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七节 奇葩女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七节 奇葩女


  陆为民醒来时头都还有些发懵,但是手无意间碰到旁边一具温软光滑的*时,他心就往下一沉,出事了。

  他努力回忆一下昏迷前的情形,好像是在练完球泡完澡之后,他为了感谢廖美芙,请对方两姊妹一起吃了一顿饭,然后送了两姊妹回她们的房间,但是在那么妹妹无比热情的邀请下,在她们房间小坐了几分钟,喝了一杯菊花茶,然后就再也没有记忆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坐起身来。

  看了一眼旁边的这具*,只穿了一个吊带小背心,大半个饱满坚挺的*都露在外边,浅淡的乳晕隐约可见,凸起的两点挤压在吊带背心上,清晰可见,下半身只有一条纯白的三角内裤,健美修长的两条*搁在自己腿上,几根油黑的毛发从大腿交合处的内裤裆部瞧瞧挤了出来。

  而自己只穿了一条平角内裤,两具身体甚至还纠缠在一起。

  不用想,这具身体就是廖美芙的,女孩还在沉沉大睡,似乎完全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陆为民使劲儿按了按太阳穴,他不确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不管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自己被人给上了套,最起码他知道自己是突然就昏睡过去了。

  无论自己再怎么没有自制力,也不可能就这么在对方的房间里睡着,而且居然是只穿了一条内裤和一个只穿了内衣的女孩子这么暧昧的躺在一起,这一点陆为民很清醒。

  回忆起昏睡入眠前的情形,陆为民心里越发肯定,问题就出在那杯菊花茶上,菊花茶他喝了半杯,锻炼之后又泡了澡。的确有些口渴,两口就喝下了半杯,而好像谁在旁边的女孩子也喝了。而给他们泡来菊花茶的就是女孩的双胞胎妹妹。

  毫无疑问,搞鬼者就是廖美芙的妹妹廖美蕖。想到这里陆为民心中越发沉重,现在他还不知道那个女孩子搞这么一出是什么意思,而眼前躺在自己面前这个廖美芙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也不确定。

  之前他一直觉得廖美芙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性格温和,积极乐观,即便是明知道她和妹妹在省女队不可能再长期留下。最迟明年就要被勒令退役,但是情绪还是显得很稳定愉快,但是没想到居然会和自己以这样一种姿态出现在房间里的床上。

  那个女孩子究竟想干什么?

  心中的谜团并没有保持太久,当床上那个女孩子也慢慢从沉睡中醒过来时。陆为民终于等来了谜底。

  ***************************************************************************************************************************

  看见这个有些得意的女孩子环抱双臂看着自己,陆为民有些无言以对。

  他不知打自己在什么时候和对方结下了深仇大恨,竟然用种方式来陷害自己,他最希望搞明白的,究竟只是这个女孩子一时间头脑发热。还是真有人在背后操纵,他最担心的是后者。

  “你拍了照?把我和你姐姐在一起的这副形象拍了照?”陆为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女孩要求和自己单独谈一谈,而两姊妹争吵了起来,最后不知道妹妹用什么话说服了姐姐。陆为民隐约听到了一句,“想想妈妈”,妈妈?

  两姊妹都是双峰人,陆为民印象中不记得自己和哪个女人发生过什么纠葛,而且以这两姊妹的年龄来看,她们的母亲至少在四十好几岁了,即便是三四年前,也肯定是四十岁以上了,陆为民的确想不起自己和这样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结了怨。

  “没错,照片底片我已经下山去交给我的朋友了。”女孩洋洋得意,“如果你敢有什么其他想法,那么这些照片就会出现在一些你肯定不愿意见到的场合。”

  “小廖,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吗?这是犯罪,你用迷药把我和你姐姐迷倒,搞出这样一桩事儿来,既伤害了我,也伤害了你姐姐,目的何在?”陆为民竭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现在还看不出这个女孩和外人勾结的迹象,更像是这个女孩子突发异想天开的表演,但是就是这种突发奇想,居然就把自己给套进去了,到现在,连这个女孩子究竟想干什么他都不知道,这委实让陆为民既有些担心,又有些郁闷。

