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零一节 迷情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零一节 迷情


  回去的路上虞莱显得很安静,几乎没有一句话,陆为民也知道此时的虞莱心境还没有平息下来,所以也只是安静的开着车。

  一直到汽车快要到虞莱租住的小区门口,虞莱才把头靠过来,把陆为民的右边胳膊牢牢挽住靠在她自己胸前,幽幽地道:“有一个男人做依靠的感觉真好,如果这个男人可靠的话,那就更好。”

  “你的意思是我不可靠?是你爸还是你妈说的?”陆为民放开方向盘,用左手拍了拍紧紧挽住自己右胳膊的虞莱的手,淡淡的道。

  “我妈?我妈都被你忽悠得连姓啥都不知道了,她还有心思来考虑其他?你没见离开的时候他们俩那副恋恋不舍的劲儿,我敢打赌,他们肯定要了你的电话号码,你给他们没有?日后有你烦的时候!”虞莱心里既是得意,又有些担心,还有些说不出的失落。

  得意的是自己把陆为民带回来还真是长脸,虽然陆为民没有暴露他的真实身份,但是就凭那半吊子财经知识居然也能把母亲和继父给忽悠住了,母亲也就罢了,那个家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忽悠住的,据她所知那个家伙几乎把所有家当都砸在了股市上,母亲也是被这个男人给拖下水的,现在也迷上了炒股,成天茶饭不思,股市一开市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精神百倍,家里所有钱都砸进股市了。

  当然虞莱也承认家里没啥钱,也都是那个人自己在外边捣腾挣来的。

  她不是不想给自己母亲一些帮助,但是给了两次,虽然不多,但是都被母亲丢进股市里去了,而她现在的公司也还在积累期,也并不宽裕。

  虞莱知道陆为民经济条件很好,准确的说应该是陆为民家里有钱。虽然名义上是给陆为民当“情妇”,但是虞莱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和陆为民站在平等的地位上交往。

  她不否认自己喜欢和陆为民在一起,不管是*还是在一起吃饭休息,给虞莱的感觉这不是想象中的爱情,至少不纯粹,在她看来,也许根本就没有所谓纯粹的爱情这一说。

  这份感情对于她来说,却绝对干净,她没想要在陆为民身上捞点儿什么,即便是她的手机以及现在开着的这辆丰田大霸王。也是陆为民坚持要给她,让她拿着使用,她也不是那种矫情的女人,自己心爱的男人愿意给自己一些方便和帮助,她也不会为了所谓的颜面就坚决拒绝,那反而显得更虚伪,在她看来至少自己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他时并未想要得到什么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只可惜正如父亲很肯定的判断那样,自己和他这段感情似乎永远都只能隐藏在黑暗中,这一点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肯定会有一些遗憾。不过虞莱早就对这一点有过考虑了,并不太在意,原来她还一度认为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看上哪个男人,但是却被这个男人所征服。也许以后某一天自己会离开他,但是至少现在自己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跟他在一起。

  她不在乎以后会发生什么,也不在乎自己和陆为民之间会走到什么程度,她只在乎现在的这一切感觉。

  “那就是你爸喽?我觉得你爸并不像你所说的那样。嗯,他给我的感觉很不一般呢,虽然时代不同了。但是每个时代的佼佼者,都会有他自身的特质,你爸能在那个时代翻云覆雨,说明你爸也不是弱者,只不过他没能看清楚形势罢了。”

  陆为民慢慢回忆着和虞沧海的谈话,对方的言辞犀利而敏锐,更难得的是却不乏对这个世界的深刻认知,很难想象这个男人居然是在监狱里服刑了十多年,才进入现在这个社会几年。

  按照常理,一个在监狱里呆上十多年尤其是当今日新月异的这个时代,这种人是很难适应社会的,给陆为民的感觉是虞沧海不但很适应,而且似乎还在其中如鱼得水,最起码这个男人绝对不像虞莱母亲他们怀疑的是在西北混不下去之后才想来老死昌州那么简单。

  “你想知道我爸对你的评价么?”虞莱歪着头问道。

  “想。”陆为民不动声色的道。

  “他说你太优秀,我不适合你,你没办法给我一个女人需要的东西,怕你伤害我,他甚至说他可以容忍你骗我的身子,但是不能容忍你骗我的心,要你好自为之,……”虞莱幽幽的道。

  “啊?!”陆为民真的有一种石化的感觉,虞莱的老爹还真是一个奇葩男啊,居然可以和他自己的女儿说这种话,好一阵后陆为民才若有所思的道:“那我现在算是骗你的身子呢还是骗你的心呢,或者是鱼和熊掌皆得了?另外我这算是骗么?我觉得我是光明正大的征服攫取,那这样是不是就可以了呢?”

