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一十六节 有心算无意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一十六节 有心算无意


  国庆节从来都是一个最重要的节假日,不仅仅是因为假期长,季节适宜,而且还因为不像春节那样的传统节日需要走亲访友,尤其是对于体制内的人来说,更多的则是一个联络感情的好时机。

  虽然陆为民也很想把章明泉和齐元俊拉上一起和孙震吃顿饭,熟悉一下,但是很显然这不合适,官场上要讲求层级关系的,没有到那个层级,冒然加入,只会让人尴尬,破坏气氛,适得其反,所以在章明泉和齐元俊面前陆为民没有提夏力行此次回来的小聚。

  但宋大成和关恒情况不同,一来两个人是书记和县长,算得上是一方诸侯了,有随时面见孙震的资格,二来阜头今年的表现底气十足,就像关恒说的那样,孙震今年来阜头调研了三次,足见对阜头工作的看重程度,三来阜头是陆为民发家之地,陆为民做东,拉上两个昔日同僚,也勉强说得过去,而且不参与饭局,只是下午喝茶小坐的时候来打一头,汇报一下工作,提升一下紧密度,这样也说得过去。

  当然孙震也是明白人,肯定知道自己把宋大成和关恒拉上的意图,对于他来说这也没啥,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如果在允许范围之内,他也不反对给予二人必要的扶持,何况这二人的表现也当得起。

  至于贺锦舟这边,那就是扎扎实实的助推了,全省多少个书记县长这样的处级干部?能让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认识的又有几个?能够在贺锦舟那里挂上号都不容易,而且以这样的方式来见面,绝对是千金难买的机会。

  要实现从处级干部向副厅级干部这一质的飞跃,贺锦舟绝对是个关键人物,哪怕现在条件并不合适,但只要有了这个由头和印象,下一步就可以更好的牵上线搭上桥,为日后的铺垫做准备了。

  ***************************************************************************************************************************

  “大哥。电话!”

  “谁的?”手气不好的男子气哼哼的骂了一句,狠狠的把麻将牌丢出去,“三条!”

  “杠!”对面男子喜笑颜开,“大哥,您今个儿是不是看我们兄弟几个这段时间手紧,要给兄弟们拿几个啊?怎么老是不胡牌,光松牌啊?”

  “滚!”马脸男子脸色更见难看,“老子是情场得意,赌场失意,总占了一头!”

  “是啊。大哥这段时间眼圈都发黑,夜里太辛劳了,还是得省着点儿,身体要紧。”坐马脸男子下手的男子脖子上挂着一个狗头金链子,咧着大嘴笑道:“那小寡妇日弄得倒是舒服,可是也不能当饭吃,天天骑,哥您也得悠着点儿,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田啊。”

  电话继续响着,拿着电话的平头男看了一眼电话,犹豫了一下才道:“大哥,好像是外地电话呢。……”

  “哦?”马脸男子脸色一紧,赶紧接过电话,一看号码,立即起身。“小光,你来帮我打几把!”

  接过电话的马脸男子疾步走进另外一间房,迅速把门关上。看着老大神神秘秘的模样,其他几个男子都笑了起来,“是不是黑哥又把上另外的女人了,怕秦寡妇知道?”

  “呸!秦寡妇敢管黑哥的事儿?”另外一个男子接上话,“她不就像靠着黑哥给他扎场子,保平安么?”

  “不像!你看哪个女人能让黑哥这么认真?”狗头金链男子连连摇头,“肯定是正事儿。”

  房间里,马脸男子按了接听键,“叔,……”

  “干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电话里声音有些阴沉。

  “厕所里,刚出来,……”

  “我交代给你的事儿呢?”电话另一头声音变得有些不好听,“你怎么办事儿的,这么久就没有一点儿消息?”

  “叔,我真花了心思的,您知道我们以前没干过这个事儿,才上手,不太熟悉。”

  “这就是你给我的交待?”电话里的声音变得有些冷厉起来。

  “不,不是,叔,我们还在弄。问题是他现在根本不回这边来,我派人都专门了解过,都说好像他走了之后就基本上没有回来过了,您说的那个女人,他现在根本就没有接触,我打包票!那女人现在是县府办的副主任,每天在县里的行程我们都有人了解过,没啥特别,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个女人去宋州或者昌州就不好说了。但我的朋友了解过,都说至少有半年都没有听说过那人回来过。”

  “还有呢?你这么久就干了点这些活儿?”

