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九十四节 战酣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九十四节 战酣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陆为民认真的阅读起来。

  文章内容针对性很强,就是针对宋州洪灾之后的救灾和重建工作,介绍了各级党组织在救灾和重建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并做了一些经验介绍,算是一篇相当详实的文章。

  文章内容好坏都在其次,关键是发表在了《昌江日报》的二版上,相信有关领导都能够看到这篇文章。

  陆为民想了一会儿,定了定神,在拿起顾子铭送来的那份《党建之声》杂志,这是*昌江省委主办的一份杂志,陆为民翻了翻,很快就找到了顾子铭替他折叠好的那一篇文章——《浅论新时期下党组织如何在经济工作中发挥领导作用》,没有什么意外,文章尾部的落名仍然是陈昌俊。

  如果说《昌江日报》那篇文章让陆为民还有些吃不准对方意图的话,那么发表在《党建之声》上的这篇文章意图就太明显了,新形势下,党组织,经济工作,领导作用,可谓一环扣一环,彰显作者高屋建瓴的“眼光”。

  战争已经开始了。

  陆为民放下杂志,将身体靠在椅背上,头仰起搁在椅子的背枕上,闭上眼睛,默默思考。

  事实上从杨永贵住进昌北医学院附属二院开始时,战争就已经开始了。

  梅九龄的落马显得波澜不惊,之前那一段时间并没有多少消息传出来,但是现在,各种小道消息已经开始满天飞,而身陷这些不利消息之中的杨永贵就是最大的受害者。

  宋州江堤溃堤事件成为省纪委盯住的重点,一位已经退休的水利局副局长正在接受调查,这个消息也是从郭跃斌嘴里得到的。

  案件调查的进展现在还不清楚,但是杨永贵在洪灾过后不久,就以身体不适住进了医院,这也是一个征兆。

  表面上似乎也还看不出两者之间的联系。市水利局那位退休的副局长也只是接受调查,现在还没有暴露出其他东西来,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问题肯定不会那么简单,*既然要查。那肯定就能查出个一二三来。没有人敢质疑*的认真。

  所有人都在预测杨永贵会在什么时候,一种什么样的姿态“消失”,像黄俊青那样调离无疑是最美好的。但是对杨永贵来说,也许就是一种奢望,而很大可能就会像徐忠志或者庞永兵那样,这个硕果仅存的前一届市委领导的下场会是什么,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杨永贵的命运已经确定,那么他消失后留下来的位置就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了,这个时候,谁会成为杨永贵的继任者?谁是最有条件的竞争者?

  事实上在之前这种隐形的竞争就已经开始,陆为民没有怠慢。同样陈昌俊也没有轻忽,而现在这种竞争不过更趋明朗化罢了。

  陈昌俊把战火燃烧到了通过媒体扩大影响力,提升知名度上边来了,这曾经是陆为民的惯用伎俩,典型的阳谋,现在陈昌俊正在还以颜色。

  无论是《昌江日报》还是《党建之声》。都是省里领导们必看的报纸杂志,如果能够在这上边吸引到领导们的关注点,无疑会为陈昌俊的印象大大加分,就像陆为民原来也曾经用过的利用宋州招商引资比去年暴增,基础设施建设进度进一步加快。遂安的通讯电子产业集群逐渐成形这些噱头在电视和报纸这些媒体上来扩展自己的影响力,展示自己的存在性一样。

  陈昌俊无疑是得到了尚权智的支持,但是这种支持很隐晦很有限。

  陆为民感觉得到,尚权智在这一点上内心是支持陈昌俊的,但是他同样也感觉得到陆为民在这上边展现出来的竞争力,他意识得到陈昌俊也许不是最佳的副书记人选,尤其是如果陈昌俊出任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之后,很有可能会让面前运转顺畅的经济工作出现一些问题,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和常务副市长之间的不睦会极大的消耗宋州的发展动力。

  陆为民估计在这个问题上尚权智也很纠结矛盾,但是最终尚权智还是选择了陈昌俊,只是他在选择支持陈昌俊的方式上变得艺术和隐晦了许多,不轻易公开表态,毕竟杨永贵现在并没有真正下来,而是等待着局面明朗化之后,大概要等到那个时候他才会发动致命一击,当然如果陆为民能够在局面明朗化的时候证明自己的实力,证明省里更倾向于自己,陆为民相信尚权智也许会有另外的选择。

