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九十九节 角色扮演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九十九节 角色扮演


  陆为民一时间还有些吃不准虞莱话语里的意思,只是静静的坐在座位上,不吭声。

  对于这种话题,他这个外人是不好置喙的,一个是生身父亲,一个是生身母亲,而生身母亲现在又有了另外一个家庭,这样一个复杂的家庭,这样一种诡异的环境下,的确不好处理应对。

  虞莱仰起头来,就这样躺在陆为民的腿上,目光里多了几分捉摸不定,“为民,你说我该怎么办?”

  陆为民俯下头来,看了一眼虞莱有些忐忑的眼神,“你是不是没有更好的应对之策,是不是会按照我说的去办?”

  虞莱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没明白陆为民话语里的意思,陆为民笑了笑,“这种事情谁遇上可能都会纠结,没啥好奇怪的,当局者迷嘛,你父亲究竟只是找这样一个借口而不愿意回西北呢,还是真的关心你的终身大事想要看到你的未来才安心呢?你能确定么?”

  “不能。”虞莱很果断的摇摇头。

  “那不就结了,既然不能确定,我们就去试一试,我相信我和你的感觉能够确定一切。”陆为民很淡然的摊摊手。

  虞莱摇了摇嘴唇,很罕见的犹豫了一下才道:“如果,如果他……”

  “如果他是在找借口想要留下来,该怎么办?”陆为民帮虞莱问出了内心的担心。

  “嗯,……”虞莱脸上掠过一抹忧色,如果真是那样,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母亲那边又该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是你的父亲,这一点你无法抹杀,那么就只能坦然面对,看看他的表现,听听他的想法,再作打算,一句户。车到山前必有路,难道说我们这么大两个人,还能应付不了一个他?”陆为民拍了拍虞莱粉润的脸颊,爱怜的道。

  看着陆为民气定神闲的模样,丝毫没有把这事儿放在心上,虞莱突然发现自己整日的担忧烦躁似乎都一下子转嫁到了对方身上,整个身心都轻松了下来。嫣然一笑,翻身起来,“你陪我去?”

  “唔,你都话说到这份儿上了,难道我能不去?饭票变成男朋友,这似乎味道有些变了啊。”陆为民乐呵呵的道,笑得虞莱忍不住狠狠在陆为民的腰际掐了一把。“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有么?”陆为民笑着,“便宜是什么?嗯,那我还真该占占便宜,……”

  说着话,陆为民的手就有些不规矩的探入虞莱t恤的领口内,那对傲视群雌的豪硕双峰便落入陆为民手中,虞莱心中也是一荡,此时便是千肯万肯,但毕竟是在公路边上,若是被人瞅了去。这还要不要见人了?娇媚无比的白了陆为民一眼,敲打了陆为民的手一下,示意对方把手伸出去,“晚上让你摸个够还不行么?你要抱着睡都由你,……”

  两句话差一点就要把陆为民勾得心火待发,胯下长枪怒发,险些就要让陆为民难以自抑,好容易才算是把这份心思压下去。

  ***************************************************************************************************************************

  陆为民和虞莱一入座时。就吸引了已经先到的三人的目光。

  “小莱,这是你的男朋友?”紧挨着那个美妇人的瘦削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惊讶,显然是没想到虞莱真的带了一个男人出现,这和他了解到的情况好像有些不一样啊。

  “嗯。怎么了?你认识?”虞莱心里略有些紧张,虽说陆为民不在昌州为官,但是陆为民毕竟也算个小有名气的官员,而且最麻烦的还是陆为民家就在昌州,还在昌州读过几年书,在昌州认识他的人也不算少,自己这个继父虽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角色,但是也是在外边打滚了多年,万一真的见过陆为民,那可就麻烦了。

  “呵呵,没有,不认识,小莱这么多年可没见过你带哪个男孩子回过家啊,今儿个还是第一次呢,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在哪里高就啊?”

