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九节 解决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九节 解决


  在确认了廖美蕖背后的确没有其他人之后,剩下的事情就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陆为民以一种相当粗暴而简单的摧毁了廖美蕖的心理意志防线,尤其是在陆为民一条一款的把廖美蕖的“美好幻想”彻底粉碎之后,廖美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想要用这种方式来打倒或者要挟陆为民这样的人是多么幼稚而天真。

  原本在她看来是是完美无缺的计划在陆为民的“分析”下竟然变得那样拙劣而漏洞百出,陆为民甚至有条不紊的提出了几个应对方案来解决在她心目中可以让陆为民“就范”的“圆满计划”。

  廖美蕖甚至有些惊恐的发现,哪怕陆为民是真的犯下了如自己构想的那种“坏事”,比如糟蹋了自己的姐姐,似乎陆为民一样有无数种方法来摆脱,用各种手段来证明他的“清白”。

  她这个时候才发现似乎所谓“真相”真的可能会永远隐藏在不见天日的黑暗中,所谓的“真相曝光”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来作为后盾。

  在廖美芙的苦苦哀求下,陆为民并没有把事情交给最初扬言的普明市公安局,事实上廖美芙也没想到连她自己都会被妹妹“利用”了一把,充当了一回构陷陆为民的“道具”,这也让她既羞又怒且恼,但是这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她再是气恼愤怒也不可能坐看自己妹妹身陷囹圄遭遇牢狱之灾,所以她不得不哀求陆为民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廖美蕖一回。

  陆为民也不为己甚,只是让龙子腾安排他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一个熟人,迅速从廖美芙在普明的一个混社会的朋友那里把那几张照片和底片一并拿了回来。

  事实上廖美蕖先前威吓陆为民的话也是半真半假,照片和底片她是交给了人,但是这个社会上的捞仔根本就不知道廖美蕖临时放在他那里的东西是什么,也没有在意,一直到普明市公安局找到他取回东西。他也不知道那个档案袋里装的什么东西,他一直以为是廖美蕖的训练资料。

  廖美蕖的“桀骜倔强”在暴力机关的专业侦讯下,很快就土崩瓦解,两个刑侦支队的民警悄然把廖美蕖带到一间静室里只花了两个小时不到,就让廖美蕖把一切吐得干干净净。拿刑侦支队的那位副大队长的话来说。就算是问她自己第一次月经时间,有没有过自慰这些事情,她都得招。

  事实上击破了心防之后。这种女孩的态度就会变得比谁都老实,陆为民也从廖美蕖和廖美芙那里终于获知了这些情况。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几乎是“救民于水火”之中的解决亚洲国际事件的“善举”居然也会被廖美蕖视为是沽名钓誉,而且是踩着她妈詹彩芝的尸体上位。

  詹彩芝后来的结局陆为民的确没有多少精力去过问,这个女人给他的印象并不算深,唯一的印象就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只是在亚洲国际事件中她彻底沦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牺牲品,既是骗子们的牺牲品,同样也成了这件事情需要一个有一定级别的官员为此负责的牺牲品。

  看着廖美芙和廖美渠两姊妹的眉目间依稀也还有詹彩芝的风韵,陆为民终于能够把这两姊妹和詹彩芝联系起来了。

  在双峰的时候陆为民也听说过詹彩芝年轻的时候长得非常漂亮。也是在双峰有着不逊于萧樱、隋立媛和杜笑眉这双峰三大美人的名声,只不过随着年轻增长和官位的升迁,她的这方面名声才渐渐被双峰三大美人压过。

  陆为民没想到她居然还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而且还要以这样一种情形和自己的生活交织。

  生活就像是无数条在空中飘浮的曲线,时而交织,时而平行。时而分开,你永远也不想到下一刻你的这条线会遇上什么,而一旦两条线碰上,又会发生什么。

  ***************************************************************************************************************************

  淡淡的水雾在两个人之间飘起,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有些拘谨的捧着茶杯。双腿紧夹,规规矩矩的坐在自己面前,脸上有些局促不安而又有些烦恼的表情让陆为民也有些异样的感觉。