  但在此之前,尚权智绝对会通过各种手段来帮助陈昌俊造势助力,这是作为市委书记拥有的特权。

  近期陈昌俊连续出席市里几个会议,发表讲话,而尚权智和陈昌俊也经常穿梭于昌州和宋州之间,这些当然都没有瞒过陆为民的眼睛,事实上对方也没有要遮掩的意思。

  这个时候童云松和魏行侠的态度就很重要了。

  也许自己该是有所动作的时候了。

  ***************************************************************************************************************************

  “魏书记,要回昌州么?”陆为民爽朗的声音出现在门口时,魏行侠正在办公室收拾着东西,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陆为民一眼,“我不像你,我还有老婆孩子,你这孤家寡人,哪儿都能对付,我一个月不回去,没准儿媳妇儿就要觉得我在外边有啥了。”

  “嗨,我可以帮你向嫂子作证,魏书记绝对没有在外边儿大野食,当然最好的证明办法,就是身体力行,自己彻底检查,那是最有效的验证和防范手段。”陆为民眨巴眨巴眼睛,笑眯眯的道。

  “去你的!为民,你现在身份还这样口无遮拦,小心人家非议!”魏行侠皱起眉头,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还有你的婚姻问题,作为同事,我必须要提醒你,除非你是独身主义者,否则你应该要有一个计划了,而独身主义者在我们基层,并不适合,你明白么?”

  “明白,明白,我这不是在广泛撒网,重点培养么?”陆为民嬉皮笑脸的道。

  “少给我来这一套,这话我都听了几遍了?”魏行侠收拾好东西,提起皮包,“你自个儿看着办,耽误了,那也是你自己的事情。”

  秘书本来到了门口,看见两位领导正在开玩笑,又悄悄缩了回去。

  陆为民觉得魏行侠这“耽误了”这句话似乎含义颇深,但是也不好深问,只好笑了一笑,“魏书记,我是真在认真考虑这件事情,但是你也知道这是一辈子的大事儿,选择不好,日后离婚,那还不是得给领导抹黑添麻烦?”

  “行了,我只是提醒你,你都是满了三十岁的人了,三十而立,这个‘立’字,也就是指各方面都应该有一个定性了,成家立业,你的业算是立了吧,家呢?现在不是战争年代,少给我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你不是要等到当省委书记省长才成家吧?”魏行侠斜睨了一眼对方。

  陆为民汗颜,连忙抱拳拱手,“受教了,一定谨记。”

  “是不是也要回昌州?童市长今儿个不回去,他明天有安排,就咱们俩,坐你车,还是搭我车?”洪灾之后这一个多月,魏行侠只是借着开会回去了两趟,这还没有真正休息一个囫囵周末,所以打算好好回去休整一下。

  两个人要回去的时候,经常互相询问,搭个便车。

  “要不还是坐我车吧。”陆为民想了一想。

  大切诺基开出市委大门时,陆为民注意到陈昌俊的车也正好进来,魏行侠也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陈昌俊的车。

  这段时间陈昌俊蹦跶得很起,目的也很明确,事实上坐在自己旁边这个家伙也很清楚,局面很快就会明朗化。

  对于谁来接任杨永贵,现在还没有一个说法,上个星期开会后,魏行侠也去了大老板那里,准备汇报一下近期宋州的工作,不巧陶行驹也在那里,有些话就不好说了。

  晚间大老板留了自己一起吃饭,魏行侠本来想找个机会了解一下情况,但是陶行驹一直在场,而且饭局后,陶行驹还和大老板一起有安排,魏行侠也没能找到合适机会。

  魏行侠也知道陶行驹对陆为民恶感甚深,自己有几次和陶行驹在一起吃饭时,陶行驹言谈间都流露出对陆为民的轻蔑和敌意。

  陶行驹和大老板走得很近,经常在一起,有很多私人聚会现在自己不是秘书了,也不适合参加,但是陶行驹却能参加,所以在大老板那里也很能说得起话。

  他隐约知道陆为民今天主动上门来的目的,他也知道自己回避不了。

  补昨天的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