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九节 非传统意义上的君子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九节 非传统意义上的君子


  陆为民颇为惊奇,看黄桂堂的样子,叶河是真的准备有一番作为的模样啊,他点点头,“桂堂,那就说说吧,如果叶河真的有什么好的想法,市里当然要鼎力支持,放心,姓陆的没有什么艳羡嫉妒或者截胡的打算,只要是适合叶河的,我绝对支持!”

  黄桂堂点点头,对陆为民他倒也信得过,黄鑫林不用说,再怎么也是老乡加老辈子,“谭书记和我的想法是要把船舶制造以及相关产业作为我们临港工业园区的核心产业来打造,就目前来说,我们已经做了不少工作,去年我们为什么不太愿意把荻港交给市里统一来规划建设,就是因为我们担心市里的动作太慢,而且荻港很有可能在全市几个港区中被放在后边儿来介绍,所以我们有些担心,不过韩昌遂给我们县里打了包票,说荻港会优先考虑,而且龙游大道建设非常顺利,所以我们也才放心。”

  陆为民看了一眼黄桂堂,还真看不出这个家伙也有正经的时候,看样子谭伟峰和他是真的在这一点上是达成了共识了。

  “桂堂,看样子你们叶河县委县府是下定了决心了,造船业及其相关产业,这个产业可不简单啊,说实话我们宋州在这上边并没有什么特别优势啊,无论是资源、技术还是市场,这一点你们考虑过没有?”陆为民没有轻易下结论,只是指出了其中的问题。

  “陆书记,这一点谭书记和我当然清楚,荻港有一家船舶修理厂,县里的企业,规模不大,但是效益还过去,主要是负责船舶维修和一些小型船只的修造,荻港港区正在进行扩大、疏浚和修缮改造之后,也吸引了一些外来投资商,其中有几位来自金陵的客人。他们觉得在我们叶河考察了一番,对荻港港区和临港工业区的条件十分看好,尤其是在实地考察了在建的龙游大道和叶城到荻港的主干线之后,更是很满意。”黄桂堂咂了咂嘴,显然是对这拨客人十分感兴趣。

  “下半年宋宜高速黄宁——叶城段也会开建,这个消息他们知晓了么?”陆为民点点头。

  “这个消息不是才确定下来了么?我和谭书记也告诉了对方,所以他们更是有信心,准备在临港工业园依托原来的船舶修造厂进行改扩建,建设一家造船厂,一期投资会达到五千万。二期投资可能达到两亿元!”黄桂堂脸上泛动着暗红色的光芒。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这个项目在一期建成之后,每年可新增产值八千万元以上,二期建成之后可新增产值一点五亿元以上,实现利税两千万!”

  “除了交通和港口优势外。这拨客商还看中了荻港什么优势?”陆为民并没有被黄桂堂兴奋的语气所打动,冷静的问道。

  黄桂堂也冷静了一下自己,“当然,我们该给的优惠条件都会给到最好,而且他们也对我们把造船和相关产业列为荻港临港工业园区这一构想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引入更多的相关产业来做配套,还有就是我们紧邻宋城的解放机器厂。”

  解放机器厂是中船重工直属的船用柴油机生产企业,生产中速柴油机,效益一直不好不坏。原来一度曾经传言要划归昌江省然后由宋州市代管,但是这也只是一个传言,在宋州也算是一个鼎鼎有名的大型企业。

  解放机器厂生产的船用柴油机在全国都小有名气,只是近年来在面临来自国外柴油机的挑战下,解放机器厂的日子也不算很好过。

  很显然叶河想要发展造船及其相关产业。也是看中了毗邻解放机器厂这一优势,而别人之所以愿意来荻港,也同样有这方面的考量。

  见陆为民没有吱声,黄桂堂紧接着说:“陆书记请您放心,我们不会好高骛远,打造这个产业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县委县政府要做的也就是把产业环境和氛围培育好营造好,吸引更多的配套企业来落户,以一个龙头企业为带动,以附属关联产业的培育为契机,这样形成良性互动,当然临港工业园区也不仅仅是发展造船业,临港工业园区的区位优势和交通优势很明显,县里边也还在考虑一些其他产业的培育发展,但我们希望确定个主线,所以……”

  “我知道了,桂堂,不过这好像和你们这一次解决合金会归并信用社的借款没太大关系吧?”陆为民笑了起来。

  “怎么能没关系呢?陆书记,关系大了去!”黄桂堂一听急了,这熬了一天,不就是冲着这个目标来的,一下子撇开,那怎么行?

