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三十二节 动,静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三十二节 动,静


  同学在一起的时间过得很快,一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曹朗一行下午四点半过还有一个活动,是昌江省里相关领导来拜访中宣部一行人,曹朗也肯定要参加,而且晚上还有个欢迎晚宴要参加,这也是不能缺席的。

  陆为民起身告辞,曹朗他们还要在昌江呆两天,今天肯定没时间一起吃饭,陆为民准备明天或者后天请曹朗一起坐一坐。

  “对了,你们现在的宣传部长是滕光耀吧?我记得他当宣传部长没多久,你在当宣传部长的时候是谁在当省委宣传部长?就是你们现在的常务副省长花幼兰吧?”曹朗一边陪着陆为民出门,一边随口问道。

  “嗯,是花省长,怎么了?”陆为民觉得曹朗不会无缘无故问起这个问题。

  “那你和这位花省长关系肯定不错吧?你们俩都是从宣传部长转任常务副省长和常务副市长,而且时间也比较一致啊。”曹朗紧接着问道。

  “还不错,花省长这人相当精明能干,巾帼英雄,她也很关照我。”陆为民听出了其中一些味道来,连忙问道:“是不是有什么……”

  “唔,那就好,你们这位花省长听说中央很看好她,肯恩她很快工作就要调动。”曹朗听得陆为民说对方很关照他,就明白陆为民肯定和这位花省长私人关系属于比较密切的,笑着道:“可能会大上一步。”

  “大上一步?”陆为民心中一喜,脚步也放慢,压低声音道:“曹朗,你确定?”

  “嗯,应该没错,我高中一个发小,现在在团中央工作,他是人大毕业的,一个大学同学在中组部,据说你们这位花省长极有可能要接任团中央第一书记。”曹朗声音也变得小起来。“虽然是小道消息,但是据说可能性很大。”

  “啊?花省长刚担任常务副省长不久啊,这么快就要走了?”陆为民又惊又喜,惊的是花幼兰这么快就要离开昌江,她这一走,对自己肯定影响不小,喜的是,如果到团中央担任第一书记,花幼兰的前程无疑更为光明灿烂,影响力也会急剧提升。这也是一件大喜事。“我记得团中央第一书记应该才调整不久吧?”

  “嗯。所以也还有一些不确定性。”曹朗摇摇头,“具体情况就不是你我能知晓的了,只是听说现任第一书记要到人事部担任部长。”

  陆为民有些迷惘,这好像已经有些超出了前世的记忆。他不记得花幼兰还到团中央去任过职,记忆中花幼兰后来调到邻省担任省委副书记,后来接任了省长,而现在,这个时空似乎已经因为某些蝴蝶翅膀的作用再悄然影响到整个时局的变化,就像尚权智一样,陆为民前世记忆中尚权智也是担任了丰州地委书记而不是黎阳地委书记,后来到洛丘担任地委书记,最后从洛丘地委书记任上调到了省委统战部担任部长。最后到省人大担任了副主任,并未到皖省担任副省长,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已经彻底改变。

  曹朗不会无的放矢,更不会信口开河,他敢这样说出来。肯定也是得到了比较可靠的消息,只不过这种消息下边很难听到罢了,但是陆为民估计,最起码像省里的主要领导和花幼兰本人只怕是已经获得了一些消息了。

  ***************************************************************************************************************************

  曹朗离开昌州已经是三天后了,陆为民在第二天单独请了曹朗一顿,两个人好好的吃了一顿,这一顿饭足足吃了两个小时,吃完饭后,又去ktv唱了一会儿歌,借着酒意,两个单身男人都是在ktv包间里纵意叫嚣,很是发泄了一回,想要找回大学时代的感觉。

  不过对陆为民和穆檀之间这种诡异关系,曹朗临走时没有给出更好的建议,只能说让陆为民跟着感觉走,让陆为民自个儿拿主意。

  不过花幼兰可能要离开昌江还是给陆为民带来了不少困扰,有花幼兰担任常务副省长,他这个常务副市长很多对口工作都能很好的得到沟通对接,有些工作甚至直接在电话里向花幼兰汇报就能得到解决,如果换了一个人来当常务副省长,只怕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子铭,什么事儿?”看见顾子铭进来,似乎有话要说,陆为民抬起头来,把手中的资料搁下。

