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七十六节 敲打说教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七十六节 敲打说教


  “陆市长。”常明宇在陆为民面前却是没有多少底气的,换了别人,常明宇可以硬着头,但是在陆为民面前,他得低头。

  不为其他,苏谯和遂安的两大龙头项目都是陆为民一手牵线,现在苏谯和遂安的发展势头已然完全把其他几个县彻底甩开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底气,没有谁能做得到这一点,陆为民做到了,让人侧目而视。

  作为县长常明宇很清楚自己的责任,当一任县长,在经济工作上拿不起来,那么你在领导心目中的分量自然不会高,他也很清楚曲建东怎么就能从麓城县长升任泽口县委书记,而不是自己这个县长顺位升任县委书记,那就是因为麓城这几年在宋州正题萎靡的经济发展中显得耀眼,曲建东这个县长地位就水涨船高了。

  “唔,明宇,刚才与你和建东我也说了很多了,我也不想赘言了,县长不好当,我和建东也都是当过县长的,你现在当县长,我也相信以后你可能在以后到其他县当书记,这书记好当不好当,我相信你也能领会得到,将心比己,换位思考,我觉得很多问题都能处理得很好。”

  陆为民慢慢开始了他到泽口之后的第三轮“说教”。

  这“说教”活儿不好干,曲建东和常明宇都比自己大十来岁,都是真真正正在体制内打滚几十年的老油子了,这年头不是你官职比别人高就能压人一头的,想要他们口服很简单,低眉顺眼的听你叽里呱啦说一大摊子废话。没问题,但是你想要起到作用,让这些人真的能把自己的话听进去,那就没那么简单了。

  陆为民自我感觉,第一轮就事论事,谈工作,效果还行,无论是曲建东还是常明宇。在这方面,陆为民还是有些自信的,来泽口之前,他也很是花了一番心思对泽口的经济情况做了一番考虑,不敢说因材施教,但是至少能做到有的放矢。

  应该说陆为民以前对泽口、梓城、西塔这些县份的关注度并不高,这也不能怨他。

  宋州太大了。六百多万人,加上经开区,那是十二个区县,来了一年多时间,前半年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宣传和政法工作上,一直要到去年末才算是把主要精力放在这边来,他只能有选择性的有所侧重。

  像苏谯、遂安和麓城、麓溪这些区县已经有一些底子的。他当然要倾注更多的精力,这几个县的经济启动起来,宋州的经济才能有稳定可靠持续发展的发动机,而宋城、沙洲以及经开区自然也不能轻忽,作为市里的核心区,这一块的发展如果拿不起来,无论你怎么发展,宋州都无法真正成为昌江的双核之一,但是宋城沙洲这些主城区的经济格局、架构已经摆在那里了,体量也相对较大。你想要三拳两脚打开局面,没那么容易,那就得讲求一个循序渐进。

  剩下的泽口、叶河、西塔、梓城以及烈山几个县,陆为民就真没有太多精力去过问了,叶河和烈山还好一点,叶河地理位置摆在那里,荻港也是市区下一步向东发展的跳板,加上谭伟峰去了叶河之后也有一些想法。所以陆为民对叶河的关注度还高一些,烈山因为有华廊集团,加上烈山煤矿和焦化厂都属于市属企业,规划的二期扩建正在紧锣密鼓的推进。陆为民也要过问,至于说泽口、西塔和梓城这三个县,就有点儿后娘养的味道了。

  不是说陆为民偏心眼儿,而是泽口、西塔和梓城三个县的情形比起其他几个县区来,其他几个县去的确更值得关注。

  泽口还勉强可以说靠着蠡泽湖,鱼米之乡,西塔地处宋州西南一隅,夹在昌州最偏远的落凤县和西梁地区的西碑县与宋州这边的泽口、遂安和麓城之间,既无自然矿产资源,土地也是以丘陵为主,农业条件也一般,而梓城更是偏处东南,山区占据大半,交通不便,一直是宋州最穷困的地区。

  这三地经济总体都较为落后,像西塔人口比宋城区还多,但是gdp仅有宋城三分之一,烈山、梓城和泽口情况也相似,只不过烈山今年经济增速明显提速,而梓城、泽口和西塔这三县的情况却不乐观。

