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十二节 卡住脉动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十二节 卡住脉动


  坐上车,臧梅才感觉到丈夫紧绷的身体似乎一下子放松下来。

  感觉得出来,刚才丈夫虽然很坚持,但是在面对对方的时候,还是给丈夫很大的压力。

  他们还是第一次拒绝这个人,虽然以前也没有几次交道,但是这一次是真正拒绝了对方的意见,而且他们能感觉对方内心恐怕有些不太舒服。

  丈夫和自己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是每一次面对这个男人,臧梅的感觉就是一句话,深如大海。

  听起来有些可笑,一个三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在自己夫妇二人面前,居然能够带给自己两人这样的感受,简直无法让人相信,但是的确如此。

  不仅仅是自己的感觉如此,丈夫的感觉同样如此,为此夫妇二人还专门探讨过,得出的结论就是此人的眼光思路太过精准,每每预测的事情,总是能够兑现。

  所以在上车那一刻,臧梅就有些后悔了,她不知道自己丈夫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

  “臧梅,是不是有点后悔了?”黑暗中,丈夫的声音响起。

  臧梅瞥了一眼身旁的丈夫,车外的光影流淌,照得车内人面目也斑驳陆离,难以看清丈夫面部表情,“为什么这么问?”

  “几十年夫妻,我还能不了解?”袁连美咧嘴无声的笑了起来,“何况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臧梅吃了一惊,扭过头,“老袁,你也后悔了?”

  “怎么说呢?从理性分析来说,我还是坚持我自己的观点,南城新区三五年根本不可能成什么气候,市里边的胃口你肯定清楚,给那么好的优惠条件,地价那么便宜,可以帮助贷款融资。甚至还可以分期付款,嘿嘿,陆为民的便宜那么好占么?地标性建筑,你能说我就修个七八层就行了?没个二十层以上,你想都别想。”袁连美幽幽的道:“二三十层一幢大楼建起来,除了我们自用的外,其他我们怎么办?银行贷款利息要照付,就那边的光景,租给谁?何况沙洲这边的情况摆明比那边强,否则陆为民怎么会这么使力的想让我们到南城新区这边来?”

  “那你又说你有点儿后悔了?”臧梅也不多说。问道。

  “那不还是因为陆为民给我们带来的意想不到太多了。我们到阜头投资的时候。我也觉得他是说得天花乱坠,如果不是考虑到地价着实便宜,当时阜头的招商引资也的确搞得很诱人,我是不会轻易下那个决定的。说实话,当时作出了决定之后我都又有些后悔,没想到陆为民的预言一一成真,阜头的旅游产业一起来,流动人口量大增,再加上本身经济也发展起来,县城面积和人口都是大幅增加,我们当时选的位置那会儿还觉得略偏了一点,现在。才几年,稳稳当当是城中心了,所以,我真有点怕陆为民刚才说的那些话又会重复这样一个事实啊。”袁连美声音有些低沉。

  “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臧梅有些不解了。

  “没什么意思,就是说说而已。不然憋在心里难受,这一次我不太看好他的判断,因为宋州不是阜头,一个县城,规模只有那么大,他是县委书记,只手遮天,可以动用一切资源来推动他想干的事情,但是在宋州,他不是市委书记,也不是市长,而且南城新区规模如此之大,一直顶到了螺子岭山脚下,如此大一片区域,按照他说的,金融、商业、服务和居住区域,哪有那么容易?现在连市里边那些机关干部对修到南城新区来都十分抵触,这南城新区哪有那么容易就搞起来?就算是能搞起来,也不是三五年就能行,我们美佳不可能把几千万砸在那片缺乏人气的土地上撂荒几年,我们承受不起。”

  袁连美语气很肯定,臧梅也默默点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南城新区会发展起来,但是不会那么快,我们美佳家底子还不够厚实,需要考虑更周全一些,沙洲应该是我们最好选择,当然,我们也不能拂逆了陆书记的意愿,所以……”

  “嗯,臧梅,你的决定是对的,如果真的有人愿意在太和坊修地标建筑,我们当然不会拒绝合作,顶多也就是装修和铺货,规模还可以由我们自己根据当时实际情况来决定,我们压力就会小得多。”袁连美笑了笑道:“这也对得起陆书记了吧?”

