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五十六节 西塔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五十六节 西塔


  既然打定主意要尽快敲定,童云松这个时候也就不再拘泥纠结。

  朱小平准备了几套方案,备用人选也有不少,但是每一个人选基本上就牵扯到其他几个人选的调整,所以这种方案是最不好做,尤其是像比较大的人事变动,这样的方案迟迟不能敲定主要原因就是只要有一两个重要人选无法定板,就要影响到整个方案。

  快刀斩乱麻,陆为民把宋城主要人选敲定下来,其他就要好解决许多,像西塔和梓城的问题,虽然也有争议,但是相对来说分歧就没有那么大。

  花了两个小时梳理了整个方案,童云松也有些疲倦,依然还有一些人选需要上会来讨论,肯定也还会有一些争执,不过童云松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也就直接告诉朱小平,部分人选等到书记碰头会上再来研究拍板。

  朱小平也知道这一次方案成型拖得时间太长,童云松也有些不满意,但是秦宝华咄咄逼人的气势让他无法不坚持,否则日后他朱小平日后说话就没有人听了。

  他也感觉到这一次有些棘手,甚至有点儿骑虎难下的味道,好在陆为民后期的介入,让双方都有了一些下台阶的机会。

  当然朱小平也知道陆为民当然不是大度来当好人,陆为民一样有他自己的意图和想法,不过朱小平也能接受,陆为民是兼着常务副市长的市委副书记,而这一轮人事调整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更好的为下一轮的经济发展服务,他当然有发言权。

  而且在这个时候介入,朱小平也清楚对方是肯定已经和童云松与魏行侠两人进行了一番沟通的了,像沙阳春出任宋城区委书记估计就是一个双方的妥协,既然满足了秦宝华的调走梁一芒的要求,那么赵然这个人选也就是接受了己方的意见了。这个姿态很明显。

  朱小平也松了一口气,这种僵持他也很累,而且再拖下去。对他和秦宝华两人的威信也是一种损害,所以能够以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结果。哪怕是还有很多不尽人意,但是也胜过一直拖延了,想必童云松和魏行侠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

  赵大恒担任麓溪区委副书记、代区长,吴淼到烈山接替赵然,……

  又是一个双方的妥协,赵大恒颇得秦宝华认同,本想调到市委组织部担任常务副部长。但是却遭到了朱小平坚决反对,到麓溪担任区长应该说是比到市委组织部更让赵大恒本人更满意,而吴淼则是朱小平力荐,到了烈山。这个人选也获得了陆为民的支持。

  书记碰头会并没像想象的过多纠缠,想必这几个月的反反复复纷纷扰扰,已经让各方都有些精疲力竭的感觉,在一些具体细节上,各方都表现得相当大度容忍。

  西塔的调整也颇为激烈。裘海波到市政协担任副主席。

  这一安排让很多人都感到惊讶,裘海波的年龄还有一段时间,但是却被硬生生提前安排到了市政协,据说为此裘海波在一个场合里喝多了之后大骂卸磨杀驴,只是骂归骂。酒醒了对市委副书记秦宝华的谈话还是只能忍气吞声半个屁的都不敢放。

  覃泽东到了市地税局担任副局长,但是括弧是正处级,他本人虽然也有些情绪,但是也能接受。

  地税局福利待遇各方面都不错,至少一去替他配了一辆崭新的广本雅阁,这让覃泽东很满足。

  在西塔,他虽然是县长,但是也只能坐一辆半新旧的桑塔纳2000,广本雅阁是99年初才开始上市的,在宋州也不多见,市领导里边都还没有来得及配备,但是市地税局买了两台,除了局长,也就他了。

  李幼君担任县委书记,苗奇伟担任县委副书记、代县长。

  这基本上是陆为民的意图,也是这一次陆为民的主要目的意图。

  在这两个人选上,陆为民花了不少心思,甚至有了一点儿立下军令状的味道,才说服了童云松、魏行侠以及秦宝华,甚至在朱小平那里,陆为民也做了一些交换。

  西塔目前是宋州情况最糟糕的,也就是宋州这个木桶中最短的板,陆为民知道自己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改变或者说驾驭整个宋州,在很多问题上,他只能眼睁睁的接受童、魏、秦、朱等人的意见,全面出击不如确保一点,让西塔在本轮调整中按照自己意图来实现,这就是他的目的。

