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零六节 ,好为人师,投其所好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零六节 ,好为人师,投其所好


  黄贻夫和金克亚离开市政府小会议室时,又和陆为民在门口寒暄了一句,才下楼离开。

  两人都很自然的没有走电梯,而是走的楼梯。

  “金校长,感觉怎么样?你们艺校打算怎么做?”黄贻夫脸上还残留着一抹深思的表情,显然刚才那一个多小时的谈话让他感触很深。

  “黄院长,恐怕我们艺校的选择余地不大,这样好的一个机会,我们当然不会放弃,更何况现在我们艺校正在申报升为大专,本来也需要在专业上充实和扩招,就算是没有陆市长提出这方面的构想,我们艺校本身也就有这方面的考量,我们本来也做了一些这方面的准备,现在正好一拍即合,我们学校很快就可以启动这个计划。”

  金克亚很注意黄贻夫的表情变化,今天这个见面商谈,他没想到陆为民回当着两家把想法和盘托出,这让他有些不舒服。

  这分明就是丢出一块骨头让两所学校来争抢,轻工业学院在师资力量上要比艺校强得多,但是他们在专业教师人才上却未必够份儿,而且轻工业学院不像艺校专业性更强,陆为民提出的纺织服装设计的确很适合轻工业学院,这一点金克亚认可,但是在表演艺术这一类艺术要求更强的专业来说,肯定是艺校更强,至少金克亚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轻工业学院那边胃口却很大,黄贻夫不认可自己的各自发挥优势增设专业的意见,认为轻工业学院可以包揽一切,认为艺校可以培养更低层次的学员,这让金克亚非常愤怒,只是碍于陆为民在场,没有发作而已。

  “金校长,你是不是太乐观了一些啊?陆市长的要求可不低啊,不是你随便招几个班就能把他给糊弄住的。服饰设计这个专业让我都觉得有些棘手,这是一个新兴专业,国内好像也就是北京服装学院有这个专业,其他各省好像都没有正儿八经的这个专业,表演艺术。陆市长的言外之意就是模特表演吧。很有针对性,这可是一个新鲜事物,呵呵。老金,你们有这个准备么?”

  黄贻夫语气里倒是没有太多敌意,今天市政府这位陆市长的谈话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尤其是一些观点更是颇为新潮前瞻,让他也很是意动,轻工业学院近年来的招生情况不算很好,尤其是一些专业招生困难,学院里也一直在考虑如何迎合当前市场需求,而今天陆为民提出来的几条都很有新意。

  之前黄贻夫对宋州市政府官员的水平还有些看不上。但是陆为民却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且剖有启迪。

  “准备肯定是有一些的,我们艺校不比你们学院,我们的专业性很强,覆盖范围也比较狭窄,所以要升大专。就必须要在专业设置上有所考虑,表演艺术这个门类很宽泛,陆市长指的时装模特也好,平面模特也好,其实都是围绕着他所说的宋州要打造成为服装之都。更进一步要成为时尚之都。时尚之都这个称谓可能有些夸大其词了,但是服装之都我觉得还是有些条件的,关键要看政府怎么支持这个产业的发展,我们能做的只是一方面,作为一个衍生和附属产业,能够起的是锦上添花的作用,却起不到雪中送炭的作用,所以关键还在于这个产业能不能发展起来。”

  金克亚的话让黄贻夫对对方的印象又好了不少,这个艺校的校长还是有些见识的,至少分析问题很有深度。

  “老金,陆市长的雄心很大啊,按照他的说法,宋州是要做成服装、鞋帽袜、箱包、小饰品这几大类商品的生产制造中心,他给我的建议,不仅仅是要设立服装设计专业,还要包括箱包和小饰品的设计,据我所知好像国内都还没有学校设立有专门的设计箱包和小饰品专业,他这所谓的超前一步可真的有点儿跨得远,他在这方面花的心思可真不少,但我得说,他的这番建议绝对很有价值和意义。”

  黄贻夫摇头晃脑的道,“如果宋州市政府真的能在资金奖励上兑现,我倒是很愿意和他们合作一回。”

  金克亚也笑了起来,“黄院长,我们都是没得选择,而且这个选择还是我们心甘情愿的,说实话,只要有陆市长在,我还真有把握能按照他的想法做起来,不过你们学院是省里主管,你还有个婆婆在上边,我们这边要好一些,我打算先行一步了,可别怪我们学校占了先啊。”

