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八十六节 来来往往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八十六节 来来往往


  见陆为民颇为吃惊,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陈庆福也有些尴尬,犹豫了一下,才道:“陆书记,可能这也是多方面的,上个星期我到省里汇报工作,梁副省长和我谈到了我们宋州体育事业的发展,我介绍了我们南城新区的发展情况,重点也介绍了在南城新区市里边规划建设市奥运体育中心的进展,他详细询问了我们奥体中心的规划情况,我也没想太多,免不了有点儿夸大了,没想到梁省长十分感兴趣,我当时也没太在意。”

  陆为民一脸郁闷,他似乎嗅到一些味道了,头皮有些发麻。

  “没想到昨天梁省长通知我到省里去,专门谈了这事儿,就是说目前我们昌省没有一家像样的职业俱乐部,这和省里提出的要打造文化体育强省的构想很不符,呃,荣省长是个体育迷,更是一个足球迷,十分关注我省足球事业的发展,对我省足球事业发展很不满意,认为堂堂一个几千万人大省,居然没有一支像样的职业足球队伍,所以……”

  “所以就给梁副省长施加了压力,这压力就传递到了我们宋州身上来了?”陆为民啼笑皆非。

  这不是开玩笑么?

  这足球也是随便什么人什么地方能玩得起的么?

  那是要烧钱的,比清明节烧纸钱还厉害,放眼宋州,谁能烧得起?

  总不能让市政府财政出钱来搞一个足球俱乐部吧,那还不得直接把宋州财政给拖垮了?

  好不容易宽裕一点儿,就有人惦记上了。怎么就这么不省心?

  陆为民心里的不自在难以言表,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宋州这一两年有点儿起色了,大家赞誉不断,这各种“摊派”也就接踵而至了,不知道这要宋州搞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算不算一种变相“摊派”?

  但这话恐怕也只敢私下里说说而已,梁副省长的面子。荣省长的爱好,你能不懂事儿?

  陈庆福低着头不吱声。

  这事儿他都没敢向童云松和魏行侠汇报,这要一汇报,铁定又要把童魏二人心火给折腾起来。

  荣道声在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上卡了宋州,现在都还没声音,童魏二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心里都对荣道声一百个不待见。

  这会儿可倒好。居然异想天开要搞职业足球俱乐部,就想起宋州了。

  甭管是谁出钱,可这着落在宋州头上,肯定是要让宋州市政府出面去协调的。

  国企也好,私企也好,羊毛出在羊身上,这钱都是在宋州身上出,你让人家企业出大血了。难道说你市里边不给点儿优惠?

  土地也好,基础设施也好,政策也好。你不给人家一点儿想头,人家凭啥要干?

  “老陈,这昌州比咱们宋州条件要好得多吧?省里的体育基础设施也大多坐落在昌州,怎么就看上咱们宋州了?难道说昌州的球迷不热血,咱们宋州的球迷更牛逼?”

  陆为民的话让陈庆福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陆书记。这话我也问过梁省长,梁省长没有正面回答,但是很含蓄的点了点,说昌州顾虑太多,小家子气,其他没多说,只说省里很看好宋州的文化体育事业基础,也很愿意支持宋州在这方面加快发展,希望宋州能够主动先行一步,引领全省文体事业发展的潮流。”

  “得,老陈,这话你自己编的吧。”陆为民也和陈庆福比较随便了,撇撇嘴,“昌州是不愿意当这个冤大头,不过省属企业那么多,照理说省里可以找一家来扛着就行,怎么荣省长和梁副省长……”

  陆为民没有说下去。

  这两年省属国有企业情况不算很好,大家都在渡难关,裁员下岗分流,主辅分离,也闹得不亦乐乎。

  情况好一点可能就是资源型企业,可资源型企业大多不在昌州,比如青煤集团在青溪,普煤集团在普明,钱省属企业出,结果注册地放在地方上不合适,尤其是冠名时候你还得把青溪普明这些地方名字挂出来,不划算,最好的办法还是找一个冤大头来,看样子宋州不幸入选了。

  陈庆福还是不吱声,陆为民也没辙,“老陈,你和童书记、魏市长他们汇报过没有?”

