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五十五节 举主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五十五节 举主


  蛇有蛇道,鼠有鼠踪,这真是各人都有自己的门路道行。

  沙阳春居然还能找到王舟山的门径,而且这显然是有针对性而来,直接针对自己。

  陆为民琢磨着,沙阳春为什么会针对自己?

  市里确定人事调整的书记碰头会,五个人参加,童云松,魏行侠,秦宝华,自己,朱小平。

  童云松和魏行侠的话语权无疑最大,沙阳春完全可以找这两人,不过这两人对沙阳春印象不算深。

  沙阳春从宋城区长到农业局长,是尚权智一手操办,这两人当时也是附和,沙阳春到农业局工作之后虽然在整肃农业局上很是出了一些风头,但是沙阳春的这种拉风出众的风格显然不合童云松的胃口。

  而魏行侠先前也是和童云松属于一个阵营,一直到今年童魏二人搭班子才算各立体系,沙阳春大概是还没有来得及真正进入这个圈子中。

  据陆为民所知秦宝华是比较认可沙阳春的能力的,为什么沙阳春不找秦宝华?

  秦宝华是分管党群副书记,推出建议人选顺理成章,照理说秦宝华才是沙阳春最合适的举主,为什么会找上自己?

  或者沙阳春已经和秦宝华那边沟通过,通过王舟山来联系自己,也是为了加强份量?

  不像。

  陆为民摇摇头,王舟山虽然说得很轻描淡写,但是陆为民能感觉得到王舟山那个小舅子应该是很给力的向自己姐夫施加了影响的,而能让王舟山小舅子这么起劲儿捣腾,估计沙阳春也是费了一番苦心。

  这是人情,而且这种人情可以说是非同小可。

  对于沙阳春这种江湖义气很重的性格男儿来说,人情大如天,他并不喜欢欠别人人情,而宁肯别人欠他人情。

  陆为民一时间还看不透。为什么沙阳春没找秦宝华,而是找上自己,或者那边已经确定了秦宝华打主力。自己配合?可王舟山话语里没有这个意思,那也就意味着秦宝华那边还未定。至少秦宝华不太可能打主力,顶多配合自己?

  如果沙阳春没有进入市里边视线,陆为民相信王舟山是不会强人所难的,而恰恰沙阳春进入了市委人选,王舟山的招呼就有点儿意思了。

  陆为民也觉得有点儿意思,不过他觉得只要是本着工作公心,倒也无所谓。他有这个权力就人选发表自己的意见看法,这是组织赋予他的权力。

  ***************************************************************************************************************************

  童云松这一段时间都有点儿失眠。

  说来都是个笑话,宋州上半年经济增速高居全省榜首,把第二名的昆湖和第三名普明甩出几条街。

  无论是邵泾川还是荣道声都多次在会上表扬宋州敢于创新敢于挑战的大好局面。这种情形下,童云松还因为压力太大睡不好觉,这事儿说出去,其他兄弟地市的领导都得要骂他童云松这是在显摆装逼了。

  但童云松的确是压力太大睡不好觉。

  当然不是因为宋州的经济发展,本来经济发展问题解决好了。其他都应该不是问题才对,但问题是周围这几个都是不甘人后的,无论是魏行侠还是秦宝华,甚至还有一个态度比较暧昧的陆为民,都觉得宋州目前的形势可以更好。言外之意就是宋州要拿出更大魄力,抓住发展时机,促成经济腾飞。

  什么叫拿出更大魄力,抓住发展时机?童云松很明白,那就是要在人事上对经济发展不力的区县进行调整,促进这些地方县域经济发展。

  童云松也知道适度的调整是必要的,但是在如何调整上,如此严重的分歧还是让他颇为头疼。

  再拖下去可能就会形成僵局,也会让大家心中起隔阂,童云松知道自己和魏行侠之间现在虽然有了一些嫌隙,但总的来说还算是比较和谐的,只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就真的不好说了,来自各自周边的力量也会把他们不断的推向碰撞,产生更多的矛盾,而童云松也很清楚,从宋州发展大局出发,他必须要有个决断了。

