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节 组合拳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节 组合拳


  陆为民不能不多想一些,联想到郭跃斌在节中通过人给二姐带的话,他心里怀疑就更甚。

  关键时刻,就是稍微有点儿影响,也许就会生出一些变数。

  遂安通讯电子产业园虽然前期是杨永贵负责的,但是杨永贵其实并没有多插手,更多的是遂安县自己在推动,后来市里对遂安那边进度不太满意,才让自己插手推进,加之风云通讯最初也的确是自己一手牵线引入,自然而然也就被视为自己的“政绩”之一,享受“政绩”的同时自然也就要承担可能带来的风险,而这也大概就是其中之一了。

  遂安通讯电子产业园后期推进力度很大,主要是吸聚关联产业和附属产业的招商引资好于预期,大批中小型的相关电子、塑胶、模具产业、印刷、包装等产业都向这里汇聚,使得通讯电子产业园第一期规划在风云通讯的第一台手机尚未正式亮相出厂时就呈现出饱和状态,所以第二期规划也就在七月初就开始匆忙启动推进了,这也许是一个诱因。

  但陆为民始终有些怀疑,以杨达金的谨慎周密和曹孟非的老陈练达,照理说是不太可能悄无声息发生这种情况的,哪有这样怪异的情况,当地镇村两级政府之前丝毫没有得到消息,没有半点征兆,就出这种状况,原因只有一种,那就是有人先期就在其中预谋好了,一直按而不发,等待合适时机,等到了国庆后大家都有些轻慢疏忽的时候才来发动。

  只能有这种解释。

  陆为民到过桐柏镇两次,觉得桐柏镇党委政府也不是那种不接地气脱离群众的基层组织,也许在考虑自身政绩的时候会有些发展冲动,但是决不是那种对下边没有一点群众基础和掌控力的基层组织,所以陆为民不相信这样大的事情,在常规情态下。桐柏镇党委政府先前会一无所知,除了刚才自己说的那种情况。

  有谋而来,有备而来,针对遂安县委县政府哪一位领导?有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遂安县委县政府班子调整时间不到一年,班子相当稳定,杨达金、曹孟非以及班子其他几个成员,谁想要在其中作祟,首先就要说有谁从中受益。现在看不到这一点。

  不是针对县里,那就只能往自己身上考虑了。

  这由不得自己,有时候人在江湖,那就是身不由己,一个位置,只能一个人坐,你坐了,就没别人的份儿,这和杀父夺妻断人财路相差无几。

  陆为民不想把人想得那样卑鄙龌龊。但是现实却让他不能不考虑深一些。

  既然对方发动了,肯定就不止这一手,只怕还会有接踵而至的后手。

  这么一招或许会有些影响,但是还远远不够。以陈昌俊的老辣,不会只有这么轻描淡写一招才对。

  想到这里,陆为民心中压着的石头更重,这一年多。市里边事情不少,涉及到诸多方面的利益调整,陆为民不敢说自己也就做得十全十美。也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皆大欢喜,即便是做到最佳,也一样会有利益受损者,这就是土壤。

  下一步对方还会有什么招数使出来?

  不怕使出来的,就怕含而未发的,那才最危险,而现在已经进入关键时段,还拿出来恐怕都会陆续使将出来了。

  ***************************************************************************************************************************

  当数百几大纺织企业的职工把市政府大门堵住时,陆为民板着指头算了,这大概算是第三招了吧。

  事实上在得知了这一情况之后,他心里反而舒了一口气,提心吊胆的这样等着候着,还不如早点爆发出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是真的有个啥,陆为民也希望能够败得干脆一些。

  苏谯华达钢铁项目五家配套企业未批先占土地被捅到了省国土资源厅,省国土资源厅和省环保局的调查组正住在宋州调查,初步查明的确存在土地未批先占和基本环评未报批的现象,但是现在正在走审批程序,而且市国土资源局那边已经报审过关,市环保局这边的手续也正在补办,只是在时间上迟了一步,而土地报批手续却在送到了省国土资源厅那边被卡了下来。