  这个女孩给陆为民的印象真的很好,和她那个妹妹简直是天壤之别,尤其是这个女孩在为她妹妹求情的时候表现出来的理性和亲情之间斗争的困扰痛苦,也让陆为民有点儿感同身受的感觉。

  这是女孩主动要求要见陆为民一面,大概是为了感谢陆为民的手下留情。

  廖美蕖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敲诈勒索,虽然只是未遂,但是其情节也足以让她在监狱里呆上一年半载了。

  她的要为母亲“复仇”这个理由显得很牵强附会,甚至连她自己在交待中也说她另外一个方面的想法是利用这一点要挟陆为民,以便于日后需要的时候可以让陆为民出面“帮忙”,比如她们解决工作问题的时候。

  仅此一点就足以让廖美蕖下地狱了。

  普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两个民警的专业侦讯手段很有技巧,让廖美蕖老老实实把事情前因后果以及萌发这个想法的初衷都吐得干干净净,这是陆为民最需要的,他需要弄明白这支“暗箭”产生的原因,以便于自己汲取教训,避免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当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汇聚到陆为民这里的时候,却让陆为民有点儿啼笑皆非的味道,这就是一个无良女孩的临时起意,无数个偶然碰撞在一起也就成了这样一个“必然”。

  廖美芙在整个事情经过中也一直处于受害者状态,无论是先前不认同妹妹的观点看法,还是后来和陆为民一起被廖美蕖用迷幻药给迷晕拍照,再后来的与妹妹争执对陆为民的“处置”,廖美芙都应该是站在一个很公允的立场,即便是内心因为母亲的出事对陆为民多少有些敌意,但是在和陆为民接触的这两天中,也渐渐被消融了。

  准确的说这是一个性格温顺理性而又不乏思想的女孩,和她那个妹妹完全是走了两个极端。

  “对不起,陆市长,……”

  “好了,小廖,这句话你大概已经说了一百遍了吧,这不关你的事情,准确的说,你也是受害者,是不是?”陆为民笑了起来。

  “不,陆市长,我必须要说这句话,美蕖她自小性格就有些倔强,而且可能我妈妈的事情她也有些误解,所以这种思维在她脑海中成了形,才会在这种情况下做出这样不理智的事情,我要感谢您的宽宏大量,……”廖美芙复杂而又纠结的心境让她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很迷茫。

  “行了,小廖,我相信经历了这一场事情之后,你妹妹也会得到一个教训,有所警醒,我还是那句话,事情真相不会改变,我也不会推卸属于我自己的责任,你和你妹妹可以抱着一种中性的心态去了解亚洲国际事件,了解一下事情的真是经过,实际上我觉得你内心其实早就知晓了一些。而你母亲那边,我只能说抱歉,她的问题是纪检和司法机关有定论,不是当时双峰县里能够置喙的。”

  陆为民看着廖美芙的粉靥,女孩简单画了一个淡妆,勾勒了一下眉线和唇线,让原本清纯靓丽的面容显得更为精致细腻,多了几分柔媚气息,大概是觉得这样正式来见自己,需要庄重一些。

  “谢谢您,陆市长,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廖美芙有些哽咽,眼眶里也多了一丝泪光,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赶紧拿出小手绢儿擦拭了一下眼角。

  “不需要在说什么,我能理解,我也知道。”其实陆为民内心也在嘀咕,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面对这个女孩的彷徨迷茫,他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来安慰对方,“你妹妹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你也不要太纠结,这件事情也没有惊动太多人,包括你们省队,所以,你不需要担心什么,按照你们原来的状态继续就行了,另外,如果你们真的遇到什么困难,也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电话。”

  陆为民的最后一句话让廖美芙心境顿时一变,有些破泣为笑的接过陆为民递过来的通讯卡,神色复杂的看着陆为民:“陆市长,您真的对我妹妹这件事情没有芥蒂?”

  陆为民笑了起来,似乎自己这张通讯卡就一下子化解了女孩内心的心结,“不,我肯定有芥蒂,不过我对于你只有感谢,你的表现没有破坏之前你留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我希望以后相见,我们可以更坦然,唔,对了,这些照片……”

  补五日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