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六十三节 梦魇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六十三节 梦魇


  马俊成的质疑让陆为民有些不好回答,他沉吟了一下才缓缓道:“俊成,你是明白人,我和你说吧,目前我们宋州发展势头很猛,经济增速很快,也许现在看起来我们宋州的经济规模距离昌州还差得比较远,但是如果按照这个势头下去,今年我们宋州地区生产总值就能达到昌州的一半,而去年我们宋州只有昌州的三分之一不到,你说昌州能没有警惕感么?”

  马俊成是深刻体会了宋州的巨变一幕的,南城新区的建设也为他的业务带来了巨大契机,明珠大道和湖山大道两条宋州南部地区的纵横干线建设,使得宋州南部郊区一下子就纳入了市区规划建设中,而这一下自己就要把螺子岭以南广大地区全部囊括进来,几乎是要再造一个宋州城区。

  这还只是城市建设的一幕,而宋州下边各区县的经济发展状况他也经常从他父亲那里获悉,对于一个准备在宋州挽袖大干一场的他来说,分析宋州经济发展前景对于公司业务规划布局有很大作用,按照自己父亲的说法,宋州这两年的发展是日新月异,几乎是三天一小变,五天一大变,这个速度堪称昌江的“深圳速度”,只要宋州经济增速能保持目前这种势头,而昌州又没有太大变化,两到三年就能赶上昌州。

  也正是基于此,陆为民提出的希望他回去做他父亲的工作,帮忙协调鱼西公路事宜并不反对,更何况他自己的公司的园林苗木基地就在西塔的西峰山区中,一旦鱼西公路修通,假如日后他在昌州那边有业务,那运输问题便不需再受困扰。

  “民哥,昌州方面会这样胆怯?”马俊成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俊成,那可不好说,换了我是昌州的领导。只怕心里也一样要打鼓,尤其是咱们两个城市又接壤,宋州的崛起必然会吸引更多的注意力和投资,对昌州也要形成竞争压力,一个项目本来可以放在鱼峰。但是鱼西公路一旦修好。也许人家觉得西塔环境更好,我就放西塔了,反正就那么十来公里路。十分钟就到了,选择余地一大,很多东西就不好说了,你说昌州能没有危机感?”陆为民乐呵呵的道。

  “我总觉得不至于如此,鱼西公路修好固然对西塔大有裨益,但是鱼峰受益也不小,民哥你把昌州那边领导的胸襟气魄想得太小了一点。”马俊成摇摇头。

  “呵呵,如果他们胸襟气魄大那就最好不过了,我也希望他们胸襟气魄够大。”陆为民耸耸肩。“我也只是未雨绸缪,先做一些准备工作,俊成,这前期准备咱们先做着,没坏处,如果真的没有这些羁绊。那当然好,如果不顺,咱们就得各方攻关啊。”

  马俊成勉强接受了陆为民的说法。

  陆为民帮他不少忙,但不是那种无原则的给工程拿项目,而是帮他以一个正规的园林设计工程公司进入宋州市场。这里边免不了有人情在其中。

  一个外地来的新公司要打开市场,没有前期的铺垫不行,而陆为民帮他减少了这一步骤,他得还这个情,虽然他已经在其他事情上还了,但是如果他还要继续在宋州干下去,继续维系双方的友谊,那么这件事儿他就不能推。

  更何况这事儿从本质上来说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坏事儿,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都是值得推动的,他马俊成并不介意在旁边做一做自己父亲的工作,促成这件事情的成功。

  ***************************************************************************************************************************

  从市长办公室出来,恽廷国眉目间的阴郁就没有消散过。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宋州方面居然“突发奇想”有这样一个“壮举”。

  鱼西公路?价值有多大,意义有多大?他有些想不通看不透了。

  据说这是宋州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陆为民的建议,这更让恽廷国感到腻歪。

  这个家伙居然提出这样一个不靠谱的想法,真的是宋州财力大增,资金不知道往哪里用了么?

