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二十七节 盯上了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二十七节 盯上了


  “哦?你把陆老板家里情况说了?”皮志鹏顿时有些警惕起来,陆为民不常回来,家里就只有一个女人在住,好像是陆老板前女朋友的姐姐,他也说不清楚那个女人和陆老板是什么关系,他感觉现在这个女人似乎才是陆老板女朋友,但又觉得好像不可能。

  陆老板对他很不错,每次回来总要和他打招呼聊两句,有时候丢下两盒烟,春节的时候还给自己拿了一些年货,东西是一回事,但这份情谊皮志鹏很感动。

  自己一个小保安,算个啥?皮志鹏虽然不是很清楚那位比自己还要年轻许多的陆老板是干啥的,但是在部队上厮混那么久,回来又在社会上闯荡这么些年,凭他的眼光也能看出陆老板不等闲。

  陆老板也说他经常不在家,一个女人在屋里,希望帮忙盯着点儿,皮志鹏不知道让他帮忙盯着点儿是啥意思,但是他感觉对方好像不是那种意思,不是那种让他帮着看屋里女人是不是偷人养汉子的意思,倒是怕有谁来不利他家似的,但不管那种意思,总之他得尽这份心。

  陆老板屋里的女人的确长得挺漂亮,但是皮志鹏看那样,漂亮端庄,不像是那种在外边有野心思的女人,而且出入也很有规律,进出门的时候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总要微笑着点头示意,挺让人舒服的。

  “说了啊,能不说么?人家公安问情况,我能不说?但也没啥说的,就说了陆老板家里有哪些人,也没啥人,就一个女人,大概是他女朋友吧?也不知道他们结婚没结婚。”老周吧嗒着嘴巴:“他们问得很仔细,我就说陆老板不可能是他们所说的抢劫犯,人家是做大生意的,一直在外地,有时候一两个星期才回来一趟。都好几年这样了,他们还去八单元那边看了看。”

  皮志鹏心中一凛,这刑警好像有些不靠谱啊,还要去实地查看,这样大张旗鼓的了解情况,然后还要去看嫌疑犯的住地,这种做法不太合乎常理才对,他心里有点儿嘀咕,“哦,我出去看看。”

  皮志鹏疾步出门。四处观察。远远看见那两个公安上了马路对面一辆半新旧的桑塔纳。桑塔纳在原地调头,车上加上两个警察有四个人,那两个人皮志鹏一看就觉得不对劲儿,像是社会上混的人。不太像便衣刑警,和两个着装警察正在谈笑风生,似乎在讨论什么。

  而当汽车屁股转过来的时候,皮志鹏记住了车牌号,是外地牌照,昌k的牌照,皮志鹏并不知道昌k代表是黎阳的车牌照。

  回到门卫处,皮志鹏又不动声色的问了老周这两个警察的情况,老周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倒是觉得皮志鹏有点儿大惊小怪。

  皮志鹏想了一想,还是出去,找了个公用电话,给片区民警打了一个传呼,对方回了电话。皮志鹏小心的问了问这两天周围是不是发了抢劫案,对方说没听说,应该没有,皮志鹏又和对方说了两句,然后挂了电话。

  很显然,刚才那两个人有问题,近期这附近没有发生过抢劫,至少没有发生过比较重大的抢劫案件,而能让刑警队来人的抢劫案件,片区民警不可能不知道,那两个家伙在说谎,而且从一开始皮志鹏就觉得那两个人身上味道不正。

  更重要的是,那几个家伙显然是针对陆老板来的。

  问题是那几个家伙是想要干什么?劫财,劫色?或者绑架勒索?还是其他?皮志鹏已经下意识的开始脑补,但很显然是要对陆老板不利。

  ***************************************************************************************************************************

  很难得一个闲暇周末,陆为民晚上应酬,回家就很晚,这一觉也睡得很瓷实。

  黄文旭的考察已经进入了关键阶段,原本陆为民以为黄文旭可能会接替叶久齐,没想到从省委组织部那边传来的消息,这一批新提拔的干部都要异地交流,不再成长地任职,这也就意味着黄文旭必须要交流出宋州,这让陆为民也有些遗憾。

  他原本的想法是如果黄文旭能够出任副市长,那么可以向童云松和魏行侠建议由黄文旭来兼任经开区党工委书记,重新定位经开区,让经开区这驾马车先启动起来,至于孙承利,无论是宣传部长也好,市委秘书长也要,陆为民觉得都可以,当然这可能也就要涉及到沈子烈和曹振海的调整,不过现在一切都成了空想。

