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九十八节 分庭抗礼的资格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九十八节 分庭抗礼的资格


  不知不觉间,陆为民的影响力宋州悄然攀升至一个凌驾于其他常委的境地,甚至隐隐可以和童魏二人分庭抗礼的地步,尤其是这两年在苏谯、遂安和麓溪上的经济表现更是让陆为民加分不少,而黄文旭的晋升更是让许多人侧目而视,这些背后无一没有陆为民的影子。

  这对于童魏二人来说并非好事,虽然之前他们也曾在工作上给了陆为民大力支持和大胆放权,也正是这些因素在其中才促成了陆为民今日的地位和影响力,双方的关系也一度蜜里调油,但是时过境迁,双方和衷共济的因素似乎在渐渐消退,何去何从,让人不得不深思。

  秦宝华的态度倒是比较明朗,她认为软件园项目已经走到现在不容有失,务必要排除一切困难推进,很难参加会议的军分区司令员焦达坤旗帜鲜明的也赞同秦宝华的意见。

  看见秦宝华和焦达坤的态度明朗,童云松稍稍松了一口气,心里也笃定了许多,这个项目邵泾川也曾专门过问过,虽然没有明确表明态度,但是也流露出了这个项目一定要办好的意思,足见其不容有失的重要性,如果在市委常委会上通不过,那才真是成了天大的笑话,把他童云松的权威颜面置于何地?

  “为民,我知道你在软件园项目上一直有不同看法,我也能理解你的担心,毕竟这么大一个项目,牵扯到一千多亩土地,也是我们宋州今年以来最重要的一个项目。虽然从现在来看,投资上似乎还有商榷的余地,但是毫无疑问,这个项目对助推我们宋州整体经济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所以这个项目不容有失,省里的意见也很明确,既然我们从昌州手里夺下了这个项目,就必须要又快又好的办成,要尽快让软件园早日产生效益,同时也要早日让它为我们宋州经济助推。目前项目谈判已经进行到了这一步,市委里边有不同意见也很正常,但是这不是停下脚步裹足不前的理由,所以我觉得这个项目还是要尽快推进,至于说为民刚才担心的问题,我想还是按照既定程序进行,一方面我们要加强与拓扑集团的联系,督促他们尽早落实投资和企业入园,当然这个前提是我们要尽快吧软件园基础设施建设完成,土地的问题。价格上下来继续商谈,拓扑集团要必须把土地款交齐之后再来办证,严格按照规定程序办理,……”

  童云松语气平和坚定,没有半点圆转余地,要求黄鑫林认真记录好各位常委对这个项目推进的意见。

  童云松、魏行侠、秦宝华、焦达坤、朱小平、曹振海、孙承利都对这个方案投了赞同票。而陆为民、郭跃斌、沈君怀则保留了意见,黄鑫林暂时还没有表决权,只有做好记录。

  常委会七比三的票数通过了该项决定。

  曹振海最终还是投了赞同票,当然陆为民也注意到对方望过来的目光中有些歉意的意思,这也让陆为民有些小感动。

  他能理解曹振海所处的处境,本来已经和童云松走近了,若是因为这个原因又让他失去了童云松的信任,那么他就真的可能要彻底边缘化了。

  宣传部长不像纪委书记,也不像政法委书记,郭跃斌随时可能拍拍屁股回省纪委。而沈君怀刚刚担任市委常委,加上风骨品行甚佳,就算是童云松不喜,但估计也不会因此而对他有什么,至于陆为民。既然敢摆明车马,当然也就不在乎这个,只有他这个从梅黄时代遗留下来的老人,在尚权智时代才好不容易入常,现在就活得更不容易,考虑更多也在情理之中。

  在关于这个方案进行了表决之后,会议又讨论了烈山五十万吨甲醇项目和鱼西公路项目的推进事宜。

  省发计委那边终于通过了这个项目的审批,当然附加了不少条件,主要是环保方面的,陆为民对此倒是很赞同,化工项目如果在环保问题上出状况,本身就容易遭人诟病,现在勒紧一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省政府那边也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批准了这个项目,并在上个星期正式上报了国家发计委。

