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五节 小把戏上不得大台面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五节 小把戏上不得大台面


  陈昌俊吸了一口气,朝尚权智办公室走去。

  已经有四天尚权智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了,唯一的一次,也是秘书通知。

  陈昌俊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其他都没啥,唯独昌东宾馆事件,恐怕是触动了尚权智的逆鳞了。

  他需要给尚权智一个交代,但怎么交代?把金玉堂推出去?这不但显得自己刻薄寡恩,没有一点担待,而且日后自己如何立足?

  陈昌俊忍不住想要苦笑,当金玉堂提出这个想法时,他第一时间就否决了,这不比向国土资源厅和省环保局反映一些问题那么简单,都是控制在本省范围之内,这一动就是涉及到全省的颜面,邵荣两位大佬肯定会大为光火,无论是什么原因,什么理由,板子都是要打到尚权智和童云松尤其是尚权智这个市委书记身上的,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否决了。

  但金玉堂却很坚持,他认为问题不像想象的那么严重。

  几个老干部去反映的主要是国企改制之后对原有党组织活动的破坏,只是呼吁要正视这个情况,并不涉及到国企改革具体问题,也就是说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吹风影响,让省里意识到宋州在国企改革上做得圆满完善,一样存在瑕疵,陆为民是靠这个华丽亮相的,给上边的感觉也是做得极为风光靓丽,而现在小小的暴露出一些瑕疵来,对于国企改制本身并不造成什么影响,却能很好的破坏陆为民在省里有些大佬心目中的完美形象。

  几个老干部中有一个是金玉堂昔日部队上的老连长,转业后一直在二纺厂担任党委副书记,早就对这种改制不满,还有一个是金玉堂昔日战友,在针织四厂织布车间担任党支部书记,那位二纺厂的党委副书记是退了休,但针织四厂的那一位却没有退休。却难以适应改制后的情况,陈昌俊知道无论金玉堂说得多么漂亮,绝对可控,但是这不过是口头承诺,真正走到那一步,只怕这些人嘴巴就会乱翻弄了,但金玉堂却很认真的告诉他,如果不这么一搏,也许就真的难以有多少胜算,尤其是随着时间推移。宋州经济发展局面显得越来越好的情况下。

  金玉堂是真心实意替自己谋划,当然他也有他的想法,他希望在年后一位人大副主任退下去之后到市人大任职,任何努力付出都不是没有代价的。

  对于金玉堂的坚持,陈昌俊最终保持了沉默,这实际上是一种默许,而默许往往就是打开潘多拉盒子的钥匙。

  事情闹腾这么大,直接导致了这个调研组到了宋州,出乎陈昌俊所料。也非陈昌俊所愿,而结果更是让陈昌俊瞠目结舌。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陈昌俊知道自己需要对尚权智做出交代。否则就要付出代价。

  看见陈部长过来,秘书很知趣的没有去通报,而是小心的让在一边。

  陈昌俊用目光看了秘书一眼,获得肯定答复之后。随即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

  尚权智瞥了一眼进来的陈昌俊,默不作声。不过面部表情倒是看不出多少变化,这让陈昌俊心里边稍稍安稳了一些。

  始终要面对,回避也不是办法,这种事情越拖当事人心里越梗,后果更糟糕,陈昌俊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如实话实说,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和盘托出,跟了尚权智这么多年,要想狡辩推诿还不如把一切责任承担下来。

  “尚书记,我来承认错误。”看见秘书已经小心的把门拉上,陈昌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声道。

  尚权智眉梢扬了扬,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却又没说出来,只是站在书桌前,一只手轻轻的敲击着书桌案板,像是在作什么决定之前的考虑。

  如果说对方说是来道歉,那么尚权智就不打算给对方这个机会了,但是对方却说自己来承认错误,看见陈昌俊低垂下来的头上斑白的两鬓,尚权智心中又是一软。

  陈昌俊也是五十好几的人了,再不搏一回,的确没有太多的机会了,也不能怨对方过甚,如果自己还会留在宋州,甚至留在昌江,也许对方都不会用这种暴虎冯河的手段,实在是陆为民给了他太大压力,这一点尚权智也是在国务院那个国企改革回顾调研组到了宋州之后才深深意识到的,如果只是用常规方式竞争,在这种特定的时期里,昌俊的胜算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小。