  “你不用说这些,你只需要明白一点,如果你不想那些照片摆在省里边的领导面前,不想身败名裂,你就得听话。”女孩子显得很兴奋,显然被她自己今天的表现感到无比得意和自豪。

  “身败名裂?真是可笑,我被人陷害摆了一道,就会让我身败名裂,公安机关难道查不清楚这样一件鸡毛蒜皮的事情,一个敲诈勒索犯罪行为,难道他们都查不清?这太可笑了。”陆为民真的有些想不通自己会被这么摆一道,而且是玩的如此漂亮,让自己简直就没有回首的余地。

  “你不要嘴巴硬,你们这些当官的心思以为我们不知道?我承认公安局要来查,肯定能查出来,但是这些照片在我朋友那里,我把情况告诉了他,只要他没接到我的电话,他就会把照片寄出去,这些照片一流传出去,无论真实情况如何,你都的名声都完蛋了,难道说你还觉得能查清楚?你愿意这样赌一把么?”女孩非常笃定,显然之前也是对这些方面做过仔细的研究和考虑。

  “可你的目的究竟何在?你搞这么一出,不会就是只想把我给名声搞臭吧?我们无冤无仇,你冒这么大的风险来干这种事情,我想肯定有一个原因,为什么要针对我呢?”陆为民真不明白这个女人在想什么,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女孩一时间语塞,但是很快脸上就被激愤的表情所取代:“无冤无仇,也许有不知道的呢?像你这种人,到处为非作歹,恐怕都视自己的胡作非为为正常行为了,当然不记得自己做了多少坏事了,才会有这种感觉!”

  陆为民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儿要疯了的感觉,这个女孩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怎么就卯上自己了,这话里隐含的意思似乎自己无时不刻不在作恶,但是陆为民自我检点一番,好像还真没有干什么天怒人怨的坏事,怎么这个女孩子却是言之凿凿的那么肯定?这里边究竟有什么古怪?

  不过他现在基本确定这应该是这个女孩子的个人行为,不像是有人在背后唆使,这让他略微放心,如果说真的有人在背后使招,这问题还真有点的麻烦了,那肯定也就不止这一招两式。

  看见陆为民似乎无言以对,廖美蕖心中那份快感更大,这个家伙居然能够被自己用这种方式给弄得狼狈不堪俯首帖耳,这种成功的快感让她几乎要忘记先前的一切紧张和害怕,之前她就考虑过,如果这个家伙不就范怎么办?姐姐那边她倒是很放心,再怎么也是亲姊妹,而且这个家伙也是让自己家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让这个家伙付出一些代价也算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

  “说吧,你究竟想要得到什么?”陆为民注视着对方,淡淡的道。

  他从来不信这个儿世界上会有无缘无故的恨和爱,无因之果和无果之因都从来不存在,自己来普明是临时起意,而以前也从来不认识这两姊妹,现在居然被对方设下这样一个局,也就是说对方极有可能是在这么一两天时间里的临时起意,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对方临时起意有这种明显是敲诈勒索行为的动作呢?

  自己宋州副市长的身份值得她们赌一把,还是因为陪练而让对方觉得了屈辱?为钱,还是其他?陆为民还不确定,但是脱不开这些缘由。

  看见陆为民目光里已经有了一些冷冽,廖美蕖心中一阵狂跳。

  她还真没想好这下一步会怎么做。在她看来,这个男人是让她们家崩溃的根源,没有他的“不作为”,自己母亲就不会陷入绝境,这个家庭也不会遭此劫难,这个男人就该受到惩罚,但是怎么惩罚,她却没想好。

  她只是看到姐姐和陆为民似乎有些态度友好亲密才突然萌生了要让这个男人付出代价的念头,尤其是看到姐姐看向这个男人的目光似乎都有些异样,作为同胞姐妹,她很敏锐的觉察到姐姐的情绪变化,而这个男人果然在欺骗女人这一手上非常厉害,从未有过这方面经验的姐姐竟然在短短两天时间里就有点儿被对方骗得无限好感的模样,这更是廖美蕖无法接受的,她必须要制止有一场灾难的发生。

  这两天家里有点儿事,耽搁了,这几天总共差四节,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