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七十九节 变化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七十九节 变化


  安德健摇摇头,“你还没有去争,就先把信心士气给坠了,那就肯定没戏。梅九龄虽然栽了开始吐事儿,但是据我所知他一直没有说宋州江堤这方面的事情,都只说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他不傻,这一次江堤决堤造成损失多大,影响多恶劣,只怕他一说这事儿,他脑袋能不能保住都难说,所以这还是一个持久战,估计也要等到他的防线彻底崩溃之后才会说到江堤的事情来,杨永贵也许还能拖上几个月,另外,尚权智虽然还是市委书记,但是这个市委副书记可不会由他来说了算,这里边变数很大。”

  “变数大归大,但我觉得目前的情形,从我个人资历来说,难度不小。”也摇摇头,陆为民实事求是的说:“我这才来宋州一年多时间,工作职务已经换了两轮,估计省里边也希望要稳一稳,我这个年龄和工龄也是劣势,在很多人眼里,我已经是火箭干部了,再要变动,估计很多人心里边都能憋出病来了,再说了,我觉得我在现在这个位置上真的干得挺顺手,尤其是这一段时间,换个位置,未必能有现在这么得心应手。”

  安德健笑了起来,“你说的不无道理,但是要看在什么特定情况下,宋州经历了这几轮的风波,可以说原来的党政班子成员,尤其是市委这边基本上调换完了,梅九龄在宋州的影响力经历了这么多年才逐渐肃清,可见梅九龄给宋州带来的影响,省里边可能要考虑既要保证宋州刚刚出现的起色延续下去。又要考虑宋州本地干部的情绪,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所以我估计宋州的调整多半还是要以目前在宋州工作的成员中,实质上童云松和魏行侠不也就是省里这么考虑的么?先来熟悉一下环境,然后他们两位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手,而你在其中位置也很关键,份量也不轻,你也不需要妄自菲薄。省里自有考虑,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扎扎实实把手里边的工作干好,一步一个脚印,干出成绩让省里边看着,要让打击都无话可说,不敢说离了你陆为民这宋州就没法转,但是至少也要造成一种态势。那就是你陆为民真的很适合在这个位置上干,在这个骨节眼儿上,没有谁能代替你!”

  陆为民端起茶杯,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不敢认同安德健的观点,“安市长,您这话太过了。您不是也一直常说这世界缺了谁都一样么?您这一说,我自己都有些飘飘然了,宋州前几年因为梅九龄的一言堂以及后续的种种风波,所以在本地干部的提拔上显得有些黯淡了,但现在像陈庆福、叶久齐、沈君怀、黄鑫林、雷志虎这一批干部还是开始成长起来,他们在各方面都还是有出彩之处,还是那句话,宋州离了谁都一样要发展,……”

  “为民,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也没有把你拔高到离了你宋州就不转的境地,我是指在特定阶段的节点时段上,离了你某些方面的工作就会受影响,我也不是让你恃宠而骄,各方面该做的工作你也得和其他竞争者一样去做,但是在同等情况下,你有更拿得出手的东西,某个位置你坐上去更能发挥作用。上边就会有所择重,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你不从各方面去拼一把,你就不知道你能不能行!就算这一次你不行,那么下一次上边也会有补偿心理。没准儿一个更好的位置就等着你,你先前在丰州竞争副专员失手,而后却到宋州来当宣传部长,不也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范例么?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安德健的建议让陆为民陷入了沉思,事实上在这个问题上他也反复考虑过多少次,委实没有多少把握,所以他也曾自我安慰的做过宽解,顺其自然,把手里工作干好,能成则成,但是安德健的话给他敲了一个警钟,那就是如果你一开始就没有抱定志在必得的信念,那么你就不可能在工作中全力以赴,而成功的几率就会大打折扣。

  “安市长,我明白了。”