  想到这一点,童云松拿起电话,打给沈子烈。

  沈子烈快走了,去向成谜,据说可能要离开昌江省,大概是要去投奔尚权智。

  对这种情形童云松是有些不以为然的,这种形成的走到哪儿跟到哪儿的格局是很不好的,但他无意干涉各人的选择。

  告诉沈子烈通知其他几人开书记碰头会研究人事调整招呼,童云松又直接给朱小平打了电话,让他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最后把几套方案来研究研究。

  这一次人事调整胶着点很多,一个人选僵持不下,可能就会导致连锁反应,多个人选都无法落实敲定,所以朱小平拿出了几个方案。

  但几个方案依然难以让各方满意,各有矛盾点,这也让朱小平这个在省委组织部里边精于平衡的角色都感到棘手,只是有些东西却不是能够妥协让步的,尤其是针对秦宝华的咄咄逼人,朱小平认定只要自己一让步,那么秦宝华的攻势便会得寸进尺,连绵不绝,让自己无从应对。

  童云松也不得不承认秦宝华这个女人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先前都还以为是来一个镀金的,没想到却来了一个工作狂人剽悍牛人,无论是他还是朱小平都承认秦宝华的确非常敬业,作风也相当扎实,但是唯独就是太过于坚执。

  朱小平来得很快,这一段时间他也是被折腾得不轻。

  方案做了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被推翻修改,而在常务副部长金玉堂离开已成定局的情况下,很多工作都得他亲自过问,甚至操刀,累得不行,还不能抱怨。

  没等朱小平坐稳,童云松就径直道:“小平,宋城区委书记由沙阳春来担任,你看如何?”

  朱小平心里一沉,虽然早就预料到梁一芒可能无法接任宋城区委书记,到交通局担任局长是备选方案,但是听到童云松话语里不容置疑的口气,他还是有点儿无法接受。

  看见朱小平脸色不太好看,童云松也理解。

  梁一芒风头太劲,找来很多攻讦,而正如陆为民所说,并不是说梁一芒不具备这个能力,而是梁一芒在这个时候担任宋城区委书记不是最好时机,他出任宋城区委书记的优势会被他带来的一些负面因素所抵消。

  从工作角度出发,不如选择一个兼具了梁一芒的优势同时又要更成熟的角色来出任,沙阳春就是合适人选。

  这个意见得到了魏行侠和秦宝华的一致认可,也算是化解了宋城区委书记人选上的僵局。

  “童书记,那梁一芒……”朱小平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在组织部门工作多年,很清楚事不可为便没有必要再去多纠结。

  “还是让他到交通局,今后几年我市交通建设的压力很大,让老梁去也希望用他的魄力和锐气有所突破,尤其是宋宜高速和宋秋高速,现在正处于筹备阶段,需要扎扎实实做的工作很多,我希望老梁到交通局打磨两年,能够像沙阳春那样也有所长进,而且交通工作就目前来说更为复杂具体,对我们宋州重要性更大,这对他也是一个挑战,……”

  朱小平听出童云松对梁一芒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他知道童云松的脾性,对梁一芒的这种风格不是太感冒,如果不是自己的竭力推荐,只怕梁一芒到交通局都去不了,没准儿就会像秦宝华所言那样,连区长都不够格,搁在那个清闲局里闲置两年消磨锐气也未可知。

  “我知道了,老梁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一些问题,我想经历这一次,他会认真自我审视和剖析,找出自身存在的不足,……”

  朱小平硬生生吞下这口闷气,他知道这多半是魏行侠、秦宝华以及陆为民形成了共识,更关键的是童云松也认可了这一方案。

  “小平,沙阳春如果任区委书记,谁来担任区长?”童云松仰起头想了想,“你们部里边两个人选,你觉得谁更合适?”

  朱小平沉吟了一阵,“陆书记和我交换过意见,他认为宋城区今明两年要承载起全市经济发展的重担,应该考虑一个在工作作风上比较灵活而又思路清晰宽广的角色来,我考虑原来两个人选都不是很合适,所以是不是可以考虑让赵然回宋城?”

  赵然原来是沙洲区常务副区长,后来到烈山担任县长,应该说烈山这两年发展高出梓城、西塔一截,他也是功不可没的。

  童云松略加思索,不再犹豫,赵然性格温和但是却不盲从,在烈山口碑相当好,和沙阳春可以形成互补关系,点点头,“我看可以,就这么定下来,书记碰头会上来研究。”

  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