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七十八节 电力需求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七十八节 电力需求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以林氏家族为首的这个投资考察团在昌江引起了极大关注,考察团在昌州呆了一天,就招来了四五拨前来拜访的客人,普明也不例外。

  除了普明市一位副市长率团拜会之外,安德健还专门在昌州设宴招待了考察团一行人,普明市委书记许嵩也参加了宴会,足见普明方面对这个考察团的重视。

  陆为民没有过多的去了解各地对这个考察团抛出的橄榄枝,在他看来,宋州只需要做好自己要做的就足够了。

  从三四月份开始,一直到五月骚乱发生之前,各个家族就已经进行了一些准备,在五月骚乱之后,这些华人资本就加快了从印尼的撤资步伐。

  林氏家族这一次从印尼撤出的资本就高达十亿美元,而李氏家族、黄氏家族和崔氏家族这几家合计撤离的资本合计至少也在十五亿美元以上,加上附带这几个较大家族撤离的一些较小的华人资本,至少也有五亿美元以上,可以说这一次从印尼陆续撤离的华人资本前前后后高达三十亿美元以上,这样一比庞大的资本虽然不可能都投入到大陆,但是陆为民自信可以赢得其中一部分。

  这些印尼华人资本原来在印尼那边大多是投资于银行、矿山、种植园、港口和百货业等,除了百货业外,前面几个行业在大陆都属于对外资禁入的状态,而目前这些华资都更倾向于力求资本的安全,在实业上的投资在没有看好市场前景之前。他们都不会轻易进入,所以宋州方面提出来的几个项目就具有相当吸引力了。

  宋州还有另外一个优势就是宋州在之前就已经开始对这些项目作了充分周密的准备,先期陆为民率队就到了香港进行了投资推介和沟通,赢得了初步认同,这一次已经是投资考察团的回访,相当于进一步落实投资意向了,加上以前陆为民与林家结下的情谊,宋州方面已经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在这方面陆为民并不担心来自其他地市的竞争。

  更何况陆为民也不认为宋州一家就能把这些资金都吸引到宋州,三十亿美元,哪怕只有一半能进入大陆,那也是十五亿美元,兑换成人民币那就是一百多亿,这一百多亿能有一半落户昌江,那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鸡蛋不能装在一个篮子里这个道理这些华资都懂。更何况宋州目前在昌江的发展势头虽然迅猛,但是在经济总量上却已经和前面几个发展较快的地市拉开了距离,所以在这些华资接触其他地市也很正常。陆为民甚至也向林昌伦、林昌礼等人建议,可以多在昌江停留一段时间,看一看,有没有更合适的投资机会。

  陆为民的大度坦然倒是让林氏兄弟颇为推崇,认为陆为民有大将之风。这倒让陆为民又刷了一回印象分。

  “安市长,宋州谈好的项目就谈不上什么转让不转让,宋州干不成的,这些投资也未必能流入普明,宋州干成了,也不代表普明就没有机会,您不会不知道这一轮从印尼撤出的华资有多少吧?这不是我们昌江就能包圆的,更不是宋州和普明就能吞下的,据我所知他们的确有意进入大陆,但是从资金安全角度考虑。他们很谨慎,对项目的选择很挑剔,普明可能要从这个角度来考虑,如何打动他们的心。”

  陆为民沉吟了一下,才给了安德健这样一个建议。

  “西宋高速和宋宜高速这两个项目就要拉走多少资金,还不说你们还在忽悠他们搞一个大型电厂,为民,你们胃口可真不小啊。真是连残汤剩羹都不愿意留给兄弟地市都不愿意啊,我听你刚才这番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在宽我的心呢?”安德健悠悠的微笑着,看得陆为民背上都有些冒汗。

  “安市长。我怎么敢?”陆为民定了定神,没想到普明方面连电厂项目都知道了,这个项目都还处于准备阶段,市委市府一直都在强调要低调保密,林家那边肯定不会提,但是省里也有相关部门和领导知晓,看来普明方面也是把工作做到省里边去了,“我都是实话实说,西宋高速和宋宜高速对宋州很重要,早在计划之中,没有省里的支持,我们只能另寻出路,省里不给资金难道连政策都吝啬?这就说不过去了嘛。省里的昌桂高速和昌普高速已经立项,估计合用那一段很快就会正式启动开工,这个时候普明还来羡慕我们宋州,不合道理吧?”