  “还有,那个隋寡妇,人根本就不在这边了,豆腐饭庄早就没开了,顶给别人了,那个骑龙岭和青云涧那边的旅店我们也去了解过,原来隋寡妇是搞过一段时间,但现在都不是隋寡妇在经营了,一个是男的,另外一个是一个小姑娘,听说隋寡妇一直在昌州呆着。”马脸男子吞了一口唾沫,握着电话的手也有些汗意,干巴巴的道:“另外就是那个小樱桃,您可能都知道,在宋州,可宋州那边我们没敢随便去,您说的,在宋州那边得小心,所以……”

  “那昌州呢?我不是说了,如果你们那边没啥动静,让你们重点去昌州摸摸情况么?你说那个隋寡妇既然在昌州,那在昌州干啥,住哪儿,那人和隋寡妇有没有往来,如果有,规律呢?他们住哪里?我不信这些情况你们就了解不到?隋寡妇就是双峰人,双峰这边总还有些亲戚熟人吧,难道这点儿情况还了解不到?”电话另一端声音越发严厉:“黑子,你这也算是尽心了,还是敷衍我啊?”

  “二叔,我哪儿敢啊?”马脸男子脸上浮起苦笑,挠着头,“二叔再给我一点时间,我马上安排人,不,我亲自带人到昌州去呆一段时间,肯定能查出一个一二三来。”

  “哼,黑子,二叔平时没找过你办事儿,既然找你肯定是重要的事情,我知道你手底下一大帮子人也要吃饭,也不容易,但这年头挣钱哪有那么容易?记住,事情真要办成,二叔不亏待你,二叔说话素来算话,你不笨,应该知道里边利害关系。”电话里的声音变得阴沉起来,“一句话,这事儿你的给我一个交代,必须要有一个结果。”

  马脸男子叹了一口气,“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行,把账号给我,皇帝不差饿兵,……”电话里声音低了下来。

  马脸汉子搁下电话,仰起头思索了一阵,这才出扭开门锁出门,外边的一帮人看老大脸色阴晴不定,也都意识到可能有啥事儿,都没有再打牌。

  “大家收拾一下,把虎子他们从双峰叫回来,后天我们去昌州,办点儿事儿。”马脸男子耷拉着眼皮子,好一阵后才道:“可能要待一段时间,你们先把家里安顿一下。”

  ***************************************************************************************************************************

  搁下电话,男子仰躺在大班椅里晃悠了好一阵后,才重新拨出电话。

  “哥,不好意思,这边儿进展不大,那人基本不回丰州这边了,你说那几个女人都这边都盯着,但还没有消息,宋州这边这个我们不好查,还有一个在昌州,现在我们就是重点查昌州这个,对,肯定能有消息,我就不信他龙精虎猛一大男人会没有女人,你不是说他在双峰那边风流得很么?难道到了宋州还能变了性?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我哥,我当然会尽力,另外我就想问问,除了着几个女人,还有没有啥线索,要不我找人在宋州这边来摸摸情况?”

  ……

  “他是政法委书记又咋地?他在明,我们在暗,根本不照面,我们有心算无意,弄翻他是迟早的事儿,不过哥,这女人的事儿真能算事儿?你不是说他还没结婚么?我觉着就算是有事儿,只怕也把他撬不翻吧?不用撬翻?那,让他上不去,失去机会?明白了,我明白了,那这就简单多了,只要有那么几张照片,或者找到他一些把柄,写几封信,肯定可以起到效果,……”

  ……

  “哥,你也知道现在工程不好拿,我想来宋州接点活儿,您放心,我还不知道怎么做?在黎阳这么多年,我啥时候给你捅过篓子?嗯,大小不论,有活儿,能结到账就行,我听说你们几年那边动作大啊,……”

  补昨天第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