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九节 我愿意!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九节 我愿意!


  “你觉得你很有改造价值?”苏燕青气冲斗牛。

  “嗯,差不多吧。”陆为民见苏燕青有些真怒了,讪讪道:“要不,我怎么这么有人缘?”

  “呸!马不知脸长!”苏燕青又好气又好笑,这陆为民还真是脸皮够厚,如此惫懒,让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答话。

  “燕青,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清楚,我自己也清楚,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你不确定,我也难以下个定论,所以我惧怕我担心,你懂的,真的,我宁肯现在伤害你一寸,也不愿意日后伤你一尺,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也许会变成你所期望的那样,也许会让你大失所望,……”陆为民有些艰难的组织着措辞。

  “所以你也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也不愿意给你自己一个机会?”苏燕青脸色泛起一抹桃红,眼眸里却是隐含泪影。

  陆为民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苏燕青还这么执着,自己该怎么办?难道说还要峻拒?

  “燕青,你明白我的意思么?”陆为民吞了一口唾沫,干巴巴的道:“我是说我的个人生活很混乱,也许比你想象的更糟糕更差劲儿,呃,乱七八糟,不堪入目,……”

  “行了,你不用说了,为民,如果你真的心里没有半点我,那我从此以后再也不提,我们就是普通的好朋友。我苏燕青不至于那么下贱,再也不会纠缠你,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只是因为对你自己没有信心,我有信心和你那些红颜知己直面交锋,击败她们。”苏燕青语气里已经多了几分激动。

  陆为民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苏燕青,半晌说不出话来,“燕青。你不觉得你这样太不值得了么?万一我仍然死性不改,三年五年都改不了呢?“

  “那只能怨我自己没那份魅力,没办法让自己男人回心转意,也说明你那些红颜知己真的魅力无敌,我无怨无悔,但这场战争会一直打下去,直到分出胜负!”苏燕青胸脯微微起伏,面色潮红,语气坚决。犹如一头即将决斗的雌兽。

  “这是穆檀给你的建议?”陆为民百思不得其解,怎么苏燕青一下子像是变了一个人,是压抑太久。还是真的受了刺激?

  “她给我的建议是放弃。说她甚至比我自己更适合你,我发现似乎她现在反而对你感兴趣起来,我不知道是她在引狼入室呢还是我在引狼入室。”苏燕青自我解嘲的道。

  “这个女人心理不正常。”陆为民吁了一口气。

  “不用说别人,说你自己,我和你说的,你怎么说?”苏燕青穷追猛打。不给陆为民喘息余地。

  陆为民抬起目光,看着苏燕青,定定的道:“燕青,你真不怕遍体鳞伤?我是男人,承受得起。父系社会下,先天抵抗力要强得多。你是女人,不一样。”

  “我只问你,不需要你来考虑我。”苏燕青咬牙切齿的道。

  陆为民苦笑,耸耸肩,“那我无话可说,但燕青,你不怕我们之间那份感情会随之变味么?你这是在冒险,甚至是在玩火!”

  苏燕青心中一颤,这才是她最担心的,她自信和陆为民是有感情基础的,如果是在不经意间两个人走到一起,也许没什么,但是陆为民似乎对感情演变成婚姻畏之如虎,所以被迫用这种方式来了断,而这种方式带来的后遗症就是会对两个人原本淳厚的感情产生冲击,会不会因此而变质?

  陆为民在这方面很敏感,也很坦荡,这个时候提出了这一点,也说明他对自己是真的有一定感情的,都说爱情在婚姻十年后,要么燃烧殆尽,要么变成亲情,爱情本身就是不长久的,长久的就不是爱情,可她和陆为民的感情是爱情么,会演变成亲情么?

