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四十一节 新的选择项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四十一节 新的选择项


  西梁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也让昌江省委省政府意识到西梁地区前两年经济高速发展背后隐藏着的巨大陷阱,而本地官员中在这些经济活动中参与度甚深,多少都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瓜葛关系在其中,以梁耀光和尤坤两人为例,可以想象得到西梁地区还会有干部牵扯其中。

  贺锦舟知道这一次方国纲有心要帮陆为民一把,而陆为民的表现也当得起,而西梁地区这一次出的状况意味着有更好的机会,当然这个更好的机会还要看怎么来认识,但贺锦舟准备试一试,看看方国纲的意见。

  “国纲部长,西梁情况比较复杂,尤其此次城信社变故,反映出西梁本地官员在经济活动中问题不少,昨天德治书记碰到我和我谈了西梁干部调整的看法,他认为西梁这么些年来虽然主要领导有所变动,但是总的来说班子成员调整不大,所以建议组织部在研究西梁党政班子时考虑异地交流,这样可以有效的遏制不正之风和贪腐现象,我觉得德治书记的意见颇有道理,像梁耀光和尤坤都是西梁土生土长的成长起来的干部,两个人从参加工作开始就一直在西梁地区,从未离开过西梁,我们不能说他们出问题就是因为他们一直在西梁工作,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如果他们适时交流出去,也许会避免一些不良现象的滋生。”

  贺锦舟的意见让方国纲点头称是,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事实上邵泾川也和他谈起西梁班子问题时也说到了西梁班子必须要进行一轮调整,尤其是要考虑对西梁班子成员的异地交流问题,其中专门提到了分管党群组干副书记、纪委书记、常务副专员、组织部长这四个人选要考虑异地交流。

  现在主持行署工作的地委副书记彭伟国并不是西梁人,而是昆湖人,是从昆湖副市长调到西梁担任地委委员、常务副专员,当时在西梁也受到了西梁本地干部的排挤,工作并不顺心,一直到宋振邦出任西梁地委书记之后。情况才略有好转。

  “嗯,老贺,我赞同德治书记的意见,事实上邵书记也持有相似的看法,今天上午和我谈了,也建议要考虑地委行署班子的主要成员的异地交流,并明确提出了几个职位人选要交流。”方国纲觉得贺锦舟似乎话里有话,沉吟了一下,“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邵书记也是这个意见,那就更好了。西梁目前党政班子中成员除了三个人不是西梁人外。其他所有人都是西梁人。所以我觉得要保证西梁下一步工作的开展,有利于西梁地区干部的顺利成长,必须要对班子进行大幅度交流。”贺锦舟也不忌讳,径直道:“现在省委有意让彭伟国担任行署专员。而尤坤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他也不可能在现在这个位置上呆下去了,而西梁明年的工作压力很大,所以我考虑是不是可由陆为民到西梁接替尤坤这一角,出任西梁地委副书记?”

  方国纲微微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复述了一句:“让陆为民出任西梁地委副书记?”

  “对,西梁班子既然需要调整,前几年西梁发展虽快,但是负债很重。这大概也是导致这一次西梁城信社挤兑事件的一个重要因素,陆为民也是搞经济出身,以前还没有负责过党务这一块的工作,让他到西梁,既可以帮助稳定西梁的局面。对陆为民本人也是一个锻炼,我觉得可以。”贺锦舟点点头,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方国纲一时间沉吟不语。

  宋州市委副书记和西梁地委副书记是两个概念,因为这边宋州市委副书记是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在市委班子中排位第四,而西梁那边地委副书记则是分管党群组干工作,地委中排位第三。

  不要小看这一步之遥,固然宋州的发展前景看起来要比西梁更好,尤其是当下宋州崛起的势头已经显现出来,但是对于像陆为民这样的干部来说,每前进一步都至关重要,如果此次他能巧妙的越过分管经济副书记这一步而直接到分管党群的副书记位置上,那对于陆为民自身来说也是一个绝不简单的跨越,至少可以为他节约一到两年时间。