  “还没有,先来你这里讨个主意,我怕直接去汇报,又得听一耳朵牢骚,然后给你搪在那儿,也不说办,也不说不办,省里催我,市里不感兴趣,我两头受气。”陈庆福实话实说。

  梁遥给宋州出了一个难题,不过如果是荣道声的授意,梁遥也没有办法。

  这全省放眼,除了昌州就是宋州,昆湖青溪经济上虽然不错,但是昆湖城市规模小,城市人口太少,主要是县域经济发展支撑起来的,青溪情况相似,真正具备大城市气象格局的还只有昌宋两市。

  可昌州莫计成显然是不会轻易听你荣道声摆布的,梁遥在莫计成面前更是没有话语权,那就只有宋州了。

  何况宋州这一两年的经济起来,眼见得今年超越青溪已成定局,明年超越昆湖也很有可能,这不找上你宋州,还能找谁?

  “也不是没有办法。”陆为民略加思索,淡淡的道。

  “哦?”陈庆福眼睛一亮,他知道这一位脑瓜子好用得有人来比。

  “就让华廊集团来牵头吧,我觉得挺合适的。”陆为民平淡无奇的道。

  陈庆福恍然大悟,忍不住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省里要我们宋州来扛起全省足球事业发展的大旗,总还得要给一些各方面的支持吧,咱们市里奥体中心建设上,省里就不说意思意思?我知道省体育局是穷单位,奥体中心我也不打算找他们出血,但是在扶持西塔作为省体育局的户外运动基地,他们总得要表示表示吧?……”

  陈庆福无语,这位陆书记可真是奸狡巨滑,沾边儿烫,省里要在他这里占点儿便宜可不容易。

  “陆书记,那童书记和魏市长那里……?”

  “不忙,得找个合适机会。”陆为民眨巴眨巴眼睛,琢磨着,不能让童云松和魏行侠知道这里边的原委,至少现在还不行,得把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敲定之后。

  ***************************************************************************************************************************

  花幼兰终于确定下来要走了,曹朗的消息相当精准。

  9月12日,中央下文免去花幼兰*昌江省委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同时花幼兰也向昌江省人大辞去了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的职务。

  9月15日,中央决定由花幼兰担任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

  在花幼兰离开昌江之前,陆为民专门抽出时间单独拜会了花幼兰。

  二人相谈甚欢,最起码花幼兰的秘书知道,花省长很罕见的花了两个小时与下边地市的同志谈话,而且看得出来花省长心情非常之好。

  花幼兰性子比较清淡平和,和任何人打交道都有点儿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风格,陆为民是屈指可数可以和花幼兰走得比较近的一个人。

  在交谈中,花幼兰也和陆为民交了底。

  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在省发计委那边有点儿问题,省里有不同意见,主要是青煤集团和普煤集团也想上几个煤化项目,而这也得到了荣道声的支持,青煤集团和普煤集团也提出项目资源应当整合,优势侧重,估计也是暗指华廊集团的项目不宜再上。

  在这个问题上,已经是要走的花幼兰的确不好再过多插手,尤其是荣道声的态度较为明确的情况下,但是花幼兰也知道陆为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自然也有他自己的路径,所以她告诉陆为民省里边这边只能陆为民自己想办法,但是在国家发计委那边,她会想办法帮陆为民联络解决。

  有这个底,陆为民已经非常感激了,花幼兰能够在调到中央之后还能花心思帮自己考虑,陆为民还能说什么?

  花幼兰也很坦率的告诉陆为民,她一度希望陆为民可以到团中央来工作,但是再三考虑之后,觉得陆为民目前还是更适合在地方上锻炼,尤其是目前地方上着力推进经济发展,而如果能够在经济工作上有所建树的干部很容易进入高层视线,比起在中央部委工作,也更能得到瞩目。

  花幼兰走了,陆为民也清楚,这意味着自己在省里边失去了一个可以称得上至关重要的奥援,尤其是在政府工作这一块上,陆为民知道有花幼兰的支持,自己少了太多阻碍。

  或许他还有其他一些人脉关系,但是都远不及与花幼兰这样的关系来得亲近密切,也没有与花幼兰这样有如此多的共同看法和观点,而现在,他就需要更为谨言慎行了。

  兄弟们,谁还有推荐票啊,推荐榜位一路下滑啊,岌岌可危,兄弟们这推荐票不要钱,过期作废,谁还没投,赶紧支持老瑞吧!恳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