  谁也不知道,谁也无法为谁和谁的感情是不是爱情而下定论,什么是爱情,你自己也未必能有一个真正的答案。

  或许你自己会在某一时刻觉得这是爱情,但是三年后也许你会觉得这个感觉很荒唐,五年后你会觉得这个判断很滑稽,十年后你会觉得好像有点儿像,二十年后你会觉得那是天下第一大笑话,而在四十年后,却能永远的铭记在你记忆深处,但究竟是不是,你还是没法回答。

  “我愿意!”苏燕青一字一句的回答。

  陆为民心这一刻沉静下来,慢慢的点了点头:“明白了。”

  ***************************************************************************************************************************

  市委常委会。

  陆为民心情很不好。

  苏燕青的事情让他很烦恼,但是他答应的事情,就不会反悔,何况从现实角度来说,苏燕青的确是也是他最好的婚姻对象,尤其是穆檀给他打了电话,苏燕青的父亲居然是前冶金工业部副部长,而在去年机构改革中,冶金工业部被撤消,苏燕青的父亲居然担任了国家经贸委副主任,这让陆为民惊讶莫名。

  对于陆为民来说,苏燕青父亲担任什么职务并不重要,但是让他觉得心动的是苏燕青从来没有提及过她的家庭。

  他只知道苏燕青说过她家原来是昌钢的,后来父母亲调离昌钢了,具体没多说,没想到苏燕青的父亲原来是昌钢的厂长,后来调到冶金工业部就担任了副部长,现在更是担任了国家经贸委的副主任。

  一直到现在苏燕青也没有说过她的家庭情况,不是穆檀告诉他,他根本就知道这码事儿。

  而且更让陆为民为之胆寒的是夏力行居然是苏燕青的姨父,这让陆为民差一点就要叫天,白圃居然是苏燕青的小姨,这如何是好?

  夏力行从来没有提及过这方面的事儿,哪怕苏燕青在南潭工作,也从没有人知道苏燕青还有一个在当地委书记的姨父,也难怪白圃每一次看到自己陆为民都觉得白圃态度似乎有些异样,但他又说不出来究竟是哪里有问题,看样子白圃是早就知道苏燕青和自己的事情了,白圃知道,难道说夏力行还能不知道,但是这两口子居然都保持着某种奇异的缄默。

  苏燕青的事儿让他很烦躁,一方面他对自己的感情的定性毫无把握,苏燕青的话言犹在耳,但他却真没把握,虽然苏燕青貌似看得很开,但是陆为民却知道苏燕青恐怕是一个看不开的人,自己和他也许有缘,但是有没有份儿,还真难说。

  还有就是苏家和夏力行的关系也让他有点烦恼,在别人看来也许是幸福的烦恼,但是对于陆为民来说,他知道自己走到今天这一步,无论是夏力行还是苏燕青的父亲,对于自己的成长都已经不具备决定性的作用了。

  从某个角度来说,一旦他和苏燕青结婚,那么这种关系也许还会产生副作用。

  好在他了解了,苏燕青的父亲已经接近六十,估计也就是这一两年就退二线了。

  但是夏力行还年轻,不过这只是旁系血亲,也说得过去,但估计夏力行回昌江任职的可能性也不大了。

  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也搁浅了,这让陆为民郁闷之余也是心里憋着气。

  不出所料,青煤集团联手普煤集团要上煤制合成氨项目,四十万吨合成氨和六十五万吨尿素项目,在国内也算相当大的了,采取德士古加压水煤浆气化技术,投资高达二十个亿。

  青煤集团拥有年产三百万吨、五百万吨以及六百万吨的煤矿各一个,规模不是华廊集团可比的,而普煤集团和青煤集团联手,其影响力可想而知,作为省内两大国有独资企业,市属股份制的华廊集团在它们面前就是一个渣。

  而青煤集团也提出了要上煤制甲醇项目,而且还向省里提出,要统筹协调,建议华廊集团不上煤制甲醇,而入股青煤集团的大煤化项目,这才是让陆为民最憋屈的。

  妈的,这不是反客为主么?华廊集团没有提出要上煤制甲醇项目时,再没有听说青煤集团有这个动作,华廊集团这边都万事俱备了,却跳出来拆台的了,而普煤集团也正式拒绝了华廊集团的邀请,虽然算不上给华廊集团一记迎头重击,但是还是让雷志龙和宋州市方面很是愤懑。

  华廊集团当然不会加入青煤集团的大煤化项目,华廊只会干自己的,这是宋州方面和华廊集团的一致共识,但如何来说服省里公平竞争,这样还是一个问题。

  王耀天在省里颇有影响力,与邵泾川和荣道声关系都很密切,高晋也对此人很欣赏,据说此人极有可能会在下一届担任省发计委的主任。

  这场硬仗有得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