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四节 一局牵动万人心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四节 一局牵动万人心


  终于将书案上的字写完,荣道声注视着宣纸上的几个大字,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把笔放下。

  想到这笔墨纸砚还是陆为民送来的,阜头的特产被这个家伙做到了极致,广告打到了燕京城里,连燕京城里著名的几家文房四宝店也都有了阜头的几个颇为著名的手工作坊产品,好酒也怕巷子深,这一点上阜头率先打破了原来文人们的酸腐格局。

  荣道声忍不住嘴角一笑,这小子还真有点儿“蕙质兰心”的气度,能走到这个位置也的确不简单。

  有些事情该解决的始终要解决,荣道声负手走到窗前,十一月的昌州已经有些凉意了,窗外落叶萧萧,一阵风掠过,纷纷扬扬的树叶落下,很有点儿草木悲秋的沧桑感,院中小径一直延伸到树林中,透出几分苍色来。

  田海华在自己来昌江时就专门提了宋州,而宋州提了两个人,一个当然是尚权智,另一个居然是陆为民,这让荣道声颇为惊讶。

  先前他还以为陆为民可能有夏力行秘书这一原因,但是谭学强这个田海华的前任秘书也没有田海华介绍得那样正式认真,他就知道肯定有原因,但没等他真正了解,陆为民已经开始了他的“自由发挥”。

  一局一局,一幕一幕,不能不说陆为民的绝才惊艳让荣道声刮目相看,虽然陆为民的资历的确太浅了一点。

  关于这个副书记之争,似乎都到了白热化状态,荣道声不喜欢这样,尤其是昌东宾馆这一幕,有着浓浓的阴谋气息,这让荣道声很不高兴。

  幸好那位刘斌主任的提议让宋州和昌江得到了一个扭转印象的机会,而宋州方面也没有让人失望,一副非常客观真实的答卷让调研组非常满意。

  花幼兰的直言不讳让荣道声很欣赏。但是这个女人性格的倔强一面又让荣道声也颇为头疼,不过想到即便是面对邵泾川,这个女人也一样峥嵘桀骜,也难怪中组部能把这个女人列为重点考察干部。

  陆为民是宋州市委副书记的最佳人选,而且陆为民出任宋州市委副书记有利于宋州明年经济工作的保持良好势头的可持续性和稳定性,这是花幼兰给出的意见,而且十分坚决。

  当然,肯定坚决不一定意味着就要成为现实,现实是什么,现实需要考虑综合平衡诸多因素。而不能仅仅只考虑某一方面。

  但是这一次宋州的表现却让不少人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荣道声知道至少方国纲的态度至少就明朗了许多,和自己交换意见时,也明确提出了在宋州市委副书记人选问题上省委组织部认为需要认真考虑宋州明年乃至后年的发展延续,确保这个良好势头不受影响,这一点适用于全省各地市,应该成为组织部门考察新近人事调整的一个重要原则。

  这也许是邵泾川借方国纲之后来表明一个态度?荣道声也吃不准,之前邵泾川是从来没有在这方面上有明确的态度,荣道声不能不考虑这一点。

  为这样一个人选与邵泾川意见相左。甚至分歧明朗化,既非荣道声所愿,但荣道声相信这同样也非邵泾川所愿,所以还需要考虑一下怎么来平衡协调。

  沉思良久。荣道声拿起电话。

  ***************************************************************************************************************************

  贺锦舟放下电话时,也在琢磨。

  搁一搁可能是当下最好的办法,宋州这个副书记之争牵动太多人心思,这个时候突然来动作。无论是哪一方都显得有些接受不了,那么搁一搁,放一放。等到有其他合适人选需要调整时,一起来安排,那就要浅淡许多,各方可能也更能接受一些。

  那就搁一搁,贺锦舟也知道方国纲在为此事儿伤神,那么现在这个搁一搁就是最好选择了。

  没想到陆为民这小子居然还能打动方国纲,这让贺锦舟也颇为好奇,不过贺锦舟再好奇也不会去过问这些,各交各的,他贺锦舟觉得陆为民合适,就当仁不让的推荐陆为民,至于说方国纲怎么想,陆为民怎么博得方国纲认可,不是他考虑范围。

