道钢铁是整个工业的“粮食”,钢铁产业更是号称工业的脊梁产业,没有钢铁产业,就没有近现代化的工业。如果华达钢铁项目建成,昌江省的钢铁双核心局面真的形成,也就意味着昌江省从农业大省迈向工业大省的步伐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这对于昌江省委省政府来说,也是一个无法拒绝的诱惑。

  尤其是在国家固定资产投资已经基本上放弃了再新建大型钢铁项目之后,地方上要想获得新的大型钢铁项目,要么就只能吸引现有的大型钢铁企业来投资,要么就只能是吸引外来资本来投资建设。

  前者难度很大,因为各地都对产业转移极为关注,都给出了足够的优惠政策,而要在外地新建一般专门项目也许可以,但是综合性的大型钢铁项目基本上不可能。

  而后者中央在政策上又收得相当紧。现在还基本上没有审批外资建设大型钢铁项目的先例,而私营资本要进入这一块很大程序受限于自身实力,或者是囿于各种条件的不成熟,更重要是国家在这方面也并不鼓励,甚至有所限制。所以除了苏省沙钢和冀省有几家钢企具有一定实力外,其他各省都还没有像样的综合性大型私营钢企出现。

  宋州华达钢铁项目全部是来源于私营资本,其中部分还有海外资本,这是一个破天荒的先例。

  资本构成注定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注定会多灾多难,所以昌江省委省政府也在一开始审批这个项目是充满了犹豫和疑惧。

  国家在产业政策上有明文和不成文也就是约定俗成的规定,像钢铁产业中综合性的炼钢项目一般投资都远远超过了两亿元,这就需要国家计委来审批,这一点上是明文规定。而排斥非国有和集体的公有性质的资本投资综合性钢铁企业则是一个不成文的约定,不是没有人打过这方面的主意,都毫无疑问的被拒之门外了。

  给昌江省委和省政府多了几分底气的还是十五大之后的一些精神变化,对于私营资本的解禁出现了一抹暖意,在对私营经济的定性描述上也出现了一些耐人寻味的新意。

  邵泾川虽然在胆魄上略小了一些,但是对于高层政治风向的变化还是相当敏感的。

  昌江从来就不是私营经济发展上的排头兵,比起邻近的苏浙沪等地固然望尘莫及。就连北边的鄂皖,西边湘省也一样是远远不及。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的华达钢铁项目无疑是一个极好的试金石。

  只是这块试金石显得太过锋利显眼了一些,既可能给自己的仕途带来光鲜的一笔,亦有可能给自己带来莫测的风险,再加上宋州这个老工业基地的振兴上也的确是省里亟待解决的难题,所以在这一件事情上,邵泾川内心也一直是犹豫不决,但最终还是采取了默许的态度来支持这个项目的上马放行。

  虽然用这种方式来解决华达钢铁项目,但是无论是昌江省委省政府还是宋州市委市政府都还是对这个项目有很大的担心,昌江省委省政府担心的更多是政治影响层面的。一旦来一场风暴,那么昌江省委省政府就会有人为此负责为此背书,默许也是一种态度,也会有人为此承担一定的代价。

  而对于宋州市来说,则更多的是经济层面的考虑,如果在这种骨节眼儿上被拉下马,那么就意味着投资者前期投资全部会被打水漂。会有很多人为此倾家荡产,而且对于宋州的投资环境将是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害,这意味着宋州市委市府在外部投资者的形象将会毁于一旦,没有人再敢相信宋州市委市政府的承诺,今后几年甚至更长时间内想要来宋州投资的投资者都不得不考虑这一级党委政府的信誉是否值得相信。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够有一个契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什么风险都是值得一冒的,而现在这个契机出现了,那就是宋州遭遇了如此大的洪灾,市里的损失极为惨重,而陆为民就巧妙而大胆的抓住了这个契机。

  “没错,邵书记,荣省长,尚书记,童市长,我就是这个想法,要借这个机会把这层薄纱撩开。这也是华达钢铁项目由黑户转为正式户口的唯一机会,否则我们脑袋上就始终得悬着这只达摩克利斯之剑,永远提心吊胆,保不准哪天就会落下来,与其成天心神不宁,患得患失,不如借这个机会一搏,这样大一个项目,中央不会不知道,也不是睁只眼闭只眼,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来清理,与其等到那时候来被动的挨打接招,还不如先发制人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险值得一冒。”陆为民坦然道。

  邵泾川看了一眼尚权智,又把目光回到荣道声脸上,荣道声沉吟了一阵之后才缓缓点头:“邵书记,我觉得为民的想法很好,我个人表示支持和赞同。”

  邵泾川需要的也就是荣道声的这个表态,要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内部意见不统一,那才是致命的,他也缓缓点头,“为民,虽然你今天的表现有些孟浪唐突,但是我和道声省长也理解你的心情,华达钢铁项目对于宋州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用不可或缺来说也不为过,只是中央有中央的考虑,所以在政策上的导向肯定会有所区别,但是十五大之后,中央在一些经济政策上有所变化,这一点上,你的嗅觉很灵敏,把握机会也很好,这值得表扬。待会儿总理要问及宋州灾后恢复建设和经济发展两方面的情况,灾后恢复建设权智可以多讲一些,经济发展云松多说一说,但是在说到具体项目时,为民你来发挥,……”

  陆为民连连点点头,一副义不容辞的模样,内心却是苦笑。

  这个邵狐狸,还真是老奸巨猾,但你得承认,他对自己的一党人是真的够看顾,市委书记将灾后恢复建设也是情理之中,市长谈经济发展也是天经地义,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却要来谈具体项目的,还让自己临场即兴发挥,这是让自己在刀尖上跳舞啊,跳得好固然博君一笑,皆大欢喜,事情也得到解决,跳得不好,让领导不满意,或者不符合领导意图,也许就是喋血当场的命运啊。

  只是这种情况下,他又能如何?难道还能拒绝?事情本身就是自己惹出来的,自己就得有这个“舍身成仁”的觉悟,自己也有这个思想准备,再说难听一点,邵泾川也算是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会,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也意味着自己获得了在高层核心领导人面前展露自己才会的一个机会,对这一点,陆为民还是相当感激而幸运的。

  几个人又简单商量了一下细节,陆为民觉察到尚权智和童云松望向自己的目光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但是具体有什么不一样,他一时间也有些悟不出来。

  *************************************************************************************************************************

  晚饭都是在市政府食堂里对付的,这个时候大堤的情况已经基本上稳定下来了,也不需要领导们在大堤上坚守作秀了,一切都开始转入较为有序的正轨上,防洪形势仍然严峻,但是已经不是那种危如累卵的局面了。

  陆为民悄悄的抽了十分钟把自己和顾子铭关在一起,细细的揣摩了一下如果觐见领导,领导问及一些具体问题想法时该怎么来回答,既然邵泾川让自己发挥,陆为民就没有理由不即兴表演一回,否则岂不是对不起这样一个机会?

  顾子铭也第一次见到陆为民如此严肃认真。

  陆为民让他作为总理来发问,陆为民做回答,这样一个设定让他也很是郁闷,他哪能揣摩得到总理会问哪些问题,陆为民给了他一些提示,让他尽量站在更高的层面来想问题,提问题,这让他也是急出一身汗来,只能勉勉强强问了一些大略性的问题,让陆为民也很不满意。

  不过想想也是,那个层面岂是随便什么人能站的,你就是能往那里想,也无法气定神闲的从那个高度来考虑问题,这不奇怪。

  补前天的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