  这两个项目都是陆为民负责牵头在抓,市政府那边卢灿坤和叶崇荣协助陆为民。

  经历了华东软件园这个项目上的龙虎争锋,似乎常委们的精气神都被消耗了不少,即便是童云松和魏行侠的精神状态都萎靡了不少,对于这两个属于按照计划推进的项目,也只是按部就班的说了一些口水话,其他并无太多新意。

  鱼西公路最简单,昌州市政府那边已经正式启动了前期的准备,而工程设计也早就开始,估计这条虽然在丘区的路况上稍微有些复杂但是却不长的道路很快就会拿出设计方案并提交招标了。

  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要复杂一些,主要是需要国家发计委审批过关,这个问题上还需要省里配合攻关,当然宋州方面是主打。

  相较于青煤集团和普煤集团合作的煤制合成氨项目,烈山这个项目进度要快得多。

  那边青煤集团和普煤集团还在为出资与股份分配问题上争吵不休时,这边华廊集团与远东投资、京华投资以及盛华集团已经迅速达成了组建烈山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协议,注册资本十亿元,股份比例按照出资额度分别是华廊百分之四十、远东投资、京华投资、盛华集团各占百分之二十。

  如果国家发计委那边的审批能够迅速通关,那么烈山方面准备在十月下旬就要正式启动建设,预计工期两年半,也就是说,到2002年上半年,烈山化工就要正式投产运行。

  今天的常委会主要讨论的是经济工作,三个议程一结束,大家就各自散会归家。

  ***************************************************************************************************************************

  会议已结束,魏行侠没有离开,而是等到其他常委们都离开之后,才等到了童云松。

  童云松似乎也知道魏行侠会留下来,所以也只是收拾了笔记本,却没有起身。

  “行侠,是不是觉得有些不把稳?”童云松没有绕圈子,径直问道。

  “嗯,为民的看法还是有些道理,我们在地价上让步太多,如果有个闪失,你我是要遭人戳脊梁骨的。”魏行侠点点头。

  “闪失?会有什么闪失?拓扑集团不是皮包公司,土地价格他们越是要求苛刻,说明他们内心就越有把握,我倒是担心他们随便应付,那我们才真要认真对待了。”童云松不以为然,“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我们投入也就是土地和基础设施建设,如果这个项目真的不尽人意,那么我们日后也可以变更性质,……”

  “童书记,土地证在拓扑集团手里,我们要变更招商的用途性质,就要经得他们同意。”魏行侠摇摇头。

  “哼,在我们地盘上,由得了他们?协议上我们会注明一定时间范围内如果招商引资力度没有达到我们期望,那么我们有权要求拓扑集团在招商引资上作出变更,打官司我们也不怕!”童云松狠狠地道:“但我觉得情况不至于到那种地步。”

  魏行侠觉得没有那么简单,拓扑集团也不是傻子,肯定会在各种条件要求上尽量模糊化,留给他们自己更多的余地,而走到目前这一步,宋州其实已经没有退路,这一点拓扑集团也很清楚,这是他们最大的底气,而宋州已经承受不了谈判失败的后果,最终还是得宋州方面让步,现在唯一祈求的就是不至于走到最糟糕的那一步。

  他虽然支持了这个项目,但是内心还是有些忐忑,陆为民义无反顾的保留了意见,更是让他有些不安,但却又找不到更好的解脱办法。

  “行侠,我觉得我们市委的精气神没有凝聚起来,过多的提倡民主,而忽略了集中,有不同意见可以提,但是在考虑问题上要更多的从大局出发,既然市委已经态度明确了,那么就不允许再有其他不同声音出现,不同意见可以保留,但那是在内部,对外必须要统一态度。”童云松口气变得更加强硬,“这一点上,为民你要多提醒他,他太年轻,有时候说话行事容易情绪化,我也会找机会和他好好谈一谈。”

  魏行侠怔了一怔,似乎听出了一点儿什么来,想了想,点点头,“为民人太年轻了,不过他也是从工作出发,我想他应该明白他的身份和所处角度,服从市委的统一决定。”

  求月票!