  陆为民之所以第一站就走的是泽口,就是认为泽口在目前表现较为差劲儿的三县中他较为有把握的,曲建东的底细他还是比较清楚的,有想法,只不过在处理和常明宇的关系中没把握好,而常明宇也同样是有些思想的,陆为民看过他的一篇文章,对于农业这一块的看法颇有见地,正因为如此,他才会选择第一站到泽口。

  “陆市长,我和建东书记并没有什么……”

  常明宇犹豫了一下才辩解,但是一开口就被陆为民打断了,“明宇,我没有意思责怪谁,或者说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建东和你都有责任,我也不想各打五十大板,但是尚书记要我把话带到,那我就不得不说了。”

  常明宇低垂下目光,不再吭声。

  “一个地方要想发展,一个最关键或者说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党政齐心,一个县委书记和县长闹别扭的地方能把工作搞好,闻所未闻。”陆为民语气显得很平淡,“如果泽口经济真的搞得很好了,你常明宇和曲建东两个闹别扭,掰腕子,我没话说,甚至我可以向市委建议,比如你常明宇可以到哪个县去当县委书记,他曲建东也可以到市里哪个区去当区委书记嘛,因为这说明你们俩能耐够大嘛,能够在相互拆台对抗的情况都能把工作干好,这就是本事能耐啊,当然该安排到更重要的位置上去,但是如果在经济工作都没有搞好的情况下,你们俩还在这里斗得不亦乐乎,那我只能说你们俩是不是有些对市委今年布置的任务太过请慢了?或者有些无视市委的权威了,当市委不存在?……”

  常明宇觉得自己额际有些汗意了,陆为民的最后一句话已经流露出市委对他们两人的表现了,他是县长,而曲建东是县委书记,而且是才来半年的县委书记,如果真的让市委不满意要调整的话,常明宇可以肯定,走的必然是自己,而自己走的位置也绝不可能是陆为民揶揄调侃自己那样的县委书记。

  “明宇,你是老泽口了,今年市里各区县的发展情况你应该了解,苏谯和遂安我不说了,麓城和麓溪的表现如何,叶河怎样?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压力,知耻而后勇,泽口这么些年状况不佳,你们县委县府有没有认认真真找过原因?或者就是这么当鸵鸟,自我麻醉?……”

  ……

  *************************************************************************************************************************

  从泽口离开时,已经是下午四点过了,陆为民也不确定自己这一番敲打说教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这番话对曲建东和常明宇都还是有些震动的。

  市委对于干部调整的方向性越来越明确,尤其是对经济发展不力的地区干部调整更是具有针对性,不管是他曲建东还是常明宇,如果还是不顾大局,一味沉迷于拉帮结派玩对抗掰腕子,那么谁都帮不了他们俩了。

  陆为民感觉到尚权智现在的心态也有些浮躁不定了,这可能和他现在所处的微妙环境有一定关系。

  尚权智在宋州已经四年了,按照惯例,一届五年,尚权智也就还有一年来时间,对于尚权智来说,这一年多时间至关重要。

  可以说前三年尚权智都是在与梅九龄和黄俊青一系人马艰难的博弈,尤其是在没有得到省委足够支持的情况下,他这个孤家寡人的市委书记当得很辛苦,但是总算是在宋州站稳了脚跟,但是却浪费了三年时间,现在留给他的时间却不多了,他需要在这一年多拿出足够分量的东西来。

  自己之所以能够在他面前有些逾越而被包含,之所以提出的很多建议和意见,哪怕不一定完全符合尚权智的意思,但是还是基本上都获得了认可和支持,就是因为自己的表现的的确确给宋州带来了一些实实在在的变化。

  但是现在这些还不够,固然华达钢铁项目和风云通讯让苏谯和遂安呈现出井喷式的增长,麓城和麓溪也有了可喜的变化,甚至叶河和烈山也有了一些起色,但是这都还不够,现在泽口、西塔和梓城就成了尚权智的心头痛,让这三个县的局面尽快有所改观,与其说是尚权智委托自己来说教敲打,不如说是自己要来为这三县经济把把脉,顺带督促这三县要有所动作。

  继续,求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