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三节 无法回避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三节 无法回避


  陆为民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抬起目光,看见了两个一脸耐人寻味目光看着自己的女人,忍不住目瞪口呆,这是个什么状况?这两位怎么会在一块儿,而且看这样,似乎还准备一块儿去运动?

  无数疑团从脑子里涌出来,陆为民下意识的站起身来,却不知道该如何开腔,两个女人也就这样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像是已经明白了一些什么,这更让陆为民头大如斗。

  “燕青,穆檀,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男人,总还是得表现出一些主动,陆为民心里在世五味陈杂,也得要装出一副大气泰然的姿态,表现出自己的良好风范。

  “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又怎么不能在这里?”苏燕青脸色恢复了正常,但是却多了几分怔忡,原来陆为民就是穆檀所说的东床娇客,为什么?为什么陆为民会选择穆檀,却不愿意接受自己?这种打击让苏燕青有些难以接受,她努力想让自己保持冷静,但事实上却是无法做到。

  “是啊,我们在这里很正常,你在这里却不正常。”穆檀潇洒的笑着道,努力控制着自己混乱的心情,怎么会这样?陆为民居然和苏燕青有这种关系,自己居然还想把陆为民“推荐”给苏燕青,而现在看来这其实是一个荒谬无比的想法。

  陆为民耸耸肩,“我和人刚在这里打了打羽毛球,顺带谈了谈工作,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想了想工作上的事情。”

  “和花省长?”苏燕青反应很快。

  “嗯,花省长刚走,汇报了一下工作。”陆为民也不奇怪,这家俱乐部里并不是什么政府要员喜欢来的地方,花幼兰喜欢这里,也是因为这里比较纯粹,如果苏燕青经常来这里,应该知道花幼兰喜欢来这里。而自己和花幼兰的关系苏燕青也知晓。

  苏燕青咬着嘴唇,明媚的眼眸盈盈水波流淌,“她好像要走了。”

  “嗯,所以要抢在她走之前,榨干她的一切可利用的价值,花省长本人也很乐于这样。”陆为民开着玩笑,想要把刚才怪异的气氛给扭转回来。

  穆檀瞧着这两位不知不觉就开始谈上了工作,有些无奈的摊摊手,“燕青姐。我们这是来干啥呢?打球,还是谈事儿?要谈事儿,咱们就坐下慢慢细谈。要打球。咱们就赶紧走。”

  苏燕青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没心没肺的穆檀,也不知道该怎么来面对这一切,“小檀,你觉得现在打球好,还是一起聊一聊更好?”

  穆檀狡猾的一笑,“燕青姐。这取决于你,我没意见。”

  “那为民,我们找个地方聊聊?”苏燕青此时的心境已经渐渐平息下来。

  ***************************************************************************************************************************

  谈话并不像陆为民想象的那样剑拔弩张,事实上无比的平静而简单,他也没有想隐瞒什么。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当着穆檀的面。向苏燕青介绍了他和穆檀认识的经过,也很直白的说了穆檀的想法,弄得穆檀直翻白眼。

  苏燕青对此并不感兴趣,她清楚穆檀的心态,陆为民并没有撒谎,据她所知陆为民和穆檀的见面接触也不过寥寥几次,根本谈不上什么交往,纯粹就是一个敷衍对付外部的压力,主要是穆檀那一方的压力,她关心的是陆为民是怎么考虑的。

  可这个问题连陆为民自己都说不清楚。

  婚姻和感情,这两者能彻底分开么?显然不行,陆为民觉得自己也许可以给苏燕青以一个完整的婚姻,但是却无法给对方一个完整的感情,而苏燕青却又是一个在各方面都追求尽善尽美的人,她当然无法接受这样的感情和婚姻生态,事实上陆为民觉得自己在感情上没有一个彻底的结果之前,他再和苏燕青继续下去就是对苏燕青一种亵渎,所以他宁肯选择逃避。