  瘦削男子摇摇头,目光在陆为民身上打着旋儿,他总觉得眼前继女带回来这个男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有一种威压感,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但仔细一打量,却又找不出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来,顶多也就是这家伙生得方面宽额有些气势罢了,自己也算是在社会上操练过多年的人了,好像还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喂,姓钱的,我女儿的男朋友轮得到你来问东问西么?”坐在瘦削男子对面那个面色黢黑皱纹密布的的男子恶狠狠的扫了一眼对方,眼中闪过一抹狡谲之色,大马金刀的一拍桌子,“小莱,坐爸爸这边来,让我看看你这个男朋友。”

  “你的女儿?你有尽过当父亲的责任么?”瘦削男子根本就没把对面这个男子放在眼里,撇了撇嘴,还欲再说,却被身旁的美妇打断话头,“莱莱,坐妈妈这边来,介绍一下你的朋友。”

  陆为民还是第一次见到虞莱的母亲,其他两个人也就罢了,陆为民知道虞莱对于她的母亲还是有些感情的,毕竟在十多岁之前,母亲几乎是一力抚养着她,尤其是在文革过后清算了她的父亲,一家人被扫地出门时,可以说是含辛茹苦的拖着虞莱挺了过来。

  不能不说虞莱在很大程度上市继承了她母亲的基因,五十出头的女人了,怎么看给人的感觉顶多也就是四十岁左右,如果不是岁月在她眼角留下了些许鱼尾纹,她看上去甚至就只有三十七八岁的模样,一双相当漂亮的凤眼,蓬松卷曲的乌发,穿着一条现在并不多见的深紫红色的旗袍,把相当妙曼的身段勾勒得格外婀娜动人,一条珍珠项链系在白皙的颈项上,更增添了几分高贵气息,让陆为民忍不住赞叹,或许虞莱二十年后依然是如此,那自己养着这个“情妇”就真的“千值万值”了。

  和同样不显年龄的隋立媛相比,虞莱的母亲更像是一个优雅的大家闺秀,而隋立媛却多了几分温润如玉的小家碧玉气息,不愧是三十年前省歌舞团的台柱子,也许是长久不上舞台和年龄的原因,体态显得有些丰腴,这一点和虞莱也有些相似,这条旗袍更是把这个美妇人的成熟气息暴露无遗。

  准确的说陈曼青已经五十一岁了,她刚满二十就结婚,结婚就怀胎十月生下了虞莱,而后有将近十年养尊处优的生活,然后就是截然大变,充分感受了地狱天堂之间的不同滋味,虽然后来又找了一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却并不省心,给她的生活也带来了无尽的烦恼,而更让她揪心的则是大女儿的特立独行,一直漂泊在外,只是偶尔回来看看她,对现在这个家更是充满了厌恶。

  女儿在外边混社会,丈夫早就和他说起过,但丈夫口里似乎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女混社会并不怎么在意,他本人也就不是什么善茬儿,只是这两年女儿好像又有些脱离混社会的日子,据说搞了一家演艺公司,专门为那些大型歌舞厅和迪厅以及酒吧提供演艺服务,具体情况如何,女儿偶尔回来也从不提,她也就不深问。

  她能理解女儿在外边为生活打拼的艰辛,在外边打拼肯定会遇上很多的不如意,所以她更希望女儿找一个好的男朋友,有一个男人为她分担,也许就会好得多,但是女儿在她几次提及这个问题之后,就相当绝烈的告诉母亲她不想嫁人,也不会嫁人,她只想自己一个人生活,这让她这个当母亲的也是伤心不已,她清楚女儿的脾性,几乎就是决定了事情不会再改变,对此她也是无能为力。

  没想到今天女儿居然会带回一个男孩子来,不管女儿是不是为了要把她那个从西北回来的生身父亲打发走而找来的替代品,但是至少能让女儿带回来的男人,而且是一个乐意做替身的男人,就足以让陈曼青提起兴趣了。

  对于母亲的招呼,虞莱虽然有些抵触,但是却没有拒绝,看了陆为民一眼,陆为民早已经相当乖觉的牵着虞莱的手,坐到了美妇人的一侧。

  “伯父,伯母,我是陆为民,虞莱的男友。”对于自我介绍,陆为民也不怯场,就这样的家庭聚会,虽然感觉上有些尴尬,不过对于见惯了太多大场面的他来说,不敢说是轻车熟路,但是也是应付裕如了。

  陈曼青对眼前这个男子第一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虽然身材高大,但是却也有股子书卷气,她最喜欢的男人就是有书卷气息的男人,而命运多舛,为生活所迫她嫁的两个男人,第一个是造反派头头,第二个则是社会边缘人,这也是她最大的遗憾,但似乎女儿在这方面就要比她幸运得多。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