  看见陆为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安德健冷峻的脸上这才露出笑容。

  “为民,常务副市长是一个很锻炼人的位置,我知道你觉得你自己在这个位置上更能发挥作用,但是常务副市长在党内职务的排位没有特殊性,也就是说无论你在常务副市长位置上干得如何,你在党内的位置排序上始终是一个软肋,可能在很多人心目中份量、地位、影响都比其他常委要强得多,但实际上在党内排位顺序,你却远低于其他常委,陈昌俊排在你前面,甚至连沈子烈这个秘书长也排在你前面,而在提拔上,上级往往有按照党内排位来考虑的惯性,这一点在你日后往更重要位置上晋升时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说一句不太客气的话,常务副市长在当前的习惯下,直接晋位一地行政主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是一旦担任了副书记,也就意味着你已经具备了作为一地行政主官的基础,因为行政主官也是副书记,所以你不要小瞧这一个微妙的细节,细节往往就决定成败。”

  陆为民心中一动,只怕陈昌俊也就是打的这个主意,站上了副书记这个位置,也就立于进可攻退可守的境地,谁都不傻,都明白其中的奥妙。

  ***************************************************************************************************************************

  摩碣山海拔八百多米,虽然在整个普明市不算什么,但是在普明北部尤其是普明市郊却是一处难得的清幽去处,尤其是盛夏季节,这里山高林密,鸟鸣竹茂,间或有涧水溪流穿行林中,还有著名的昌南名寺——摩碣禅院,委实是一处避暑度假的好去处。

  虽然已经是八月下旬,但是昌江的气温并没有降下来,普明市区的温度仍然保持在三十三度以上,但是一进入摩碣山上,沿着盘山道绕行而上,气温骤降,到半山腰就降到了只有二十二度,可谓宜人。

  这天人阁据说是北宋理学大家周敦熙弟子所建,这是半山处的一处平坝,从这里向上望去,群峰林立,环抱其中,一条溪流沿着山谷淌下,淙淙而下,在一处凹陷所在形成这样一个望月潭。

  沿着这个平坝斜着往下,就是著名的望月山庄,这里是普明著名的风景区,陆为民陪着安德健从天人阁旁的煮茗小筑出来,绕着溪畔的石板小径走了一圈,这才下来。

  “市长,准备好了。”龙子腾现在已经是一个十分合格而受宠的秘书了,安德健对龙子腾很满意,这可能也是有一些爱屋及乌的原因,陆为民的推荐,加之龙子腾的确表现很出色,纵然没有陆为民那么绝才惊艳,但是并不是每个领导都喜欢像陆为民那样鹤立鸡群的秘书。

  “唔,走吧,这里下去沿着溪谷有一大片谷地,是省乒乓球协会、省羽毛球协会和省网球协会的训练基地,环境不错,经常有队员来训练,我没事儿有时候也上来打一打球,活动一下身体,那边还有一个温水游泳池,累了倦了还可以泡一泡游一游。”安德健一边介绍,一边道。

  陆为民颇感惊讶,他觉得以前好像安德健对锻炼这一方面是不怎么感兴趣的,当然也和安德健当兵出身身体素质比较好有很大关系,没想到到了普明之后居然还培养起了抽烟喝茶之外的另外一个爱好起来了。

  “陆市长,市长说的没错,这里条件环境都相当好,原来市长也不怎么喜欢锻炼,现在市长每周都要上来打两场球,然后泡一泡,这对身体和精力都有好处,陆市长您也不妨试试。”龙子腾也含笑介绍道。

  望月山庄的名声陆为民也听说过,不过望月山庄因为地处普明市郊,加之又是山区中,距离市区也还有十多公里,所以在普明市里边倒是名声不彰,但是在上了一定层次的群体中,普明这个望月山庄知道的人就不少了,至少穆柯就和陆为民提到过望月山庄条件不错,盛夏时节在那里住一段时间,的确有点儿修身养性的感觉。

  “哟,安市长终于开窍了,不知道安市长是喜欢打网球还是羽毛球?”陆为民笑着问道,他还真有些感兴趣,宋州还没有这样一个综合性的文娱场所,尤其是这样具备锻炼条件的场所,还真没有合适的,也许是陆为民平素不太在意的缘故。

  “为民,我这个老头子不敢和年轻人比,网球和羽毛球的体能消耗太大,玩玩儿乒乓球都累得够呛,我本来是喜欢网球的,但是现在还只能把乒乓球玩顺溜才敢说其他。”安德健心情相当好,一摆手,“不过我现在乒乓球技术很不错,为民,待会儿我们打两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