  想起对方跟着自己在黎阳那几年打拼的点点滴滴,尚权智原本冰封的心似乎又被融开了一道裂缝,他本是个重义之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本不是一个官员干部,而且还是一个正厅级干部身上应该有的特质,即便是有,也不应当在这种时候滥慈悲,但他发现自己的确做不到。

  仰起头思索了好一阵,尚权智才平视对方:“昌俊,我不需要听你承认错误,也不需要你解释什么,我只需要你记住,小把戏永远上不得台面,用得一时固然可以伤人,但是获益者绝对不会是你自己。”

  陈昌俊心里一抖,低垂下头。

  ***************************************************************************************************************************

  “民生银行那边对区里的这个诚信建设工作十分感兴趣,他们觉得我们的侧重点也选得很好,所以下个星期他们会来一个小组进行实地考察,估计要临时抽查我们金融办的一些资料,现场到相关企业进行实地对比,陆市长,这算是对我们的一个考验啊。”

  陆为民和黄文旭、郁波三人一边谈话,一边从区委区政府大楼里走出来。

  郁波一边介绍,一边纠结:“我们希望能够得到相关金融机构的认可,但是现在除了咱们区里的农村信用社外,连市里的城市信用社都不大买账,其他金融机构就更是眼睛向天,不把我们区金融办这一年来的辛苦工作成绩看在眼里了。”

  “老郁,这份工作本身就是一个长期积累沉淀的过程,公信力从哪里建设起来?就是这么一点一滴积累,一年不行,那就三年,三年不行就五年,五年不行十年,你我都能看到其中的奥妙和作用,关键是大家有没有这个信心和恒心坚持下去,你们去阜头看过了,阜头情况还不如我们这边,但是他们也在坚持,也遭遇了很多冷眼和讥讽,金融机构也好,私人个体也好,企业事业单位也好,都会逐渐意识到诚信机制建立的重要性,而首当其冲的就是政府也要严格按照这一点来执行,比如你给辖区企业或者居民的承诺,不能朝令夕改,再说一句难听的话,只要承诺过的,只要不是不可抗力,那么都要坚持履行。战国是秦国商鞅变法之前以负木赏金这一事例来确立政府的威信,虽然现在看起来觉得粗陋,但是在当时却是起到了极好的效果,而我们实际上也是在重建我们的威信,什么叫威信,权威和信誉,作为一个政府,权威和信誉比什么都重要,……”

  陆为民也知道郁波叫苦的原因何在,市里边的这些金融机构对于麓溪区试点的这个诚信体系建设不太感兴趣,区里希望整合各家的信用资源,但是各家金融机构却是敝帚自珍,不愿意对麓溪区金融办开放,同时也不接受区金融办这一年来积累的起来的一些资料,宁肯他们自己去重新采集收集,这种典型浪费人力物力资源的行径也让麓溪区方面很是气闷。

  “陆市长,我们自身很努力了,但是无奈人家不配合,这就棘手了啊,光我们一家,玩不转啊。”黄文旭自打与国庆节期间与陆为民一起同贺锦舟吃过饭之后,关系走得更近,本身两人在很多观点意见上就有共同语言,有了那么一顿饭,如同粘合剂一般让双方关系更为紧密。

  “一步一步来,民生银行是新来者,他们是想要来传统四大行里来抢地盘挖墙脚,既然四大行他们不愿意和你们合作,你们可以向民生银行倾斜,把这最开始的合作做到最好,我相信这要头开好了,大家都尝到甜头,总会有人坐不住的,都不傻,没有人会对合则两利分则两伤这种事情拒绝,不过是不愿意承担吃螃蟹的风险,固有保守思维作祟罢了。”

  陆为民不以为然。

  民生银行有陆志华在其中推动,在昌江这边陆续推动试点,这本身就是一个合作过程,事实上也是双方都拿出相当诚意来想要打破传统四大行打破的垄断局面,而单单依靠自身力量,民生银行显然无法做到,现在有地方政府的支持,这也算是一个契机。

  第二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