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二节 该来的始终要来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二节 该来的始终要来


  花幼兰神色有些复杂,缓缓点点头,“你那个同学消息挺灵通啊。”

  “花省长,真的是去团中央?”陆为民接口问道。

  “嗯,可能性最大。”花幼兰点头,“很快就会有结果出来,现在多想也无益,我本来想要问一问你有什么想法,有没有跳出昌江出去开开眼界的想法,但是看来你在宋州干得很出色,觉得你目前还是在昌江发展更合适一些。”

  陆为民有些感动,刚才花幼兰的神色变化,大概也是因此而起,花幼兰很欣赏自己,如果她到团中央工作,那么自己到团中央也能获得一个发展机遇,甚至迅速晋位正厅级也不是不可能,但她也发现了自己现在似乎留在宋州打好基础更现实一些,所以才会有这番话。

  “好了,为民,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不管我们到哪里工作,我希望我们在一起工作都是一段缘分,我不讳言你很符合我的风格,但在基层长期工作可能会对自己的眼界思维有些限制,到一个更高层面去锻炼磨砺,对像你们这种年轻干部更有好处,当然现在看来还不成熟,宋州更需要你也更适合你。我刚才说了,我在昌江的时间不多了,有什么问题早一点提出来,我能帮你们的,抓紧时间,……”

  花幼兰的风格还是这么爽朗利索,陆为民想了一想:“花省长,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在市里边已经基本上通过了审批,可能马上要报省里。这个项目规模在目前国内化工界里算是比较大,投资额度也很大,需要上报到国家发计委,现在也赶得比较急。我们的想法是组建烈山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十亿元,华廊集团出资五亿元控股,另外五亿元通过吸引战略投资者加入解决,建设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采取国外比较成熟的壳牌技术解决方案,年消化原煤一百万吨,建成后可实现产值十亿元以上,年利税可达三亿元以上。”

  陆为民没有提鱼西公路的问题,他知道花幼兰和莫计成关系很普通,现在让花幼兰去找莫计成也不会有太大作用,所以他很果断的放弃了,而把主要精力放在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上。

  花幼兰现在还是常务副省长,即将担任团中央第一书记。正式步入正部级干部,而且花幼兰在年龄和性别上都有一定优势,又担任这么久的常务副省长。所以在国家发计委那边帮忙协调。不看僧面看佛面,也要便捷许多,这个项目与华达钢铁不同的是国资控股,而且是在目前烈山煤矿和烈山焦化的基础上新建,所以在审批难度上也要容易一些。

  花幼兰也知道宋州方面正在运作这个项目,点点头。“为民,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采用壳牌技术解决方案是没什么问题的,但这个项目投资额度很大啊,十五亿未必拿得下来,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嗯。我们是这样考虑的,华廊集团出资五亿。另外五亿我们打算联系远东投资有限公司,争取他们出资二到三亿元,另外普煤集团和青煤集团方面对这个项目也比较感兴趣,在吸收两到三亿元股本不是问题,公司成立后,考虑向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以及民生银行贷款五到六亿元,按照预计,这个项目静态投资十四亿,动态投资十六亿,预计工期是三十个月建成投产。”

  陆为民的思维有条不紊,把情况作了一个介绍,“远东投资有限公司方面已经表现出了兴趣,在具体入股份额上还需要进一步商谈,普煤集团已经明确表示愿意出资入股,初步构想是出资一亿元,青煤集团也表示出了兴趣,但是具体出资额尚未敲定。”

  “嗯,我看可以这样,你们先去联系这几家,如果资金上还有缺口,我来解决,省投资公司方面可以解决五千万到一亿,具体看你们的需要。”花幼兰很爽快的表态。

  陆为民心中一热,“花省长,其实资金问题我倒不是太担心,宋州今年的发展状况也让不少在我们宋州投资发展的投资者信心很足,像远东投资有限公司,他们在我们几条高速公路上投资力度很大,一两个亿的资本金对于他们来说不是问题,对于我们来说比较关键的是国家发计委那边的审批程序,我们担心在这上边耗时过多,拖延了项目准备时间,贻误了战机,这一点是我们作为担心的。”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们市里尽早把这个项目审批手续报上来,趁着我还在,省发计委那边我去催一催他们加快进度审批,省政府这边争取在我离开之间把会过了,我会去和荣省长那边汇报沟通。”花幼兰毫不拖泥带水,“你们尽管按照你们既定方案进行准备工作就行了,其他不用多考虑,但是在方案上尤其是环保问题上一定要经得起检验。”