  陆为民是真有点儿舍不得黄文旭走。

  说实话,他和黄文旭最初并没有多少私人交情,完全是工作往来关系,但是随着接触愈多,他对黄文旭的一些构想思路也是越来越了解,越来越欣赏和投缘,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迅速拉近。

  黄文旭有想法,执行力也不弱,而且掌控能力更强,区长郁波不是弱者,但是在黄文旭的驾驭下两人配合依然灵动如一,就凭这一点,黄文旭日后造化不小,陆为民很愿意帮黄文旭一把,只是没想到这一帮倒是帮上大忙了,却要把黄文旭帮出宋州,让自己手底下缺了一个能干事儿能交流的角色,这让他很是遗憾。

  好在郁波的本事也不差,陆为民也很欣赏郁波的灵性,能够在黄文旭的光圈下依然毫无遮掩的展示出自身的风采,这就是本事,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身畔的女人身体有动作,似乎要起床,陆为民没有睁开眼睛,探手揽住对方柔软的腰肢,把对方拉进自己怀中。

  昨晚太疲倦了,陆为民回家已经是十二点了,洗漱完倒头就睡,连甄婕什么时候睡到自己身边他都不知道,一觉就拉到现在。

  “为民,别,都八点半了,该起床了。”甄婕身体在陆为民的手探入自己睡衣里时一下子就变得滚烫起来,嘤咛着道。

  “什么叫该起床了?这周末难道说起床也还要有定时?”陆为民把嘴挨着甄婕的耳边,轻轻嗅着发梢洗发水的清香,一只手早已握住了那对柔软茁壮的蓓蕾。

  “别,……”话尚未说完,樱唇已经被火热堵住,很快床第间便开始微微颤动,……

  甄婕从浴室出来之后,站在穿衣镜前,发现自己面色红润,光泽流淌,微微敞开的衣领让两团凸起若隐若现,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怪异,难怪亚琴也说女人若是没有男人滋润,便如没有水浇灌的花一般,恹恹无神,上周来昌州就问自己是不是为民很久没回来了,那言外之意就是自己和为民之间没有夫妻之事了,想到这里甄婕就忍不住一叹,她和陆为民之间的这种纠葛究竟会变成怎样,没有人知道。

  父亲似乎也看出了一点什么,这让甄婕很是心惊胆战,但是父亲现在似乎心思都扑到丰州那边那个女人身上去了,对自己也只是留了一句话,成年人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清楚,不要自误误人,但最后又来了一句只要自己喜欢,就别想太多,这让甄婕也是无所适从,不知道父亲究竟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误理解了父亲的意思。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甄婕有些迷茫,难道自己就这样一辈子过下去,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总觉得有点儿说不出感觉,关键在于陆为民会一直这样么?甄婕不知道。

  “笃笃笃”的敲门声把甄婕从迷茫中惊醒过来,她有些奇怪,这才九点半,这么早谁会来敲门?萧劲风他们显然不可能,即便是要过来,肯定也会和陆为民先电话联系,不会这样冒然前来,她小心的走到门前从猫眼里看了看,居然是门口那个姓皮的保安。

  “谁?”甄婕不知道对方有什么事情,但又不好不回答。

  “呃,对不起打扰了,我想找陆老板,和他说点儿事情。”皮志鹏也知道自己这么早来找陆为民有点不合适,但是陆为民昼伏夜出,碰到时间不多,昨晚很晚才回来,他不好多说,又担心陆为民待会儿直接开车出去,又碰不上,所以只能提前来敲门了。

  “啊?那你稍等一下。”甄婕回到房中告诉了还在床上似睡非睡的陆为民,陆为民也有些奇怪,他对皮志鹏印象一直不错,觉得这个保安很有点儿意思,不像是普通保安那样平庸。

  当把皮志鹏让进屋里来,皮志鹏把情况都告诉了陆为民之后,陆为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而在里屋没有出来的甄婕同样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你说一辆桑塔纳,挂着的牌照就是这个?四个人,你以前见过没有?或者说以前这辆车你见到过没有?”陆为民手里捏着皮志鹏交给他的纸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没有,陆老板,说实话,平时谁也不会在意停在马路那边的车,我也是因为这两个公安出现得有点儿蹊跷才去看了看。”皮志鹏摇摇头,一边起身准备离开,“我知道的也就这些,我会和兄弟们都说一说,加紧平时的巡逻。”

  “谢谢你了,志鹏。”陆为民也不挽留,这个时候也不是道谢的时候。

  第二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