  鱼西公路规划里程并不远,十四点八公里,按照宋州方面提出的造价预算,因为是属于丘区公路,标准也设定得比较高,也就是四千七百万左右,对于昌州来说,这样大的投资也不算什么,关键在于有无意义。

  鱼峰去年gdp不到十个亿,而宋州西塔的gdp据说只有可怜的三个多亿,两地本身往来就少,这么多年,两地只有山区的小路可通,没有可以通行机动车的道路,也就这么过了,现在要为修建这样一条联系两地的道路而投入接近五千万,值得么?

  至少在目前来看,这笔资金用在这上边是绝对不划算的,哪怕宋州愿意承担大头,那昌州方面也需要投入两千多万。

  就连鱼峰县方面对这条道路兴趣都不太大,恽廷国心里就更对此不以为然了。

  一条“受益一方”都没有兴趣的道路,实在没有多少精力去过问。

  只是铁市长似乎兴趣高昂,据说是省里有这方面的意思在推动,省交通厅也会在这条道路的建设上给予一定的资金补贴,不用说,这肯定是宋州方面做通了省里的工作。

  回到办公室的恽廷国沉下心来琢磨着,宋州方面要修这条路的意图何在?

  摊开地图就可以看得到,西塔孤居宋州西南一隅,既无资源矿产,也没有什么特色产业,也不是交通要隘,人口也才区区三十多万,历史上西塔也主要是通过向北与宋州联系,向东与遂安联系,向西向南都被西峰山包围,没有联系通道,所以和昌州这边很有点儿老死不相往来的味道。

  鱼峰县改区的事情已经纳入了议事日程,恽廷国判断宋州方面之所以现在要把鱼西公路提出来,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建成之后可以大大缩短西塔与昌州市区的距离,让西塔的发展借光昌州。

  这本来是一个双赢的格局,无论西塔怎么发展,它都只能借重与昌州的发展,对于昌州来说,如果能够有一个行政辖区之外的卫星城融入到昌州经济圈中来,也不是坏事,问题是陆为民有这么大方大气大度么?

  西塔的地区生产总值去年才三个多亿,今年算它大幅发展吧,只怕也不可能超过五个亿,区区五个亿产值,人均gdp才不过一千多元的典型穷县,投入几千万来修这条路,这也太夸张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宋州提出的“补短”战略。

  “补短”战略是宋州市委市府提出的扶贫计划中重要一环,这甚至也被省里边有关领导高度评价,其实也没啥新意,就是针对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的这一现象,由市里统一来进行统筹部署,对基础差发展慢的区县进行重点攻坚,给予项目和政策上的扶持,促使其尽快发展起来的战略。

  这一点在昌州也一样在推行,鱼峰也算是昌州的短板,接近十公里的灵山大道的建设就是昌州市委市政府这一观点的体现,机动车六车道外加两条非机动车的辅道,中间还保留有三米宽的绿化带,几乎赶得上机场高速了。

  这条大道一修通,再加上也正在紧锣密鼓建设的二环线,实际上也就是把鱼峰彻底融入了市区。

  当然,鱼峰丰裕的土地资源也是昌州市向这个方向发展的主要因素。

  恽廷国一个人独自揣摩着宋州方面的意图,铁林对这个构想是支持的,但是恽廷国相信莫书记是肯定不太认可的,这里边还得有不少肚皮官司打,拖上几个月只怕都未必能有结果。

  本来想丢开不想这事儿的,但是恽廷国却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儿丢不开,陆为民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始终在脑海中浮现。

  虽然恽廷国很不想去回忆起这张脸,但是那一晚自己坐在公爵王后座,看见这个男人踏足自己女人的禁地,甚至可能就留宿于此,把自己的禁脔变成了他的禁脔,想起那个珠圆玉润的女人从此就在那个男人身下婉转承欢,恽廷国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刀子在慢慢的割裂一般的疼痛,全身上下似乎都涌荡着一股怒气。

  他知道自己这种情绪很不正常,也很不健康,但是却无法压抑,他想寻找任何可能和机会来给这个男人以痛击和惩罚,但同时又害怕引火烧身,所以他明知道季婉茹已经回到了宋州,可能就是和陆为民双宿双飞,成为陆为民的情妇,但是他却不敢去触动。

  而当这个男人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强大起来时,这种发自内心的恐惧紧张又让恽廷国如梦魇一般挥之不去。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