  现在做到了,而李幼君和苗奇伟两人就要在未来的一两年里拿出像样的成绩来证明他陆为民的军令状是值得的,否则不但他陆为民的威信会扫地,同样他李幼君和苗奇伟的政治前途也会折戟沉沙。

  这一轮刀光剑影的博弈终于落幕,也让很多人真正意识到了宋州变局的开始,不换思想就换人,这句话似乎真的就成了一句字字到肉的写照。

  宋城和西塔,这两个区县,一个是昔日老大,但已经老去,一个是千古不变的老幺,欲振无力,现在史无前例的书记区县长同时全部易人,这足以说明宋州市委的决心了。

  无论是沙阳春还是苗奇伟,都很清楚自己肩负的使命,宋州市委不能容忍平庸,宋州也没有太多时间来等待,要创新求变,要交出一副满意答卷,如何来画出这幅答卷,就看他们的表现了。

  在和新任的几个区县主要领导的谈话中,无论是童云松和魏行侠都表露出了一个态度,那就是市委对新上任的班子有足够信任,也会给于他们足够的支持和耐心,但是希望他们不要辜负市委的信任。

  每一个谈过话的人都能感受到宋州市委流露出来的决心,当然还有压力。

  ***************************************************************************************************************************

  “压力山大啊,”苗奇伟走进李幼君办公室,就忍不住抓头,这是陆为民的口头禅,现在被苗奇伟捡着了,“干不好,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来,我都觉得真的还不如早点引咎辞职算了。”

  “谁说不是呢?我估摸着沙阳春和赵然也差不多吧?”李幼君狠狠的把烟蒂捺熄在烟灰缸中,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头,“现在是不成功则成仁,没别的选择,放手干吧!”

  “李书记,干肯定要干,我们也不怕苦点儿累点儿,但怎么干才能干出最好的成绩来?童书记和魏市长都和咱们交了底,西塔,不能再像以往的西塔那样死气沉沉,同样西塔也本来就和其他区县条件不一样,也不能盲目的去跟风,否则弄不好就是东施效颦,适得其反。”苗奇伟目光深邃,语气深沉,“陆书记也提了几点,我觉得很有启迪,我们西塔现在要和遂安或者苏谯、麓溪这些区县比,肯定没法比,就算是宋城、沙洲和麓城、叶河,现在各方面条件也比我们强太多,还不说外地市了,我们怎么和它们拼?只有因地制宜,扬长避短。”

  李幼君和苗奇伟都是土生土长的西塔人,两个人经历不一样,李幼君是部队干部转业,而苗奇伟则是乡镇干部出身,但是都是从基层干起来的,这一点是共同的,两个人在裘海波时代关系就不错,这也是陆为民看好二人搭班子的一个因素,现在可以说把两个人绑在了一条战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别无选择,只有拼死一搏。

  西塔的情况对于两人来说了然于胸,几十年都在西塔,而且之前一个是县委副书记,一个是常务副县长,西塔的方方面面都是熟悉无比,但怎么来打开西塔的局面,两人心里有点儿门径,但是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当副手和当主官是两个概念,尤其是这种背水一战式的方式。

  西塔是个纯粹的农业县,和苏谯、遂安以及麓城、麓溪这些县份不一样,西塔是真没有什么工业底子,县城破败简陋,城镇人口稀少,拿本地人自己话来说,十年前的西塔和二十年前的西塔没啥变化,而现在的西塔县城和十年前的西塔县城大概唯一变化就是多了两条倒土不洋的干道,因为有路灯,成了县城老百姓傍晚散步和摆摊点的好去处。

  李幼君和苗奇伟都思考过,琢磨过,研究过,西塔有什么特色,有什么优势,而什么特色优势是能够真正拿出手来作为西塔下一步发展启动的吸引力和亮点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