  当然陆为民也可以这样考虑,那就是他先在宋州担任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等到尚权智离任,童云松和魏行侠顺位接班,他也来一个顺位接班接任魏行侠的管党副书记,但情况往往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方国纲清楚陆为民升任这个市委副书记都算是费尽心思了,想要几个月之后再来一次顺位接班,恐怕不现实,宋州这个三把手,极有可能是要从省里直接派下来的,甚至可能邵泾川心目中已经有了合适人选,这一点方国纲和贺锦舟都心知肚明。

  方国纲算是真正明白自己这个搭档算是真正在替陆为民谋划了,他甚至有些好奇陆为民怎么就这么合对方的胃口了,贺锦舟的脾性方国纲还是有些了解的,不能说孤傲清高崖岸自赏,但是看不上的人他是绝对不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因素就改变他自己的态度的,就算是汪正熹给他打招呼,她也不会轻易点头,像他这样不遗余力的替陆为民谋划,除了他自己的原因,不可能有其他。

  方国纲也承认陆为民是个人才,但能得到贺锦舟如此鼎力举荐的,还是让方国纲颇有触动。

  “老贺,你这个建议倒是有点儿新意,让陆为民任西梁地委副书记,可宋州这边怎么办?荣省长和老高、花幼兰他们明年可都是盯着宋州,指望着宋州能在明年有一个爆发,而现在宋州也的确具备了这个可能,这要把陆为民调走,那可有点儿拆台的味道啊。”方国纲琢磨了一会儿,才道。

  “方部,其实大家都知道宋州底子其实通过这一年已经铺垫得差不多了,您也是搞经济出身的,这华达钢铁和风云通讯一落户,两大产业园快速兴起,加上宋州纺织产业调整到位,蓄势待发,事实上宋州崛起也就是时间问题,童云松和魏行侠只要不是太离谱,宋州明年经济增速全省第一那是坛子里捉乌龟——手到擒来,这个时候陆为民留在宋州也就是锦上添花,但是把陆为民搁到西梁就是雪中送炭。”贺锦舟提出自己的看法。

  方国纲点了点头,贺锦舟的观点有一定道理,但是人事调整却不是你认为有道理就能行得通的,这关系到诸多方面的格局平衡。

  “另外我觉得这对陆为民是一个比较全面的锻炼,陆为民到西梁,高书记肯定会赞同,花省长也不会反对。”贺锦舟补充了一句。

  高晋现在在负责处理城市信用社清理整顿问题,正在为这些事儿弄得焦头烂额,陆为民如果到西梁,高晋平添一个臂助,当然高兴;至于花幼兰,陆为民能跨越一步,担任西梁地委副书记,是大好事,相信她也不会去挡陆为民的路。

  “这事儿恐怕还要研究研究,还要看邵书记和汪书记他们的意见,陆为民如果要这么一动,就要牵扯到其他人选的变动,谁来接他这个班,宋州这边班子也就要大动,还得要征求一下宋州市委的意见才行。”方国纲想得有些头疼,这也就意味着原来的考虑都要统统推翻从来,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儿,“老贺,你也先琢磨琢磨,再做一个方案来,看邵书记、荣省长和汪书记他们意见再说吧。”

  ***************************************************************************************************************************

  电话开到了震动,但是陆为民还是感觉到了,不过这会儿他不想接电话。

  萧樱的身体是柔软光洁的,柔媚腻人的呻吟声和短促尖细的惊叫声交替萦绕,让陆为民身体也迅速从最高峰的爆发中跌落下来,两个人紧紧的拥在一起,享受着那恣意放纵后的余韵。

  “为民,我们不能再这样了,被人发现了,不好。”良久萧樱才把自己头靠在陆为民肩头,幽幽的道:“我无所谓,但你不一样,真的。”

  萧樱是真的有点儿怕这种事情,在双峰她就被自己这个永济小樱桃的名声害得不浅,自己也就罢了,但是陆为民现在不一样了,位高权重,自然被人盯着的可能性就不小,一旦被人发现,那就真的全完了。

  从内心来说,她并不排斥和陆为民*,甚至还隐隐有些喜欢,这么多年来,积淀在心中情感*一旦被撩起来,那份感觉和冲动连萧樱自己都为之脸红,但她知道这太危险了,也许正是这份危险中的*才让人更恋恋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