  “秦书记刚才来过一趟,看见您一直在打电话,所以就走了。”顾子铭小心的道。

  “哦?她没说什么事儿么?”陆为民有些奇怪,他和秦宝华关系很不错,这段时间也谈得很愉快,照理说不会如此才对。

  “没说,不过我看秦书记脸色不太好看。”顾子铭小心翼翼的压低声音道:“听说秦书记这段时间和朱部长有些问题意见不一致,……”

  陆为民瞥了顾子铭一眼,顾子铭立即闭口不再言语,这种事情点到即止,不宜深说。

  陆为民微一沉吟,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市委大院里边这点儿大一个圈子,也瞒不了人,芝麻大一个消息,半天就能传遍,秦宝华和朱小平在很多观点上都不太一致,两个人在常委会上就曾经有过龃龉,不过陆为民觉得这都是为了工作。

  但是这一段时间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日渐紧绷,秦宝华虽然是个女人,但是也是个强势作风的角色,而朱小平同样不是善茬,在省委组织部里边浸淫了那么多年,啥风雨没经历过,对于秦宝华并不十分买账,所以这也越来越有点儿针尖对麦芒的感觉。

  反倒是童云松和魏行侠两人似乎对此有点儿熟视无睹的感觉,童云松本来性格就比较内向沉闷,而魏行侠似乎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政府工作这边来了,对此也是视而不见,陆为民也不知道这两位究竟是如何想的,难道就这样一直放任拖下去,这有些事情本来是可以消解在萌芽状态的,但如果这么一直不闻不问,那可就要出问题。

  思考了一下,陆为民还是决定去一趟秦宝华那边。

  时间过得飞快,一个月一晃就过,五月份感觉刚过去,六月份有过去了十来天,天气也骤然转热,陆为民到秦宝华办公室门口时,正看见秦宝华脸色不渝的看着手中文件。

  “宝华书记,你找我没事儿?”

  “嗯,没事儿,就是想找你聊聊。”秦宝华看见陆为民进来,脸色要好看许多,站起身来,要替陆为民倒水。

  “别,宝华书记,我那边儿泡得有茶,别浪费了。”陆为民也很随意的坐下,“看你脸色不太好看,遇上什么事儿了?”

  秦宝华一时间没有吱声,只是捧着手中的茶杯,静静地思考着什么,陆为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如果是朱小平,似乎还不至于让秦宝华这么烦躁郁闷,秦宝华的气度陆为民还是清楚的,朱小平虽然也很难缠,但是秦宝华对朱小平还是有些优势的,至少不会让秦宝华变成这样。

  “刚才我去了云松书记那里,汇报了一下工作,也提了我的一些想法,……”秦宝华淡淡的道:“云松书记不置可否。”

  陆为民微微一怔,琢磨了一下才道:“宝华书记是指人事调整方面的情况?”

  “嗯,我向云松书记建议,恐怕是时候考虑调整的时候了,我们宋州的各项社会经济事业发展如此不平衡,不能说全部是班子问题,但是我认为至少有相当关系,现在已经年中了,再不考虑这个问题,一晃这一年就过去了。”秦宝华嘴角挂着一丝浅浅的讥讽,“表面上我们宋州这上半年的情形看起来还不错,但是具体分析实际情况,差异很大,我觉得需要实事求是的来研究这个问题。”

  “童书记是什么意见?”陆为民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应,事实上他和魏行侠也交流过意见,但是魏行侠没有正面回答自己,只说还需要和童云松具体交流,但现在看来魏行侠只怕是早就和童云松沟通过了,没有获得童云松的认可,所以这一段时间魏行侠也就不再提这事儿,而是选择性的把主要精力放在政府工作那边。

  “我不是说了么?云松书记不置可否,没有明确回应我的意见,我看他的意见就是暂时维持现状。”秦宝华语气里多了几分揶揄,“云松书记大概觉得现在的局面还不错,认为一动不如一静,再看看,担心有什么变化可能给眼下‘大好局面’带来影响。”

  陆为民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一动不如一静,这个要怎么来看,有些地方的确是如此,比如梓城和沙洲,但是有些地方却未必,比如宋城、经开区和西塔,这是陆为民的看法。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