  回想和陆为民认识、结交的过程,贺锦舟也知道此子非池中物,迟早会有一天要展翅高飞,不过这期间这小子也的确需要多番磨砺,这一次也算是一个难得的洗礼吧。

  一局牵动万人心。

  汪正熹摇摇头,丢下手中小铲子,提起喷壶,平静的给云竹喷洒着水,似乎完全没有被刚才的电话受到影响。

  但旁边跟了汪正熹多年的秘书却知道老板心情不太爽,只要心情不好的时候,老板就喜欢去浇花,细密如雾的水珠洒落在绿叶上,晶莹欲滴,老板最喜欢欣赏这种状态,说是能通过这种观察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勃勃生机。

  汪正熹心情的确不太好,但是也不想秘书想象的那样糟糕,就是有点儿小不悦。

  方国纲上午就来汇报了一次,谈了组织部门的意见,认为当下仅有宋州这一个人选需要调整,可选择余地不大,建议在适时搁一搁,等到下一步其他部门和地市也有要调整的人选出来一并进行考察研究。

  这个建议合情合理,当然合情合理未必就要接受,一个人选难道就不可以调整么?工作需要这个理由不够么?不过汪正熹也只是这么想了一想,没说出来,方国纲来是代表省委组织部,而且多半也是获得了邵泾川的点头,汪正熹只是有些好奇邵、荣二人怎么就能水波不兴的就此达成一致了,看来这方国纲还有些本事啊,居然能撮合好这两人保持沉默。

  只是尚权智的想法就要落空了,汪正熹放下喷壶,拍了拍手,有得有失,总以为自己该得,那肯定就会有该失,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似乎一下子就寂寥无声了。

  杨永贵被省纪委带走引发的巨大波澜也在慢慢的平息,无数人伸长脖子想要看花落谁家,但是这脖子都发酸了,依然毫无音信。

  该干啥还是各自干啥,原来杨永贵负责那一块的工作很多都是陆为民在牵头,现在似乎也就成了有他不多无他不少。

  但陆为民知道没那么简单。

  一天不尘埃落定,一天都不会有安生。

  自打陈昌俊发动几轮攻势之后,陆为民就清楚陈昌俊不会就此罢休,耗费了这么多资源,动用了各方力量,不见个真章,不分出胜负,行么?回答是否定的。

  不过在陆为民看来,这个真章未必就是谁胜谁负,零和博弈在这个层面似乎有点儿说不上,至少陆为民是这么感觉的,省里那边一直没有动静,陆为民觉得这恐怕不是省里在纠结谁来干这个位置那么简单,总的还有点儿其他考虑。

  尚权智和童云松这边似乎也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甚至还有点儿感谢国务院这个国企改革回顾调研组来宋州,给了宋州一个展示舞台的味道,也就连带感谢那帮老干部的“呐喊”了,这也让陆为民相当的无语。

  不是刘斌这一手四两拨千斤,自己也许就在这一轮pk中出局了,这里边的惊涛骇浪,也只有陆为民这个当事人自知。

  陈昌俊还有没有后手?在陆为民看来,肯定还有,但是陆为民认为最厉害的一招还是这帮人到昌东宾馆的“呐喊示威”,不需要澄清,不需要了解,只需要造成影响,就足以让自己这一轮博弈中出局,好在正因为有了澄清和了解的机会,才变危机为机遇了。

  还有什么后手,陆为民都只能接着,陆为民觉得陈昌俊这一连串的出手一样也会给他自己带来后患,至少尚权智和童云松会怎么看?搅乱了局面,可能会对明年工作带来影响,对于尚童二人来说,一切都要服从于宋州发展的良好大局,这是他们俩执政升迁的根本,失去了这一点,他们就没有机会与同在一个平台上的其他人竞争,其他都要放下。

  陆为民觉得自己也许要和尚权智童云松二人谈谈了,不能这样无休止的折腾下去,那样对谁都不利,点到即止才是高手过招,决胜于须臾之间,如果要弄成明火执仗,玩成鱼死网破,那就是下三滥了。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