  ***************************************************************************************************************************

  看到袁连美和臧梅乘坐的那辆奥迪尾灯消失在黑暗中,陆为民嘴角那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才渐渐消失。

  这两口子陆为民还是比较佩服的,即便是隐隐以宋州首富著称,但是在工作生活上都还是显得很低调,一辆奥迪陆为民记忆中已经有好几年了,而且还是两口子公用,据说美佳集团还是有一辆好车,奔驰s300,但那是用来接待贵宾的,他们两口子从来不用,

  1999年还是属于房地产市场爆发的前夜时期,说是黎明前的黑暗也不为过,虽然国家已经明令取消福利分房,住房商品化货币化,但是很多人都还没有从单位福利分房这个思维惯性中走出来,对于要花几万块钱去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都还心存疑虑,即便是集资房,如果不是抱着趋众的心理,陆为民估计大家的积极性也要弱一些。

  市里边的房改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推开,这项工作市委这边是秦宝华在负责,市政府这边是交给了叶久齐,各单位部门原来的老住房都直接货币化,缴纳一定数量的成本价,这套房子就算是属于你个人私有财产了。

  宋州因为从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中后期经济发展严重滞后,财政状况困难,所以在修建干部职工的住房问题上严重滞后,不但很多年轻干部职工没有住房,而且很多三十多岁的中青年干部也没有住房,所以在这一轮住房改革的大潮中,显得格外无助。

  从去年开始的新一轮住房建设开始,都是以集资房的名义出现,但是究竟怎么修,修到哪里,也是争议不下,一直到去年年末才算是确定下来,都要修到市里边确定的发展方向——南城新区,这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正如秦宝华所说,群情汹汹,四下震怒,而作为提议者,陆为民本来非常好的印象陡然间就在市里边这些干部们心目中变得恶劣起来了。

  不过陆为民不为所动,童云松和魏行侠也不为所动,这是根本原则,从定下来这个意见开始,他们就预料到了会遭到来自各方的攻讦和软抵抗。

  市里个机关部门原本不少想要要集资房的,现在也都犹豫起来,这也更加重了很多人的疑虑心态,这些人又去说动了市人大政协很多老同志,纷纷到市委这边来反映,好在在这个问题上,无论是原来的尚权智,还是现在的童云松,都能硬得起扛得住。

  要解决这些人的心理障碍,就得要让这些人明白了解南城新区的发展趋势,但光是口头让他们了解明白,画两幅规划示意图,那都是虚的,真正能让这些人放心的,还得要实打实的打造。

  袁连美不愿意把他的美佳百货修到太和坊去,无他,因为他认定南城新区那边没人气,至少短时间内会没人气,他砸进去钱,就得要亏,同样市里这些干部职工不愿意把集资房修到南城新区去,原因也一样,就是觉得那边太偏太远,道路不通,交通不畅,既没有各种生活服务配套体系,又没有老城区早就健全的文化娱乐设施,空气好,环境好,那顶什么用?总不能买个菜,打一斤酱油还得要骑上半个小时自行车进城吧?

  越是没有配套服务体系设施,那么就越是没有人愿意到那边去居住,而越是没有人去居住,没有人气,那么配套服务体系设施的经营者就越是没有信心和兴趣,不赚钱,谁愿意干?

  良性循环和恶性循环,往往也就是在这一点上走分叉了,谁能赢得第一局,那么它就会赢得后边的每一局,而谁输了第一局,那么可能就会一直输下去,要想扳回来,那就要有更大的魄力和代价。

  崔阳夫和陆为民谈过几次,认为市里规划是不是把架子拉得太大了一点,步子是不是迈得太快了一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话没错,但是作为对前世城市化进程十分了解的他来说,这种非理性的表现却实实在在发生在这片土地上,所以他必须要卡住这个跳动的脉搏,唯有这样,才能让宋州下一步赢得更精彩。

  双倍最后几小时了,兄弟们把你们的底裤投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