  黄桂堂又用了半个小时来说服陆为民,不过陆为民在这个问题上却没有多少让步,最终只同意增加2000万的借款,但陆为民也承诺会在荻港临港工业园区中帮助引进两个投资超过三千万的项目,这也让黄桂堂喜出望外,六千万的投资,建成每年的产值少说也是近亿元,其利税也可想而知,这甚至比多借2000万要更划算。

  打发走了黄桂堂,陆为民又用了半个小时搞定了郁波,方式方法都差不多,适当增加借款,但是肯定不会让他们满意,但是在帮助麓溪解决项目投资问题上,陆为民给了承诺。

  “陆书记,还是你厉害,我足足花了两个小时,说得口干舌燥,效果半点皆无,你来半个小时就把他们搞定,而且还说得他们两个眉花眼笑,这人比人气死人啊。”黄鑫林坐在沙发里叹了一口气。

  “也没你说那么严重,这两家伙也是心里有谱,过犹不及,明显不可能达到的目的,再说也白搭,不过麓溪那边在意料之中,没想到叶河谭伟峰和黄桂堂这两个居然还很有点儿雄心,超出了我的预料,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陆为民颇有感慨,他不能说叶河县委县府的目标是虚妄,但是要想打造造船及其相关产业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宋州地处内陆,虽然长江黄金水道是一大优势,但是宋州以前在造船业上并无什么特别底蕴,当然陆为民也清楚,都说造船业要底蕴,但也未必如此,前世中熔盛重工的崛起就如同一个神迹,但事实确实如此,谁能抓住机遇,谁就能因此而兴盛,他现在也很难判定叶河的雄心究竟是基于现实的客观考虑,还是夸夸其谈的妄想。

  “陆书记,造船行业投资大,关联度强,叶河的条件……”黄鑫林同样如此担心。

  “要相信投资者的眼光,政府只是培育创业环境,真正决定者还是投资者,作为专业人士,我相信他们会比我们看得更透彻更深刻。”陆为民摇摇头,“政府要做的就是把创业环境和氛围培育营造好,硬件基础设施,软环境,这两方做好了,无论发展什么产业,都立于不败之地了,市里边该支持的也要支持。”

  ***************************************************************************************************************************

  袁连美有些烦躁的站起身来,看了看落地玻璃外的门径,又看了看表,重新坐回去,臧梅撇了他一眼,丈夫很少有这样情绪不稳的时候,平素再遇上多么大的事情,他都能安之若素,但是今天丈夫有点儿失态了。

  “老袁,时间还早,你既然请了他,他也答应了你,就肯定会来。”臧梅淡淡的笑道。

  “我知道,不过心里就是沉不下来。”袁连美自我解嘲的笑了一笑,“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当初买宋州第一百货大楼也没有这么纠结,现在是越混越回去了,连点儿自信都没有了。”

  “是不是因为他软硬不吃,百毒不侵?”臧梅歪着头,身旁的爱马仕坤包很随意的扔在茶座上,若有所思的道:“都说狐狸始终要露出尾巴,可这位陆书记不简单啊,也不知道是真的修炼成精了,还是真的就是圣人君子了,我自认为阅人无数,也有点儿看不穿悟不透了。”

  “行了,收起你那一套,我早就说了,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陆为民没那么简单。”袁连美不耐烦的又看了看表。

  “我小人之心,他君子之腹?这年头还有君子么?不过是伪装得高明与否罢了。”臧梅摇摇头,“老袁,你真的觉得他是君子?”

  “唔,陆为民应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君子,但是我觉得他的确是不太把大家都看重的东西放在心上,而不是你所说的隐藏得够好,一句话,你得让他真的认可,他才愿意给予你支持。”袁连美沉吟了一阵之后才道。

  第一更求月票,双倍啊,兄弟们的月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