  “放心,花省长,十多亿的项目,如果这方面过不了关,肯定是人的问题而不是企业的问题了。”陆为民连忙点头。

  ***************************************************************************************************************************

  花幼兰走了,陆为民还一个人坐在俱乐部的茶廊里喝着茶,想着事儿。

  能有一个真正欣赏自己的领导真的很好,陆为民很享受这种欣赏,志同道合的感觉有时候比任何帮助更有力。

  纵观省里边自己能说得上话的领导,不少,但是真正能有这种感觉的,只有花幼兰。

  高晋也好,方国纲也好,陆为民觉得都只能从政治层面上的一种理解支持,还上升不到那种在诸多事情观点一致那种高度,除了花幼兰外,也许贺锦舟能算一个,不如花幼兰那么全面,但是在一些问题上陆为民觉得自己和贺锦舟看法倒是颇多一致。

  花幼兰的想法也让陆为民有些动心,到京里去,无论是镀镀金也好,长长见识也好,那都是一个难得的机遇,而且如果能到团中央,要解决正厅级干部就要容易许多,而在昌江,这就得看机遇了。

  但是现在宋州的发展正处于关键阶段,倒不是说离了他陆为民这宋州就玩不转了,但是陆为民也很享受这种看着脚下这片热土一天一个变化,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的味道。

  他并没有注意到两个女孩子走进俱乐部,开始了换衣,甚至连目光都没有抬起过。

  ***************************************************************************************************************************

  “燕青姐,我听白姨说,你那个心仪对象很变态,你究竟是看上他哪一点了,而他又怎么敢拒绝你?他觉得自己是太子爷还是李嘉诚的公子?”穆檀气哼哼的掂了掂手中的球,四处张望着。

  “你少在那里胡说,什么变态,他这个人谁也说不清他心里想什么,也许他根本就不适合我,所以才会畏首畏尾。”苏燕青眼角浮起一抹淡淡的忧思,但很快就消失了,“你那一位呢,你们家里经过‘深思熟虑’选择出来的东床娇客,结果还是在昌江工作,问你哪个单位的,你也不肯说,还想推荐给我,你觉得你燕青姐是吃剩菜剩饭的人么?”

  听得苏燕青话语里带着揶揄味道,穆檀一瘪嘴,“燕青姐,你可别说,虽然我对他不感兴趣,并不代表他不优秀,只是我真的不想被婚姻这个枷锁给束缚罢了,你想想,一个陌生男人,要和你同床共枕一辈子几十年,想想都觉得可怕,一觉醒来,旁边居然有个男人的身体,你觉得你能忍受么?”

  苏燕青噗嗤一笑,这个丫头还真是思想怪异,难怪一直不肯找对象,找个对象也是糊弄家里,现在居然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来了,她摇摇头,“走吧,你也难得来一趟昌州,还不和你那位娇客联系,却赖上我,……”

  穆檀和苏燕青两女一转身,目光几乎是同时落在了独自坐在远远角落一隅的男人身上,苏燕青眉毛一挑,而穆檀则是眼睛一亮。

  两个女人的脚步同时一停顿,但随即发现了对方的异样。

  苏燕青的目光变得有些奇异,而穆檀的目光却变得有点儿若有所思。

  “小檀,你认识那个人?”

  “燕青姐,好像你也认识啊,嗯,似乎比我还更熟悉呢。”穆檀探究的目光在苏燕青脸上逡巡。

  苏燕青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怪异,“这就是你家里替你介绍的昌江俊杰?”

  “这就是你心目中那个无情无义的怪胎?”穆檀毫不客气的反击。

  “怎么会这样?”苏燕青和穆檀的心中同时浮起这样一个念头来,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巧事,难道说无巧不成书这话还真应到了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