  “嗯,我也不知道,如果让我心甘情愿的给你当一辈子情妇,也就不算骗,至于说征服,你觉得你做到了么?”虞莱的心情也被陆为民霸气四溢的话给逗得好了不少。

  “那我现在也许就该给你表演一下征服的过程。”陆为民张牙舞爪的作了一个夸张的熊抱动作,免不了就有些手眼温存。

  虞莱有些情难自禁的扭动了一下身体,美眸中情意绵绵,黑暗中四周掠过的路灯光让这个面孔深邃的男子显得更加坚强沉静,给人一种强烈的安全感。

  “为民,去罗山湖那边。”

  “罗山湖?”陆为民莫名其妙,罗山湖都在市区北郊外了,虽然风景不错,但是有些偏远了,都这个时候了,侧过脸来看了一眼虞莱,却看见女人那双眼眸如水一般的眼波慢慢溢了过来,似乎要把自己淹没。

  他吞了一口唾沫,只觉得嗓子眼儿有些发干,而身体的某一部位似乎也在慢慢的膨胀起来,“要不咱们回家?”

  “不,我要去罗山湖。”虞莱揽住陆为民右胳膊,狠狠的压在自己胸前那两团饱满的软肉上,陆为民立即投降了,但马上又想反抗一下,“行,行,不过你不怕……”

  “我不怕,你怕么?”

  陆为民再无言语,大切诺基疯狂的右拐,驶上二环线,穿过其河铺立交桥,车速迅速提到了130迈。

  这个时候昌州城的车流量已经不是高峰期了,不过路上仍然车流如梭,陆为民把车速提到140时,几乎所有车都被甩在了后边。

  十五分钟后,大切诺基已经在罗山湖外环线的一处岔道上慢悠慢悠的越过绿化带驶入了山边路旁的一处树丛中,也幸好是越野车才能有这般能耐,否则轿车早就陷在了软泥中。

  陷入狂野迷情中的这对男女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疯狂的撕扯着对方身上的衣物,陆为民的衬衣纽扣被虞莱挣脱了两颗,下边的休闲裤更是被虞莱连扯带撕的扒了下来,而虞莱的t恤也被陆为民掀了起来,在虞莱的配合下顺手扔到了后座,那黑色的文胸直接就挂在了后视镜上,晃晃悠悠。

  看见虞莱那对即便是在黑暗中依然显得雪白耀眼的38e的*,陆为民只觉得自己的血液立即攀升了几度,而似乎觉得这样的诱惑还不够,虞莱缓缓伸直身体,就这样跪在椅座上,然后把自己的舞蹈裤就当着陆为民的面脱了下来,只剩下一条紫色带蕾丝边的t裤。

  陆为民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抚弄着那t裤前段的迷你绣缎蝴蝶结,揉弄着女人丰隆的*。

  虞莱的身体堪称陆为民见过女人中最完美的一具,几乎找不到任何瑕疵,如果一定要找缺点的话,那么也许就只有说太丰腴了一些,但是这种丰腴决不是那种没有锻炼松垮垮的*,而是柔绵中富有弹性的诱惑,让你的手无论触及到那个部位都不忍释手。

  t裤的这种花式很容易勾起男人的雄性荷尔蒙,而从边缘挤出来的几丝油黑毛发,更让男人难以自已。

  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t裤的虞莱狠狠的骑在陆为民身上,抱住陆为民的头,紧紧的将对方面孔压在自己*间,扑鼻而来的体香*很好闻,温软细腻的乳肌挤压着陆为民的鼻息和嘴唇,让他有一种如梦如幻的快感。

  当那双手握住陆为民的宝贝抚弄起来时,陆为民全身都忍不住激灵了一下,虽然以前欢爱虞莱也很放得开,但是虞莱却很少超出传统*的方式来取悦自己,而今天似乎虞莱受了某种刺激一般,变得格外豪放狂野。

  “莱子,怎么了?”陆为民轻轻的攀住虞莱的裸肩,轻声问道。

  虞莱咬着嘴唇不吭声,只是缓缓的翘起圆润豪硕的丰臀抬起另外一只腿,把t裤也脱了下来,然后对准身体缓缓的坐了下去。

  暗夜中,大切诺基轻盈的摇摆起来,和缓的夜风掠过树丛,带起一阵海涛般的声音,似乎在为两个沉醉在*之河中的男女伴奏。

  第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