  “金校长,我们也不会慢,本来学院在专业招收上就有调剂,我打算尽快向省里领导汇报一下,陆市长不是说需要他出面的可以拉上他一起去做工作么?我就打算把他拉着一起去到教委和文化厅以及分管省领导那里去走一遭,我琢磨着他的口才比我强多了,我也算是借他一把力吧。”

  “你倒是打得好主意啊!……”

  两个人一边谈一边下了楼,各自上车。

  ***************************************************************************************************************************

  御珍阁前陆为民刚下了车,就看见何铿也急匆匆的下车了。

  御珍阁在昌州属于规模小,位置偏,但是名气不小那种酒楼,三个掌勺大厨各有拿手绝技,官饭是不会拿到这里来吃的,但是私人宴请且规模不大的话,却很喜欢这里。

  在昌州十多年,生意一直很好,但是规模却从不扩大,那三位掌厨也是股东的话来说,规模扩大了,驾驭不了,味道也就控制不住,怕砸牌子,宁肯细水长流,保这块牌子,靠回头客做生意。

  虽说不扩大规模,但是比起十多年前刚起步时,御珍阁还是扩大了不少,只是比起那些生意一好就不管不顾的扩张的连锁加盟开分店的,御珍阁很好的把握好了自己,陆为民在195厂子弟校读书时就知道御珍阁的名气,只是当时还没有那经济实力敢来这里搓一顿。

  “铿哥来的这么早?”陆为民看了看表,和约定时间还差半个小时,自己来的早是应该的,何铿似乎没必要。

  “不算早,我联系了老方,他已经到了。”何铿苦笑着,看见陆为民吃惊的表情,“他今晚也请客,私人的,这碰局了,所以选在这里。”

  “方省长私人请客?”陆为民愣怔了一下,“这么巧啊,有没有啥影响?”

  “没办法,遇上了,但他说没事儿,窜窜台就行,何况咱们这边就咱们三人,他说没事儿,肯定就不影响。”何铿对陆为民的小心还是很赞许的,官场上走动,这一丝一毫都要考虑周到,稍不注意留下一个不好印象,要弥补就得要几倍的功夫。

  “那就好,这地方历史有些悠久了,老昌州都知道,不过好在官饭都不会到这里来吃。”陆为民点点头,“铿哥,那咱们先进去,再等等方省长那边。”

  “走吧,他可能也在那边安排,自个儿私人请客,还真新鲜,估计是他家里人有什么安排吧。”何铿和方国纲有交道,但是不算很深,能请得动方国纲,也是花了一些心思。

  安排的房间不小,显然是根据客人的需要来定,但是内部装饰很紧凑,一圈靠墙沙发顿时就把档次提升起来,再来一个屏风把进门处隔开,让整个房间的私密性强了不少。

  “为民,不错,拿得起放得下,这份气度就够了。”何铿拍了拍陆为民的肩头,很满意对方的表现,“机会要抓,但是不强求,不是你的,强求不来,该你的,你得抓稳。”

  “铿哥,这该你的和不是你的,不好判断啊,利令智昏,这身在局中,哪能自拔啊?”陆为民自我调侃着,“我这不也还是有些不死心么?总要等大佬当面给我画个叉我才能安心倒下去不是?”

  陆为民的自嘲逗得何铿笑起来,“知足吧,为民,我不在你们这条道上混,但是也算是阅尽你们这里边的风雨了,你才三十岁,还想怎么着,还给不给别人活路?”

  “路就那么窄,你不抢先挤上去,那也许就是一步落后,步步落后了,这条道上要想弯道超车,需要付出就得更大。”陆为民耸耸肩,手放在沙发扶手上,显得很淡然,“我当然要尽一切努力,把我的优势条件展示给组织,至于说组织看得上眼看不上眼,那不在我控制范围之内。”

  “嗯,我听说你们宋州近期在搞城市总体规划,老方可是这个行道出身,嘿嘿,听说有点儿好为人师,……”何铿微微点头,脸色耐人寻味,似乎是在揣摩什么,“投其所好,……”

  陆为民深深的看了何铿一眼,人精,有这样的朋友也算是幸运,算是替自己考虑够周全了,可谓英雄所见略同。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