  有些人因为各自的经历而不一样,陆为民不认为隋立媛或者虞莱就比苏燕青更低人一等,而是现实社会和她们各自的生活经历铸就了她们在情感生活和现实选择上的不一样。

  虞莱可以很淡定的接受自己和她的这种关系,但是苏燕青却不行,隋立媛更是可以无视一切,只要能和自己拥有一小块属于二人的天空,至于其他,她根本就不去考虑,而苏燕青却无法接受。

  这一切听起来觉得很可笑,但是这却是现实。

  就像穆檀也一样,她可以接受和自己一段徒有虚名的婚姻,却不愿意接受自己和她在感情上交往,甚至连尝试都不愿意,人生百态,无外如此,你不能用自己的视觉角度去评判别人的想法和决定,别人也有别人选择的自由。

  整个闲聊的过程更像是陆为民的一份内心独白,当然这份独白中依然隐藏了许多,但是在对苏燕青表明心迹时,陆为民却是坦率的,至于穆檀这边,自己和虞莱在一起时都曾经被她碰见过,自己和她本来也就是各取所需,所以陆为民也不太在意,就算是穆檀把一些东西透露给苏燕青,陆为民也觉得胜过自己直接告诉苏燕青。

  离开俱乐部时,陆为民心神都有些恍惚。

  他真的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上二女,而二女居然还是世交。

  苏燕青要比穆檀大好几岁,以前陆为民也从未听穆檀提起过,不过能和穆家多年交道,陆为民估计苏燕青的家庭也不简单,只是他从未刻意去了解过苏燕青的家庭状况,在他看来这似乎没有必要。

  这段感情纠葛究竟会怎样,陆为民也不知道,有时候他自己都觉得头疼,自己显然不可能这样一直单身,寻求一段妥帖的婚姻是必然,但是如何来解决自己和其他女人的感情纠葛,却是一个麻烦事,自己不是神,就算是有了前世记忆,顶多也就是在仕途或者商业上有所帮助,而在感情上,前世记忆可以说是毫无参考价值和意义的。

  怎么会这样?这是陆为民内心一直想不通的问题。

  想不通也只有面对,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不需要让自己再去面对苏燕青,有了这个现实摆在面前,陆为民相信苏燕青能够做出理智的选择。

  ***************************************************************************************************************************

  苏燕青发现自己的心境比任何时候都更冷静,但是冷静中却夹杂太多的迷茫,这是一种矛盾。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但是理智告诉她,这个男人不是自己合适的婚姻对象,或许他会给自己很多快乐和骄傲,但同样他会带给自己无尽的伤害和痛苦。

  何去何从?

  穆檀观察着苏燕青的表情变化,相较于苏燕青的迷惘,她心里就要平静许多。

  陆为民在感情上的不洁,她早就知道,那一次遇见的那个女人,外表不说,表面的风尘气息中却又带有一股子葳蕤自守的凛冽,对成熟男性具有前所未有的杀伤力,连她都觉得怦然心动。

  同样她对苏燕青感情上的纯净追求也很清楚,事实上像苏燕青这种女子是很难接受丈夫在外边还有女人的这种现实的,如果她和陆为民真的成为夫妻,那对苏燕青无疑是一段折磨。

  “燕青姐,虽然我原来的想法是把陆为民推荐给你,好让你来彻底征服他,但是现在我知道你们原来有这么长久的渊源,那我就不能说这不是一个好选择,你也没有彻底征服他的这个能力,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就不是你的好选择,我建议你最好放弃,我甚至比你更适合他,因为我对他的那些不在乎。”

  穆檀没有点明,但是言外之意却很清楚,陆为民在有些方面存在问题,而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所以他不适合苏燕青。

  苏燕青没有说话,她清楚穆檀所说的含义,事实上她不是不清楚,当陆为民在关键时刻时候主动退缩时她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只不过她一直不愿意去面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陆为民还算是有些良心,但是对苏燕青来说,那一层东西她并不在乎,感情都陷进去了,还在乎身体上的那一层膜么?

  一时的欢愉当然无所谓,但是长久的婚姻却不能慎重,苏燕青是个感性和理性兼具的人,而这两种兼具也意味着让她在这上边会陷入无尽的痛苦和烦扰中。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