  雷志虎和令狐道明如热锅上的蚂蚁,这几天都在市里和昌州来回奔波,只不过对方是有为而来,显然不可能这么轻易收兵回朝,而苏谯那边由于钢铁产业园摊子铺得太大,而企业入住的力度也很大,类似情况还不是一宗两宗,省国土资源厅和省环保局这边显然是不满足于现在这点儿战果,还想要再有所突破,这也让宋州市方面如临大敌。

  这是第二招,而这第二招也是击中了宋州方面的软肋,让宋州方面痛得喘不过气来,而苏谯钢铁产业园恰恰是陆为民最为得意的政绩,这一刀也把陆为民捅得够狠。

  还没等陆为民回过神来,这第三招又来了。

  办公室门被推了开来,魏嘉平和任东来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对不起,陆市长,我们给您惹麻烦了,是我们工作没做好。”

  陆为民倒是显得很淡然,债多不愁,虱多不痒,省里真要想把自己排除在外,这一两桩事儿的理由也足够了,这第三桩动用不上。

  摆摆手,示意魏嘉平和任东来不用太失态,陆为民示意二人先入座,“好了,该来的始终要来,四家国营大企业转轨改制,一万多职工的生计问题,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去了,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我自己都不相信,就一直在琢磨总得有点儿事情才说得过去,没这点儿事情,我心里还真不踏实,现在来了,我总算是踏实了。”

  陆为民一番话让魏嘉平和任东来都是目瞪口呆,好一阵后,任东来才忍不住道:“陆市长,照您这么说,你是等着候着这一波事儿啊?”

  陆为民瞪了任东来一眼,“我等着候着,并不代表我就希望它发生,但是经验告诉我,这种事情肯定会发生,你不能说你在高速公路上飙车明知道会被交警逮住罚款就喜欢交罚款吧?怎么,老任,你是觉得我很闲,想寻摸一点儿事情来做?”

  “不,不,陆市长,我不是这个意思。”任东来讪讪的一笑,搓着手,他隐约也听到一些消息,市委副书记杨永贵被省纪委调查,市里边这个市委副书记人选就空出来了,这位陆市长据说就是最有力的竞争人选之一,而这个时候出这种事情,可以想象,这位陆市长心里是多么的窝火。

  “行了,说说吧,具体是什么情况。”陆为民摆摆手,示意说正题。

  “陆市长,老俞还陪着卢市长在接待那些上访职工的代表,但是基本情况我们还是知晓一些。这批人员都不是一线工人,而大多是二三线和机关后勤人员,新麓山集团成立之后,生产线扩大了,对一线工人的需求还是比较大的,即便是一时半刻容纳不下,但是我们都是暂时采取了三班制轮岗,同时也在进行一系列的培训,估计到年底之后,这些一线工人都可以满负荷上岗,但是由于整合了几个厂的后勤机关,这批人员数量不小,而且这些人习惯了在国营企业中那种养尊处优的节奏,根本无法适应我们公司这边的工作,我们公司现有的部门科室人员都基本满员,所以对这批人,我们只能通过分流,要么经过培训下一线,要么到劳动服务公司那边去走三产,要么就是通过买断工龄的方式来解决,当然,如果谁能够有关系有本事调到其他单位去,我们更欢迎,但这批人对几个选项都不愿意,都要求留在公司几个业务部里边,这显然不可能,所以这些人一直吵吵嚷嚷拖着不愿意签协议,有些本来已经去了劳动服务公司那边的,干了两个月,吃不下那个苦或者觉得丢了颜面,又都跑回公司来闹,……”

  任东来对这里边的情况很熟悉,对于原来的四大厂,林林总总一万多职工,有那么几百机关后勤人员显得很正常,国营企业么,吃喝拉撒啥都要管,但是对于新麓山集团这样改制后的企业来说,几百冗员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偌大一个新麓山集团现在总部科室业务部也不过几十个人,其中销售还占了大头,这些在国企中习惯了一杯茶一张报的闲散人员弄到公司里来,别说其他,光是风气就得要被这些人搞坏,所以任东来是坚决反对把这些人留下,宁肯在卖断工龄上多给一些优惠政策也不留下祸患。

  继续补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