  “那电厂呢?宋州电力并不缺,而且你们新麓山集团和华达钢铁项目不是都要建自备电厂么?怎么这个时候突然提出又要建电厂,而且是大型电厂,意图何在?”安德健对宋州要建电厂颇有些疑惑,普明南部山区普河上游有多个水电站,属于电力丰沛的地区,对电力这方面并不敏感,但据他所知宋州也不缺电,这个时候却突然提出要上大型电厂项目,不能不让安德健感到惊讶。

  陆为民把自己的考虑谈了,这也引起了安德健的深思。

  普明目前电力充裕,所以近期引入几个较大项目,像有色金属冶炼、热处理、模具制造等几家大型项目均已立项开建,这也是安德健到普明之后经过充分调研之后提出的工业兴市计划,普河在南部山区落差较大,加之水量丰沛,所以国电公司在南部山区开发的三个阶梯电站发电量很大,对于支持普明的经济发展裨益良多。

  安德健也是在担任普明市长之后几度赴省电力公司和国家电力公司会晤相关领导,请求国电公司方面在电力保障上予以支持,国电方面都是给予了正面回应,他一直认为普明在电力保障方面是高枕无忧的,所以对南部几个县提出的一些小水电项目也不太感兴趣,现在听得陆为民这么一说,他觉得也许自己也该未雨绸缪,先做好这方面的准备了。

  见安德健若有所思,陆为民也知道只怕自己这番话有让对方有些考虑了。

  不过这倒不是杞人忧天,三四年后的蔓延全国的电荒让工商业发达的地区吃尽了苦头,如果一味依靠国家电网的供电,手中没有足够的应急底牌,遇到了全省乃至全国的统一配电,你这些工业城市就要倒霉了。

  都让你错峰用电,问题是这错峰用电有那么简单么?

  保生活用电对于生产用电的冲击会有多大,只有那个时候的企业主们才能深刻体会有多么痛苦,眼睁睁的看着订单却不敢接,或者接了却做不出来,甚至遭到违约罚款,这里边的滋味非一般人能够想象。

  宋州不像普明,地势平坦,唯一的山区梓城和烈山也都没有像样的表面径流,不具备发展水电行业的条件,所以陆为民只能提前布局火力发电,明知道火力发电会带来一定污染,但是也别无选择,但火力发电的优势也很明显,尤其是冬春苦水季节又是用电高峰季节时,火力发电的优势就会展现出来。

  话题从印尼华资撤出进入大陆开始蔓延开来,逐渐又回到了昌江省里边的情况来,安德健在这方面的消息就要比陆为民要灵通得多。

  倒不是说陆为民对这方面不够重视,而是陆为民毕竟起来得太快,根基还是太浅,人脉关系方面与安德健相比相差太远。

  安德健到省里走一趟,要拜会的部门单位相当多,而能够给他提供各种消息的渠道也相当广泛,而陆为民却就只有那几个去处,渠道也要狭窄得多,在这方面陆为民已经意识到了,但是要想一下子得到改变却非易事。

  “梅九龄已经开始开口了,我听熟人说,恐怕也牵扯到你们宋州不少人,弄不好你们宋州又要有一轮动荡。”安德健看了一眼陆为民,斟酌着道:“我估计杨永贵怕是撇不清,毕华胜也很难说,至于说县一级干部中,只怕也会有不少人牵扯出来,你考虑过没有?”

  陆为民愣了一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考虑什么?”

  “杨永贵真要出事,他这个副书记就要空出来,你难道没有一点想法?”安德健声音变得冷峻起来,“就准备拱手让人?”

  “安市长,这事儿我想过,我琢磨着如果杨永贵能够拖到明年再下来,我也许能有一争之力,所以原来我也是向着这个方向在努力,但是现在如果他真的马上就要被撸下来,我觉得我的希望就不大了。”陆为民顿了一顿,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在安德健面前,他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想什么就是什么,“何况先不说省里会不会来人,陈昌俊虎视眈眈,尚书记在宋州时间也不多了,陈昌俊跟他从黎阳到宋州,鞍前马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估计尚书记多半是要推他上位,算是给他一个交代吧?”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